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什麼?」葉星辰,紫楓等人大驚,這曹天二難道敢在這繁華街道縱火?他當真瘋了不可?

幾人朝門口望去,正見到一名死神堂的小弟將一桶汽油潑過來,灑在酒吧外面,一股濃烈的汽油味傳來。

一時間,所有人眼中都露出絕望的神情,一個個不由自主的望向葉星辰,卻見到他的眼中依舊是一片茫然,臉上更是第一次出現了不知所措這個表情?

難道這一次,自己等人真的要死了嗎?

葉星辰也是一陣迷惘,他沒想到曹天二為了殺他會選在這個時候,更沒有想到曹天二殺他的決心是如此強烈,竟然敢在這裡放火。

難道真的要死了嗎?自己的生命似乎才剛剛開始而已?蘇姍,李筱婷,慕容蓉,黃奕菲,余小琴,東方藍洛,關婷婷,何雪梅,一個個美麗的臉龐閃過腦海,有同情,有愛戀,有遺憾,有親密,還有太多太多,最後腦海中浮現的卻是劉雨婕的樣貌,那個讓葉星辰一直愧疚的女子。

是了,自己怎麼能夠如此輕易的死去呢?自己已經不再是曾經那個一無所有的自己,有太多的牽挂,太多的留戀,太多的不舍,自己絕對不能夠輕易的死去,絕對不能夠……

一股澎湃的戰意自葉星辰的身上散發出來,回頭望了一眼傷痕纍纍的眾人,又看了看一直呆在自己身邊的紫楓,王小虎,張豹三人(羅包已經奄奄一息),他們的眼中沒有任何的畏懼,只有對他無比執著的堅信。

「兄弟們,事情到這種地步,我也不想說太多,我們能不能活到明天也是一個未知數,但我只想說一件事情,那就是不管我們其中的任何一個人活下去,我都希望他能夠緊緊記住今天,記住今天喪失的一百多個兄弟,記住星曜會這個閃耀的名字,也希望能夠為我們報仇……」葉星辰語氣激昂的說了一句,眼中卻是精光閃閃。

所有人都是默默的聽著,沒有一個人開口說話,但從他們的眼中,葉星辰明白了一切……

「殺……」一聲呼喊從葉星辰的心裡蹦出,身影一閃,人已經沖了出去,他心裡很明白,要是呆在裡面必死無疑,唯一的活路就是絕路逢生……

「求鮮花」 「殺……」紫楓,王小虎,王武三人口中也同時傳出一聲大喝,身影緊緊跟隨在葉星辰身後沖了出去,這一刻的他們彷彿回到了三年前,那個血雨腥風的年代。

如今剩下的小弟都是忠心星曜會的精英,一個個感受到葉星辰那澎湃的戰意,體內熱血也是一陣激昂,哪怕被被人砍掉一隻手臂的人也提起砍刀就沖了出去,他們心中此時只有一個念頭,無論如何絕對不能夠讓葉星辰死在這裡,他們內心深處堅信只要有葉星辰在的一天,星曜會就絕對會散發出讓世界也為之顫抖的光芒。

剩下的幾十名男子彷彿發瘋一般在曹天二等人點火之前衝出了玉龍酒吧,此時的他們就彷彿下山的猛虎,又或者從地獄出來的惡魔,沖向了死神堂。

葉星辰手起刀落,連續數道飛刀從手中脫手而出,每一把飛刀都能夠帶走至少兩條人命,直到手中還有最後一把刀的時候在停止了攻擊,這個時候,死神堂的成員也全部沖了上來,他們不愧骷髏會戰鬥力最強的堂口,每一個人都不顧自己性命的沖向葉星辰一群人,即使面對葉星辰的飛刀,也沒有絲毫的畏懼。

