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好。」電話里,項立升跟他說,他來這裡是做類似管家的職位,應該是給他介紹在家裡的人員。

跟著項立升出去,遠遠地,夏明義就看到客廳站了三個人,一開始還有些懷疑的夏明義想問項立升,自己是不是看錯了,怎麼只有三個人。

過去后,大家都排成一排,這裡的成員,穿著便裝,都是些四五十歲的人,不像紀家那樣穿著統一的著裝,就像個經受過特別訓練的隊伍,大家都一絲不苟按照標準去服務這個家。

把夏明義帶到大家面前後,項立升開始為大家做介紹。

「這就是家裡新來的管事夏明義。」

介紹完夏明義,項立升開始介紹成員,「這是廚房的老周,家裡幫忙的溫阿姨,園子搞綠化的老丁,還有一個負責安保的在開會,晚些再給你介紹。」

夏明義點了點頭后,跟大家打招呼,「你們好。」

大家一臉熱情看著夏明義,「夏管事好。」

「你們好。」每個崗位都安排有合適的人,而他的出現就像是多餘的,特別是,他還特地換了一身新的衣服過來,自己的西裝革履打扮,實在是跟這裡的風格格格不入,尷尬的夏明義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項立升看了眼溫阿姨,「溫阿姨,你帶夏管事去熟悉下家裡的環境。」

「好咧,交給我吧。」

「明義啊,我還有點工作,先去忙了,你有什麼事,就到我辦公室來找我。」

「好。」

項立升走後,其他人也跟著離開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夏明義在溫阿姨的帶領下參觀屋子。

走在溫阿姨後面的夏明義,幾次想換掉身上的衣服儘快融入這個地方。

穿越之背靠系統好乘涼 介紹完一樓后,溫阿姨帶人上二樓,「前面是梁先生的書房,如果有客人來,要等候見梁先生,可以讓他們在這裡坐著稍等一下。」

拿著筆記東西的夏明義,聽到前面的溫阿姨笑著接了句,「我聽說你以前也是做管家的,你們那邊規矩比這裡還多吧,應該很快就上手,不像老何,做了幾十年了,眼看著再幹個七八年就要退休了,就因為犯了一些小錯誤就被辭退換你接手了。」

說著,看到夏明義停下筆望向自己,溫阿姨沖著窗戶那邊的花盆遞了個眼神,「吶,突然就被辭退,走的急,陽台那盆花他都沒來得及換。」

「突然就被辭退?」他怎麼覺得,這個叫老何的,被炒魷魚,跟自己有關係,難道真是這樣?

溫阿姨招了招手后,用手捂著嘴巴小聲說道,「大家都在說,是不是因為你要來的緣故,所以老何才被立刻辭退走的匆匆忙忙,連房間也還是你來之前才剛打掃好,老周還為了這件事在背後替老何打抱不平,要是他說了什麼不得當的話,你不要往心裡去哈,老周這個人也沒什麼惡意,就是誤會你以前跟過梁先生,是靠關係擠掉別人進來的。」

本來就夠尷尬的夏明義,此時臉色更難堪,他根本不知道該說什麼,點了點頭后,也沒有心思再記東西,「我有點事,想回房了。」

「可是還沒參觀完啊。」溫阿姨一臉擔心看著夏明義,好心提醒一句,「這裡好多眼睛咧,你要是現在就回去,那些知道你跟梁先生關係的人,一定會說,你一個腿腳不便,面試都過不了第一關的人仗著梁先生做靠山,進來后又不認真做工作混吃混喝。」

