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水天芸看了他一眼:"我信不信,不重要!"

唐正柏挑眉:"那你這麼說,還是不相信我啊!"

水天芸挑眉:"我信你,有那麼重要嗎?"

唐正柏苦笑:"我專程喊你過來,你覺得是不重要,才喊你的嗎?"

水天芸盯著他看了幾眼:"說實話,唐正柏,我之前挺相信你的,可是,我個人覺得信不信你,不重要,如果你自己問心無愧,那就沒有什麼需要跟我解釋的!"

唐正柏皺眉:"我是把你當朋友的,我覺得朋友之間,如果有誤會的話,應該解釋清楚才好!"

水天芸站起來:"行了,現在你也解釋完了,我可以走了嗎?"

唐正柏無奈的搖了搖頭:"好吧,我看出來了,你是不打算相信我,算了,以後有機會再說吧,你去轉吧!"

水天芸點了點頭,快速的轉身向著遠處走去。

唐正柏盯著她的背影,笑了笑,眼底的深意頗濃。

水天芸一走,陶錦繡就走過來,在他面前坐下來,沉沉的開口:"看傻眼了?"

唐正柏嗤笑了一聲:"跟你有關係嗎?"

陶錦繡挑眉:"的確跟我沒關係,我就是隨便問問,你不想說也沒關係,我也不是非要讓你跟我說什麼!"

陶錦繡說著,隨意的喝了一口紅酒。

唐正柏盯著她,心裡有些不舒服:"你剛才去哪裡了?"

陶錦繡愣了兩秒,突然看著他,粲然一笑:"我跟男人去調情了,你信嗎?"

唐正柏的臉色難看:"你是我的女伴,你別忘了自己的身份,陶錦繡!"

陶錦繡無所謂的聳聳肩:"那你還是我的男伴呢,我也沒看見你有什麼自覺啊!"

"你跟我能比嗎?"唐正柏的語氣不屑。

陶錦繡盯著他看了兩眼:"水天芸知道你這幅德行嗎?"

唐正柏一窒,俊臉冷下來:"陶錦繡,你能跟我好好說話嗎?這段時間,我哪裡對不起你了,你看看你什麼態度?"

陶錦繡不以為然:"我什麼態度?我感覺挺好的啊,我對你說話,畢恭畢敬,你覺得我那句話說錯了,可以指出來的,我記得我說過,你說什麼,我完全可以配合的!"

唐正柏眸子冷的滲人:"陶錦繡,你別忘了,我能給你雅斯特服裝大賽的機會,就能取消!"

陶錦繡笑了:"難道不是為了讓水天芸知道,我是勾引你,你見我可憐,才給我一個機會的嗎?"

唐正柏臉色微變:"我剛才跟她的談話,你都聽到了!"

陶錦繡笑了一聲,懶懶的靠在沙發上:"不然呢,我又不是聾子!"

"你偷聽我們談話?"唐正柏的臉色鐵青。

陶錦繡正色解釋:"不不不,你想多了,我是光明正大的聽,偷聽,你高估自己了!"

唐正柏陰晴不定的看著陶錦繡:"就算是你聽到了我們的談話內容,那又如何,你本來就應該看清楚你在我這裡的身份位置,而不是妄想異想天開!"

陶錦繡的臉微冷:"你想多了,我不可能對你異想天開,我已經不再奢望你對我能有多好了,你救我母親,給我參加雅斯特服裝大賽的機會,都是可憐我,不是嗎?"

唐正柏聽著陶錦繡這麼說,心裡不是滋味:"你應該明白的,這只是我對水天芸的說辭!"

"不管你對她什麼說辭,你喜歡她總不是假的吧,不然的話,你也不會費盡心機,給她解釋這麼多,對嗎?"陶錦繡眼睛泛著冷意。

她一次一次的告訴自己,放棄這個男人,可是,每次提到這些事情,她的心臟,還是會微微泛疼,真的很難受。

只是,她不能讓他看見,因為他知道看到,就會讓自己離開,甚至放棄自己這顆棋子。

所以,她也只能外強中乾的撐著,卑微的愛著。

唐正柏聽到陶錦繡的話,沒有再反駁,只是冷冷的開口:"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我能讓你參加雅斯特服裝大賽,已經是對你最大的仁慈了,我跟水天芸解釋什麼,你就算是聽到了,看到了,我也希望你能安靜的做個啞巴!"