星曜會剩下的人員個個早已經筋疲力盡,但憑著心中的執念,他們奮不顧身的撲向敵人。

李明原本是一個流落街頭的小混混,後來被紫楓看中,先是作為外圍成員,後來才正式加入星曜會,到現在也不到三個星期,雖然也算是星曜會的正式成員,但在星曜會卻沒有任何的地位,不過他卻沒有絲毫的後悔,在這裡他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兄弟情義,不管是紫楓,還是葉星辰這個年輕的老大,對待他們就像對待自己的親兄弟一般,沒有強權,沒有壓迫,有的只有關愛和照顧,所以他內心深處早將星曜會當成了自己的家。

這一刻,他知道,為了這個家能夠延續下去,是自己做出犧牲的時候了,不顧小腹不斷湧出的鮮血,不顧比自己多上數十倍的敵人,右手緊握砍刀,沖向了一名斬向葉星辰的死神堂成員。

「哧……」的一聲,砍刀重重的劈在那人的肩頭,卻沒有劈進去,那人口中傳出一聲慘叫,痛苦的抱著自己的手臂。

「辰哥,快走……」李明大喊一聲,又轉身撲向了另一個纏住葉星辰的敵人。

可惜另一名大漢卻攔住了他,狠狠的一刀刺進了李明的胸膛,一道血箭飆射而出,而李明的眼神卻開始渙散開來,可在這最後的關頭,他卻爆發出常人難以想象的恐怖,手中的早已經砍鈍的西瓜刀一記回拉,那名大漢的腦袋飛了起來,一股血流噴射而出。

「辰哥……你……你一定要為我們報仇……」李明眼睛望著葉星辰,身子緩緩的倒下,這一句話也成為了他最後的一句話。

「兄弟們,為了星曜會,沖啊……」或許受到了李明的感染,剩下的所有人更是發瘋一般的沖向死神堂的成員,手中的刀鈍了,用拳頭砸,手臂被砍下了,用牙齒咬,牙齒被打落了,用頭撞,只要還有一口氣在,他們就會奮不顧身的撲向攻向葉星辰的人員。

鮮血,碎肉,還有那與血混合在一起的淚水,灑滿了玉龍街,更是灑滿了葉星辰全身。

葉星辰哭了,他眼中的血淚一滴一滴的流淌下來……

葉星辰笑了,他的嘴角浮現出幸福的笑容,是的,在這生命的緊要關頭,他感覺自己是幸福的,他有這麼多關愛他的兄弟……

兄弟,何為兄弟,那是可以將頭顱交給對方,可以將自己的後背完全的交給對方的人,這才叫做兄弟!

這些一個個在自己面前倒下的人不正是兄弟么?

笑容的背後是無盡的悲傷,是無盡的痛苦,更有無盡的期望……

不能死,絕對不能死,星曜會絕對不能夠就此滅亡,它不是自己一個人的,它是這麼多兄弟一起建立的,星曜會絕對不能夠就此滅亡……

殺!

心中的殺意澎湃而出,淹沒了眼淚,淹沒笑容,淹沒了一切!

手中的小刀流光反轉,彷彿一把奪命的劍,在他的手中不斷的變化著,一朵朵亮麗的刀花閃現,一朵朵鮮艷的血花綻放……

鮮血染紅了衣裳,鮮血浸濕了胸膛,一片一片的碎肉掛滿了全身,一塊一塊的碎骨踏在腳下,這一刻,他是來自地獄的惡魔,真正的惡魔……

兄弟們一個個的死去讓葉星辰徹底的陷入了瘋狂,雙眼血紅的他腦海中只剩下一個字,「殺!」

將人類的速度發揮到極致,遠遠觀望的曹天二隻能夠見到葉星辰的一道道殘影,還有那奪目的刀光,凡是他所到之處,沒有一個人能夠抵擋,沒有一個人能夠攔下他。

然而,他終究是人,一個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獨自一人斬殺數十人之後,他的身上也是不滿了傷痕,臉上全是血跡,有自己的,也有敵人的,紫楓,王小虎,王武也不在身邊,放眼望去,到處都是人,卻全部是死神堂的人,而自己的兄弟呢?轉頭看看,他們似乎都已經倒下。

自己是踏著他們的鮮血殺過來的,自己寄託了他們所有的希望,所以自己絕對不能夠死~!

