• 嗨起來吧
  • 0

「歡哥……」

苟大猛見到楚歡,急忙躬身,對著楚歡喊道!

楚歡下車之後,圍繞著楚歡身邊數名大漢,當即快速跑到葉浪周圍,在眾人震驚的表情中,隨著楚歡躬身道「葉少……」

「嘩……」

周圍眾人瞬間嘩然,發生了什麼?那個保安跟誅神有關係?這可是名動西城的楚歡,楚霸王,都對葉浪如此客氣!

「夠慢的……」

葉浪眉頭一挑,淡淡的說道,楚歡頓時苦笑「對不起葉少,來晚了!」

「不算太晚!」

葉浪搖搖頭,依舊一副淡淡的樣子,轉身看向景峰年的時候,景峰年的面色已經徹底變了!

楚歡在來之前,就將事情搞清楚了,當即對著身邊的一名心腹說了兩句,心腹點了點頭急忙道「一分隊,封鎖現場,清理人員,其餘人,準備戰鬥!」

「是!」

當即,幾名小頭目紛紛行動了起來,絲毫沒有顧忌的說道「誅神辦事,閑雜人等退後,否則後果自負!」

只見,一百人左右的隊伍開始封鎖現場,剩餘的四百人,將景峰年的五百人全部圍了起來,沒錯,就是四百人圍住五百人,誅神便是有這氣勢!

一旁的張光武微微一愣,笑道「沒想到啊,葉浪居然跟誅神還有關係,怪不得,怪不得,這下夠他景峰年吃一壺的了……」

景峰年也是身形一震,見誅神的人將自己圍了起來,心中生出一抹不妙的感覺,急忙上前說道「誅神的這位朋友……」

「閉上你的嘴,誰他媽跟你是朋友?」

楚歡對景峰年可是沒有絲毫客氣,景峰年呼吸一滯,多少年了,沒人敢跟自己這麼說話了,這諸神未免有些太蠻橫了吧!

「在下紫禁景家,不知道各位誅神的……」

「景你媽比,你給我閉嘴,你死不死,完全我們葉少一句話,少他嗎跟我套近乎,誅神的兄弟何在……」

「在……」

眾人齊聲大喝,光是這氣勢,在看看景峰年的一窩人嗎,知道是誅神后,完全提不起來一點戰鬥力,這可是誅神啊,紫禁市地下的王啊,誰敢惹……

景峰年一張臉氣的鐵青,誅神是有囂張的資本,可這也太囂張了吧?而且景峰年想不通,這葉浪到底是怎麼跟誅神扯上關係的!

「葉少,怎麼處置這些人……」

楚歡直接對著葉浪說道,眾人面色一變,再一次見到了誅神的狂氣,就直接把他們當成敗軍之將了?你誅神不過也就五百人,景峰年一方也是五百人,你憑什麼?

別說此時人數相當,就算是楚歡一方只有一百人,他還是會對葉浪這麼問,誅神的一百人,也不是這些平日里七八個人欺負一個人的軟蛋能比的!

葉浪輕咳一聲,笑眯眯道「該怎麼辦就怎麼辦,不能讓別人說我誅神光說不練!」 誅神的狂,簡直是藐視,赤果果的蔑視,這讓景峰年面色難堪到了極點,一張臉陰沉的都能滴出水來!

張疤子看到景峰年面色不好看,當即上前一步,大喝道「你們誅神也未免太霸道了吧?」

「霸道?」

楚歡偏過頭看向張疤子,感受著張疤子身上的氣勢,嘴角微微一挑「倒是個練家子!」

說時遲,那時快,楚歡動手了,回身就是一腳,張疤子冷哼一聲,那葉昊戰鬥力強悍,張疤子自認不敵,可也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傷自己的,當即怒喝一聲雙臂交叉格擋!

「嘭!」

來不及多想,楚歡的一腳已經踹在張疤子的雙臂之上,咔嚓一聲,似乎是骨頭斷裂的聲音,張疤子面色狂變,身形連連後退,數米才看看停下,回頭景峰年身邊,面色蒼白,身形顫抖!

「這就是囂張的資本?夠么?如果不是我們來了,我們葉少跟你們談條件你們會答應么?」

說到最後,楚歡大喝一聲,眾人身形一顫,楚歡跟龍魂學習了這麼久,雖然沒有龍魂那麼強大,但這身體素質跟戰鬥力,可是與日俱增,看張疤子這模樣便知道了!

