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周雪琪壯起膽子,低聲沖著陳天問道。

「對啊,你們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問我,我都會告訴你們的!」

陳天表情平靜的點了點頭。

「那我想問你,陳天你到底是什麼人?」

周雪琪表情十分認真的沖著陳天問道。

「我是什麼人?」

陳天聽到這句話忍不住愣了一下,因為太多太多人都問過陳天這個問題了。

「我就是我,我就是陳天,當然了剛才那些人口中的陳公子也是我!」

陳天想了一下之後,淡淡回答道。 齊韻死了。

風玫乍然聽到這個消息,愣了一下。

「尤小姐是最後見到死者的人,方便與我們說一下當時的情況嗎?」為首的警察詢問。

風玫揉著眉心,頭疼。

一旁季零倒了一杯開水遞給她,看向警察:「你們先回去吧,她這裡我來問。」

「這……」那警察有些遲疑。

季零目光冷淡地掃過去。

「行,那就麻煩季顧問了。」警察起身,「我再去現場看看,若是這邊有什麼線索了,還請季顧問隨時聯繫我們。」

季零微微頷首。

警察離開,風玫雙手抱著杯子,發獃。

季零坐在她對面:「被嚇到了?」

聞言,風玫看向他,嘴一撇:「我頭疼。」

季零:「……」

看著她燒的發紅的臉頰,季零輕嘆一口氣:「吃感冒藥沒?」

風玫抿唇不語。

如此,季零哪能還不明白呢。他起身,看出他的意圖,風玫急忙道:「家裡沒有感冒藥。」

「我有。」

風玫這才注意到桌子上放了一個小袋子,似乎是他進門時提著的,當時她被突如其來的警察吸引力注意力,並沒太在意。

「我頭不疼了,我想睡覺。」小說娃小說網

「吃完葯睡。」季零已經打開了袋子,拿出葯。

風玫咽了咽口水:「我……我覺得我已經好了,不用吃藥了。」

季零看向她,突然笑了:「你怕吃藥?」

季零平日並不喜歡笑,總是面無表情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模樣,現在突然一笑,整張臉都愈發生動起來。

風玫盯著他的笑容,片刻后,也跟著笑起來:「我怕吃藥你就這麼開心?」

季零笑容頓收,將感冒藥遞到她面前:「看見你吃癟就開心。」

這人……風玫突然覺得手痒痒了,想揍人。

可似乎是真的發了高燒了,腦仁疼,動一下疼的更是厲害。算了,她還是不要折騰自己了。

有氣無力地靠在沙發上,風玫閉上眼睛:「我睡了,別打擾我。」

季零看著她,起身去了廚房。

風玫睜開眼看了一眼,聽到裡面似乎特意放輕的動靜,微勾了唇角,又渾渾噩噩地昏睡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被人叫醒,她半眯著眼看著季零,咕噥:「不是讓你別打擾我嘛……」

「喝點薑湯再睡。」季零將碗放到她面前的茶几上。

風玫看著那醞釀著熱氣的薑湯,這次倒是沒有拒絕,端起來,溫度剛剛好。

一飲而盡,風玫放下碗,覺得睡了一會精神似乎好了些,不由挑眉看他:「老師這麼關心我啊。」

「一個好老師,除了關心學生的學習之外,也要時刻注意學生的身體以及心理健康。」季零面不改色的拿起空碗,轉身又走向廚房,「而你,學習成績、身體健康、心裡健康,沒有一項是合格的,作為你的班主任,我不得不多費點心。雖然我很不樂意,但職責所在。」

「明明就是一變態,竟然還恬不知恥地自稱好老師,臉呢!」

風玫故意說的大聲,季零從廚房出來,回到她對面的沙發上坐下:「看來你的病確實好了,不如我們來談談齊韻的事情。」 「那些人說的陳公子就是你?」

秋雅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皺著眉頭沖著陳天問道:「那他們說你那天在鄭印山上面打敗了鄭絕命是不是也有這麼回事?」

「是,那天跟鄭絕命在鄭印山上面打架的人就是我!」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不對啊?」

段輝語氣不解的喊了一聲。

陳天扭頭看向了段輝,笑著問道:「怎麼不對了啊?」

「那天有個人在鄭印山上面跟鄭絕命決鬥,我們幾個人都過去了,而且我還特意接了一個望遠鏡看了一眼那個人的模樣,但是那個人根本就不是你,只不過就是身材跟氣質跟你有些相似而已,這些你怎麼解釋?陳天,你是不是在冒充那個人啊?」

段輝現在還是沒有辦法相信陳天就是陳公子的這個事實。

「呵呵……」

陳天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忍不住淡淡一笑,然後右手輕輕一揮。

讓段輝等人感覺到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陳天的模樣竟然發生了變化,竟然真的變成了當初他們在鄭印山上面看見的那個人。

眾人瞬間便瞪大了眼珠子,臉上的表情要多不可思議就有多不可思議,他們實在是想不明白陳天到底是怎麼做到的,竟然能夠當著他們的面改變自己的模樣。

「陳天,你還是人嗎?」

段輝結結巴巴的沖著陳天喊道。

「我當然是人了,你們當初看見的人是不是我現在這個樣子?」

陳天笑呵呵的沖著段輝說道。

「沒錯,就是這個人……」

段輝輕輕的點了點頭。

「其實當初我也發現了你們幾個人,我就是擔心你們認出是我,所以改變了一下自己的模樣……」

陳天淡淡說道。

「那你是怎麼做到的啊?」

段輝看著陳天問道。

「非常的簡單,你們都不是武道中人,如果你們是武者的話,你們就會知道這並不是什麼法術,而是一種易容術,可以在短時間內改變自己的模樣……」

陳天盡量說一些段輝等人能夠聽得懂的話。

「沒想到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這樣的本事啊!」

秋雅忍不住捂著自己的小嘴驚呼了一聲。

「我聽說武者還能夠御空而飛呢,就跟神仙一樣,陳天你是不是也可以飛啊?」

段輝沖著陳天問道。

「可以……」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其實武者跟普通人之間的區別就是武者能夠懂的如何使用大自然的力量,所以當武者做什麼事情的時候,你們普通人就會覺得非常神奇,但是如果是放在武者的眼中,也只不過就是一些非常普通的事情而已!」