殺意越來越濃烈,可他的神識卻越來越清醒,目光掃視周圍,發現了一條小巷子,或許那是自己唯一的出路!

「殺……」又是一聲大喝聲,巨大地聲響讓死神堂的成員一陣心驚,畢竟剛才葉星辰的戰鬥力是有目共睹,沒有一個人能夠在他手上走過一招。

趁著眾人發愣的時候,葉星辰兩腳一蹬,u以最快的速度沖向那條小巷子,一腳踹飛了一名死神堂成員,又是以肩膀撞飛了另一人。

神擋殺神,魔擋滅魔!

阻我者,殺無赦!

在付出被人砍上三刀的代價后,葉星辰衝到了小巷子,整個人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朝前面衝去,此時,他已經無法去想紫楓幾人的安慰了,曹天二還有數百人在那裡,逃得一個算的一個,作為星曜會會長的他不是一個莽夫,他不會讓兄弟們的血白流。

前面是一堵牆,一堵三米多高的圍牆,葉星辰想也不想,一腳踏在牆上,用力一蹬,一手抓在牆沿上,用力一拉,身子已經上了圍牆,直接就跳了下去,在國外當傭兵的幾年,翻牆是家常便飯,但三米多高的牆也是一個難度係數極大的動作,更不要說如此流利的完成。

追在後面的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葉星辰的動作在他們看來就如同小說里所寫的武林高手,飛檐走壁一般。

正要考慮要不要追的時候,外面響起了刺耳的警笛聲,不管是他們也好,還是曹天二也好,都知道必須撤退了,哪怕並沒有殺掉葉星辰。

葉星辰沒有聽到警笛聲,也不知道後面到底有沒有人追來,此時他只知道不斷的往前跑,能跑多遠算多遠,無論如何,他必須逃過這一劫,只有逃過了這一劫,才能夠活下去,才能夠復興星曜會,才能夠為兄弟們報仇。

熱鬧的靜海市今夜出奇的寧靜,似乎只剩下全身是血的他在不斷的狂奔,血跡不斷的流淌下來,一地都是,如果曹天二的人追來的話定然能夠追上,可惜他們沒有機會追來。

逃啊逃,葉星辰不知道自己跑了多遠,也不知道這裡是哪兒,他只感覺全身一陣無力,無力到連說句話也很艱難,身上的傷勢更是失去了疼痛,終究支持不住,整個人朝地面倒去,重重的摔在水泥地上。

「不行,一定要起來,絕對不能夠就此死去……」葉星辰心裡想著,用手支持著身子,想要強行爬起,可他實在是太累太累,累得抬一下手臂也需要全身的力氣。

「噗通」一聲,葉星辰又重重的摔在地上,腦袋更是一陣昏沉……

「星辰,是你嗎?」迷迷糊糊之間,葉星辰忽然聽到有人在叫自己,這聲音是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想要睜開眼睛,可卻感覺極其艱難,只能夠睜開一點點,隱隱約約似乎看到一個女子朝這邊走來,她長得這麼這麼面熟?我似乎在哪兒見過?是雨婕嗎?在失去意識的最後時刻,葉星辰似乎看清楚了來人的臉龐,很像自己一直尋找的女人,劉雨婕,只是,真的是她嗎?

夜,漸漸已深,街邊的路燈散發著柔和的光芒,可天空卻不知道什麼時候升起了一輪圓月,它是如此的鮮紅,彷彿今夜的玉龍街,已經成為血海一片,而它的周圍,卻沒有一顆星星……

「求鮮花」 現在鮮花21名了,兄弟們,拿出你們的激情,點燃星辰的激情吧,星曜會的復興,需要大家的支持啊!

