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夏熏染深深的打量了『高月』一眼,見她態度異常的堅決,想著她也許只是想要向自己證明她沒有反心才會如此決絕!是難得大氣了一次!

不過,這個孩子本來就不能留!既然她想通了!那就長痛不如短痛了。

於是夏熏染對著前面的司機說到:「去這裡的私立醫院!雖然不能留下這個孩子,但是我可以最好的物質生活,算是我對你的補償!」

「小姐嚴重了!這本來就是當初我答應成為小姐棋子的時候自己答應的事,我現在不過是在做自己答應的事而已!」 夏熏染難得看到高月如此聽話,以前她就算是聽話吧,可是好像總覺得自己離不開她,多少有一點驕傲自滿!可是現在不一樣了!這好像是側底的對自己折服的感覺!

難不成就因為自己的狠心還是因為自己的威脅,或者……其實她是被自己做事方法所震懾到了,所以想通了!

雖然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不過夏熏染顯然很是樂意看到這樣的情況,於是欣然的接受了她的奉承!

在醫院裡面經過了一系列的流程之後,夏熏溪看著前面的手術室,突然起身握住夏熏染的手,紅著眼睛祈求到:「小姐,你說過的話要算數的!」

這種時候,誰知道『高月』糾結的是什麼事呀。不過夏熏染這個人平時做好人習慣了,如今但是不介意多做一件好事!

於是輕輕的拍了拍『高月』的手說到:「放心吧!只要是我答應你的,我都不會食言的!我知道你為我付出了很多!我以後一定會好好的對你的!」

夏熏染總覺得這話從她的口中說出來有些奇怪,特別還是對一個女人說這樣的話,咋感覺自己是那個負心的男人了呢!她又沒做啥,只是給了她一個正確的選擇而已!

可是看著眼前紅著眼睛一臉害怕的『高月』,夏熏染好脾氣的忍下了心中的不快,只是耐心的說到:「好了!進去吧!放心,我答應你的都會做到的!」

夏熏溪深深的看了夏熏染一眼,然後果斷的鬆開了她的手。絕望的閉上了眼睛!一副任人宰割的樣子看上去著實有些可憐!

就在護士要推著她進去手術室的時候,一大群人卻浩浩蕩蕩的出現在了外面的走廊裡面,更是氣勢洶洶的走到那病床上霸氣的攔住了她們的所有行動!

就在護士正要質問的時候,蕭母從後面走了上來,冷漠的看著眼前的夏熏染質問到:「你憑什麼決定我孫子的去留?」

「這……」

夏熏染有些驚疑的看著眼前的蕭母。實在是不明白為什麼她現在會突然冒出來,還出現在這裡!

夏熏染微微的皺了皺眉頭,好脾氣的對著蕭母解釋到:「不是!這個孩子不是您的孫子!」

畢竟是蕭閻雲的母親,不看僧面看佛面,對她,夏熏染多少還是有一點害怕的!

只是沒有想到自己的一句真心話換來的確實蕭母的怒目相對!

「這不是我孫子是誰的孫子?難不成你想要說我兒媳婦在外面亂來不成!還是說你們夏家的人都如此不自愛!」

「不是!您老誤會了!她不是你兒媳婦呀!」夏熏染有些著急,這種時候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自己又不能解釋,最好的就是讓『高月』自己承認不想要這個孩子!

想著,夏熏染突然退後一步,背對著蕭母在夏熏溪的身上掐了一下,有些不滿的看著她說到:「你說這個孩子到底是誰的!」

夏熏溪看了夏熏染一眼又有些害怕的看了蕭母一眼,倔強的轉開了視線,有些艱難的說到:「這個孩子不是他的!」

「胡說!」

蕭母怒了,忍不住將站在人群後面的蕭閻雲給拉倒面前質問到:「你來告訴我,這個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

「媽!」蕭閻雲有些不耐煩的甩開了蕭母的手說到:「媽! 帶着愛情離開你 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行不行!」

「你叫我不要管!那可是我的孫子。我怎麼可能不管!」

「人家都不想生,你何必逼她!」

蕭閻雲有些不耐煩的反駁了一句,實在是忍不住小聲的嘀咕到:「再說了,不就是一個孩子嘛!要給我生孩子的人多了呢!」

蕭母有些恨鐵不成鋼的看著蕭閻雲,氣不過,直接打了他一巴掌,嚇得夏熏染兩人不由的前進了一步,想要護著他,卻又硬生生的忍住了!

