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完全不知道外面發生什麼事的夏熏溪睜開眼睛看到眼前的陌生男人的那一刻,臉都白了!

昨天晚上的點點滴滴還在記憶!讓她忍不住懷疑是不是自己認錯了!是不是……

「你醒了?」

莫月看了夏熏溪一眼,指了指外面的門說到:「少爺出去了一下,等一下就回來!」

「少……少爺!」

張口的那一剎那,夏熏溪恨不得捂住自己的嘴巴!那樣明顯的事後獨有的沙啞聲音讓人不得不懷疑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啊……忘記自我介紹了!我是蕭閻雲身邊的經紀人兼個人助理,平時少爺的事情都是我在替他處理的!」

「蕭閻雲?」

所以昨天晚上我的記憶是沒有錯的,昨天晚上我沒有認錯人,我也沒有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情!

雖然那樣信誓旦旦的對男子說就算是失去了貞潔也可以很好的活下去!

名門寵妻之劭爺的小妻子 可是說是一回事,真的發生又是另外的一回事!

當想到自己有可能做了對不起他的事情的時候,她確實有一種想死的心!

好在的是這個誤會及時解釋清楚了!

即便是這樣,夏熏溪還是忍不住小心翼翼的問到:「昨天晚上……」

「你中了媚葯!是少爺幫你解毒的!」

說到這裡,莫月忍不住一陣擠眉弄眼。

「聽說昨天晚上少爺很是滿足啊!好像足足忙碌了三四個小時呢?你現在還有力氣起床嗎?等一下我們可能要出門!」

夏熏溪羞紅了臉,該不會是他身邊的人都知道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了吧!這事情傳出去自己以後還怎麼做人啊!

特別是一想到以後自己還要以寒冷的姿態站在那些人的面前開會的時候,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當時怎麼就不控制一下,怎麼就不忍一下!就算是忍不住,至少……至少也要找一個酒店的嘛!

蕭閻雲回來的時候,就見到夏熏溪將自己裹得像是一個蠶蛹一樣,只留了兩個鼻孔出氣!不由的有些疑惑的看向身邊的莫月!

見到他一臉邪笑的時候,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了一抹暖意!

莫月很是自覺的退了出去,在門口當起了門神!

見到那一眾忍不住朝裡面看的保鏢們,便狠狠地瞪了他們一眼,冷笑一聲:「自醒過了,找到借口脫罪了!」

「唉!莫助理啊……這個事情你能不能在少爺的面前求求情啊!我們當時去的時候,他們就已經跑了!而且外面還有人接應!我們真的是……」

「你覺得這樣的借口對我說有用嗎?」

然後就是一群默契的面面相覷,最後恨恨的看著外面,想著要怎麼樣給設局的這人一場致命的打擊,才能挽回自己在少爺心目中的印象!

「不要蒙著了,昨天晚上不是玩得很嗨嘛!」

「沒有!」夏熏溪猛的一下掀開頭上的被子,見到他正促狹的看著自己,忍不住又羞紅了臉!

正要再一次躲進被窩裡面的時候,只覺得身上一輕,原本還裹在自己身上的被子就已經掉在了地方!

蕭閻雲不知道什麼已經已經欺身而上,將夏熏溪給緊緊的壓在身下,得意的看著她!

夏熏溪緊了緊身上的睡袍,忍不住有些痴迷的看著眼前臉上放光的蕭閻雲,實在是不明白他為什麼會這麼高興,難道僅僅只是因為昨天晚上的那點事?

「你……是不是……」

夏熏溪有些納悶,雖然只是在小說上看過,男人喜歡刺激,可是平時在家裡面的時候也沒有委屈他啊!怎麼就激動成這樣!

夏熏溪正不知道該怎麼問的時候,蕭閻雲已經在夏熏溪的臉上落下一吻!然後利落的起身,指著床頭的白色小禮服說到:「換上吧,蕭夫人!」

「你今天好奇怪啊!還叫我蕭夫人,你這樣的話,走到外面我們估計要被你的一群粉絲跟記者圍觀了!」

「錯!不是圍觀!是祝福!」

蕭閻雲霸氣的一回首,不明所以的一笑!

「我絕對不會給他們傷害你的機會,不就是想要拉低我們兩人的風平嘛!那我們就趁著這個時間好好的秀恩愛!」

夏熏溪越聽越不對勁!什麼叫做秀恩愛?

以前蕭閻雲就是怕他的粉絲波及到自己的家人,才選擇了隱秘的結婚!如今又怎麼秀恩愛?這……

「昨天晚上我們回來之後是不是出事了?」 在車上,喬語看著外面漸漸西斜的太陽,突然道:「景銳,這個梁先生是不是和咱們家有什麼聯繫?」

梁景銳穩穩的開著車,沉吟道:「我也懷疑是我咱們家有關,這樣就可以解釋,為什麼王五一來帝都,就針對的是梁家了!」

「那你知道家裡有什麼人去了Z國嗎?」

梁景銳搖搖頭,接著道:「不過我倒是知道我有一個小叔叔,他和我父親曾經爭奪過梁家的家主之位,可是,他手段陰狠,被我爺爺氣急之下給趕出了家門,後來就不知去向了,我也沒有見過他,他被趕出去的時候,我才一歲多。」

「那看來這個小叔叔就是最大的可能了,那你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嗎?」

「他叫梁賢!」梁景銳道。

將喬語送到醫院,喬語就直接去了溫蒂的病房!