唐正柏說完,快速的起身離開,向著別處走去。

看著唐正柏的背影,陶錦繡自嘲的笑了笑。

她臉上的表情有些詭異,愛情這東西,可真是讓人作弄人。

她那麼喜歡唐正柏,唐正柏卻喜歡水天芸,何姍姍喜歡歐陽辰,歐陽辰卻也喜歡水天芸,說起來,水天芸這樣的人,才是真正的人生贏家吧!

不知道上帝在造人的時候,為什麼會有她們這樣的人出現,她想愛,卻那麼卑微,有時候,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

看著唐正柏,只有他不在的時候,自己的眼淚才會不自覺濕潤。

在他面前,自己不敢露出一點點脆弱,否則,他肯定會放棄她的,她心裡最是清楚。

那邊,唐正柏起來,覺得有些無聊,就追著水天芸那邊走去。

他其實也沒什麼事情,只是陶錦繡每次說話,都會讓他更加難受,心裡那種煩躁的感覺,簡直揮之不去。

他其實也不想跟陶錦繡這樣的,畢竟,陶錦繡也是個有才華的服裝設計師,不僅如此,她還能為自己所用。

雖然之前,她說陶錦繡沒有價值了,但是,只有他自己心裡清楚,他現在能相信的人,其實並不多,陶錦繡就是其中一個。

可是,陶錦繡看似好好跟自己說話,實際句句都要刺自己,這讓他心裡煩躁的不行。

他不知不覺,就走到水天芸附近了。

這時,他突然看見,一個女孩,得意的勾唇,站在香檳塔後面,行為有些鬼鬼祟祟。

而水天芸,正背對著香檳塔,目光看向晚宴大廳的一處。

唐正柏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一眼就看到了目光的終點,歐陽辰站在那裡,正在跟一個女孩說話。

那個女孩年紀跟水天芸也差不多大,盯著歐陽辰,笑的格外開心。

水天芸的臉色似乎有些不好看,這一切落在唐正柏眼裡,讓他忍不住皺眉。

唐正柏想了想,正想上前找水天芸,轉移她的目光,讓她別為歐陽辰傷神。

結果,他就看到香檳塔後面那個女孩,直接伸手一推,香檳塔直接向著水天芸的身上砸下去。

唐正柏從來都不知道,自己會有那麼快的速度。

千鈞一髮,他直接衝過去,將水天芸抱在懷裡,擋住了砸下來的香檳塔,香檳全都砸在他的身上。

唐正柏的俊臉緊繃,水天芸臉色有些發白。

香檳塔砸完,她趕緊掙開唐正柏的懷抱,緊張的看著他:"你沒事吧?"

唐正柏笑著搖搖頭:"沒事,我換身衣服就好了,你們女孩子,淋的濕漉漉的不好!"

水天芸絲毫沒有因為他這話神情鬆懈:"那你有沒有砸傷?"

唐正柏看水天芸這麼擔心他,笑的溫柔:"也沒有,你別擔心,我真的沒事!"

水天芸的目光看向香檳塔后的女孩子,臉色鐵青:"你為什麼要推香檳塔?"

如果砸到她的話,她或許還會問問,現在還禍及他人,她絕對不能讓這件事,就這麼算了。 戰場上,變了!

昆吾費仁的聯合,直接殺入其他戰團1

本身一對一,而今變成了三對一!

很快,重創垂死的邵凡被解救出來,他的對手被昆吾一刀斬殺!

隨即三人聯手,逐步朝周圍戰團推進,哪裡支持不住,朝哪裡推進,所到之處,四人聯手圍殺一人,可想而知。

戰鬥立刻就能發生逆轉!

尤其是,最強的唐雯劉琪二人這個時候終於解脫出來了!

她們二人,能以地仙境後期搏殺普通天仙境,可見二人的實力,她們的對手都是帝尊後裔或者帝子!

而今,都被殺了!

儘管其中出現一些波折,傷勢不輕,但她們贏了。

她們的殺傷力,毋庸置疑!

最強!