只是夏熏染畢竟有些不甘心,忍不住嗆了一句:「其實這個孩子真的沒有存在的必要,她……」

蕭母一個憤怒的眼神過來,夏熏染立馬住口了!忍不住縮了縮脖子,畢竟是長輩呀,果然身上的氣壓是自己不能夠抵抗的呀!

「什麼叫這個孩子沒有存在的必要!」

蕭母有些不悅的看著夏熏染數落到:「平時阿姨覺得你是一個明事理的人,可是今天是怎麼回事?就算是我們幾家在生意上有些競爭,可是那畢竟是生意場上的事情,私下我們還是親家!她是我法律上認證的兒媳婦,她懷了我兒子的孩子,我的孫子,你幫著勸說留下來就行了吧!你竟然還在這裡添油加醋!染兒,你到底怎麼想了!」

「就算是我兒子在如此的不成氣候,可是我們蕭家沒有說不認這個孫子,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將孩子拿掉!我蕭家的種就沒有生不下來過的!我不管,這個孩子必須要生下來!」

『高月』偷偷的瞄了夏熏染一眼,頗為倔強的看著蕭母說到:「我才是孩子的母親,我有權利決定這個孩子要不要生下來!我現在覺得他沒有必要出生在這個世界上!沒有父愛的孩子是不會幸福的!」

蕭母有些不耐煩的看著夏熏溪說到:「怎麼?就因為外面的一個女人你就放棄了!你以前不是很厲害嗎?不是很堅強的一個人嗎?不過是一個孩子而已,難不成你們韓氏連一個小孩子都養活不了!」

蕭母犀利的詞語讓夏熏溪一時間有些失控,想了想,細心的解釋到:「我只是不想他生活在一個不完整的家庭裡面而已!其實……」

「這個家庭完不完整不是靠一個人就能夠實現的!他現在畢竟沒有跟你提離婚的事情,難道你就不挽回一下。還是你覺得這條生命真的如此便宜,說不要就可以不要了!你們到底有沒有想過那是一條活生生的生命,你們這樣對他,簡直是在殺人!」

「好了!」

有些忍無可忍的蕭閻雲受不了的呵止了蕭母的阻攔,憤怒的說到:「我說過了,我跟她複合是不可能的,這個孩子我是不會要的!」 一下班回到家裡,喬語一臉疲憊地坐在靠窗口的地上,借著地毯上面的小桌子,趴在上面百無聊賴地朝窗外看風景。

「怎麼,今天還學會換個花樣了?」

梁景銳也同樣一副委屈的湊了過來,整個人直接趴到了她的身上。

「你知不知道你很重誒。」

喬語艱難的撇過腦袋,又氣嘟嘟地看了他一眼,言語中滿滿不約。

本來今天都已經身心疲憊了,結果還有這麼一個龐然大物躺在自己的背上,還真的是心裡一點兒數都沒有。

聞言,梁景銳這連忙從她的背上起來,又隨即脫了鞋子坐在她的旁邊,伸出一隻手臂將對方攬入懷中,「外面烏漆嘛黑的有什麼好看,還不如看看你老公我呢!」

像他們做的這種高檔別墅區,不像城市裡面的霓虹燈光,每晚都會五彩斑斕的閃爍。

外面只有昏黃的橘黃色燈火,照應著周圍翠綠林子。

實際上,這樣的地方雖然比較安靜清雅,可是生活卻難免有些單調枯燥。

聽了他的話之後,喬語卻似笑非笑的回頭瞥了他一眼,給他一個自我體會的表情。

「你要是能夠長得好笑一點,我是心情舒暢了,就一直盯著你看。」

喬語現在就感覺像一塊大石頭緊緊的壓住她的胸口,讓他鬱悶的慌,無論做什麼事情都提不起興緻。

隨即,身旁的男人卻突然又嘆了口氣。

「你嘆氣做什麼?我可比你還要煩心呢!」

喬語沒好氣的白了一眼,敢情這傢伙是在跟自己比慘呢?

