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從小到大穆七就只有這一個心愿,像個普通女孩一樣在陽光下奔跑。

連這麼簡單的要求自己都無法滿足她,穆塵整夜整夜睡不著。

穆七就要蘇醒,她醒來會是什麼樣子誰也不知道,穆塵抽了一夜的煙。

最後他做了一個決定,既然顧柒已經沒有下落,不知道生死,那麼顧錦的身體也沒有用了。

如果用她的心臟換給穆七,同父同母,應該就不會產生排斥。

從今往後小七就能在陽光下奔跑了,哪怕穆塵知道自己這麼做會遭來什麼樣的後果。

也許會被穆七厭棄,會被穆南樞懲罰,會被司厲霆報復。

為了穆七,他顧不得這麼多。

他看著睡顏甜美的如同天使一樣的女孩,緩緩俯身在她的唇邊輕吻了一下。

「七兒,為了你,哪怕化身成魔我也甘願,等我,我一定會給你帶來一顆完美的心臟。」

天還沒有亮,穆塵猶如從黑夜中走出的惡魔,渾身帶著冰冷的寒意。

琳達揉了揉眼睛,「塵少爺,你又要離開了嗎?」

「好好照顧小姐。」

「是,聽說小姐就快醒了,也不知道這次醒來身體會不會好一點。」

穆塵腳步微頓,「她一定會好起來。」

琳達不知道穆塵為什麼這麼肯定,但這樣滿身寒氣的穆塵讓她覺得可怕。

他消失在晨曦的光暈之中,這次離開的穆塵似乎和以前不一樣。

「去中國。」穆塵冷冷吩咐。

「是,穆爺。」

飛機劃過蒼穹,想著那個在飛機上就開心得不行的小丫頭,穆塵閉眼。

七兒,很快你的夢想就能實現了。

你不是很喜歡那個男人嗎?你喜歡的我都會給你。哪怕是死,我也一定要成全你的夢。 踏入這片本屬於他的故土,當年因為他父親的特殊身份,穆塵全家都到了國外定居。

對於這本該是他故土的地方穆塵的感情並不深,這些年來因為工作他偶爾也會呆在中國,他的歸屬感並不深。

也許是他的歸屬感從來都不是某個地方,而是因為那個人,一個被他捧在心尖的女人。

「穆爺,一切都安排好了,對了,蘇夢想要見你。」鞠馹恭敬的開口。

蘇夢是之前主動聯繫自己的女人,她的身份特殊,是蘇家的女兒,也就是說和顧錦有過關係。

早前穆塵就已經動了顧錦的心,當然那個時候他只是在糾結,畢竟顧錦身份特殊。

是穆七的親姐姐,又是先生的女兒,她身上的血液是先生想要的。

那時穆塵只是有這個心還沒有這個膽子,暫時收了蘇夢丟給鞠馹。

如今隨著穆七就要醒來,穆塵的心裡每天都在煎熬,誰也不知道穆七現在醒來會是怎樣的情況。

萬一仍舊排斥,她的身體再也經不起折騰。

為了穆七,穆塵已經不顧後果。

「將她一起帶去度假山莊。」

「是。」

度假山莊,穆塵早就打聽清楚了,司厲霆會帶著顧錦過去。

自從知道顧錦就是當年被帶走的孩子穆塵就一直在關注她的一切。

直到她掉入海中假死回了顧家,還將眼睛動手術變成了淺藍色。

之前更多的都是在資料上看到顧錦的一切,此刻當她真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穆塵仍舊有一瞬的恍惚。