——————————————————第二天一大早,整個靜海市高層徹底的震驚了,玉龍街血流成河,屍體成堆,原本繁華的街道如今就像地獄一般恐怖,哪怕是大白天的,也沒有人敢到這條街來,就算想來,也根本來不了。

警察封鎖了現場,重案組組長鄭瑩瑩親自帶隊,徹底的搜查現場。這一案件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視,南城分局局長郭正直接被免職,南城分局刑警大隊大隊長高正飛也因為失職之罪被拘留。而骷髏會死神堂堂主曹天二更是不知道去了哪兒,鄭瑩瑩在現場徘徊了一天,對於每一個送出去的屍體都親自驗證,可卻沒有發現葉星辰的身影,甚至連紫楓等幾個自己知道的人的也沒有。

到底他是死是活?鄭瑩瑩心裡一陣迷惘,更是充滿了悔恨,悔恨自己的為何來得那麼晚?

大約在下午兩點過的時候,在離玉龍街不遠處的一條小巷子里發現了一具全身是血的男屍,鄭瑩瑩匆匆忙忙的趕了過去,發現竟然是王武的身體,心中一陣抽痛,他也是和自己從小長大的夥伴啊?

然而悲傷是沒有作用的,這一次,不僅全城的警察出動,連駐紮在靜海市附近的軍隊也派出了一個團的人馬,全城搜索參與昨夜拼殺的人員,整個靜海市人心惶惶,那些小混混們更是門都不敢出,至於骷髏會的成員,更是個個心驚膽戰。

一天的時間過去了,抓捕了大約三百多個死神堂的成員,在軍方的*供之下,這些人不得不交代了昨夜的事實,至於曹天二的去向,卻沒有人知道。

不過這些人的口中,鄭瑩瑩隱隱感到葉星辰並沒有被抓到,甚至是紫楓和王小虎也一定還活著,他們絕對不會就這樣輕易死去。

靜海市黑道史上唯一的黑道教父葉天龍得知自己的兒子被人追殺之後,臉上沒有任何悲傷的神情,甚至有一點笑意,只有他明白,自己的兒子絕對不會就此輕易失敗,他沒有出面,自從他退出黑道的那一刻起,他就發誓絕對不會再踏出黑道,所以他不能,也不想乾澀如今的黑道形勢,哪怕自己的兒子危在旦夕。

其中還有最重要的一個原因,那就是他對自己兒子的絕對信任,沒有人比他更了解葉星辰,也沒有人比他更知道葉星辰的實力,那是遠遠超於常人的實力,一個小小的曹天二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人,總是在傷痛中成長,只有經歷傷痛的他才能更快的成長……

然而,這件事足以震驚世界的大事被政府以高壓手段鎮壓下來,除了生活在玉龍街附近的居民,沒有人知道這一幕,而他們也被警察打過招呼,絕對不能夠將看到的說出去。

其他的市民除了感覺巡查的警察更多一點,社會治安也好了一點,其他的並沒有什麼不妥,不過對於雲龍高中高一七班的人來說,卻並非如此。

雖然今天是考試后的休息時間,但高一七班的大多數人卻是憂心匆匆,沒有那种放假的喜悅。

昨天葉星辰一下午缺考,整個一天都不見人影,歐陽俊,郭敬,胡曉等人的家境也遠非普通家庭,自然知道昨夜玉龍街發生的事情,至於趙虎幾人也趕往玉龍街的時候卻被禁止入內,多少也猜到了發生了什麼,幾個人聚在了一起,他們都幾乎明確了一件事情,葉星辰出事了。

「歐陽,現在我們該怎麼辦?他們幾個我們一個都聯繫不上,難道星曜會就此滅亡了嗎?」歐陽家的別墅內,歐陽俊的房間中,數人圍在一起,一個個臉上憂心匆匆。

「不會的,星辰絕對不會有事,只有有他在,星曜會就絕對不會滅亡,就算他真的有什麼事情,不是還有我們嗎?只有有一個人在,星曜會就不會滅亡,小龍,查到什麼了嗎?」歐陽俊神情冷漠,眼中堅定無比,而他所說的話更是和昨天葉星辰在最後關頭所說的幾乎一致。

