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想著想著,喬語的心裏面多少有些酸澀,這兩個孩子聰明懂事,又加上樑景銳現在家都不回。

可能是怕自己心情不好,所以才這樣的吧。

到了晚上熄燈之後,右右從自己的被窩裡面鑽了出來。

「左左,左左……」

他小聲呼喚著左左的名字,生怕他睡著了,自己吵到他。

左左沒多久便回聲,「怎麼了。」

許是聲音太小的緣故,右右並沒有聽到左左在回答的時候,話裡面的哽咽聲。

「我剛剛突然想起來一個好的主意,爹地跟媽咪一定會和好的。」

他剛剛苦思冥想,可算是想到了一個靠譜的辦法。

右右還沒有等他回答,就把自己的主意給說了出來,「明天中午的時候,我們把……」

話還沒說完,就被左左無情的打斷。

「他們都已經是大人了,自己能夠解決,你瞎操什麼心,我睡了,別打擾我。」

左左心裏面五味雜陳,要真是因為鬧彆扭變成這樣的,那就好說了。

可要是因為不喜歡,即便是他們兩個人再怎麼做,也挽回不了這段婚姻了。

「哦。」

右右的激情被他一下子澆滅,心裏面也很是不爽,不想繼續給他說話。

他不想管這件事情,自己去處理不就好了。

就是奇怪,今天左左回來之後,整個人都有些……說不出來的那種怪怪的感覺。

算了算了,不想那麼多了,自己還要早睡早起,去處理爹地媽咪的事情呢。

第二天早上,右右就在梁氏集團的門口等梁景銳出現。

他在外面冷的身子直打顫,卻一點放棄的念頭都沒有。

在看到梁景銳的那一刻,整個人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就當他準備衝過去的時候,突然躥出來一個人影,擋住了他前面的路。

「不要過去。」

右右看到對方是誰的時候,整個人的火氣一瞬間就上來了。

「左左,你很莫名其妙唉,你不願意插手也就算了,還不讓我管,你到底幾個意思。」

左左這人真的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左左眉頭一皺,「你去了也只會添亂。」

右右更加的不服氣了,「憑什麼你去就是解決事情,我就是添亂。」

是,就他左左聰明,全世界就他一個人是最聰明的。

「右右,我不是這個意思。」

左左張嘴就要解釋,可是一開口,卻發現自己什麼都說不出來。

「那你是什麼意思。」

右右一下子把這幾天的怨氣一下子給發泄出來,他整天看著爹地媽咪冷戰,他怎麼可能一點感覺都沒有。

「總之,一句兩句話說不清楚,我們兩個人不管是誰插手這件事情,都越弄越麻煩。」

左左想了想,還是沒有辦法把真相告訴右右。

「真的嗎?」

右右看著他也是迫不得已的樣子,心裏面多少有些動搖。

那他也不是不想管,而是沒有辦法。

「右右,那你能答應我,不再管這件事情嗎,爹地跟媽咪一定會和好的,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只要時間久了,爹地一定會回心轉意。那個狐狸精,看他以後怎麼好好的整她。

右右點點頭,「那我就暫時相信你一次。」

只要爹地媽咪兩個人能夠和好,那他不管這件事情,也算是對他們兩個好。

這樣一想,右右的心裏面頓時平衡了很多,不過為了防止左左刷詐,他把自己的手指頭伸了出來。

「那我們拉鉤,誰也不許反悔。」

左左無奈的笑了笑,「好,我答應你就是。」

但是左左心裏面也不確信,爹地媽咪到底能不能成功的度過這次難關。

可是他們兩個人經歷了這麼多風風雨雨,怎麼可能說離婚就離婚呢。

不管怎麼樣,左左右右他們兩個人,會一直陪在媽咪的身邊。

如果爹地真的不回來了,那他就會化作一個小超人,保護媽咪,保護好這個家! 有兩個特別優秀的男人,其中有一個還長著一張迷惑眾生的臉的兩個男人陪著逛街是一種怎樣的體驗呢?

雪雨不經意的回頭看著在她身後指指點點的女人,微微的皺了皺眉頭!視線落在了蕭閻雲那一張人神共憤的臉上!

始終覺得如果他的長相再普通一點或者是不那麼紅的話,說不定今天就不會像是猩猩一樣被圍觀了!

琳琅滿目的商店看過來,五花八門的商品晃花了眾人的眼!