「老張,你怎麼樣?」

景峰年面色一變,急忙對著張疤子問道,張疤子的身手,景峰年自然是知曉的,居然撐不過一招?那葉浪也就算了了,就連這楚歡都這麼強?這誅神的都是什麼人?

「老爺……」

張疤子轉身背對著楚歡,斜對著景峰年,景峰年這才看到張疤子蒼白的臉頰,額頭不時流下汗珠,在看張疤子雙臂不自然下垂,瞳孔頓時猛縮,斷了?緊接著,張疤子嘴角流出一絲鮮血!

「老張……」

景峰年面色一變,張疤子急忙捂住景峰年的手「老爺,我沒事……」

張疤子對著景峰年搖著頭,表示不能聲張,景峰年面色變了幾變,真是又驚又怒!

「楚歡,你欺人太甚……」

景峰年陰沉著臉,對著楚歡喝道,楚歡卻嗤笑一聲「說什麼屁話,當你們得罪我們葉少的時候,就得有這覺悟!」

「好,好,好,你們誅神厲害?我景峰年能在紫禁市盤踞了這麼多年,也不是吃醋的,既然你們不給我面子,我也何必還跟你們說什麼好話,你們誅神跟我景家人數差不多?我倒是要看看,你們誅神今天能把我景峰年怎麼樣?老張,再叫二百人來……」

景峰年頓時勃然大怒,打算與誅神撕破了臉皮,旋即對著身邊的張疤子大喝道!

「是!」

張疤子微微躬身,急忙應道!

景家一方的人馬,聽到景峰年如此強勢起來,心裡的不安倒是去掉不少,對啊,同樣是幾百人,怕什麼?而且景家似乎還能叫來人!

「哈哈哈……」

然而,這時,楚歡卻是捧腹大笑了起來,看著葉浪,指著景峰年,好似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

葉浪也是搖頭好笑,拿出一根煙,楚歡大笑著急忙為葉浪點燃!

眾人都不知道楚歡在笑什麼,尤其是景峰年,感覺面子極為掛不住,對著楚歡問道「你笑什麼?」

「笑什麼?哈哈……」

楚歡眼中閃過一抹鋒芒,將手中的煙頭狠狠的扔在地上,大喝道「我他么笑你煞筆,臭煞筆,老子告訴你,就算我誅神一百人,能打你一千人你信么?不信你大可試試,我誅神的戰鬥力,歡迎你隨時檢驗!」

眾人紛紛一愣,看向誅神眾人,皆是服裝統一,腳步統一,動作統一,渾身充滿煞氣,在看向景家一方,三教九流,無論是從氣勢上,還是質量上,怕是沒得比!

景峰年面色也是一變,但這楚歡一而再再而三辱罵自己,著實受不了「好你個楚歡,好你個葉浪,我景峰年混了這麼久,還真沒見過這麼狂的,我景峰年能在紫禁市混到今天這種地步?我能沒有兩把刷子,要人,我有的是……」

「哈哈……」

聽到這句話,楚歡不禁笑的更開心了,景峰年實在受不了,勃然大怒「楚歡,你又笑什麼?」

「哈哈,葉少,你聽到了么?景峰年跟我們誅神比人多,你們大家都聽到了么?無所不能的景家,跟我們比人多?」

楚歡對著周圍眾人問道,那語氣充滿了赤果果的調戲,旋即轉身對著景峰年喊道「我曹尼嘛……」

景峰年一愣,被楚歡震的雙耳生疼,此時的楚歡離景峰年只有一米的距離,本就身高馬大的楚歡,如今一怒,簡直就如成了精的熊瞎子,嚇的景峰年連連後退!

之前與張疤子的傳說畢竟是傳說,景峰年現在貴為紫禁市的上層人物,這麼多年的養尊處優,早已讓他成了一個富貴人的老爺,楚歡這實質般的煞氣,哪是他能承受的!

「你,你……」

景峰年指著楚歡,顫抖著手指……

「我曹尼瑪……」

楚歡又是大聲一喝,景峰年連連後退,周圍眾人紛紛咧嘴,這楚歡震他么邪性,這麼強勢,眾人還以為,面對景峰年,誅神怎麼也得給一個面子,可沒想到,完全的尼瑪啊……

只見楚歡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大吼道「五個數,在他嗎不來,別來了……」

眾人面色一變,誅神還有人來?