不知道為什麼,他深信葉星辰絕對不會這麼輕易被打敗。

「我已經進入了市政系統,警察局的檔案上寫了這次事件的一些經過,不過還不是很詳細,大致可以判斷出是骷髏會死神堂所為,也就是曹傑的大哥曹天二。上面記錄死亡五百多人,絕大多數是骷髏會的成員,只有一百多個是星曜會的,由此可見昨晚死神堂逃得匆忙,甚至來不及搬走自己人的屍體……」

「這一百多個星曜會成員的名字上面有嗎?」聽到這裡,歐陽俊心裡一陣冰涼,他知道這一百多個人已經是星曜會最後的力量,現在竟然全部被殺,看來曹天二是下了血本。

「有,不過沒有星辰紫楓他們的,等等,張豹……王武……羅包……」陳小龍忽然發現了幾個熟悉的名字……

眾人同時朝電腦屏幕望去,皆是看到這幾個熟悉的名氣,旁邊還有註釋是怎麼死的?其中除了張豹是被槍殺的外,其他的全是被亂刀砍死。

眾人一陣默哀,他們都是一群十六七歲的少年,一個個血氣方剛,雖然和紫楓幾人關係一般,但終究是星曜會的成員,可現在自己的兄弟卻就這般死去,而他們幾個卻像個白痴一般,到了事後才知道,那種感覺真的很難受。

「看來星辰是故意么有告訴我的啊?」過了良久,歐陽俊才喃喃說道。

「那他不是沒把我們當兄弟嗎?」趙虎本來性格就很衝動,一向都是有什麼說什麼。

「如果他不把我們當兄弟,現在你就沒機會站在這裡了……」歐陽俊卻是冷哼了一聲,又繼續說道:「正是因為他把我們當兄弟,才沒有告訴我們,昨晚死神堂出動了上千人,你認為我們去有用嗎?」

趙虎一時間被說的啞口無言,想到自己竟然懷疑葉星辰,心中又是一陣內疚。

「好了,趙虎,也不要多想,如今我們就是星曜會最後的力量,所以不管如何,我們都要繼承星曜會,絕對不能夠讓星曜會就此沒落……」一旁的郭敬拍了拍趙虎的肩膀,以示安慰。

「對,我們還有這麼多人,星曜會怎麼可能滅亡呢?李宗政,你老爸是市政委,你能從他那再得到些資料嗎?」四眼胡曉也開口說道。

「我老爸主管行政,對刑事方面所知道的肯定沒有小龍查出來的多……」李宗政白眼一番,開口說道。

「那羅隱,你爸爸……」

幾人就這般你一言我一言的討論起來,只有張佳一直默默的站在一邊,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張佳,你想到了什麼嗎?」過了半晌,歐陽俊忽然朝張佳說道。

「我覺得我們現在第一步所要做的就是找到星辰和紫楓他們,畢竟小龍那得來的資料顯示,他們並沒有被發現,也就是說,他們很有可能藏在某個地方,從昨晚的情況來看,他們一定受了重傷,必須儘快找到他們,給與治療……」張佳回過頭來,淡淡說道,神態鎮定,絲毫看不出他只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孩子。

「說的是,歐陽,這就要靠你了?」胡曉快速接了過來。

「這個不用你說,我已經安排下去了,不過靜海市這麼大,要找幾個人實在不容易,小龍,你還有什麼要補充的沒有?」歐陽俊又朝陳小龍問道,眾人之中,陳小龍的最聰明的一個,扮演的角色一直都是軍師一般的角色。

「沒有……」眾人都滿懷希望的望著陳小龍,可陳小龍卻簡短的吐出兩個字。

「沒有?難道我們就在這等待星辰的消息嗎?不去找曹天二報仇?」衝動的趙虎很是詫異的說道。

「報仇?莫說我們根本找不到曹天二,就算找到了,你覺得我們幾個能報仇嗎?」陳小龍冷哼了一聲,越是到危險的時候,他越是鎮定。

「小龍說的不錯,我們現在所要做的就是等待,或者說在祈禱中等待,雖然我一向不信神,但這一次,我還是希望神能夠保佑星辰……」說到這裡的時候,歐陽俊止住了話語,雙手握與胸前,對著天空開始祈禱。