為了儘快讓那個討厭的人消失在自己的面前,蕭閻雲兩人幾乎是每一間禮服店裡面都進去逛了一圈,一件一件的點過去,恨不得將整間店鋪給包了!

當兩個大男人淡定的拿出自己的卡的時候,雪雨更加淡定的在服務員為難的情況下給沒收了回來!

然後就是各種的挑剔,這件太露這件太土這件太艷這件……

一件一件挑過去之後,雪雨忍不住用懷疑的目光看著身後的兩人!

「你們到底是給我買衣服的還是想要故意黑我呢!你確定這些衣服我穿著好看!」

「確定!你在我眼裡,穿什麼都好看!」

慕容墨軒特真誠的看著雪雨,視線落在了她手中的那件深V的禮服上,也有些不滿的皺了皺眉!

這樣的衣服穿給誰看呢!那能穿嘛!簡直是胡鬧!

雪雨疑惑的目光落在了一旁的蕭閻雲的身上,只見到他特別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尷尬的說到:「確實不太適合你!我看……要不我們明天會Z城的時候,在好好逛逛!」

雪雨斜了慕容墨軒一眼,倒是沒有發現這個傢伙看上去老老實實的,竟然這麼會來事!挺會哄女人開心的嘛!

慕容墨軒有些汗顏,這好不容易說上一句情話呢!就被身邊這個男人給拆台了!果然不是善茬!

雪雨特豪氣的大手一揮,將這些衣服全部退了回去就往外面走!

眼見著又要開始新的一輪煎熬的時候,蕭閻雲兩人忍不住哀嚎了一句:「這麼多,你一件都看不上嗎?」

「少給我出主意!以後我進店裡面試衣服。你們兩個給我在門外等著!」

雪雨霸氣的離開了,看著旁邊一間適合小個子女生穿的衣服的店鋪就鑽了進去!一套一套的試過來,都忘記今天出來的主要目的是幹嘛了!

有一句話說的好啊,女人看到衣服就像是瘋了一樣,不管自己缺不缺,反正只要是猛上眼的,基本上就已經是自己的了!

刷卡的時候,雪雨直接無視了左右金剛的熱情,將自己的卡遞了過去!

蕭閻雲疑惑了,有些不解的看著慕容墨軒,見他同樣一臉疑惑的樣子的時候,忍不住追問到:「你哪裡來的這麼多錢!」

雪雨神秘的一笑,特驕傲的抬起了頭!

她以前也不知道自己竟然有這麼多錢的啊,可是用自己的身份證去認證過了,這個確實是她賬戶裡面的,而且還是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打入一筆驚人的款項!

她還擔心是非法收入,還專門派人去查了資金來源!發現是韓氏集團的股份分紅。

想著劉波將這張卡給自己的時候,還沒好氣的說到:「家人忘記了,連錢都沒有!你這日子到底怎麼過!」

雖然知道自己沒有韓氏大股東的命,不過看著卡上的餘額沒有太多概念的雪雨就自然而然的認為這是自己之前買的股票得來的分紅了!

從前兩個月的晚上從劉波的手中拿過這一張自己的卡的時候,雪雨算是側底放心了!自己也可以獨自脫離出來了!

蕭閻雲看著上面熟悉的賬號,心忍不住突突的跳著,要是她知道這張卡就是她以前夏熏溪名字開的,知道她自己就是夏熏溪的話……

每天困擾自己的問題再一次提上了章程!

慕容墨軒同樣皺起了眉頭,這個問題根本就不用問!除了蕭閻雲,誰還能一次性給她那麼多的錢,看樣子韓風寧那個老傢伙要出手了啊!

慕容墨軒眼神有些複雜的看著雪雨興高采烈的跑到一旁的首飾店裡面尋找著合自己眼緣的飾品!

夢想總是美好的,現實才是殘酷的!原以為為了她可以放下那一段恨,可是只要一想到那個男人,他沉浸的血液就忍不住的翻滾起來!

蕭閻雲淡定的踏出一步擋住了慕容墨軒過於陰沉的目光,帶著幾分戒備的看著他!

「我告訴你!現在已經不是兩年前被動的時候了,你如果敢亂來,我就有本事讓你後悔!」

慕容墨軒冷漠的勾了一下嘴角!