「五……」

「四……」

「三……」

「二……」

「一……」

場面靜悄悄的,偌大的人群,竟然沒有人亂說話,只有楚歡的聲音回蕩在空氣中,葉浪倒是顯得一臉淡然,深吸了一口煙,吐出一縷青煙,嘴角微微一挑!

只見,原本平靜的熱鬧,地面似乎都在微微顫抖,眾人順著聲音看去,只見四條長隊,大概數百人,腳步整齊的向著這裡跑來,統一黑色戰鬥服,肩膀上刻印著誅神二字……

「轟隆隆……」

左側,右側,一條條長龍車隊,每一條都有二三十輛,快速的向著這裡趕來,而車身上,印有誅神二字!

前方,後方,湧現了數不清的人馬,這些人明顯沒有之前的服務正規,可是全部手持開山刀,一窩蜂的涌了過來,我的天啊,這他么是多少人,將整個十字路口,全部堵滿…… 所有人都驚呆了,這得多少人?這就是那個保安的實力?

四條街道,瞬間被堵滿,嚴嚴實實,周圍的人早已被驚呆,之前楚歡光是一隊人馬便是五百人,然後這前前後後,來的人數早已數不清,怕是遠遠的超過了一千這個數!

光是之前的隊伍,楚歡就帶來了五百人,然後第二條車隊差不多又是數百人,各道口的人馬差不多每個口數百人,以及最後的那些外圍成員,密密麻麻的,不知道有所少人!

這一幕,驚呆了眾人,眾人終於明白楚歡與葉浪為何覺得如此可笑,跟誅神比人多?誅神東南西北,四個城,光是西城這個地盤,就來了這麼多人,那整體加起來,得有多少?

眾人卻不知道,想要成為誅神的內部成員,需要經過嚴格的篩選,如果算上外圍的成員,怕是誅神自己也不知道有多少人!

此時的景峰年與張疤子感覺身體都在顫抖,如果是之前的五百對五百,哪怕是誅神實力強橫,也能有一拼,可現在,他們連戰鬥的勇氣都沒有,這麼多人,怕是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景家了!

最震驚的莫過於楊光武,如果說之前葉浪的身手跟破例,足以讓楊光武認真以待,可現在,葉浪展現出來的實力,怕是連自己都已經超過了吧?在一瞬間,這個年輕人便讓人開始了仰望,這種巨大的差距,真是讓人心中不舒服,尤其是自己帶來的這三百人,真是閑的有些可笑!

「景峰年,哦,不對,景老爺,你覺得我現在有資格笑了么?」

葉浪嗤笑一聲,看著面色蒼白的景峰年,輕聲說道!

葉浪的話語雖輕,但落在景峰年耳中,如平地炸雷,讓景峰年身形顫抖了幾分,面色難看到了極點,卻要擠出一絲笑容,點了點頭!

「葉……葉兄弟,這事情怕是有什麼誤會,我們能不能好好談談?」

景峰年擠出一絲難堪的笑容,景峰年不傻,誅神光是一個城的人馬就這麼多,那四個城加起來呢?景家的實力哪能斗得過?

「誤會?」

葉浪一臉諷刺的看著景峰年,景峰年渾身尷尬,至於景家那數百人,早已心驚膽戰,怕是都快嚇尿了!

「誤會你大爺,孫子,絕對不能放過他們,還記得他們怎麼欺負咱們爺倆的嘛?弄他……」

這時,蘇霸霸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竄了出來,趾高氣昂的大喊道,那氣勢,真是十足啊!

葉浪翻了翻白眼,這蘇霸霸典型不見兔子不撒鷹的手,他么的,剛才不知道跑哪去了,如今看到大局已定,這他么才跑出來!