陳小龍,羅隱,郭敬,胡曉等人對望了一眼,也一個個緊握雙手,一起朝那虛渺的上蒼祈禱……

像他們這樣的熱血少年從來不信神佛的,可為了兄弟,他們卻寧願向那從來不信的虛渺祈禱,除了他們現在實在別無他法外,最大的原因還是對葉星辰的關心。

就像有的人,聽到算命的說自己有什麼血光之災,從來不會理會,可要是聽到算命的說自己的親人有什麼災難的話,哪怕心裡一點也不相信,但也定會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態度,按照算命所說的破解之法去做。

可以不在乎自己的性命,卻不能夠不在乎自己親人的性命,這也是大多數年輕人心裡的想法,此時的歐陽俊幾人就是這種心態。當然,這樣的心態更多的卻是一種無奈,一種對現實的無奈……

至於同樣關心葉星辰的還有其他的許多人。

從昨天葉星辰沒有來考試開始,蘇姍就一直撥打葉星辰的電話,可惜一直處於關機狀態,焦急的她卻不知道該怎麼辦?葉星辰的資料上,除了姓名和年紀之外一片空白,讓她想聯繫葉星辰的家人也沒辦法,直到校長邱雲打來電話,在安心下來。

然而,同樣擔心葉星辰的李筱婷卻比蘇姍還有憂心,因為自己家族的關係,她知道的遠遠比蘇姍所知道的多,對於昨夜玉龍街所發生的事情,她基本都知道,雖然還不知道葉星辰的真實身份,但也猜到了一點。

想到了昨天葉星辰態度,還有那最後接到的那個電話,難道這一切他早就知道了嗎?他那樣對待自己,也是知道自己難逃一劫嗎?一想到這裡,對葉星辰的思念更濃,期盼更切。而李正陽自然知道昨晚發生的一切,也發動了李氏家族的力量尋找葉星辰,他可是清楚知道葉星辰的真實身份,對於這個未來的女婿,內心深處他還是很欣賞的,而且看到自己的女兒如此憂心,可不能就此不管。

而在關婷婷家裡,同樣關心葉星辰的關婷婷和東方藍洛一起呆在房間中,關婷婷穿著一條白色的連衣裙,看上去清秀可愛,東方藍洛卻是穿著一條超短的花裙,露出一雙細白的大腿,這是足以讓所有男人心動的大腿,可惜這裡沒有男人。

「婷婷,你爸爸怎麼說?」東方藍洛一臉的擔憂,其實她也不明白為何發現葉星辰沒有來自己會如此的憂心匆匆?

「他什麼都沒有告訴我,只是叫我這幾天好好的呆在家裡,哪兒也別去?」關婷婷同樣很擔心,不得不說,葉星辰這個樂於助人的男孩在她心裡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管是同學也好,還是朋友也好,她都不願失去這樣一個人。

「難道真的出了大事?我聽歐陽他們說昨夜玉龍街發生了血案,星辰可能出事了?」東方藍洛臉上一陣失望,今天一大早,她就發現靜海寺多了許多手持槍械的軍人,又聯想到昨天葉星辰沒來考試,而其手機一直關機,女人的直覺告訴她一定發生了什麼大事,這才來到關婷婷家裡,希望知道些什麼,可卻沒想到關婷婷的父親竟然什麼都沒告訴自己的女兒。

「我也聽說了,可現在我們除了祈禱之外還能做什麼?」關婷婷也是目光閃爍,心裡一陣難受…

是啊,除了祈禱之外,自己還能做什麼呢?東方藍洛心中默默的哀嘆了一聲,為何現實總有這麼多無奈?

至於慕容蓉和黃奕菲兩女就更是焦心了,和葉星辰相處這麼久,他們自然知道葉星辰最喜歡去的地方就是玉龍街,可如今玉龍街被封鎖,而昨天下午又是一陣陰森,心裡已經明白一定發生了什麼,可惜她們卻根本無法聯繫上葉星辰。為了打探到葉星辰的消息,慕容蓉返回了那個自己最不願意返回的家,可惜不管是她的父親,還是她的母親,都沒有告訴她任何的信息?

