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她又說:「想看你在婚禮上為我彈琴唱歌。之前聽怡涵說,你鋼琴彈得可好了,我都沒看過。」

「我大提琴拉的也不錯。」顧邵霆打趣的說,又餵了一口雞湯給她。

莫雨晴嬌笑,「得行!」

顧邵霆說:「現在是六月份,如果肚子里的寶寶穩定的話,咱們十月就把婚禮辦了,秋天也很美。」

「也是,那個時候的肚子也會顯懷了,早點辦吧。」莫雨晴心裡高興,又有點不敢相信所發生的一切,就像是做夢似得,她看著顧邵霆,說:「真希望在寶寶生出來前,你能恢復記憶。」

「現在不也挺好,並沒有影響我們什麼。」顧邵霆說。

「那倒也是,我們在一起就好。」莫雨晴朝他甜甜的笑。

倆人吃過了飯,顧邵霆正在收拾小桌子,肖雅來了。

「雨晴!」肖雅臉上帶著焦急的走了過來,把懷裡的鮮花放到一邊,便焦急又埋怨的問:「你怎麼連懷孕都不知道呢?可嚇死我了。」

莫雨晴看向顧邵霆問:「你和我小姨說的?」

「這事怎麼能不告訴呢?」顧邵霆對她說:「你們倆聊著吧,我回去給晴寶拿些換洗的衣服來。家裡的鑰匙給我。」

莫雨晴把鑰匙給了他,說:「開車小心點。」

待顧邵霆走了后,肖雅眼淚唰地一下掉了下來,看著她沒有血色的臉,心疼的說:「看這虛弱的,自己怎麼就這麼粗心呢?晚餐吃的什麼?」

「邵霆叫家裡的廚子給做的雞湯,還有營養餐。」莫雨晴安慰的她,沖她笑說:「沒事的,過幾天就補回來了。」

「醫生怎麼說?」肖雅問。

「讓卧床,除了上廁所,其他時間都要在床上躺著。」莫雨晴痛苦的說。

肖雅看著她,猶豫片刻,問:「打算要這個孩子了?」

「嗯。」莫雨晴輕點下頭,「邵霆說,要和我結婚。」

肖雅聽后,沒有說話,怔怔的坐在那裡發愣。

「小姨……」莫雨晴低聲問:「你是不想我嫁給邵霆是嗎?」

肖雅聞言看向她,說:「現在小姨不這麼想了,你愛誰,那是你的選擇,小姨不干涉了。你姨夫那裡,你也不用擔心,我會說服他的。邵霆對你怎麼樣,我也是看在眼裡的,把你交到他手裡,我放心。」

見肖雅同意,莫雨晴真是太高興了,她一把拉住她的手,激動的問:「小姨,真的嗎?你沒有騙我?我不想你嘴上說著同意,其實內里還是反對的。」

肖雅聽了有些心酸,微微笑的說:「我沒有騙你,我尊重你的選擇。」

莫雨晴眼裡閃著淚花,「小姨……謝謝你……」

肖雅聽到這聲謝,心裡更不是滋味,聲音哽咽的說:「雨晴,你還叫我小姨嗎?」

「嗯?」她一愣,隨即問:「你真的是我的媽媽?」

肖雅輕嘆一聲,「你都這麼大了,在瞞著你也沒必要了,況且,你也都知道個大概了。趙琳說的沒錯,你確實是我生的!」

「真的!」莫雨晴激動的大叫,「你真的是我的媽媽!」

肖雅安撫說:「雨晴,你別激動,別激動,小心肚子里的孩子。」她摸了摸她的頭,又給她的眼淚擦下去,說:「希望你不要怪我!」

「我不怪你,我真的不怪你!」莫雨晴忍不住的大哭出來,像是要把這些年來被人叫做「野孩子」的委屈都痛痛快快的發泄出來一樣,她拉著肖雅的手痛哭道:「我知道我不是沒媽的孩子,我高興還來不及呢,我為什麼要怪你?」

肖雅眼淚也掉了下來,害怕她傷到肚子里的孩子,不住的說:「別哭別哭,顧及一下肚子里的寶寶。早知道你會這麼大的反應,我就不和你說了,可不和你說,這事始終在你心裡裝著,對你也不好……誒,好了好了,不哭不哭了。」

莫雨晴也害怕傷到寶寶,停止了哭泣,抽噎了兩下,說:「以前的事我們都不提了,你為我受的苦,我也都知道,這些年你也受了不少委屈,以後咱們都好好的。我就有一個疑問,我還有個雙胞胎的姐妹嗎?你真的給送到福利院去了嗎?」

