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虛偽。」

索清秋將手機扔到了一邊,生氣的說道,「有導演在前面發聲,他跟風炒作支持顏顏,再約束粉絲,現在表態,倒是將自己的人設又提高了。」

現在管吧上一片呼聲,說唐澤是心胸大度的人,即使被人搶了角色依舊不留餘力的幫助別人,不該被如此不公正的對待。

他才是該出演白月光的人。

針對這些呼聲,唐澤大度的表示,不管是誰出演都一樣。 唐澤的表現再次贏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評,管吧上面對唐澤的呼聲也日益提高。

經過這次炒作,唐澤的人氣提高到了空前未有的地步。

大家都認為他人品不錯,既然不能出演白月光,也該得到其他的好角色。

有幾個名望不錯的導演在這時對唐澤拋去了橄欖枝,邀請他出演新戲的幾個重要角色。

地下酒吧中,唐澤和王奎靠在一起,上下拋動著手中的硬幣。

「你的名氣又高了。」

王奎給他調了杯酒,「新戲的幾個角色看上去都不錯,不比白月光差。」

「我要出演的角色,總不能落後給顧顏。」

唐澤冷冷說道,「一個靠著裙帶關係進劇組的新人,導演竟然那麼捧他,哼!」

王奎沒接話,只是跟著笑。

「無所謂了,白月光讓他演了就演了,我反而踩著他往更高的地方爬。」

瞥了眼王奎,唐澤接著說道,「給木頭強再打過去一筆錢吧。」

這次,他要讓木頭強和顧顏一起毀滅。

敢擋著他成名的人,都沒有好下場!

顧家的沙發上,顧顏慵懶的躺在那裡,舉著手機刷管吧。

上面已經沒人再罵她了。

不得不說,唐澤約束粉絲的行為還是有點好處的,在他發聲之後,索清秋也再度發聲支持顧顏,解釋那些黑料。

七色娛樂公司更是將金色太陽受別人雇傭故意抹黑顧顏的事實放了出來,金色太陽在管吧上公然道歉。

經過這些重磅消息,沒人再黑顧顏了。

鍵盤俠們安靜下來,顧顏的心裡也不再煩亂。

哪怕她的心理素質再強大,被千夫所指的滋味都不好受。

一杯熱騰騰的牛奶放到了她的面前,張喜木蹙眉坐在了她的身邊。

「顧顏,你還要調查下去嗎?」

「那肯定。」

顧顏起身將牛奶喝下去,慵懶說道,「將我當做墊腳石,踩著我的頭往上爬,好人都他做了,壞人和罵名都讓我擔著。」

世上怎麼有這麼好的事?

「但是金色太陽不露面,你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誰。」

張喜木疑慮的說道,「之前霍總不是調查過了,那裡只是個老太太租出去的房子。」

「她租給王奎了。」

顧顏冷笑,「這是霍霆最新調查出來的消息。」

所以金色太陽的賬號主人是王奎?

「這只是猜測,但我相信,只要接著監視唐澤和王奎,就肯定能夠找到更多的線索。」

說完,她一個魚躍從沙發上站起,飛速的回到自己的房間中。

再打開房門的時候,張喜木睜大了眸子看著她。

顧顏不再是往日里的休閑風格了,而是穿著一身黑色的風衣,帶著鴨舌帽,帽檐壓的低低的。

同樣款式的韓風黑色口罩將她的大半張臉都給遮住。

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是她。

「你這是要幹嘛?」

張喜木驚疑喊道,「顧顏,你不會想要親自去監視他們吧?」

「賓果。」

顧顏打了個響指,「你猜對了,沒獎。」

她興緻勃勃的拉開了大門,卻看到站在門外的那道熟悉身影。 「霍哥?」

顧顏驚訝的喊道,「你怎麼來了。」

「來的正是時候。」

霍霆冷著臉將滿身黑衣的顧顏扯進客廳,順帶一腳關上了房門。

他揉了揉眉心,無可奈何的看著她。

幸好他來了!

怪不得他今天總覺得自己的眉心在跳,心神不寧,如果不是來看看顧顏,天知道她會做出來什麼樣的怪事。

「我幫你調查王奎吧。」

將心中的雜念拋開,霍霆聲音清冷,「既然他是金色太陽的賬號所有人,肯定知道更多。」

「不必。」

顧顏邊往自己的臉上抹著面霜,邊低聲說道,「我自己親自去監視。」

「會被認出來的。」

霍霆蹙眉打斷了她,「你的身份現在很敏感,被他們發現之後,說不定會有更大的麻煩。」

聽到他說的話,顧顏神秘一笑。

「等我。」

她抱著剛才從洗浴間拿出來的面霜和其他雜七雜八的護膚品走進了房間,將房門重重關上。

霍霆,張喜木,這次我就讓你們驚訝一回。

換好衣服,將水乳和各種化妝品都抹在了臉上,再將早就準備好的假髮帶上,顧顏滿意的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現在的她就算再仔細的看過去,也沒人會想到她是顧顏。