何老正在給溫蒂施今天的第二次針!

施完針,何老坐在沙發上休息,葉肅勛小心的替溫蒂擦著臉,喬語小聲問道:「溫蒂怎麼樣了?」

葉肅勛搖搖頭,道:「還是沒有蘇醒!」

喬語的眼中劃過一絲失望,真希望溫蒂能早日醒過來!

「咦?」葉肅勛突然驚叫了一聲,他放下手裡的毛巾,然後兩眼緊緊的盯著溫蒂的臉!

「怎麼了?」喬語立即道。

「剛才我好像看到溫蒂的眼睛動了一下!」葉肅勛激動道。

「什麼?」喬語立即興奮的趴在溫蒂的另一邊,兩人就像被點了穴一樣的一動不動的盯著溫蒂的臉看。

何老好笑的看著他們倆,無奈道:「我說你們兩個,溫蒂的病情向好的方向發展,這有反應也是正常的,你們兩個不要這麼驚訝好不好?」

「何老,太好了,溫蒂是不是馬上就要醒了?」喬語彷彿沒有聽到何老剛剛的話,抬起頭激動問道。

何老只好點頭道:「是有這個可能,她剛才可能對誰的話有了反應,我建議你們,尤其是葉小子,你多和她說話,刺激她的大腦,對她早日蘇醒有好處!」

「哎,好,何老!」葉肅勛答應了一聲,然後就直接拉了個凳子,開始了絮絮叨叨!

何老頭疼的笑了笑,這些孩子啊,真是不錯,有情有義!

喬語見葉肅勛已經開始了,只好將自己一肚子的話咽了回去,直起身對何老道:「何老,我送您回去吧!」

何老搖搖頭,道:「今天不用了,我今天有一個老朋友要來,我讓趙毅送我去就行了,你還是回去看看孩子們吧,最近你忙,他們想媽媽了!」

喬語愧疚的點點頭,道:「那好吧,何老要小心!」

何老擺擺手,然後讓自己的飛行員趙毅進來,吩咐他去開車!

喬語將何老扶著坐上車,然後自己開著車,向著家裡走去!

剛一到家,兩個孩子就飛奔著跑了出來,一左一右的將喬語的腿抱住:「媽媽,你和爸爸去哪兒了,怎麼這麼久都沒有回來?」

喬語蹲下身子,親了兩個小傢伙一下,解釋道:「媽媽和爸爸的一個朋友現在有危險,就是你們見過的那個顧叔叔,他現在被壞人抓取了,需要我們要去救他,所以這段時間你們兩個要乖乖地聽奶奶的話,還要注意自己的安全,知道嗎?」

「知道了,媽媽,那你和爸爸快去救顧叔叔吧,我們可喜歡顧叔叔了,他會給我們送很多奇怪的東西,在商店裡都買不到的。」左左道。

右右也說:「那顧叔叔現在有危險嗎?要不媽媽您現在就去吧!」

「對,媽媽,你快去吧,我們一定會怪怪的,不用擔心我們!」左左立即道。

喬語摸了摸兩個孩子的頭,表揚道:「你們真是個懂事的孩子,不過媽媽給奶奶打個招呼就去救顧叔叔,好不好?」

「好,奶奶在廚房,她在和林奶奶嘗試師父教的那個什麼~」右右轉頭問哥哥。

「是葯膳!」左左道。

「對,葯膳!」

喬語道:「那我們快去看看吧!」

母子三人加快了腳步,走進了房間!

梁氏,梁景銳將周立叫來,吩咐道:「我有點私事,最近會比較忙,顧不上公司,你盯緊一些,有什麼事給我打電話!」

周立笑道:「放心吧,總裁,因為『愛語』的火爆,我們其他的產品也被帶動了起來,銷售甚至比以前還要好,而且經過公司這一次的劫難,暗中使絆子的,心懷鬼胎的都已經少了很多,現在管理起來比以前輕鬆多了!」

梁景銳笑道:「那要不你徹底的接手,讓我多休息一會?」

周立連連擺手,苦道:「總裁,我還沒結婚呢?」

梁景銳驚訝的抬頭,疑惑道:「我記得你有個女朋友,不是快結婚了嗎?」

周立眼神一冷,哼了一聲,道:「公司前段時間危機,她勸我跳槽,我拒絕了,她還耍了脾氣,說不答應就分手,分手就分手,還以為我不知道呢,收了獵頭公司不知道多少好處,拿我當搖錢樹,這樣的女人,我才不要呢!」

梁景銳嘆了口氣,以周立的才能,別說報酬了,就是一個公司的執行總裁都做得,可是,現在,就僅僅是自己的助理!