溫阿姨說的越多,夏明義越感覺自己就是個累贅,根本不該呆在這個地方。

失望又難堪的夏明義,掉頭就回自己的房間。

看到夏明義跑走了,溫阿姨跟了幾步,見人沒回來,趕緊下樓去找人。

「叩叩叩……」

敲了敲門,進屋后。

溫阿姨馬上把門關上,來到項立升的辦公桌前,「他回房去了。」

「溫阿姨,辛苦你了。」

「不辛苦,倒是……」她看著就怪難過的,這個夏明義看起來是真的想幫梁先生,可是卻……,「我看要不算了吧,他除了走路瘸了點,其他地方也沒什麼毛病,我看他是真的很認真在記東西,想幫忙。」

項立升一臉苦笑,「別人只看他們看得見的地方。」夏明義留下來,梁先生一定會有麻煩的,而且夏明義,也有可能成為一顆註定要被各種名義犧牲的棋子,只有夏明義離開,對誰來說都是最好的結果。「溫阿姨,這件事就咱倆知道就好了,不要傳出去。」

「我知道了。」想起夏明義逃離時,那個背影,溫阿姨就一臉歉意,也不知道自己這麼做,到底是對還是錯,總覺得自己對不住夏明義。

溫阿姨走後沒多久,項立升就聽到敲門聲,如果他沒猜錯,這回來的,應該就是夏明義了。

項立升起身出去開門。

門打開后,見夏明義提著行李箱站在門外。

「明義,你這是?」

「不好意思,我剛剛想過了,這裡的工作難度有些高,我的身體可能應付不來。」不想讓局面搞的太尷尬,讓大家都難堪,夏明義彎腰拍了拍自己的腿,「我這腿不好,走起路來,萬一摔倒了,只會給梁先生丟面子,不知道的還以為我不會做事,進來混吃混喝的。」

「明義啊,別這麼說,只要你留在這裡……」

夏明義擺了擺手讓項立升不要再說了,大概是自己下定決心離開這裡,所以他感覺自己跟項立升之間又少了一種身份區別的約束,「我已經約車了,再加上走得急紀家那邊還有些手尾沒搞定,我先走了,梁先生那裡,我會親自給他打電話道歉的。」

項立升嘆了口氣,他對不住夏明義,抱住夏明義的肩膀,「明義啊……」後面的話,他說不出口,怕影響關係,只能拍了拍夏明義的肩膀表示道歉。

「我送你出去吧。」

「好。」從這裡,他就知道了,自己的猜測沒有錯,其實他留下來並不合適,否則項立升一定不會讓他走的。 雙石村,林楠和陳聽雨相對而坐,全國各地的消息一道道的傳遞而來。

在這個特殊時刻,燕京龐大的政府機器全力遠轉,全國各地的公安民警,數萬的戰部成員,偵緝局隊員,等等,提供了很多消息,不斷的記錄著這些突然冒出的強者的蹤跡

有人出現在一座座名山大川之外,有人在世界上默默行走,同樣也得知很多人悄然進入都市之中。

這些人,任何人都不能小覷,尊者境太多了,一旦想要干點什麼,極其危險。

為此,陳聽雨之前下了命令,在這些人不妄動的情況下,絕對不能動強。

各地的偵緝局,完全不是對手。

就這麼一會的功夫,足足數個地方傳來消息,偵緝局的人被殺了,這些突然間冒出的強者,發現了被人跟蹤,不管其他,直接痛下殺手,根本沒有任何留情,更不在乎什麼人命。

此刻,何宏,洪辰等一位位尊者境強者,各自在華夏大地馳騁,支援一處處出事之地,林楠和陳聽雨在此坐鎮,掌控全國各地的情況。

突然間,陳聽雨看到最新傳來的一道消息,臉色頓時難看了幾分,轉而看向兩名。

「省城這邊也出事了。」陳聽雨開口。

此言一出,林楠臉色頓時也是一變,省城那邊,趙小娜在偵緝廳工作,林楠自然是知道,還被陳聽雨說笑了兩次,而今陳聽雨這般語氣和臉色,不用說他也能猜到。

「說!」

「一群人出現在省城,結果對普通人大打出手,死傷不少,趙小娜和偵緝廳的一位大修士高手前往,結果大修士同志直接被殺,趙小娜被擒,要收她為妾!」陳聽雨沒有耽擱,也沒有隱瞞,直接開口說道。

