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當萬雲生找到唐小芯時,唐小芯就在剛裝修好的店子,整理貨物。

他到了之後,看見店裡,裝修華麗,以粉紅色為主,上面架子上都是擺滿了糖果以及其他的零食。

頓時,萬雲生恍然大悟,「這就是你說的另有打算?」

「這是當然的,你想想,超市那邊已經被你們萬家攔截了,那我原本就是生產零食的工廠,那做什麼呢?就只好自己開鋪子賣了,還註冊的一個名字,叫芯姐零食店,以後呢,我還打算做大,做成加盟店。」

「而且,我所賣的零食,會比超市還要便宜,還會有積分兌換,各種優惠活動,我也相信我自己,這零食店會做得起來。」

「我現在終於明白了。」他明白了為什麼殷文聰說了,跟在唐小芯,只有撿錢的份了。

想一想,跟著唐小芯的宋多金,方海軍等人,都是不同程度的發家了。

也難怪殷文聰願意投資唐小芯。

只是,殷文聰為什麼不親自找唐小芯投資,反而是通過他們萬家,再與唐小芯有合作?

「你明白什麼?」剛才他的恍然大悟,她是明白了,這次的,她就不太明白了。

「我們談談吧!」

「你想談什麼?」唐小芯反問他。「還需要找地方嗎?」

「不用了!」萬雲生想起了,殷文聰說的話,越是和顏悅色對待,這也說明了,唐小芯的防備之心更重,更難以對付。

「哦!」唐小芯故作懂了的表情,「你是打算跟我談一談合作的事嗎?」

一聽,萬雲生暗暗生驚,她是怎麼知道的?

見他不作聲,唐小芯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可是我現在目前,沒打算再跟你們萬家合作了。」

「我們萬家這次很有誠意的。」

「說說。」唐小芯淡道。

然而,當唐小芯聽完之後,她表情很冷淡,搖了搖頭,「你說的,這不是我們剛開始合作的時候,我提的建議嗎?你們家已經回絕了,現在又同意了,你們這樣,我不得不去懷疑,背後另外有隱藏的東西。」

她也不說陰謀了,省得,讓萬雲生說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不如你跟我說說,我為什麼要接納你們家送來的東西?你要是能說服我了,我就接收,要不然,我們兩家即便是有唐秀秀在,也不可能再次合作了。」

說得如此明白,萬雲生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去說服唐小芯了。

唐小芯還特地等了他十多秒。

見他還是沒說話,她就說:「萬雲生,你還是回去吧!我還有好多事要忙呢,等我店開張之後,歡迎你光顧。」

「唐小芯,就不能不問嗎?」萬雲生最後艱難都吐出了這幾個字。

「你這話,我已經什麼都清楚了。」

聞言,萬雲生一愣,隨即很吃驚地看著她。

「回去吧!慢走,不送!」

萬雲生獃獃地,回到家之後,他都還沒想明白,唐小芯怎麼就察覺到了,他們家背後的人,就是殷文聰呢?

這也不可思議了。

最後他只能覺得,唐小芯和殷文聰都是一個恐怖的人存在。

兩個人都是互相了解彼此。

他最擔心的還是,他們萬家以後還有生存的空間嗎?

張永蘭見他一直發獃,也不知道在想什麼,都已經有了老半天了,「你幹嘛了?」

「媽!」

回神,就跟她打了招呼。

「我說你爸是什麼意思?唐秀秀幹嘛回娘家了?還把孩子丟給我帶,還說,這就是你爸讓的,這是真的嗎?」

「嗯!」

「為什麼?」

「爸這麼做,肯定是有他的目的,媽,你就別過問了,你在家,好好帶帶寶寶。」

「你沒說清楚,我心裡也老想著這件事,不如你跟媽偷偷地說,我保證不說出去,行嗎?」 黃然靜靜的躺在沙發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慢慢的平復著自己的心情。王嫣然慢慢的走了下來,看著黃然那裡,輕輕的走了過去。

「怎麼了,你沒事吧!」王雅然慢慢的來到黃然的身邊,慢慢的問。王嫣然的聲音很溫柔,也很好聽,但是這個聲音對於黃然來說,無疑是一枚炸彈。

剛剛壓下的怒火突然被引爆了,猛的睜開眼睛,看到王嫣然,這個時候黃然體內的真氣瘋狂的運行著,精神力也不受自己的控制,開始在體內亂竄。黃然捂著腦袋,兩隻眼睛通紅的看著王嫣然,兩隻手緊緊的握著。

「走,你走開,快……」黃然這個時候艱難的說,然後兩隻手捂住自己的鬧到,努力的控制著自己,他能感覺到自己越來越不受控制,心中的怒火好像一下子被點燃了起來,總想找個人發泄一下。