梁景銳卻突然湊到了她的臉龐,又十分委屈地說道:「我現在都有些後悔,同意讓你去公司。你看看你,現在被公司里的事情忙得焦頭爛額不說,就連你最心愛的老公,都忽略了!」

梁景銳說著,又重重的嘆了一口氣,這副樣子實在有些欠揍。

「……我有點懷疑你在學我,再說了,我什麼時候忽略你了呀?咱們現在不是挺好的嗎?」

快穿之誰要和你虐戀情深 喬語抬頭看了一眼男人精緻的臉龐,借著窗外昏黃的燈光,依舊能夠看得十分清楚。

每當看起這樣的臉時,她總會覺得心跳漏了半拍。

無論經過多少歲月,似乎他的臉,他的心,從未變過。

「我說的可都是認真的,你仔細算算,從你進公司那天開始,除了第一晚,以後我們就很少有特殊活動了……」

所謂的特殊活動,自然是指卧房裡的特殊活動。

從那一天開始,梁景銳每天幾乎都想扳著指頭來盤算這個時間上的問題。

這一次,他顯然是有些不樂意了,一個星期整整一個星期呀,這難道是要憋死他嗎?

喬語聽到他這番話,加上這麼委屈的表情,突然就忍不住噗嗤一笑,「我在為公司裡面的事情操心的精力憔悴,你居然還在盤算著這樣的事情,你是不是!」

喬語真的是有些佩服梁景銳,雖然兩個人在同一公司,可是好像完全不在同一頻道呀!