尤其說到要收趙小娜為妾的時候,陳聽雨忍不住臉上滿是怪異感。

果然,剎那間怒氣衝天,林楠一句話不再多說,一飛衝天,直奔省城而去。

「小心點,別逞強!」陳聽雨看著林楠離去的方向,連忙開口提醒了一句,隨即嘆息不已,琢磨了一下,給駐守江南異境的幾位尊者境高手傳訊,讓其中兩人立刻趕往省城和林楠匯合,防止出現什麼意外。

省城會所內,哀嚎遍地,血流成河,死傷太多。

一群十幾人,太狠了,更是殘暴。

有些人直接殺了,而有些則是直接以最殘忍的方式去打個半死,然後一副很享受聽他們慘叫呻吟的模樣。

至於他們,依舊聽著音樂,品嘗著各種美酒,至於趙小娜,此刻則完全被控制住,一動不動的坐在為首的陰柔男子身邊。

「以你這等姿色,跟著本座,成為本座侍妾也不算虧了,只要你願意,本座放你,而且頃刻間讓你成為大修士,宗師境都輕而易舉。」陰柔男子淡淡說道。

他並不著急,反而是一副很隨意的模樣,一邊品嘗著身前的各種酒水,一邊用眼神肆意的在趙小娜身上打量著。

一聲作戰服勁裝的趙小娜,比之前相比,更多了一股冷意。

這種人女人,比之在小世界秘境內那些見過的女人更讓陰柔男子有興趣。

他喜歡這種征服之感,越是這種冷傲的美女,他越是有興趣。

至於其他,陰柔男子並沒有多想。

這個世界,哪怕是時過境遷,但依舊還是那個世界,還是當年他們的天下,這裡的人,在眼中和螻蟻無異,即便是出現了一些所謂的強者,在陰柔男子眼中,不過是強大一些的螞蟻而已。

那又能如何?

而今天地徹底復甦,各大秘境小世界開啟,這個世界現在的一切,註定將會被他們這些人來收割。

包括,趙小娜這種女人。

「哼!」趙小娜冷哼一聲,哪怕能開口,但依舊一個字不多言。

「呵呵!」陰柔男子輕笑,一隻手肆意的在趙小娜下顎擺弄著,一副玩味姿態。

「本座看上的人,是逃不掉的,稍後本座會帶你找個好地方,讓你好好領略一番本座的特殊手段。」

聽到這話,趙小娜眼底閃過一絲擔心,她猜到了可能會發生什麼,但是此刻她什麼都做不得,哪怕是想死都不行,有的,只是那一抹的絕望。

陰柔男子見狀,毫不介意,他有特殊辦法,任憑這個冷傲的女人再如何不情願,但凡他看上的,決然不會逃掉。

會所外,此刻警笛聲長鳴,足足上百名特警人員,一支支黑色槍口對準,將整個會所團團圍住,不斷的喊話,無疑是讓放人,出來投降之類的。

「去,讓他們消停點,這個世界終究是忘記了規矩,一些螻蟻,也敢讓本座放人投降?」陰柔男子淡淡開口,彷彿遇到了最好笑的事情一般。

「是!」

頓時,四名跟在身後的年輕男女恭聲應了一聲,身形一閃,直接走了出去。

剎那間,一道道慘叫聲響起,上百支槍械齊齊開口。

穿越古代找個大佬來寵我 然而,卵用!

