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件事鬧得很大,很多網民都非常關注,現在他們知道自己其實被騙了,一直都是別人手中的刀子,用來干這種污衊人的骯髒事,群眾的怒火肯定消不下去,這下,穆氏集團真是舉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羅。」

「你這小情人還真不錯,會給你出氣。」

穆氏集團的娛樂公司跟霍錚的娛樂公司一直都是敵對關係,穆臣一直想盡辦法去吞併霍錚的生意,挖他的人,搶他的資源,兩人關係不好,在娛樂圈裡是出了名的。 蘇諾?

他之前也有聽聞蘇諾惹了件大麻煩,不過忙碌的工作之下,他沒有時間去關注一些與他無關的人和事。

但是現在楚諶提起,霍錚突然有點興趣。

他垂眸看向屏幕,只見屏幕里的網民都在替蘇諾說話。

「蘇諾正能量,我們支持你。」

「穆氏集團出來給我們一個說辭,給大家一個交代。」

「請大家移步到穆氏集團的官方微博和公眾號,我們過去留言,我就不信,他們還會躲著不出來。」

「我已經跑去夏橙星的微博上留言了,我倒是要看看夏橙星怎麼說。」

「我家橙星肯定是不知情的,請各位不要在沒有實錘的情況下給我家橙星帶來不良效果好嗎,千萬不要像這次這樣,我們害了蘇諾,可不想夏橙星成為下一個蘇諾。」

原本有一些陰謀論對夏橙星也挺多意見,可現在看了這個留言,一些人倒是冷家下來。

畢竟這次他們也知道,自己對蘇諾的批判很傷人,最重要是,他們以為的正義,並不是真實的,而是被騙的,讓他們在蘇諾面前更加的抬不起頭。

輿論暫且還只是指向穆氏集團。

霍錚點了一下回放,快速把之前發生的事也了解過後,他看向蘇諾的眼神,越發的深沉。

「我說這個中年婦女也真是有點蠢,其實她可以不承認的,畢竟還沒確切的證據證明蘇諾提供的視頻是真實的。」

楚諶正發揮他聰明的頭腦,指指點點地發表輿論。

然而,他的高談闊論只換來霍錚一個看傻子的眼神。

上神大人又怠惰了 霍錚幾乎早在證據出現之前,他就看出蘇諾與葉芬芬之間的不妥。

當視頻出現那一刻,他已經猜到她們的打算。

只是,他不知道蘇諾是為了反擊才出這一招,還是從頭開始,一切都是她的布局。

他早就覺得這個女人心思深沉,可如果是後者,他覺得這女人跟娛樂圈那些人沒什麼兩樣,一樣的噁心。

他會懊悔曾經幫她澄清。

頓時,沒有繼續看下去的慾望。

霍錚把手機扔回給楚諶,「想八卦麻煩給我出去,我的辦公室是用來談正事的。」

楚諶接過手機,蹙眉吐槽:「怎麼了,突然變得這麼認真,你知道嗎,你這一本正經的樣子,跟你二叔太像了,光是想想,我就毛骨悚然。」

霍驍,曾經是他們院子里所有人的噩夢。

別人家的孩子,是他們永遠都邁不過的坎,比不過的人。

從小到大,他們都是聽父母怎麼誇霍驍,怎麼貶低他們。

不過幸好,那個時候,他們還有霍錚這個隊友,可現在霍錚卻不知不覺地開始脫離他們這個隊伍。

不行,他不允許。

別人家的孩子有一個就夠了,他可不想再多幾個。

倏然,腦子裡閃過一個很好的計劃。

楚諶低頭看了眼手機上的屏幕,然後慎重地把手機放好,「行吧,我們來談正事。」

「我家這個品牌想要你家影帝代言,來來來,我們談談後續的細節,你看我連初擬的合同都帶過來了,看你們以後還敢不敢說我做事不靠譜。」 兩人一直在談正事,眼神卻時不時地瞟向放在一旁並沒有鎖屏的手機上。