「你以為就只有你才在乎她的安全嗎?我告訴你,我比你更在乎她,我絕對不會讓她回到那個沒有溫度的家裡面的!她不適合待在韓氏!」

「那是她的家,適不適合,都是她的避風港!」

「避風港?」慕容墨軒冷漠的一笑。「應該是毀滅的墳墓吧!」

「你亂說什麼,你……」

「你知道什麼!就有權利來指責我!你知道韓氏是怎麼壯大起來的嘛!它根本就不應該存在,那樣的地方就不應該存在!」

……

雪雨放下手中的耳墜有些疑惑的走出來看著站在門口分居兩側的兩人,眉心跳動的時候,忍不住扶額!

「你們兩個這樣站著,其他人還怎麼敢進來啊!你這不是破壞別人的生意嘛!還有……我剛才好像聽到你們兩個吵架了?你們吵架了嗎?」

「沒有!只是發生了一點爭執而已!」

蕭閻雲冷眼看了慕容墨軒一眼,有些好奇的看著雪雨問到:「看中了什麼?」

雪雨一聽,瞬間露出了一雙閃閃發光的大眼睛看著蕭閻雲笑眯眯的說到:「一條鏈子,挺好看的!你要不要看一下?」

「幫你參考一下!隨便的,我們可不買啊!」

「開玩笑,我的眼光,隨便的東西我能夠看得上嘛!走!帶你去看一下,保證你滿意!」

「我滿意有什麼用。剛才那麼多的禮服我都挺滿意的,你也不是一件都沒有選嘛!你們女人真奇怪,總是選這些不適合自己的東西!」

「什麼叫做不適合自己的,哪件衣服穿起來不好看了,我跟你說……」

慕容墨軒看著雪雨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走開了,皺緊了眉頭往一旁的吸煙區走去! 夜晚,右右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一閉上眼睛,就是左左阻止自己的身影。

他雖然嘴上答應了左左說的話,但是心裏面還是有些猶豫,自己要不要幫助他們兩個人。

看著自己的手指頭,右右無奈嘆氣,自己都已經跟左左拉鉤上吊了,怎麼能夠出爾反爾。

再說了,左左也是渴望他們兩個人能夠和好的,這麼做一定有自己的理由。

想到這裡,右右直接用被子將自己的臉蒙上,什麼都不要想了,安心睡覺。

可是沒多久,他就突然從床上做起來,嚇了左左一大跳。

他揉揉自己的眼睛,睡眼朦朧的問了一句,「右右,你大半夜不睡覺幹什麼呢。」

右右連忙從自己的被窩出來,看著左左,眼睛無比真誠,「我都已經答應你一個要求了,禮尚往來,你是不是也應該答應我一個。」

左左這個時候正困呢,怕右右再繼續騷擾自己,連忙答應下來。

「你告訴我,為什麼不讓我干涉他們的事情。」

話音一落,左左頓時清醒過來,「哪有那麼多為什麼,趕緊去床上睡覺。」

他還以為今天下午已經把左左給糊弄過去了,沒想到還是遭到了他的追問。

「我都已經跟你拉鉤了,保證不會說出去的,你放心好了。」

右右心裏面也想搞清楚,到底是因為什麼,讓左左突然改變了主意。

「就是……就是。」左左眼睛在眼眶裡面打轉,「我就是覺得,他們兩個人發生了什麼事情,你跟我也不知道,萬一到時候弄不好,更麻煩了。」

右右頓時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啊,那我明白了。」

「嗯,睡吧。」左左以為右右想明白了,簡單的應了一句,便睡著了。

並沒有看到,右右嘴角微微勾起,心裏面打起了小九九,那自己換一種委婉的辦法不就可以了吧。

第二天,右右一大早就出門,到了中午也沒有回來。

「這個右右,又幹什麼去了。」喬語看著他吃午飯都沒有回來,無奈的說了一句。

左左眼皮在這個時候突然一跳,「右右什麼時候出去的。」

自己昨晚實在是太困了,根本就沒有聽清楚右右說的都什麼話。

該不會是自己說錯了什麼,讓他有了新的主意吧。

「一大早就出去了啊,還不告訴我是幹什麼,還說不要讓你知道。」

喬語不以為然,能有多重要的事情,連左左都想要瞞著。

左左心不在焉的應了一句,心裏面有一種不好的想法。

中午,右右看著自己好不容易做好的蛋糕,頓時笑了起來。

他將蛋糕裝好,交到一個人的手裡面,讓他負責送到梁景銳的辦公室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