四位宗師境後期的年輕男女,動起手來,太快了,普通槍械完全無用,捕捉不到他們的身影。

不過區區數十個呼吸的時間,會所外安靜了下來,有的只是一道道慘叫聲,一道道惶恐的喊叫聲,以及嘲諷般的冷笑聲。

「一群螻蟻而已,也敢放肆!」

陰柔男子對這個世界之人充滿了不屑,連同他手下的這些人,也是一樣,四人出手,直接將上百人或殺或重創,輕而易舉,一切都太簡單了,完全沒有挑戰。

「不是說也有幾個不錯的強者嗎?這人倒是在哪呢?」一名年輕男子冷笑。

「或許知道我們出來了,這些螻蟻般的存在,早就不知道躲在什麼角落了。」另一人將話接了一句。

頓時,眾人都笑了。

這些人很自信,哪怕是有強者,也就是一般的那種,他們根本不在意。

「還真是沒什麼意思,殺這些螻蟻完全沒有難度。」

四人就這般懸在半空中,公然調侃著,囂張之態,讓哪怕是無數普通人都恨得雙拳緊握。

「欺人太甚!」

一些人心中大恨,恨不得自己突然間成為絕世高手,將這些人狠狠踩在腳下,教教他們做人! 離開這個地方,沒了那種關係,他跟項立升又可以繼續做「兄弟」了。

一路上,兩人聊天的氣氛,比進來時輕鬆了不少。

把人送走後,項立升就給楊鵬打電話說這件事。

在離去的路上,坐在車裡的夏明義,臉上的笑容消失后,剩下的也就只有難堪,回頭看著越走越遠的地方,最終嘴角只剩下一抹苦澀的笑容。

回到少帥身邊,替少帥效力,終究也只能停留在夢裡才能實現了。

想起那晚,自己收到的那張傳單,也許,他就不該丟掉,說不定,還能找份工作,證明給別人看,他夏明義,不是靠人施捨沒用的廢物,他也可以通過自己的能力自給自足。

……

從百貨商場出來,木小寶聽到簡渙之的肚子直在叫,只能先帶人去吃東西,要不是突然出來一個簡渙之,他早就找到沈什麼人,狠狠把沈什麼人痛扁一頓了。

進到餐廳后,在點菜的時候,簡渙之見識到木小寶那個不做選擇的性格后,不想木小寶把菜單上的東西全部點下來,就叫了幾樣自己能吃的。

這個餐廳,是他最喜歡來的餐廳,因為這裡也有賣漢堡,還有他們景城最有名的絲襪奶茶,媽咪說,絲襪奶茶跟早茶就是景城人的靈魂,缺一不可。

很快東西上來了,木小寶點了一桌的東西,而對面的簡渙之中規中矩,在吃著西餐。

坐在兒童座椅的木小寶瞥了眼對面的人後,搖了搖頭,「你就吃這個嗎?」

「我要加強吃西餐的技巧。」哥哥說,以後他要去各種場合應酬,所以必須學會很多技能,剛剛木小寶一口氣買了不少東西,就算花的是別人的錢,但是這個木小寶看起來就很闊氣,應該家裡也有點錢,「你媽媽沒有規定你要學習這些?」

左手拿著奶茶,右手吃漢堡的木小寶說話時,露在嘴巴外的菜葉子隨著嘴裡咀嚼的動作在轉動,「我媽咪說,小孩子就是要盡情的玩,這樣才像小孩子,我爹地呢,才捨不得我用我的手手切牛排,他會親自切好送到我嘴裡來的。」

「父母溺愛的家庭生出來的孩子,很容易輸給別人。」這個木小寶,看起來長大以後,就是那種紈絝的富家子弟,跟他是不一樣的,哥哥跟媽媽從小就給他制定了很多的學習課程,他長大以後,是要繼承簡氏集團,所以有很多的事情要做,不像這個木小寶,可以盡情的玩不在乎浪費時間。

「是咩。」木小寶的小眼睛來回掃視簡渙之,好像在說:剛剛是誰差點被壞人騙走了?