「嗯,就差個眼鏡了。」

從抽屜中翻箱倒櫃的找出來黑色框架的眼鏡戴上,顧顏走到陽台,輕輕一躍,便跳到了下面,微微一笑,上前去敲門。

張喜木來開門,顧顏對他笑了笑,沉著嗓子開口。

「你好,我是顧先生請來的化妝師,請問顧先生在家嗎?」

「在,請進。」

張喜木懵懵懂懂的讓開了路,顧顏大大方方的走進來,房門關上,霍霆緊緊的盯著她的臉。

許久,他無奈的輕嘆。

「巧奪天工。」

化妝后的顧顏一眼看過去就是個普通的化妝師,這類人都偏娘,或者說偏中性化,倒是很好的掩飾了她本身的特點。

「走吧。」

顧顏興緻勃勃的說道,「這下子沒人會看出來我了。」

「你是顧顏?」

她用原聲說話,張喜木頓時驚駭的睜大了眸子,「我的天啊,你這哪兒是化妝,是換臉吧?」

滿意的看著他那驚駭的樣子,顧顏微笑著上前去拉霍霆。

她的化妝技術高超,霍霆也沒辦法再阻止她,無奈的搖頭嘆息。

「我要跟你一起監視。」

他對顧顏冷然說道,「不然,你就算化妝化的再好我也不會讓你去的。」

知道他是不放心,顧顏也沒再拒絕。

接下來的幾天,顧顏沒事兒就在地下酒吧中晃蕩,霍霆每次都開車和她同往,但好在他並不下車,只是坐在車中守株待兔。

讓顧顏失望的是,除了看到唐澤來酒吧中玩過幾次之外就沒有別的線索了。

他和王奎雖然很熟悉,但都知道王奎是他的發小,就算證明金色太陽是王奎,也沒辦法證明唐澤就是幕後主使人。

再一次沒有任何收穫的回到車上,顧顏咬牙切齒的開口。

「我就不信邪了,接著耗,總會有新突破的!」 看著顧顏氣的如同河豚一般,鼓著腮幫子越發圓鼓鼓的可愛,霍霆忍不住伸手輕輕的戳了戳她的臉頰。

滑膩的感覺傳來,他觸電般的收回了手。

一種異樣的電流瞬間傳遍他的全身,不知不覺之間,霍霆將自己的腰背挺直。

「喂,我的化妝品很貴的。」

顧顏白了他一眼,並沒有發現他的異樣,「為了監視唐澤,天天往臉上抹這麼厚的化妝品,我容易嗎。」

這一指頭下去,得抹掉三層粉!

瞅著她那小心疼的樣子,霍霆抿了抿唇。

「牌子。」

剛才還在抱怨的顧顏雙眼頓時星星狀,「不用啦,你去買化妝品給我多奇怪,直接給我發現金紅包就好。」

她的雙眸中都是閃亮的,無奈之下,霍霆蹙眉給她轉了十萬。

「哥,你真好!」

美滋滋的將錢收下,顧顏這才嚴肅起來,「我打算在這裡再監視會兒王奎。」

「我陪你。」

霍霆言簡意賅,坐在駕駛位上巍然不動,見不能將他勸走,顧顏也不再多說。

兩人的眼睛死死盯住地下酒吧出口,過了一會兒,酒吧中開始稀稀落落的走出來些來玩兒的顧客,還有幾個工作人員。

地下酒吧要打烊了。

「我去守著後門,你在這裡等著。」

顧顏對霍霆比了個手勢,「分頭行動。」

不等霍霆阻攔,她飛速的開門下車,知道她是不想錯過任何一個可能,霍霆只能老實的坐在車上等著。

顧顏的身手不錯,不過是前後門的距離,該會沒事的。

地下酒吧的後門,酒吧打烊之後,很多工作人員從裡面三三兩兩走出來,彼此打著招呼,三五成群。

顧顏就站在後門對面的一個賣烤魷魚的小吃攤旁,讓攤主給她烤三十串魷魚。

但她的眼睛卻始終盯著酒吧的後門。

「先生,你的魷魚。」

魷魚烤的很香,顧顏隨手接過,剛將錢給了攤主,就看到王奎從後門中走出來。

他漫不經心的看了看周圍的人,這才上了自己的車,向著西邊緩緩開去。

這不是他要回去的路!

顧顏心中一驚,迅速給霍霆打了電話。

好在現在下班的人多,路上到處都是酒吧的人,王奎的車子開的並不快,在下個路口霍霆的車早就等在那裡,顧顏揣著魷魚串便躥了上去。

「就在前面,跟著他。」

顧顏低聲說道,不忘吃著手中的魷魚,「他回家想來都是開車往東走的,這次往西走,必然有鬼。」

魷魚的香味在車中蔓延,霍霆抿了抿唇,認命的發動了車子跟上。

為了不讓王奎發現,兩人的車子距離他的車足足有五個車位的距離,開車行駛二十多分鐘之後,王奎才在城市西部的銀行停下。

盯著他進了銀行的ATM,顧顏將剛才吃的串串包裝好扔了出去。

包裝袋精準的劃出完美的拋物線,投進了路邊的垃圾箱。

「我就知道有鬼。」

她愜意的擦了擦唇,「如果是正常存錢,何必跑這麼遠的地方,跨越整個市區。」

終於抓住尾巴了! 顧顏的雙眸發亮,緊緊盯著銀行的自助服務端,霍霆沉眸將電話打給了助理。

「去查,現在這個時刻市區西部的華夏銀行自助服務機進行的全部交易記錄。」

助理唯唯諾諾的點頭,迅速去辦事,顧顏也拿出了掌上電腦,飛快的侵入了市區的銀行系統。

五分鐘之後,她得意的抬起了頭。

「王奎在給三個賬號打錢,這三個賬號立刻進行網銀交易,轉給另外的兩個賬號,其中一個就是木頭強的網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