頓時,周圍地仙境戰團徹底發生了變化。

幾大強族的天驕們遇到了大危機!

「廢物,這都殺不了他們?」一位仙王境強者已然忍不住大罵了。

一開始,他們佔據了極大的優勢,除了最強的劉琪唐她們那邊,其他都極好,按照他們的設想,一旦其他人斬殺了對手,便能投入到唐雯劉琪那邊的戰團中,逐一斬殺。

哪怕是二人再強,也不行。

但是,開局后就不按照他們的設想走了。

幾域幾族天驕是壓制了對手,但愣是殺不死這群人!

反而被這群人反殺了!!!!

而今,隨著唐雯劉琪他們的脫身,剩下這些地仙境天驕們都麻煩了,陷入了極其危險之地,甚至是絕地!

「這群人太強了,戰意太濃了!」一位還算平靜的天仙境高手怒聲說了一聲。

超乎想象。

「他們不死,終將都是大患!」

天庭一方,很多人都真的笑了,哪怕是東帝這一刻也是如此。

絕境逢生,絕境突破!

稱呼他們一聲戰神,絕對不為過!

當即,大軍天仙境地仙境高手聚集,仙王境乃至帝尊境都在準備著。

地仙境這邊已然開始了佔據絕對優勢,他們在防止對方出手干預。

這場大戰,他們不允許被破壞!

就連高空中的天仙境戰場上,這一刻也出現了轉變。

受了刺激發飆的崔慶火了!

狂吞數塊雷電規則之晶,頓時爆發出超強的雷電之威,與雷族帝子雷震子硬撼,竟然沒有再呈現出弱勢。

變成了勢均力敵!

一邊廝殺,一邊怒吼!

高空中,原本還在擔心的林楠這一刻突然間放心了不少。

地仙境的廝殺,幾乎穩了!

唐雯劉琪兩大頂級高手的解脫,會加速對手的崩潰。

眼下最關鍵的,還是他們五人的大戰!

這五位帝子都超強,但眼下也就林鵬這裡還充滿了大危機,其他三處都穩了不少,雖然是苦戰,還有些被壓制,但何曾又不是一種特殊的磨練。

為此,林楠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蓬!」林鵬再度被打飛,半邊身子都要碎了。

他和對手都是時間至高屬性一道,但對方比他多了風屬性一道,是一個雙屬性高手,壓力超大。

一次次的,林鵬遭遇重創,岌岌可危,隨時可能被殺。

數次,林楠都差點出手救援,他不能看著林鵬被殺。

終於,也不知道被轟飛了多少次,兩顆九轉金丹都服用下去,林鵬勉強保命,在他的一次次拼殺之下,對手也被他重創,而今都在堅持,都在拼。

甚至,憑藉強大的意志,林鵬的氣勢越來越強,而對手則越來越浮躁。

林鵬,對他而言就是打不死的小強,怎麼轟殺都不死,讓他著急。

然而,越是著急,越是不行。

相反,林鵬似乎掌握了一些什麼特殊之勢,不斷和對手廝殺。

依舊會偶爾被轟飛,但已然沒了之前的嚴重危機,甚至趁機再度重創了對手!

越戰越勇,這是林楠等人的特性!

而今,在這些人身上,再度展露而出。

所有人,都在拚命壓榨著自身,他們需要這場戰鬥來突破!

以天下境初期迎戰這些天仙境巔峰的帝子天驕們,本就差距太大了,本身也是為了突破。

這一刻,洪辰蔣鑫崔慶林鵬四人的氣息都在暴漲。

就連林楠的氣息,也是一樣在變!

這些強大的對手,就是他們這一次的磨刀石!

高空中,廝殺越發的激烈,但情況且在潛移默化的改變著。

幾域幾大強族帝子天驕們的優勢已然沒有那麼明顯了!

下方地仙境的戰場上,一位位天驕隕落!

繼唐雯劉琪二人之後,關鐵凝老爺子率先斬殺對手,而後大吼一聲,沖入其他戰團!

很快,一群地仙境的幾域天驕這一刻死傷慘重,十八人直接死傷大半,只剩下幾人在苦苦支撐著,隨時可能被殺。

幾域強者臉色難看,有人想要救援,但剎那間天庭便有了動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