這言談之間,對方卻突然用一個軟軟的東西堵住了想的嘴。

兩隻唇瓣互相交織,男人肆意的侵略於帆,最後這才一臉滿足的退了出來。

「你還真的是不知道,你剛才說話的時候那嘴唇一張一合,真的很誘人!」

男人言語極具輕佻,隨即又似乎有些意猶未盡的甜了甜嘴巴,一隻手輕抬起她的下顎。

喬語隨著她手逐漸上揚,頭也緊跟著上揚,眼看著下一秒。男人的腦袋又輕輕的撫了下來。

喬語嘴角掛著一絲笑意,正想配合的閉上雙眼,眼角的餘光卻突然發現,左左居然手中端著一個水果盤,目光直視著他們,臉上滿是驚訝。

「左左!你什麼時候在那裡的呀?」

喬語連忙驚慌的一把推開了面前的梁景銳,又十分注重形象的打理了一下自己現在的狀態。

梁景銳也顯得有些差異,回頭看了一眼兒子,腦袋上卻瞬間多了几絲不悅。

「這個臭小子,沒事在房間待著不好嗎?出來吃什麼水果?」

「咳咳,我就拿了個果盤兒,你們沒事的時候在家裡注意一點兒,我這就回房間,你們繼續!」

左左連忙取了一個水果塞在嘴巴里,然後慌忙似的溜進了房間。

只聽門「砰」的一聲,偌大的客廳瞬間又只剩下他們兩人,寂寥無聲。

「老婆,我覺得這個都是小事,不影響咱們回房間!」

梁景銳微微一笑,極力掩飾著剛才被左左撞見的尷尬,然後將喬語一把抱回了房間。

第二天去公司,喬語這一路上都在抱怨。

「好你個梁景銳,不就是憋了一個星期嗎?至於把我折騰的死去活來嗎,搞得我差點都下不了床!」

喬語一邊吐槽,一邊揉搓著自己有些泛酸的腰。

梁景銳卻一邊開著車子,嘴角掛著甜甜的微笑,只覺得心情愜意,十分的自在。

「這就當做是給你一個教訓,下次看你還敢不敢忽略我!」

兩個人一路玩笑之間,也已經到達了公司,便各自分開取了部門。

然而,這剛剛進入設計部,卻驀然就撞見了劉欣然的身影,兩個人正好打了個照面。

「你怎麼來了?」

喬語有些詫異的看著他,雖然今天自己上班來得有些晚,但是劉欣然出現在這裡,實在有些不對勁。

「呵呵,你們設計部的人真是個個都是大款,上班居然都踩點兒來的,還不如我這個興沖沖趕來簽合同的人呢!」

劉欣然這次來,自然還是為了和他們的合作而來。

畢竟那份設計圖已經達到了她的滿意要求,她也懶得再為新的人選而奔波。

「哎哎哎!你們快看看那邊,我感覺有好戲要上演!」

一個人驚奇的看著劉欣然和喬語對峙的方向,一副心情澎湃的樣子。

畢竟,喬語和劉欣然談合作失敗,這時中部所知的事情,看兩人這幅情況,顯然又要大幹一場。

隨即,其他人的目光紛紛被吸引過來,都注視著那邊的情況,有人還甚至大膽地湊近了去聽。

「既然你是來談合作的,就希望你和我們合作愉快。」

喬語微微一笑並不打算和他多話,畢竟這裡是設計部,她可不想在這個時候,和劉欣然大吵一架之類的。

然而,劉欣然卻突然冷笑一聲,直接挎著步子,一個轉彎就擋在了她的面前,「我也不是十分想和你這種抄襲者說話,只是想告訴你,我和你們合作,和你沒有半點關係!」

「……」

這赤裸裸的挑釁,言語中甚至夾雜著些許厭惡,讓喬語聽了十分不爽。

我的成就有點多 喬語深深地吸了口氣,還是微笑著看了她一眼,「劉小姐,我都說了我沒有抄襲,我不知道你要怎樣才能相信我。」

自己對於這件事情,都已經解釋了千遍萬遍,奈何人家不信,她又有什麼辦法呢?

然而,聽到抄襲這個敏感辭彙,其他人都微微一愣。

「難不成她被人家拒絕的原因,居然是因為抄襲事件!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我們怎麼一點都沒聽說過?」

「不會是因為他那份樣本設計高,是因為找槍手畫的,被人家發現了,所以才失敗了吧!」

……

設計部本來就是一個很少有女人存在的地方,一聽到這種重大新聞,大家忍不住展開了熱烈的討論。

雖然聲音很小,但是整個設計部本該是死氣沉沉,此刻卻十分活躍,遠遠的超過了任何一個部門。

喬語聽著這些議論山,心中更加不是滋味,一隻手緊握住的拳頭。

然而,劉欣然卻冷笑一聲,無視了這些雜碎的聲音之後,又不由得對她的行為嗤之以鼻。

「看來你抄襲的事情,大家現在都還被蒙在鼓裡呢,不過抄襲就是抄襲,你再狡辯也改不了你那齷齪的行為!」

劉欣然言談之間毫不客氣,而且聲音故意提高了幾分,就是讓大家都看看這個女人的醜惡面目。

同樣是作服裝行業,與設計行業緊緊相關的劉欣然,向來誰最見不得這種抄襲者。

設計圈出了這麼一個敗類,她一個外人都看不下去。

周圍聽到這趾高氣揚的聲音,議論的聲音越發明顯,一個個都像是抓住了什麼大料似的。

喬語時刻也顯得有些沉不住氣,她一個嘔心瀝血的作品被人這麼污衊,又怎麼能夠咽得下?

「劉小姐,我再最後和你鄭重的聲明一下,我沒有抄襲別人的作品,那是我自己完成的,如果你真的要這樣說,那就請你拿出證據,不然我可以告你誹謗!」

喬語沒想到一再的忍讓,卻換來對方的囂張,這已經是忍不了的程度了。

換句話說,用她打架的方式解決,要是對方這樣對待她,那就是往死里打的節奏。

「切,你居然還有法律來威脅我,你不是要講證據嗎?王倩的作品就是最好的證據!」

聽到她這番話,喬語整個人卻是愣愣的愣在了原地,「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抄襲了王倩的作品,還在裡面做了一些小修改,就以為我是傻子,看不出來的嗎?」

劉欣然毫不客氣,聲音更是大到讓整個樓層彷彿都能夠聽見。 對於這個驚為天人的消息,整個設計部都直接炸開了鍋,誰還有心思畫稿子呀!

「真是沒有想到,這個平時看起來還挺乖巧的女人,居然有如此齷齪的行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