景峰年恨不得一腳踹死這個老狗幣,但是也要擠出一絲難堪笑容「這位老人家,冤家宜解不宜結……」

「老你大爺,我是葉浪的爺爺……」

楚歡等人心頭一驚,看到葉浪並沒有出聲,那蘇霸霸說的自然是真的了,當即急忙躬身「老爺子……」

蘇爸爸傲然點了點頭,景峰年心中一突,急忙道「爺爺……」

「你閉嘴,你爺爺我可沒有你這樣的混賬孫子!」

蘇霸霸一瞪眼,對著景峰年大喝道,景峰年身形一哆嗦,嘴角抽了抽,只見蘇霸霸沖著葉浪燦爛笑道「我的好孫兒啊,可不能就這麼放過他們,這群狗眼看人低的玩意,太他么不是個玩意了,是不是?」

「爺爺,您能歇會嘛?」

葉浪咬牙切齒的看著蘇霸霸,奶奶個熊的,若不是蘇霸霸,自己置於有家不能回,來到這裡吧霸王餐,搞出這麼大的陣仗么?

蘇霸霸尷尬一笑,悻悻然的擺了擺手……

這時,楊光武從後面走了過來,對著葉浪說道「葉浪,這事就這麼算了吧!」

景峰年微微一愣,旋即感動的眼淚都快下來了,急忙順桿往上爬「楊兄說的對,葉……葉兄弟,你看我跟你丈人稱兄道弟,是多年的好朋友了,咱們這算不打不相識,親上加親,對不對?」

這景峰年倒是能屈能伸,不過面對這麼多人,如此強勢的誅神,在屈也得屈啊,不屈,你試試,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你!

葉浪看向楊光武,楊光武沖著葉浪搖搖頭,葉浪眉頭一挑,微微一笑「既然伯父出面說算了就算了……」

「葉少……」

楚歡急忙呼喚道,旋即低聲道「葉少,現在他們是畏懼誅神,若是我們不來,他們會算了嘛?我覺得這事不能算!」

景峰年喜出望外,簡直要興奮的跳舞了,一連說了三個好「好,好,好……」

楊光武頓時感覺備有面子,葉浪這句伯父,叫的楊光武是渾身舒暢!

「唉,楚歡,景家跟楊家是世交,而我跟楊涵又這麼個關係,既然大家都說是誤會,我當然也不好再說什麼,對不對,不過我覺得那幾百人,好像跟景家沒什麼關係吧?畢竟,如果傳出我們誅神不作為,這下面的兄弟們,可是不好交代!」

葉浪叼著煙捲,捏著下巴,對著楚歡分析道!

重生之傾杯天下 楚歡眼前一亮,當即一揮手「誅神的兒郎們,給我聽著,這些人,若是還有一個人能站著,算我們誅神沒本事!」

「上……」

「趕他們……」

「草,弄……」

數不盡的誅神眾人,聽到楚歡的命令,當即一個個嗷嗷的竄了上前,一個個如餓虎撲食似得,往往都是好幾個人打一個,場面何止亂一個字能形容,景家的人哪裡還敢還手,只能雙手抱頭,護住重要部位,一陣陣哀嚎傳入街道!

景峰年面色難堪到了極點,這些都是景家的人,數百人被誅神這麼打,這完全打的就是自己自己的臉啊!

景峰年本想說些什麼,但還是被張疤子攔了下來,景峰年看向張疤子,張疤子對著景峰年搖搖頭「老爺……」

景峰年面色青紅交替,攥著的拳頭只能鬆開,楊光武也是眉頭一皺「葉浪……」

「伯父,辱人者人恆辱之,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也不能讓他騎在我脖子上玩耍,對不對?」

葉浪一臉微笑,但卻沒在給楊光武勸說的機會,楊光武也深知,這個年輕人不是誰說什麼,就能左右他,他是在告訴別人,也在警告景峰年,沒動景峰年,算是給了自己很大的面子了!

楊光武苦笑一聲,不過,景家的實力,可是沒有表面上的這麼簡單啊…… 景家的五百人,被誅神的人圍著打,跑也跑不掉,多也躲不掉,只能扛著挨揍,現場一片哀嚎狂揍,恐怕現在最輕鬆的就是楊涵了吧? 竹馬青梅兩無猜 在她眼裡,只要葉浪沒事,怎麼都行!

「葉浪……」

楊涵臉上掛著微笑,來到葉浪身邊,張開手想要抱住葉浪的胳膊,葉浪身形一閃,無奈道「我老丈人還在旁邊呢?」

楊涵一瞪眼,一臉威脅的說道「說好的隨叫隨到呢?」

葉浪身形一垮,一臉糾結「你還說,這不都是你乾的好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