他知道,自己也有不足的地方,木小寶不服他的話很正常,「你應該學會用餐禮儀,還有各種交際舞,學習成績也要達標……」

在對面的簡渙之用著大人的口氣在教育他時,木小寶低頭吸了兩口奶茶,放下漢堡,撿起雞翅塞進嘴。

看到木小寶根本不把自己說的話放在心上,就顧著吃東西,簡渙之希望能用自己的真實情況鼓勵木小寶,「我在幼兒園的成績,是全班第一,我的英文考試是滿分,算數也是滿分,我還拿過幼兒全國鋼琴,象棋,高爾夫,各種運動比賽第一名,你呢?」

紀澌鈞是我爹地,紀澤深是我乾爹大伯,紀氏集團董事喬總是我新叔叔,紀氏集團董事長是我四叔,沈氏集團總裁沈呈是我四叔心肝寶貝,還有律師界翹楚是我舅舅,追求我媽咪要做我爸爸的叫梁帥,另外還擁有全宇宙最強大的後援團,超級有頭腦會攢錢的小狒狒,打架很厲害的小洋洋,醫術高明的老呂,黑臉老馮。

以及長大以後,要做沈氏集團繼承人的他紀冷,嗯,小狒狒說,只要把這些關係擺出去,他比別人考一百個第一名都有用。

異世漫游指南 他當然不能這麼說了,媽咪說,別人有本事只是附加的光環,如果自己是條蟲,也不可能靠誰變成龍,「我考試分數看心情啦,雖然我沒有你會彈鋼琴,但是我會做飯,我會折很多東西,我會看合同,我還會打拳,開碰碰車,開小鴨子遊艇……」

「——」簡渙之僵硬的嘴角微微動了一下。

雖然他不懂木小寶說的碰碰車跟小鴨子遊艇是什麼,但是折東西是手工課,他也會。打拳,學校也有教,如此說來,這個木小寶就是被爸爸媽媽寵壞的小孩子,就是哥哥口中的長大以後很有可能會成為不成大事的富家公子哥。

一個身影引起木小寶的注意,「四嬸。」

順著木小寶的話,簡渙之扭頭去看,望見一個穿著職業裝跟他媽媽一樣大的女人,「那是你四嬸?」

簡渙之看到的是那個女的,而木小寶看見的是被女人擋住的沈呈,「你在這裡坐著,我過去看看。」

好你個沈什麼人,他還沒找過去,自己就送上門來了,最過份的就是,他四叔還躺著,沈什麼人居然敢帶著女人來這裡吃飯!

木小寶下去后,想攔住木小寶的簡渙之看到那個女人旁邊站著的是沈呈。

擔心過去以後,自己招惹了沈呈給家裡添麻煩讓哥哥生氣,不敢過去,只能坐在位置上干著急。

兩人入座后,點了菜,躲在女人凳子后的木小寶假裝蹲在地上綁鞋帶聽著他們在說話。

「沈總,沒想到最後,我們既是一家人,真是不打不相識。」

「從來都是一家。」沈呈接過送上來的紅酒,親自給對面的女人倒酒。

坐在沈呈對面的女人,是覃五安插在景城的眼線,也是覃老五接到電話后,派過來跟沈呈接洽談事情的女人。抱著胳膊而坐的女人,往後靠著,明明身份比不上沈呈,卻仗著現在是沈呈他們先低頭,擺著高高在上的姿態打量對面的人,「以前是合作跟結拜之交,如今是真正的一家人了。」

瞥了眼桌上倒好的紅酒杯,女人拿起酒杯,輕輕搖晃杯中的紅酒,嗅了嗅酒香味后,白嫩的手指捏住高腳杯的腳,一顰一笑之中,往回帶的酒杯貼在側臉,臉龐微微垂下,看向沈呈的眼神帶著幾分女人的魅力,「沈總如今可是商界新貴,拿下總裁一職后,身價翻了幾倍,又從未傳出過任何緋聞,不知道沈總喜歡什麼類型的女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