像,真的是太像了。

三胞胎姐妹的長相是一模一樣的,除了性格和氣質,以及顧錦藍色的眼睛可以很好的區分,單單隻是看臉真的和穆七沒有一點區別。

面對著那樣一張臉,他真的很難下去手。

如果他的小七也能身體健康,現在就應該和她一樣吧。

顧錦比穆七要成熟一點,畢竟是生過孩子的母親,她身上的氣質和少女穆七不同。

看到那個女人要跌倒,穆塵下意識出手扶住了她。

「小姐,你沒事吧?」

就因為她和穆七的容顏太像,穆塵完全是沒有任何想法就扶住了顧錦。

對上懷中女人慌亂的雙眼,她似乎很不習慣和其他男人接觸,一雙大眼睛里滿是緊張。

「謝謝你,先生。」她第一時間退出。

她不是穆七,穆塵讓自己回過神來。

「多謝。」耳邊傳來司厲霆冰冷的聲音,那雙湛藍的瞳孔對自己有著明顯的敵意,他第一時間將顧錦護在了身後,生怕自己多看她一眼。

穆塵好笑,當年無意中救了穆七的少年郎如今已經長成這麼成熟的男人,所有的資料都顯示他對顧錦是寵溺無限。

如果他留在歐洲,是不是也會這麼對小七?穆塵忍不住去想。

這麼多年過去,不知道他是不是早就忘記了當年的少女,小七卻對他念念不忘。

「不用,只是舉手之勞而已。」穆塵淡淡回答,你救小七的恩情還在呢。

顧錦從他身後走出,對著自己輕輕點了點頭,兩人離開。

穆塵看著他們的背影失神,似乎還聽到顧錦在安撫男人的聲音。

司厲霆聲音中一片不耐和彆扭,「他碰你肌膚了。」

兩人消失在視線中,穆塵卻是搖了搖頭。

他本以為自己會很狠心,沒想到真的和他們接觸到時候,各種千絲萬縷的關係纏繞著自己,他沒有想象中的心狠。

也許只是因為她是穆七姐姐的關係,對於和她有關係的人自己都有了一些顧慮。

穆塵胡思亂想,直到司厲霆和顧錦走到身邊還沒有感覺。

看得出司厲霆對自己有著明顯的警惕性,穆塵自報家門以後他的眼睛亮了亮,對自己的敵意小了一些。

他還抱著孩子給自己打招呼,「諾諾,給叔叔打招呼。」

那小小一團像極了司厲霆的嬰兒讓穆塵內心一軟,當年他第一次見到小七就是這樣的小嬰兒。

小七,要是你知道你姐姐有了孩子,你會不會很開心?

司厲霆帶著顧錦坐下來,一起共用午餐,兩人談得更多的是投資方面的事情。

一直到夜深司厲霆才離開,穆塵點燃一支煙朝著天空吐出白霧。

沒想到他和司厲霆倒是挺投緣,有這麼多的相似之處。

如果……如果沒有這些聯繫,他想自己一定會和司厲霆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

蘇夢一心對顧錦有著強烈的復仇慾望,為此穆塵特地給她拴上了鐐銬,就是為了防止她擅自行動。

在山莊穆塵沒有下手,連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被什麼給蠱惑了。

或許是顧錦那張和穆七一樣的臉,或許是那個孩子天真的眼神,或許是司厲霆和自己的契合。

穆塵目送著他們一家人離開,「會再見的。」

顧錦的心他勢在必得!