「不用擔心,你值得更好的,不過我剛才的建議你認真考慮下,我想休息一段時間了,我聘請你當我的執行總裁,怎麼樣?」

周立驚訝的看著自家總裁,搖頭道:「總裁,您是看得起我,可是我自己很清楚我自己,我可能有點小才,但是我做事有時候優柔寡斷,是做不了領頭人的,只適合做追隨者!」

梁景銳見他是認真的,也不好強求,只好道:「那好吧,我給你1%的股份,這個你可不能推辭了!」

周立吃驚的瞪大了眼,他知道現在公司1%的股份意味著什麼,自從「愛語」發布以來,梁氏的股價一直連續幾天漲停,這1%已經是上億價值了!

「總裁,這,這太多了!」周立為難道。

「周立啊,以你對梁氏的貢獻,其實這些都已經少了,因為你對梁氏的這份感情是無價的,我給你股份,是想告訴你,梁氏,你也是主人之一!」

周立感動道:「謝謝您,總裁!」

梁景銳拍拍他的肩膀,道:「去把最近一個月的文件拿來,我要趕緊簽了,好去處理私事!」

周立答應一聲,立即轉身出去找文件了!

FC,約翰和手下嚴密的監控著追蹤器的信號,發現它在小小的移動后,又停了下來,距離上一次的位置不遠!

約翰拍了拍額頭:「這個王五,真是太狡猾了,轉來轉去,看來還是在極樂宮,肯定又是一個多出來的空間,還是等梁景銳來了再說吧!」他看不懂建築圖啊!

極樂宮,王五將顧棣請了過來,笑道:「顧先生,還是你的魅力大啊,我們老闆答應要來見你了!」

顧棣心一喜,驚訝道:「真的要來嗎?」

「是的,他想要你手裡的專利!」

顧棣聳聳肩,道:「好啊,只要條件合適,我可以出讓,正好給爬山隊添些東西!」

說著,顧棣轉頭看著王五,意味深長道:「王老闆,我看你也很高興啊,是不是心愿已達成?」

王五眼神一閃,哈哈道:「好說,好說,希望我和顧先生能相處融洽,共同進步!」

顧棣笑了一下,端起桌上的茶杯,道:「那就讓我們以茶代酒,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兩人一飲而盡,都掩住了各自眼中深深的謀算!

回到房間,顧棣進了洗手間,然後拿出聯絡器,接通了連線!

「喂,顧棣,你現在安全嗎?」約翰焦急道。

「暫時安全,我剛得到最新消息,王五背後的那個人就要來了,可能就是他口裡的那個梁先生,你通知梁景銳和喬語,密切關注來自Z國的老頭!」

「好,我會告訴他們的,還有嗎?」

「還有,我確定,王五和那個梁先生不是一條心,他似乎和我們是一個目的,至於具體的,我還不清楚,不過這些都是這個王五故意透露給我的!」

約翰沉吟了一下,道:「這倒是奇怪了,不過這些我們會查的,你一定要小心!」

「嗯,我知道,不用擔心,有消息了我會繼續告訴你們的!」

說著,就斷了聯絡器!

梁景銳和喬語接到約翰的通知,兩人立即安排好手裡的事,然後趕到了FC。

約翰將顧棣的話告訴了他們,然後看著梁景銳道:「現在我們真的要大海撈針去找這個梁先生嗎?」

梁景銳想了想,抬頭道:「約翰,我懷疑這個梁先生就是我的小叔叔,梁賢!」

「什麼?」約翰驚訝道,然後他拍了下手,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一切都能對的上了!」

梁景銳點點頭,道:「所以,我和小語回去問問我母親,關於梁賢的事,你繼續盯著,有什麼事立即通知我們!」

「好的!」

帝都機場,永遠都不缺洶湧的人潮,在Y國飛機的出機口,一個老人在身邊女子的攙扶下緩緩地走出了機場,當他走到機場外,抬起頭看著帝都蔚藍的天空,喃喃道:「還是家鄉的風舒服啊,我梁賢,終於回來了!」 夏熏溪重來沒有見過這麼大的陣仗! 一路榮華 雖然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這種時候難免有些怯場!

有些不確定的看向身邊的蕭閻雲,公布結婚跟公布交往是完全兩個不一樣的結果!他真的確定這樣做吧!

「其實我覺得……」

「你不是說不想小可愛他們是沒有爸爸無人疼的孩子嗎?」

蕭閻雲突然目光灼灼的看著身邊的小女人,一字一句的說到:「我也不想我的孩子後面被說是野孩子!」

夏熏溪的心在狠狠地抽痛著,恨死了那個在背後算計他們的人!

她忍了這麼久,瞞了這麼久,也不過只是不想在網上看到任何對他不利的消息而已!即便是那些人揚揚著誰誰誰不好,跟她在一起讓自己失望了之類的話,也會讓她心疼很久!

可是現在她知道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如果不公布出來,那麼到最後就是他形象大毀!那比自己受傷還讓人難受啊!

蕭閻雲突然握住夏熏溪的手跟她十指交握,牽著她的手一步一步的朝著酒店的門口走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