「你怎麼了,到底怎麼了,你沒事吧!」王雅然看到黃然的這幅模樣,徹底的亂了,趕緊上前去,用自己的小手摸了一下黃然的額頭。

「啊……」黃然突然低沉的喊了一身,好像一頭髮怒的野獸,一下子把王嫣然撲到在沙發上,兩隻眼睛通紅的看著王雅然。

「老大,你怎麼了,你放開我,老大……」王雅然這個時候著急了起來,身體沒有一絲的力氣,黃然的體溫好像一副軟化劑,讓她提不起一絲的力氣。黃然這個時候已經喪失了理智,其實現在的黃然是走火入魔,多日的壓抑被他強硬的壓在心裡不能發泄,如果這股怒火得不到發泄,那麼黃然以後的心魔就會越來越重,最後是很危險的……

「放開我,不要啊……」王嫣然此刻用力的掙扎著,但是她怎麼可能是黃然的對手,當嘴唇被黃然吻住的那一刻,她的反抗就停止了,大腦裡面一片空白,任憑黃然侵犯者自己,但是心裡竟然莫名其妙的產生了一種幸福的感覺。

「恩……」直到自己的*傳來一陣疼痛的時候,王嫣然才重新的反應了過來,但是她卻沒有掙扎,而是僅僅的抱著黃然,她好像感覺到了黃然的怒火一樣,輕輕的摟著黃然的腦袋,自己的小臉在黃然的臉上廝磨著,好像在安慰自己的孩子……

黃然也被王雅然的溫柔給融化了,動作變得越來越溫柔,身體內的真氣和精神力也趨於平和,黃然好像一個木偶一樣,機械的運動者,王嫣然滿臉通紅,眼睛輕輕的閉著,身體輕飄飄的,好像吸了毒品一樣……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黃然慢慢的安靜了下來,輕輕的攤在王嫣然的身上睡著了,而王嫣然也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看著黃然熟睡的面孔,輕輕的撫摸了一下,然後緊緊的抱住黃然。

黃然的精神力慢慢的運行著,此刻的精神力又有所改變,精神力竟然產生了一絲乳白色,而黃然的大腦腦域竟然突破到了百分之六十,黃然的腦袋裡面又多了許多莫名奇妙的知識……

黃然慢慢的睜開眼睛,他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大腦很清晰,自己竟然突破了,腦袋裡面的科技又多了很多,黃然輕輕的笑了笑,但是隨即臉色就變了下來。因為他此刻壓在王雅然的身上,全身*的,王雅然緊緊的摟著自己,臉上布滿了幸福的笑容。黃然這個時候仔細的想了一下,然後無力的趴在那裡,王雅然也被黃然的動作所驚醒……

「你醒了,你沒事了吧!昨天你可把我嚇壞了……」王雅然這個時候關心的看著黃然,眼睛裡面充滿了溫柔。完全找不到以前的那種潑辣感覺。

「我……」黃然看著王嫣然,尷尬的說,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我不怪你,我自願的……」王雅然這個時候輕輕的笑了笑,黃然聽到王嫣然的話,重新的趴到王雅然的身上,王嫣然兩隻胳膊緊緊的摟著黃然,臉上露出了微笑。黃然也慢慢的摟緊了王嫣然,臉上輕輕的笑了笑。

「好了,該起床了,還在沙發上呢,要是有人進來看到多不好意思啊!」王雅然輕輕的笑了笑,然後慢慢的說。

「恩……」黃然慢慢的站了起來,看了看王嫣然,輕輕的笑了笑,然後快速的穿上自己的衣服,王雅然也站了起來,穿上睡衣,對著黃然溫柔的笑了笑,然後走上樓去,黃然看著王嫣然的背影,輕輕的點點頭。

此刻的美國街道,到處都是執勤的士兵,恐怖襲擊的陰影徹底的籠罩在美國的頭頂,許多國家都排出專機來美國接想回國的僑民,而一些富豪這個時候也紛紛移民,而中國卻成為了富豪移民的最理想的國家。因為黃然公布的那張名單上,中國的官員是一個也沒有,而前段時間中國所展現的實力也讓這些符號很安心。還有一點,那就是去中國可以有機會和華夏科技公司合作,由於美國的原因,華夏科技公司終止了一切對外銷售,而在中國,人們真正的感覺到了新能源的實惠。不管是汽車,還是家用電器。新能源的節省都是有目共睹的,加上國家的一些優惠政策,新能源徹底的在中國流行了起來。

由於華夏科技公司的決定,這些先進的新能源設備,除了一開始出口的那些大巴車以外,沒有任何一件流出中國。而中國也在快速的發展中,新能源設備一件又一件的出產,而華夏科技公司的研究成果一個又一個的出台,中國的科技好像坐上了火箭一樣,飛速的發展著……