「那陳天,楊光耀真的是你殺死的嗎?」吳濤猶豫了一下之後,輕聲沖著陳天問道。

「是!」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但是楊光耀本身也活不了多長時間了,所以我只不過就是提前殺死了他而已!」

「你怎麼知道他活不了多長時間的?」

秋雅愣了一下,看著陳天問道。

「這個跟你們解釋還是比較複雜的,但是你們記住我陳天並不是濫殺無辜的人,我也沒有你們想象的那麼可怕就行了!」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其實陳天是個穿越者,有些事情陳天覺得自己就算是跟段輝等人解釋了,也沒有什麼用,因為這些人根本就聽不懂。

陳天記得前世的時候他看到過一個新聞,楊光耀會在幾個月之後遭遇空難,這件事當初也算是鬧的沸沸揚揚的,所以陳天對這條新聞也算是有些印象,畢竟是Y國大佬的兒子,而且楊光耀在網路上面一直都非常的高調,是那種為數不多的富二代網紅,楊光耀就這樣死了,學校裡面很多人都在議論這件事。

而且陳天剛才在窺探楊光耀的腦海的時候,發現楊光耀最近一直都在策劃要如何給楚令尹下藥,這其實也是陳天對楊光耀下手的原因,畢竟陳天不可能真的一直都跟在楚令尹的身邊,一旦楊光耀真的得手的話,那對於楚令尹來說也算是一種不幸,甚至楚令尹一聲都會被毀掉。

陳天為了防止這樣的悲劇發生,只能是視線對楊光耀動手,這樣的話,陳天也就不用擔心楚令尹的安全了。

「但是我們都沒有看見你殺人啊,他是怎麼死的?」

周雪琪猶豫了一下之後,輕聲沖著陳天問道。

「還是那句話,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的東西是你們普通人看不見的,但是你們看不見並不代表這些東西並不存在……」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然後繼續說道:「還記不記得當初的那個徐茂天?」

「記得啊?徐茂天怎麼了?」

段輝問道。

「當初他就是使用幻術讓我們都進入到了幻境當中,但是因為我本身就是武者,自然能夠抵抗住,但是你們卻抵抗不住,所以你們就能夠進入到環境當中!」

陳天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有些時候,一個武者要是想要殺死一個普通人,還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你說的是法術嗎?」

秋雅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輕聲沖著陳天問道。

「你們也可以這麼理解,但是武者跟神仙並不是一種東西,只不過就是因為你們的認知有限,你們沒有辦法理解這些超自然的現象而已……」

陳天淡淡一笑。

「靠,沒想到陳天你竟然這麼厲害,竟然還懂法術,那你能不能給我們表演一下啊?」

段輝神色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

陳天無奈一笑,他覺得自己要是不跟這些人解釋清楚的話,這些人肯定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所以陳天猶豫了一下,看見桌子上面有一個茶壺,輕聲說道:「你們看見那個茶壺了嗎?」

「看見了啊,怎麼了啊?」

段輝愣了一下沖著陳天問道。

陳天右手輕輕一指,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茶壺就好像是被扔進了一個熔爐裡面一樣,竟然在一點點的融化!

僅僅一個眨眼的功夫,茶壺竟然就變成了一灘鐵水。

而陳天所在的位置距離茶壺最少也得是好幾米的距離!

陳天右手再次輕輕一揮。

原本已經融化的茶壺在眾人的注視下,竟然一點點的恢復到了原樣。

「這也太神奇了吧?你是不是有超能力啊?」

秋雅捂著自己的小嘴表情不可思議的沖著陳天喊道。

「我覺得這個應該就是個魔術吧?」

周雪琪小聲說道。

「魔術?」

陳天聽到了周雪琪的這句話以後淡淡一笑,然後輕輕一揮手。

下一秒,段輝周雪琪秋雅吳濤趙博學等人竟然全部都凌空飛了起來。

「你們現在可以嘗試行走一下……」

陳天淡淡說道。

眾人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連忙試著往前面走了兩步。

這幾個人就好像是能夠飛了一樣,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非常的不可思議。

「我竟然也能夠飛了,這也太神奇了吧?」

段輝表情十分激動的高聲喊道。

陳天看見這幾個人玩的差不多了,輕輕一揮手,這幾個人也全部都落在了地上。

「現在你們還覺得這是魔術嗎?」

陳天輕聲沖著周雪琪等人問道。

周雪琪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想都不想直接沖著陳天搖了搖頭,然後語氣激動的說道:「我之前一直都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什麼超能力,但是現在我算是相信了,電影裡面的那些東西根本就不是編出來的,而是真實存在的……」

「當然是真實存在的!」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其實這個世界上有非常非常多跟我一樣能夠使用這種所謂的超能力的人,我們也都是通過夜以繼日的修鍊來獲得這種能力的,但是一般我們用這種能力都是用來打架的,而不是為了表演戲法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