另一邊,蘇諾正逼問中年男人。

郁先生被逼得無路可退,他大腦快速運轉,回想著得要怎麼處理。

「我想正義的各位,都想要一個明確的答案對不對?」

「那就請各位,替我要一個公道吧。」

蘇諾對著底下的鏡頭,她明亮的大眼睛里閃爍著亮光,似乎很真誠地在請求。

鏡頭外的直播間里,網民們都知道蘇諾這句話是對他們說的。

「好,我們替你找回個公道。」

「蘇諾,之前罵你,是我們的錯,我們一定會好好彌補的。」

「誰都別想利用我們,正義不是被用來當刀子的,穆氏集團,我現在來了。」

「樓上等等我,我已經提著四十米大刀準備出發。」

「各位,勞資已經到達穆氏集團官方微博了,大家快來吧。」

一瞬間,穆氏集團的官方微博差點擠爆了。

另一邊,穆氏集團辦公室內。

「夏小姐,現在網民已經在官方微博上進行各種評擊,若是我們再不出面,這件事只會越鬧越大。」

「夏小姐,我們現在真的等不了。要不我給總裁打個電話,諮詢他的意見?」

公關部經理焦急地等待著夏橙星的答覆。

夏橙星此時也被煩透了,她聽到公關經理竟然想給穆臣打電話,連忙阻止。

「不,絕對不行。」

「穆臣這不出差辦正事嗎,我們怎麼可以隨隨便便就騷擾他呢?這樣他會以為你這個公關部經理一點用處都沒有。」

公關部經理想了想,覺得的確是這麼回事,但是,對比這個,他更害怕事情處理不好,到時候穆臣回來,那他只會更糟糕。

「有什麼是不能騷擾我的?」

倏然,總裁辦公室的門被推開。

一道挺拔的身影出現在夏橙星眼神。

穆臣穿著黑色長大衣,眉眼裡儘是冷傲。

咯噔,夏橙星的手機摔在地上。

「臣?你……你怎麼回來了?」

夏橙星頓時無措起來,她的心很是慌亂。

怎麼辦,穆臣知道她做的蠢事後,一定會很生氣的。

自己還連累了穆氏集團。

與夏橙星的慌亂相反,公關部經理神情也放鬆了下來。

穆臣回來了,他的壓力也減輕了不少。

至少,有主心骨在,他也沒那麼擔心害怕了。

穆臣的助理接過穆臣的大衣,替他掛起。

「怎麼,不高興我回來?」

「還是說,有什麼事是我不能回來的。」

夏橙星臉色頓時刷白,穆臣的壓迫感太強,她此時心慌得很。

公關部經理管不了那麼多,他得到的數據是,他們旗下的其他品牌都受到了影響,如果再這樣下去,他們的藝人,還有藝人的代言,都會有問題的。

「總裁,現在有一件很嚴重的事情需要處理的。」

「就是這件。」

公關部經理連忙上前,把手機遞給穆臣看。

裡面都是手下的人剛剛發給他的一些數據,還有一些截圖。

穆臣接過手機,低頭去看。

夏橙星看著男人閱讀的神情,緊張得額頭都滲出了細汗。 「你先出去。」

穆臣把手機還給公關部經理,讓經理先出去。

經理遲疑了片刻,「那我們的公關……」

「個人的錯誤操作,與公司無關。」

穆臣的意思很明確,那是直接放棄那位經紀人了。

由於那位經紀人是穆臣的得力下屬,所以公關部經理一直都不知道要怎麼處理。

得到穆臣的回復,公關經理點頭離開。

辦公室里只剩下夏橙星和穆臣兩人。

夏橙星知道自己是瞞不住的,也不打算瞞,她赤紅著眼睛,眼角泛著淚花,可憐兮兮地走向穆臣。

「臣,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

「本來我只是想拿回梅蘭大師的角色,給你鋪路,好讓你跟梅蘭家族接觸,我真的沒有想到,這竟然會是一個圈套,這個蘇諾,太厲害了,她從一開始就設局要陷害我。」

