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好可愛啊!」

一群女生星星眼地看著蘇子同。

「小晚,我們再去玩別的吧!」蘇子同拉著蘇晚的手離開了。

蘇晚搖頭失笑,她這個弟弟還真是挺吸引人的。

每次都會有很多女生盯著他看個不停。

蘇晚忽然就想起了秦朗,他說想要培養弟弟當明星。

蘇晚搖搖頭,這怎麼可能呢!



宋涼生這幾天的心情很煩躁。

他時不時的想起,那天差點在辦公室里強上蘇晚的事情。

很奇怪,他當時居然是真的對蘇晚有感覺,當他把她壓在身下的時候,居然硬了!!

媽的,到底蘇晚這個女人給他使了什麼迷魂湯?

宋涼生懊惱地把手裡的一顆網球朝著前面丟過去。

呯!

籃球砸在了書柜上,從上面掉下來幾本書。

宋涼生走過去,撿起了那幾本書。

才看到居然是很多年前,他讀高中時看的書。

高三那年,他父母吵得很兇。

最終,宋父因為忍受不了沈蘭芳,決定去美國。

沈蘭芳當時都要瘋了,硬是抓著宋涼生,一起開車去追宋父。

結果汽車在路上出了車禍。

沈蘭芳雙腿殘疾,宋涼生撞到了腦子。

宋涼生腦部,和肋骨都有受傷,住院住了一個月。

最不幸的是,他有一段記憶記不起來了。

大約就是當時高三那幾個月的事情,他完全不記得了。

當他從醫院醒來后,記憶空缺了一片。

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醫院裡。

然後,藍夢跟著慧姨搬到了宋家。

他住院的那一個月,每天都是藍夢在照顧他。

他就是從那時候喜歡上藍夢的……

宋涼生回憶著,忽然看到有什麼東西從書里掉出來。

他撿起來一看,發現竟然是一張電影票。

因為時間太過久遠,上面的字跡已經變得模糊了,看不清楚了。

可能是他什麼時候隨手放在這裡的吧。

宋涼生沒有在意,將電影票隨手扔掉了。

晚上宋涼生留在宋家老宅吃飯,他無意間提起:「媽,我當年出車禍的時候,有同學來看過我嗎?」

沈蘭芳愣了愣,「你問這個做什麼?」

「就是突然想起問問。」

「應該沒有吧,那時候不都是藍夢每天在照顧你嗎?」

提到藍夢,宋涼生的臉色立刻就變得不好起來。

「涼生,你和藍夢是不是吵架了?她怎麼最近都沒有到家裡來?」沈蘭芳問道。

「沒有,我和她有什麼好吵的。」宋涼生面無表情地喝了一口湯。

「她怎麼說也是從我們宋家走出去的,現在一個人在演藝圈打拚也聽不容易的,你要是能幫就多幫幫她……」

沈蘭芳的話都還沒有說完,宋涼生就煩了,「媽,爺爺不喜歡她,我怎麼幫她?」

提到宋老,沈蘭芳很不滿地說:「你爺爺眼裡就只有那個蘇晚!真不知道蘇晚有什麼好的,讓你爺爺那麼信任她,非要她做宋家的媳婦,要我說還不如藍夢……」

「好了,我吃飽了。」宋涼生放下了碗筷。

「你這個孩子怎麼回事,我話都還沒說完……」沈蘭芳氣得也吃不下去了。

宋涼生離開了宋家老宅,開著車在路上亂轉。

他轉著轉著,忽然就在路邊看到了一抹熟悉的纖細身影。

而那道身影正是攪得他心煩的罪魁禍首——蘇晚!

他感到震驚的是,蘇晚一手挽著一個年輕男子的手,另一隻手抱著一個毛絨娃娃,兩人有說有笑地走著。

看到蘇晚一臉幸福的樣子,宋涼生的腦子嗡的一下就炸了!

蘇晚居然背著他偷人!!

意識到這一點,宋涼生整個人都陷入了瘋狂的憤怒之中!

他如毒蛇般的目光,一直尾隨著那開開心心笑著的兩人。

他的心裡,如同有一萬隻螞蟻在啃噬。

讓他的心,一瞬間千瘡百孔!

蘇晚!

我不會放過你!

宋涼生一拳頭,狠狠砸在了方向盤上面。 蘇晚把蘇子同送回了家,又陪著蘇子同吃了晚飯,然後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她回到別墅的時候,看到沒有開燈,以為家裡沒人。

她先是換了鞋,慢吞吞的走進來,打開大燈,忽然看到客廳里坐了一個人。

蘇晚被嚇了一大跳!