肖雅眼中透出悲傷的神色來,默認的點了點頭,幽幽的開口說:「確實有個雙胞胎的妹妹,她出生后就被查出有先天性心臟病,昂貴的醫藥費我負擔不起,最後只有狠心的把她扔到了福利院門口。」

「啊?」莫雨晴驚得微張著嘴,說不出話來。

肖雅自嘲的笑笑,「是不是覺得我很殘忍?如果我當時不那麼做,恐怕連你都養活不了了。我也心痛啊,也不舍啊,可那時我一個人帶兩個孩子,每天被生活的重擔壓的喘不過氣來,我都想帶著你們倆去自殺了……」

莫雨晴低垂著眼睛,心裡說不出的難受。

「人各有命,或許,那就是你妹妹的命吧……」肖雅喃喃嘆道。

倆人沉默不語,好半天後,肖雅恢復過來,說:「我之前給你妹妹買了一個墓地,雖然是衣冠冢,但也是寄相思的地方,等以後你好了的,我們去看看你妹妹。」

莫雨晴輕抿著嘴,點了點頭。

「雨晴,別想了,生死有命,說不定你妹妹她被好人家收養了,治好了病也說不定呢。」肖雅故作輕鬆的說:「來,咱們說說別的吧,例如,你的婚禮想怎麼辦?」

莫雨晴臉上的陰霾不在,莞爾一笑的說:「你怎麼和邵霆似得,都問我這個問題,我沒什麼要求,就想在城堡里辦婚禮。」 「你的想法,邵霆他都會滿足你的!」肖雅笑盈盈的看著她,愛憐的拍了拍她的手背,感慨的說:「緣分真是個奇妙的東西,誰會想到,當初你們互相看不順眼的兩個人,有朝一日在一起就要結婚了,還有了寶寶。我還記得,那個時候,邵霆每天對著你板著個臉,也不會好好說話,拽的咧,我那時還後悔過,早知道就不要和顧震結婚了,讓你受這委屈。可誰知道,你們倆後來就好上了,我也是不開心,怕你被騙,被他玩弄,每天都提心弔膽,想著法的怎麼拆散你們。」

說到這,她抱歉一笑,「雨晴,你沒有怪過我吧?」

莫雨晴注視著她,身子上前,和她擁抱在一起,在耳邊輕聲的說:「從來沒有過,知道你都是為了我好。我,現在可以叫你一聲媽媽嗎?」

肖雅眼眶微熱,吸了下鼻子,說:「我等這一天等的太久了。」

「媽媽!」莫雨晴發自內心,充滿感情的叫了一聲。

「我的好女兒!」肖雅的眼淚決堤而下。

兩個人沉浸在感情中,擁抱了好一會兒,才慢慢分離開,彼此看著哭花了的臉,又都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小花貓。」肖雅抽出紙給她擦了眼淚。

「那你就是大花貓。」莫雨晴笑嘻嘻的說。

肖雅說:「你這也沒有什麼可惦記的事了,以後就安心養胎吧。你身世的事,先不要向外公布了,畢竟你姨夫不知道,我慢慢的和他說吧。」

「嗯,我明白。」莫雨晴撒著嬌的挽過她的胳膊,「以後就私下裡叫你媽媽好不好?」

「當然好了。」肖雅掛了一下她的小鼻子。

莫雨晴沉吟片刻,問她:「媽媽,如果我不問你我身世的問題,你打算什麼時候告訴我?」

「就沒打算告訴你!」肖雅苦笑一聲,「沒看之前我又做了父母去世賠償的假證據,就是想瞞著你一輩子。我這個媽不光彩,給你個美好的想象也不錯。可誰知,總是有人想設法去捅破這層紙,目的是什麼,我不知道,左右你也大了,那我就來個順水推舟吧。」

莫雨晴低垂著頭,「是蕭遠航告訴我的。」

肖雅眉頭輕皺,沒有說話。

顧邵霆開車回了莫雨晴家,收拾好換洗的衣服,牙具,還有她的畫稿本,以及一些零七八碎的小玩意兒,裝了一行李袋,提著出了家門。隨後又朝翠湖園開,他回去也要收拾些衣服洗漱用品帶到醫院去。

快到小區門口的時候,突然前面竄出來一個人,張開胳膊攔住車。好在車速不快,顧邵霆腳下踩了油門,看清車前的人,驚愣一下,隨即開了車門下車,沖著夏語兮生氣的喊道:「你幹什麼?不要命了?」