「我真的太沒用了,不止沒有幫到你,還連累了你,對不起。」

夏橙星半跪在穆臣跟前,臉貼在他的腿上,眼淚滴落在男人嶄新的皮鞋上。

「臣,這件事是我的錯,後續任何損失,我都願意賠償,我知道你生氣,你可以打我,罵我,但是不要不理我好不好?我好怕你不理我。」

夏橙星微微仰著臉,她知道,她這個角度的臉是最好看的。

明眸里氤氳著水霧,可憐到讓人心疼,換了那一個男人,都不忍心再譴責下去。

穆臣睨著她那雙熟悉的眼睛,遲遲沒有開口。

「對不起,臣,你應我一句好嗎?」

「要不這樣吧,直接說是我做的吧,這樣就能保住你的人了。」

「娛樂圈我混不混都沒有所謂,只要能夠待在你身邊,我就心滿意足了。」

穆臣的手貼在夏橙星的臉頰上,感受著那明眸流淌出來的眼淚。

「事已經辦了,現在說這個沒有意義。」

他的人辦事效率很高,公關部經理從他這裡得到了回復后,馬上出來公關,官方微博也出了公告,甚至,公司的人事部也發了辭退書。

夏橙星現在說自己去承認,那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他的人,已經被推出去,事情幾乎已經處理好。

明日之劫 「可是……」

夏橙星繼續道:「都是我太蠢了,被利用了。」

「怪不得清和娛樂的人會給我視頻,原來視頻是他們剪過的,這一切都是蘇諾的計謀。」

「她都已經是梅蘭大師的女主角了,怎麼還要這樣害我們。」

夏橙星的我們,直接把穆臣也牽扯進來。

蘇諾?

穆臣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他知道娛樂圈的心思深沉,沒想到這女人竟然敢耍手段耍到他的頭上來。

「你就是太單純了,所以才會被人騙。柳林呢?她就是這樣辦事的?」

柳林,是穆臣特意為夏橙星找來的新經紀人。

夏橙星擔心穆臣會怪罪柳林,連忙解釋道:「這件事是我瞞住柳姐的,我想著給你一個驚喜,卻沒有想到。」

穆臣知道夏橙星一直想要讓他搭上梅蘭大師這個關係,畢竟為了他的生意,梅蘭家族很重要。

一想到懷裡哭得梨花帶雨的女人是為了他才被陷害,穆臣眼角的冷意更深。

蘇諾是嗎?

他記住這個名字了。 記者招待會上,穆氏集團用最快的速度,命人過去進行公關。

他們的人一到場,記者們連忙蜂擁而上,話筒使勁地往跟前遞。

「請問穆氏集團是不是承認了這次是你們特意找人來誣陷蘇諾的?」

「穆氏這樣做是為了夏橙星嗎?是為了替夏橙星爭取梅蘭大師的新戲嗎?你們不怕這件事曝光后被梅蘭大師記恨上嗎?」

「現在很多網民對你們這次的行為非常不滿,因為你們利用了他們的正義和善良,請問穆氏有什麼想對網民說的呢?」

面對記者們的問題,公關部經理很是冷靜從容,他輕聲道:「放心,我這次來就是為了給大家一個真相和公道的。」

「不過現在,我代表公司有一些話想跟蘇小姐說的,能不能麻煩各位讓一下路,等下我一定會跟各位說個清楚的。」

人家怎麼都是穆氏集團的人,再怎麼樣都要給點面子的。

而且,人來了,他們一定能夠做到這次的訪談,所以,全都讓了條路。

公關部經理向記者們說了些謝謝之後,快步向蘇諾走去。

「您好,我是穆氏集團公關部經理,我姓莫。」

「莫經理你好。」

蘇諾並沒有咄咄逼人,而是有禮地頷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