她的心,好傷!

她的心,好痛!

悲痛與痛苦化為無盡的信念,祈禱著葉星辰的歸來! 靜海市海濱的一座普通的別墅,骷髏會的一個秘密據點,曹天二正一臉疲態的坐在沙發上,這次攻擊星曜會是他一個人的主意,可現在卻死了這麼多人?該怎麼像會長交代?最初在他想來,星曜會不過只有一百多人,自己帶了這麼多人去,能夠有多少甘心為葉星辰效力?除了調查出的紫楓等人外,他相信絕大多數的人都會選擇投降,可結果卻遭到了那一百多人的強烈抵抗,自己的人馬也損失了好幾百人,最重要的是竟然被葉星辰給逃脫了,甚至連紫楓和王小虎也逃了出去,不得不說,這一次雖然看似全滅了星曜會,但實際上卻是以他的失敗告終。

現在這件事更是引得整個靜海市全面追查,很多道上的人也開始對他的所作所為不滿,畢竟這個時候可是嚴打啊,不僅骷髏會全面遭殃,其他的幫派也將受到嚴重的損失,不過饒是如此,曹天二依舊不認為自己做錯了,如果真的說錯,也是錯在沒有殺掉葉星辰。

這個時候,別墅的樓梯走下一個頭髮花白,穿著一身白色中山服款式的老人,嘴上叼著一根精緻的煙桿,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目光卻猶如刀削一般犀利!

「會長……」曹天二見到來人,趕緊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正要朝老人問好,卻被老人打斷。

「坐坐坐,不用客氣,來人,上茶……」老人正是骷髏會現任會長獨孤霸,臉上哈哈一笑,彷彿眼前的不是自己的屬下,而是自己的晚輩一般。

「多謝會長……」曹天二知道獨孤天的脾氣,不敢反抗,又坐回了沙發上,旁有菲佣端著兩杯清茶走了過來,恭敬的奉上。

「來,嘗嘗這獅峰龍井,這可是我親自去杭州挑選的啊……」獨孤霸坐在沙發上,神情輕鬆,臉色紅潤,神態祥和,看不出有絲毫的擔憂,更看不出有絲毫的霸氣,要不是他眼中閃過的犀利神情,實在讓人難以相信他會是能夠決定萬人生死的骷髏會會長。

曹天二不敢廢話,端起茶几上的龍井輕輕的喝了一口,只感覺一股清甜流入心肺,不得不說,這茶的味道果然極佳,不愧為最佳貢茶。

「呵呵,味道怎麼樣?」獨孤霸微微一笑,開口說道。

「極佳,果然不愧為茶中的極品……」曹天二老實答道。

「嗯,的確是茶中的極品,對了,你來這裡應該是有什麼事情吧?」獨孤霸微微一笑,忽然轉移了話題。

「會長,昨夜的事情您一定聽說了吧?」曹天二有些怯怯的說道。

「嗯,聽說了,你乾的不錯……」獨孤霸淡淡說道,絲毫沒有要批評曹天二的意思。

「不錯?」曹天二一愣,顯然沒想到自己得來的會是這樣的答案,他原本以為獨孤霸會責罰他的擅作主張的,卻沒想到不但沒有批判他,還說他做得不錯,這怎叫他不心驚?

「葉家父子的厲害一般的人根本不知道,只有親自和他們交過手的才會理解,所以你不顧一切的擊殺葉星辰這件事做到很不錯,做人就是要這樣,敢作敢為,可不能顧忌這個顧忌那個的,所以你做的不錯……」獨孤霸微微笑道,不過他的眼中依舊是那種如刀一樣的眼神,莫說想從眼裡知道他心中的想法,就是看一眼他的眼神,也讓人難受。

「可是那麼多兄弟……」曹天二可不認為這件事情真的沒有做錯,至少那麼多兄弟的死亡絕對不是一個骷髏會能夠接受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