夏語兮蹦跳著跑過來,作勢就要去挽他的胳膊,嬌笑的說:「你可回來了,怎麼這麼晚呢?小區保安不讓我進,我只好在這裡等你了,看到你的車開過來,我這一激動就衝上來了!」

顧邵霆躲開她的手沒有被她碰到,她只好輕拉著他的衣袖,搖來晃去的問:「想我了嗎?」

顧邵霆厭惡的看了她一眼,沒好氣的說:「我不管你怎麼知道我的家在這裡的,但我現在警告你,以後不許再出現在這裡,不許再來糾纏我!聽明白了嗎?」

夏語兮噘著嘴不滿的哼了一聲,「我沒聽明白,我也不聽,反正我就是要纏著你,纏著你,我喜歡你!」

顧邵霆見她不可理喻,轉身又回了車上。夏語兮沒有擋住他,索性趴在了車前蓋子上,嘴裡嚷嚷的說:「你要不帶我進去,我就不下車!」

顧邵霆懶得和她廢話,從車上下來,也沒搭理她,朝小區大門走去。裡面的保安看到他過來,迎過來問:「顧先生,需要幫忙嗎?」

「不要叫她跟進來!」他冷冷的扔下話。

收拾好東西,顧邵霆給顧邵陽打了個電話,簡單的說了之後,便掛了。小區門口,夏語兮和保安在撕扯,一個要進,一個不讓進,她也耍開了潑,大喊著非禮。

顧邵霆黑著臉走過去,一把拽過她的后衣領,二話不說的拽著就走,毫不客氣的給扔到了副駕駛上。

「你就不會對人家溫柔點?」雖然被野蠻的拽著走,但夏語兮也不敢太生氣,只是小聲的埋怨了一句。

顧邵霆啟動了車子,慢慢駛離了小區。

「你要帶我去哪裡啊?」夏語兮有點小期待的問,「是去你另一個家嗎?」

「誒,我跟你說,我來這裡找你,費了我多大的力氣你知道嗎?我可想你了,每天都想你,我知道你不喜歡我,沒關係,你跟我睡一覺,就會喜歡上我了!」夏語兮說完,還衝他曖昧的眨眨眼。

顧邵霆從鼻子里哼了一聲,冷冷的笑。

「邵霆哥哥,你別笑啊,我說的是真的,我其實很開放的,你要不要試一試?」夏語兮越說越過分。

「你要不想我把你踹下車,你就繼續說。」他冷漠開口。

夏語兮不敢挑釁,乖乖的閉上了嘴。

車子一路疾馳,最後停在了紫光都郡小區正門口,顧邵陽與夏芷兮已經等在那裡了。

「我姐?還有姐夫?」夏語兮看清外面站著的人,驚詫的問:「這裡是哪裡?」

顧邵霆先下了車,夏芷兮快步走過來,拉開車門生氣的說:「給我下車!」

「不下!」夏語兮抱著胳膊梗著脖的說:「我等下還要和邵霆哥哥走呢。」

「走你妹!」夏芷兮罵著就去拽她的胳膊說:「人家把你給送我這來了。這是我和你姐夫的婚房。」

顧邵陽好笑的問自己哥哥:「哥,你說,這小妮子怎麼就看上你了呢?」

顧邵霆白了一眼,問:「要在這裡做婚房啊?不重新買一個嗎?」

「這個裝修好后也一直沒住,就在這裡了,芷兮也很喜歡。」顧邵陽笑著說。

顧邵霆沒有意見,又說:「雨晴懷孕了,之前差點流產,現在阿澤的醫院呢,你和芷兮有時間去陪陪她聊聊天,解解悶,我這工作忙有時不能在那陪著。」

「什麼?」顧邵陽驚詫中帶著喜悅的大聲問道:「小雨晴懷了?我要當叔叔了?!」 顧邵霆驕傲的笑了笑,開玩笑的說:「可要準備份大禮!」

那邊夏家姐妹聽到顧邵陽的驚叫聲,也都困惑的看過來,不明就裡。

「姐夫喊什麼呢?」夏語兮納悶的問:「什麼叔叔?我沒有聽清。」

夏芷兮不高興的拉著她的胳膊,呵斥道:「你痛快的現在給我下車,聽到沒有!」

「你幹什麼你?我的事,不用你管!」夏語兮掙扎著手臂,眉頭擰到了一處說。

夏芷兮又狠拉了她一把,「別讓我跟你廢話啊,你要再不下車,我讓你姐夫過來了!」

夏語兮坐在那裡不說話,也不下車,任你拿我沒辦法。

夏芷兮看硬的不行,那就來軟的,她看了顧邵霆那邊一眼,低沉著聲音說:「你要是想讓顧邵霆一直討厭你,你就這麼做。追求喜歡的人不是死纏爛打,你越是這樣,越追不到,你得對症下藥!」