「涼生?」

蘇晚走進屋,宋涼生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被她抱在懷裡的毛絨娃娃。

他全身的氣壓驟然降低,四周的空氣冷得彷彿要結冰。

蘇晚輕輕皺眉,看著他遠遠地坐在那裡,燈光陰影的關係,她看不清楚他臉上的表情。

但是她也沒有太過在意,因為宋涼生的性格原來就是陰晴不定的。

常常莫名其妙的發火,所以她根本就不打算在意。

她抱著毛絨娃娃,打算上樓。

就在她經過沙發的時候,忽然從身邊伸過來一隻大手。

宋涼生一把搶過她手裡的毛絨娃娃,狠狠地扔在了地上!

「我的娃娃!」蘇晚大叫了一聲,下意識就要去撿。

宋涼生卻一把攥緊了她的手。

蘇晚抬頭,對上他的眼睛,頓時心裡咯噔一下。

她這時候才看清楚,宋涼生的眼睛裡面充滿了狂風驟雨!

以蘇晚對他的了解,知道他現在肯定是生氣了,而且是暴怒的那種!

「涼生,你放開我。」

上一次,宋涼生在辦公室里險些強睡了她,蘇晚到現在還心有餘悸。

現在又看到宋涼生這副嗜血的樣子,她直覺感到很危險,很害怕。

宋涼生卻一言不發,扯著她的手臂,把她往外面拉。

蘇晚被他跌跌撞撞的給拉到汽車邊上,不由分說的就把她給塞進車裡。

「涼生,你要帶我去哪裡?」蘇晚怕打著玻璃。

宋涼生陰鬱的臉上表情可怕,陰沉得彷彿要滴出水來。

他繞到駕駛室的位置,上車后,一腳油門就發動了汽車。

一路上,他沉默地開著車。

只是,他緊緊抓著方向盤的手背上的青筋,還有他很沉重的呼吸聲,都讓人覺得頭皮發麻。

蘇晚完全不知道是自己又做錯了什麼,但是她很清楚,宋涼生今天一定不會輕易的放過她。

該不會是要把她帶到深山裡,活埋了她之類的吧?

蘇晚沒想到的是,宋涼生竟然在小公園停下。

蘇晚疑惑地看著窗外,「這裡是?」

宋涼生打開車門,又拖著她下了車。

拽著她的手,把她往小公園裡面拽。

「宋少。」前面站著小公園的負責人,點頭哈腰地說:「已經都準備好了。」

準備好了?

什麼準備好了?

蘇晚不解。

現在天色已經晚了,平常小公園這個時間早就關門了。

今天卻還開著,宋涼生到底是為什麼把她帶到這裡來?

蘇晚腳下踉踉蹌蹌的,被他拽得幾次都好些絆倒。

直到宋涼生把她給拽到了一個套娃娃的小攤前面。

他扔給她一把塑料環,面無表情地說:「扔!」

蘇晚看著面前那堆塑料環,心裡隱約想到了什麼。

「撿起來。」宋涼生的聲音很可怕,透露著威脅。

蘇晚愣了愣,慢動作地蹲下,去撿扔在她面前,那堆散亂的塑料環。

一雙黑亮的皮鞋印入眼底,她抬起頭,宋涼生居高臨下地站在她的面前。

他的俊臉上五官都有些扭曲。

「撿起來!」他的聲音陡然冷厲。

蘇晚的肩膀抖了抖,手忙腳亂地把那堆塑料環給撿了起來。

「現在開始扔。」他揚了揚下巴,指著前面的那堆娃娃。

蘇晚手抓著塑料環,沒動。

「是不會扔嗎?」宋涼生勾起嘴角,冷嗤了一聲。

他邁開長腿,大步流星地走過來,走到蘇晚的身後,從後面圈住了她。

他身上清冷的氣息猛然靠近,蘇晚驚了一下,下意識就開始掙扎。

「涼生,你幹什麼,放開我!」

宋涼生鐵箍般的長臂將她環在懷裡,無視她的掙扎,大手握住她的手,將塑料環對準了前面的娃娃。

塑料環飛出去,在一個娃娃的身上晃了晃,套住了。

宋涼生的她耳邊噴出熱氣,「你喜歡玩這個?我把這裡包下來了,你套中100個娃娃,就可以走了。」

蘇晚扭過頭,震驚地望著他。

「呵!」宋涼生的手溫柔地摸著她的臉,但是說話的語氣卻冷得彷彿結了冰,「怎麼不玩了?玩啊!」

他緊緊抓著蘇晚的手,把手裡十幾個塑料環一股腦的全都砸了出去。

那些塑料環飛到半空中,然後像是仙女散花一樣的亂飛。

午夜的小公園裡,安安靜靜的,只有塑料環掉了一地的聲音。

五顏六色的燈光無聲地閃爍著,詭異的沉默和安靜。

蘇晚的胸腔苦澀,嘴裡更是苦得沒有半分味道,她抬起眼眸,看向宋涼生,一字字問道:「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什麼意思??」宋涼生冷笑著:「你不喜歡玩這個?那好,我們去玩別的。」

他說完,一把再次拽住蘇晚的手臂,把她往另外一個打氣槍的攤位拖過去。

他把氣槍塞到蘇晚的手裡,盛氣凌人地說:「打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