在大連,第一個零點動力的造船廠正式開始建設,這個造船廠的設備,可以建造包括航空母艦在內的大小船舶。而在瀋陽飛機製造廠,零點動力的民航大型客機也到了最後階段。而第一輛用零點電池組為動力的高速列車也正式開始運行,這輛列車更加節省能源。在每一節車廂上,都有一個新興的太陽能電池板,他所產生的電能,完全保證零點電池組的充電需要。也就是說,這列高速列車,不需要充電,僅僅太陽能就足夠了,兩個零點電池組,互相切換著用,每一台電池組可以用一個星期,而一台電池組,充電的時間僅僅需要兩個小時,只要在一個星期內,有兩個小時的晴天,那麼這輛列車就會一直運行……

有錢的富豪們這個時候都紛紛觀望著,有的富豪已經有所行動,全家人都移民到了中國,中國現在的環境越來越好了,大型污染企業被叫停,而新能源汽車更是成為了主流。在中國的大小城市,一個個零點電池充電站紛紛成立,一輛車家庭轎車,僅僅需要十分鐘就能充滿電,而充滿電的家庭轎車,可以跑幾千公里……

五角大樓,一群專家坐在那裡討論,猜想昨天暗殺薩奇的是何人。從錄像帶上顯示,此人是一個日本忍者,迷彩忍者裝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而那詭異的殺人手法和那憤怒的聲音,讓這些人愁壞了腦袋……

「馬卡,你是FBI的二把手,薩奇死了,你就要擔起這份擔子,這件事情你們必須儘快查清楚,只有這樣,才能給我們的民眾一個交代……」美國總統這個時候慢慢的說。其他人都看著馬卡,馬卡也是一個有野心的人,他曾經用了很多計謀,都沒能達到自己的目的。但是現在自己的願望就要實現了,但是馬卡卻怎麼也不願意去做。他雖然有野心,但是並不代表他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總統先生,我恐怕不能擔任這個職位,我老了,沒有了年輕人的精神勁,你還是在找一個比較年輕一點的吧!」馬卡這個時候苦著臉,慢慢的說。

「馬卡先生言重了,你可是美國的功臣,你怎麼會老呢,就這樣了,別再推辭了,要不我要生氣了……」美國總統這個時候笑著說,馬卡聽到這話,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馬卡先生,你去調查這件事情,務必調查清楚,殺害薩奇的人,一定要找到……」美國總統嚴肅的說,馬卡無奈的點點頭,心裡卻把這個更年期的老男人給罵的狗血淋頭。

「好了,多的話我就不說了,你們忙吧!儘快調查清楚,任何部門都不會阻礙你們……」美國總統笑了笑,走出了房間,馬卡也走了出去……

「隊長,薩奇那個老傢伙死了……」一名龍牙這個時候沖了進來,看到黃然笑著說。

「你看你著急的,多大點事情啊!你這麼著急……」黃然正在那裡和王雅然吃著早餐,聽到聲音慢慢的說,滿臉的不在乎。

「我這不是激動嗎?薩奇這傢伙在美國的實力可是不一般,他這一死,那個老男人就該緊張了……」那個龍牙這個時候笑著說,王雅然輕輕的笑了笑,繼續吃著早餐。

「那個老男人,該讓他緊張緊張了,媽的,要不是我還沒有玩夠,連他我都給殺了,早晚有一天,我非讓他的腦袋和薩奇一樣……」黃然輕輕的笑著說,王雅然和那名龍牙好奇的看著黃然。

「看什麼看,有什麼好驚訝的啊!不就是昨天晚上閑著無聊,出去逛了一圈嗎?看到薩奇的別墅,心裡有點不舒服,就去把他的腦袋給砍了下來……」黃然滿不在乎的說。

「隊長不愧是隊長,我說呢,誰這麼有本事,原來是隊長,這我就不稀奇了!嘿嘿……」那名龍牙這個時候笑了笑,看了兩個人一眼,然後輕輕的走了出去,王雅然看了看黃然,黃然笑了笑,繼續吃著飯……

(一更了,笑笑這兩天身體出現了點小問題,但是還是要堅持碼字,速度慢了很多,希望大家諒解,笑笑會盡量調整過來,大家也多支持笑笑啊!繼續去碼字,呵呵) 「生意上的事,媽你最好還是別過問了。」