夏語兮眼珠轉了轉,斜著眼問:「怎麼對症?你別想忽悠我。」

「投其所好沒聽過嗎?人顧邵霆不喜歡你這樣,你就不要做,他喜歡什麼,你就做什麼,這都不知道?虧你還是什麼海城人氣小公主呢,以前和別的男人好的經驗怎麼一點都沒積累下來呢?」夏芷兮靠著車子,抱著胳膊輕蔑的說。

被這麼一激,還真好使,夏小公主問:「那邵霆哥哥喜歡什麼啊?我之前問過姐夫,他也沒說出來什麼,況且,他都有未婚妻了,不太好拆散,那我得從哪裡下手呢?」

「這事,咱回去從長計議,在這說不合適。」夏芷兮沖她眨眨眼。

夏語兮想了想,又不確定的說:「你真的是在幫我?怎麼看怎麼像是有詐呢?」

「沒有,快走吧!」夏芷兮一把拉過她,就下了車。

顧邵霆見那姐妹倆下了車,對顧邵陽說:「我先回醫院了,訂婚上有什麼事給我打電話。」

夏語兮眼巴巴的看著顧邵霆上車離開,又看了看顧邵陽和夏芷兮。

「走吧,還看什麼啊。」夏芷兮臉色難看的說,率先走了。

顧邵陽和夏語兮跟在後面,倆人說著話。

「姐夫,怎麼才能對邵霆哥哥投其所好?我真的好喜歡他!」她仰頭問。

顧邵陽笑:「我哥他有喜歡的人,別追了,他是你得不到的男人!」

「呵呵!」夏語兮冷笑兩聲:「這不可能!還沒有我追不到的男人呢!」

夏芷兮停下腳步回頭看她,嘴角扯了扯,露出一絲嘲諷的笑。

顧邵霆開車回了醫院,肖雅見他回來了,也沒有再多待,就要走了。

「雨晴,小姨改天再來看你啊。」肖雅手摸了摸她的臉,笑著說。

轉頭對顧邵霆說:「天黑,送我到樓下吧。」

顧邵霆沒說話,跟著她出了病房。

進入電梯里,肖雅淡淡的說:「你爸出院回家這些天身體都還不錯,可就是脾氣還是那樣,動不動就發火。」

「你惹到他了?」顧邵霆問。

肖雅苦笑:「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現在他總是懷疑我對他不忠,我也不知道他怎麼突然就會有了這種想法。哦,對了,你的靜慈姨媽自從你爸出院后,隔三差五的總過來——當然了,在醫院的時候,也沒少來。」

顧邵霆看她一眼,說:「我知道了。」

出了電梯,肖雅說:「就送到這吧,有時間回家看看。你和雨晴結婚的事,你爸他也該知道。我現在說不合適,這事還是你說吧。」

「等雨晴再穩定穩定的,我回去。」顧邵霆說。

肖雅開車離去,心裡的負擔得到解脫,不免的高興些。但顧震對她的態度,又讓她不解和難過。看得出來,現在那個靜慈,大有想要鳩佔鵲巢的意思,她可不想好不容易得來的婚姻被她人搶走。

第二天,莫雨晴和顧邵霆吃過早飯,一個玩手機,一個辦公。

「邵霆,我可以下床走走嗎?」莫雨晴玩手機玩累了,揉了揉眼睛問。

「不可以!」顧邵霆低頭看著文件,拒絕道。

「那我不走,去你旁邊坐著陪你好嗎?」莫雨晴撒嬌的問。

顧邵霆隨手拿起身旁的文件夾,邊看邊說,「寶貝兒,你看我這周圍都是東西,哪有地方啊?再說,在這坐著也不舒服,你就老老實實的在床上躺著吧,啊,乖。」

莫雨晴長嘆一口氣,耍賴的說:「那我不想在床上躺著了嘛,可難受了,我想換個地方。」

顧邵霆把手裡的東西放下,無奈的看著她,坐過去,說:「那我陪你說說話。」

「說什麼呀?你還有工作要忙呢……」她噘著嘴巴的說。

「工作哪有你重要啊,咱倆聊聊天,我再去工作。」顧邵霆拉起她的手在他嘴邊親吻了一下。

正在此時,病房門突地被推開,呼啦啦的進來好幾個人,正巧的就把這名場面給看到了,幾人異口同聲的發出了一個大大的充滿著嫌棄的「咦」。

莫雨晴憋著笑的把手給抽回來,看著紀寧夫婦and顧夏夫婦,驚訝的問:「你們怎麼一起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