所以很快他就舉辦了一個宴會,他知道顧錦一定會來,果然顧錦代表顧家來了,被人請到了自己早就準備好的房間。

見到自己的時候她很吃驚,還想要叫司厲霆進來聊天,壓根就不知道這是自己特地為她設的一個局。

在某些方面她真的像極了穆七,那樣的眼神讓自己真的不忍心下手。

「穆爺的女朋友很漂亮吧?她是一個怎樣的人?」

提到穆七,穆塵忍不住輕笑,她不是自己的女朋友,卻是自己心上最重要的人。

為了她,自己願意化身成魔,將酒遞給了顧錦。

「她的身體不太好,沒有在這邊,不過有朝一日你肯定能見到她的。」

也許見到她的那天就是你的死期,穆塵晃動著酒杯喝了一口。

試探性的問了她關於父母的事情,不知道顧錦知道多少,看樣子她對自己的身世還不清楚,這樣更適合下手。

顧錦在藥力的影響下倒在了沙發上,「抱歉,顧錦。」

穆塵看著那張漂亮的小臉蛋,想著司厲霆和司錦諾,她有一個完美的家庭,有一個愛她的男人,還有一個可愛的兒子。

可是身為她妹妹的小七有什麼呢?沒有父親的寵愛,沒有正常的生活,沒有朋友,就連在陽光下自由奔跑都是遙不可及的。

同樣是姐妹為什麼相差這麼大?穆塵不甘,如果用顧錦的心臟可以救回小七,那麼小七即將擁有一切。

她們兩人本來就是一樣的長相,司厲霆會愛上小七,小七那麼喜歡孩子,一定也會喜歡司錦諾的。

以後小七會代替你好好活下去的,顧錦,你不要怪我。

穆塵越想越極端,覺得是顧錦奪走了原本屬於小七的一切。

如果沒有顧錦,那麼一切悲劇說不定也不會產生,身為穆七的姐姐,她是不是也該為穆七做一點事情呢?

他緩緩接近顧錦,「你放心,小七會好好的代替你活著。」

便在這時手機響起,穆塵有些不耐煩,本不想理會,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是巴黎那邊的電話。

在這個時候給自己打電話的人,難道是穆七出事了?

穆塵趕緊接通了電話,「喂。」

「穆爺,小七小姐醒了。」

這個消息猶如晴天霹靂在耳邊炸開,穆塵愣了,為什麼提前了這麼多天。

再看看面前的女人,現在就將顧錦帶走嗎?

穆七突然醒來打破了自己的計劃,穆塵思索再三,將她喚醒。

「穆塵大哥,我這是怎麼了?」

穆塵找了個借口匆匆離開,現在更加牽挂自己心的人是穆七。

昏睡這麼些年,她還好嗎?

滿腦子都是穆七,穆塵又緊張又激動,不知道穆七現在的情況怎麼樣,第一時間趕回了巴黎。他的小七。 蘇錦溪哪裡知道三叔說的大禮就是這個,這禮比想象中更大,嚇得她趕緊蹲下身給唐茗擦拭。

「唐總,我就是手滑,真的不是故意的。」

這不擦拭還好,唐茗的某處高昂,蘇錦溪嚇得丟了紙巾。

「唐,唐總……還是你自己擦吧。」

唐茗氣得咬牙切齒,自己對她的慾望已經這麼深了么?她才只是輕輕碰了自己的身體而已。

看到她潔白小巧的耳垂染上了一抹嫣紅,她蹲下的瞬間他看到了她起伏的胸口以及斑駁的痕迹。

僅僅只是因為這些就讓他渾身血液沸騰,想要將她壓在身下,讓她身上的痕迹都變成自己的。

「是誰弄的就由誰來擦!繼續,我沒說停就不許停。」唐茗一字一句道。

蘇錦溪看了看有些許咖啡已經滲透到他的襯衫之中,露出來的肌膚已經開始泛紅。

剛剛才煮的滾燙的咖啡,他竟然能一聲不吭。

蘇錦溪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唐總,失禮了。」

她伸手解開唐茗的扣子,解開的速度分明很快,唐茗卻感覺像是慢動作一樣。

他能夠很清楚的感覺到她小手若有似無擦過他肌膚的錯覺。

喉結滾動,蘇錦溪拿著紙巾從他胸前一路擦拭下來,明明還隔著一張紙巾,他的身體已經不受控制。

蘇錦溪刻意無視他的身體變化,只得繼續擦拭。

「唐總好了,你將衣服脫下來我拿去給你乾洗。」

唐茗轉身進了裡面的套間,想著之前蘇錦溪在他身上撫過的觸感,如果這是真的該有多好?

他閉上雙眼走進了浴室,身體卻是半天都沒有消減。

腦子裡面全是她的一顰一笑,還有烙印在她身上的那些痕迹。

不由得幻想到之前在雨花溫泉的時候她穿著性感泳衣的樣子,她的身材很好。

說好對她死心,被壓抑的情感突然爆發,唐茗只想現在就徹底擁有了她。

不如……假戲真做如何?

腦子裡面剛剛有這個念頭就被自己狠狠否定,他怎麼能這樣,對白小雨又算什麼?

可是他也很清楚,蘇錦溪正以一種不可思議的力量在蠶食自己的心。

原本在心裡的白小雨被一點點替代,總有一天蘇錦溪會徹底佔據白小雨的位置,或許更多。

那時候他又該怎麼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