「你還是不是我兒子?就連問你個事,你都不回答我。」張永蘭臉上帶著幾分生氣。

萬雲生自己也是心煩,思索了一下,「最近這一陣子,你對唐秀秀的態度,稍微好一些,估計咱們家還需要她幫忙。」

「幫什麼忙?她唐秀秀還有這個本事?」說完,張永蘭隨即一想,不對啊,最後想到了唐小芯身上去,「難道你爸是打算繼續跟唐小芯合作嗎?」

「媽你別問太多了。」

看他這個樣子,張永蘭就已經知道了。

於是就多嘴說:「你們之前就不喜歡跟唐小芯,好不容易中斷了,怎麼又要合作了。」

「媽!」他陡然覺得頭很疼。「我也說了,生意上的事,你就別多問了,爸會處理的。」

「好,不讓我問,我就不問,行了吧!我帶寶寶出去。」

等到了晚上,萬海良回來,萬雲生將唐小芯的意思,都告訴他。

萬海良眉頭緊鎖,「你再想想辦法,看看能不能讓唐小芯回心轉意。」

「估計是有點困難。」

聞言,萬海良不悅瞪了他一眼,「你什麼事都還沒做呢,你就說困難了,那這件事還做得成嗎?我一直都跟你說,做任何事情,你都要有信心,你對自己有信心了,你才能說服別人。」

「爸!」萬雲生欲言又止。

算了,他要是繼續說,他爸估計還會更加生氣。

「我不管,這件事你必須要想辦法,咱們萬家不能就這麼倒了。」

「我不會讓萬家出事的。」即便是他下跪求唐小芯,他都要唐小芯再次跟他們家合作。

就像殷文聰所說的那種,唐小芯是個非常有想法的人。

跟這樣的人合作,以後多半都是賺錢的。

「好,你想要什麼支持你,你就直接開口。」

「現在暫時不用。」

兩天後。

萬雲生和萬雲輝齊齊出現在唐家,手裡還提著蛋糕和水果。

因為唐秀秀通知了他們,唐勇銘的生日。

這也意味著,唐小芯一家子都會出現在這裡。

唐勇銘見到他們拿了這麼多的東西過來,還真是受寵若驚,都不太敢去接東西。

最後還是唐秀秀出面,將蛋糕和水果接下。

中午的時候,就在院子里擺了一桌子。

唐勇銘後面也沒什麼朋友,跟方家的關係,也一直都不是很好。

不過最讓唐勇銘高興的是,席錦琛派了人,帶著了照相機,說是給他拍照。

這還是小檸檬的主意。

席錦琛帶著小檸檬去教唐勇銘擺姿勢。

過了一會兒,三個人就挨在一起拍照了。

小檸檬也把馮小紅拉過來拍照。

還特地單獨讓唐勇銘和馮小紅拍幾張照片。

一拍完后,馮小紅面頰就轉了過去,趁沒人看見的時候,偷偷地把眼淚擦乾淨。

她再次轉回頭,小檸檬也注意到她的眼睛是紅紅的。

「馮外婆你這是感動了嗎?」

看著小檸檬臉上乾淨純真的笑容,馮小紅不知不覺也回了她一個笑臉,「是啊,感動了,我跟你外公除了結婚時,拍過一次照片,之後再也沒拍過了。」而且這次的意義不一樣,還是小檸檬主張的。

照片里,還有其他人。

「不如,我讓媽媽也過來拍照吧!」

說完,小檸檬就對不遠處的唐小芯,招了招手,「媽媽快點過來!」

唐小芯看著她,無奈地搖了搖頭,「小檸檬,你現在已經是大孩子了,你怎麼還是這麼愛蹦蹦跳跳的呢?」

「媽,你之前不是說了嗎?女兒在媽媽的心目中,永遠都是長不大的孩子,我也想一直當媽媽的小孩子,還被媽媽捧著在手心裡寵著。」

「今天你嘴巴真甜。」唐小芯對她皺了皺鼻子,寵溺的點了點她的額頭,「行吧!看在你今天這麼乖的份上,我就答應你的要求,去拍照。」

這一張照片,是唐小芯站在唐勇銘身後,唐秀秀站在馮小紅身後,對馮小紅和唐勇銘而言,彷彿這一刻就是永恆了。

拍完照片之後,馮小紅就給攝影師倒茶。

小檸檬對照相機,有很大的好奇心,就在席錦琛的支持下,拿過了照相機,對著席錦琛按快門鍵,還學著剛才攝影師的氣勢,讓席錦琛擺出各種搞笑的姿勢。

相對而言,另外一邊,萬雲生和萬雲輝兩個人就這麼看著,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唐小芯也是看他們坐了這麼久,就來到他們對面坐下。

「你們還真是用心良苦,特地抽空來參加我爸的生日。」

萬雲輝馬上就說:「爸也是我的老丈人,我來陪他過生日,也是應該的,我哥呢,正好家裡沒事幹,就過來了。」

「哦!原來是這樣啊!」唐小芯突然挨近了萬雲輝,小聲地說:「我很好奇,你們給我爸封的紅包,究竟是多少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