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三個人一起吃完了晚飯,繼續是劉兵開車,王旭東帶著劉兵去了一個商場,在商場裡面給劉兵買了三四套衣服,他看過劉兵之前的穿著,並不是他瞧不起劉兵之前的穿著,而是在這個城市生活就得有在這個城市生活的樣子,而且,他是要把劉兵帶去公司里的。

王旭東給劉兵買了兩身得體的西裝,買了兩身平時穿的休閑衣服,然後又給他買了一些其它要用的生活用品,最後讓劉兵開車回了家,回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

王旭東首先給小蘇浩洗澡,完了讓劉兵去洗澡,最後自己去洗澡,等王旭東洗完澡出來之後,就見到劉兵帶著小蘇浩兩個人玩的那叫不亦樂乎,小蘇浩被劉兵拋起來又接住,幾乎都玩瘋了,滿屋子都是笑聲。

「行了,別玩了,進去睡覺去,很晚了。」王旭東叫著小蘇浩,然後把小蘇浩抓到床上去睡覺。

小傢伙這段時間被秦可欣和秦可欣媽媽帶著寵壞了,晚上睡覺必須要有人哄著,以前那段時間他都已經開始習慣自己爬上床去睡覺了。

王旭東把小蘇浩給哄睡了之後走出來,出來就見到了劉兵拿著電視機遙控器在那研究著電視怎麼弄,家裡這個電視機是個智能的網路電視,電視剛買回來的時候王旭東自己都研究了很久才會用就更別說劉兵了。

「摁這個。」王旭東拿著遙控器教劉兵怎麼用,隨後對劉兵道:「先把電視機關了,咱們倆聊聊天。」

「好的,哥。」劉兵很聽話的關掉了電視,坐在沙發上認真地看著王旭東。對於王旭東他是真的很信服,自從王旭東打了他一頓之後,他就變的非常的聽話了,幾乎是王旭東說什麼他就做什麼,發自骨子裡的對王旭東言聽計從。

「劉兵,我把你從家裡叫出來跟著我來這裡有三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是希望你跟著我我能管著你,改一下你的臭脾氣臭毛病,不能再讓你在家裡惹是生非給你父母製造麻煩了。第二個也是希望你能夠賺點錢為家裡解決點困難承擔起你一個男人該承擔的責任,第三個原因呢也是希望帶你出來見見世面,同時也讓你學到一些東西,實現以下自己人生的價值,畢竟你還年輕,以後的路還很長,不可能一直都在那個小山村裡面一直待下去。」王旭東點了一根煙抽著,隨便給了劉兵一根。

兩個人抽著煙坐在沙發上聊著。

「我知道的哥,這些我和思思都知道,我們全家都非常非常的感激你。」

「不要說感激,我們本身就是一家人,一家人就不說兩家話了。我把你叫來了,我也說了,給你五千塊一個月的薪水,但是,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想好讓你幹什麼。我有個公司,但是,我想了很久,我也沒有想好你能在公司裡面幹什麼,不說你沒文化這是,主要是你對外面的世界都了解不多,你很難勝任。要不這樣,劉兵,你想不想上學?我讓你去上學,不管怎麼樣先去學點東西,好不好?」王旭東想著。

「上學?別啊,哥,真的別讓我去上學,讓我去上學你還不如讓我去工地上搬磚干苦力,我天生就不是讀書的料,讓我上學還不如殺了我。」劉兵一聽到這,嚇得臉都變色了。

王旭東皺了皺眉頭,最後只能作罷,說道:「好吧,那這樣吧,從明天開始,你就先給我當司機吧。我先讓你好好熟悉熟悉這個城市,也熟悉一下外面世界的一些規則,等你有這個能力了之後,我再去看看公司裡面有哪些你可以做的事。不過,劉兵,還是那句話,醜話說在前面,如果你不聽話我不會對你客氣的,到時候別怪我不講兄弟感情。」

「哥,你放心,我這個人做事你絕對放心,我自己知道,我除了脾氣不好有時候控制不住自己之外,我做事那是一把好手,我從不偷懶。」劉兵站了起來拍著膀子道。

「行了,那好,那就這樣吧,明天早上早點起來,明天公司開業,我得早點去公司,你起床之後換上那身西服,上班就得有上班的樣子。晚上你就睡這吧,我給你拿被子出來,以後你就睡這,沒辦法,家裡就這麼大,將就一下吧。」

「我覺得這沙發很好很舒服,比我們家那炕舒服多了。」 「那好吧,你坐了這麼久的火車也累了,那就早點休息吧。」王旭東說著就準備進去準備睡覺。

「哥,那個……」

「還有什麼事嗎?」

「就是……就是……」

「有話直說。」

「你教我功夫好不好?」劉兵問道。

「功夫?」

「就是你說的那個搏擊啊那個。」

「你對這個就這麼感興趣?」

「我這輩子沒別的愛好,就喜歡兩樣東西,車子和功夫,哥,我這次過來最主要的就是想跟著你學功夫的,求求你了,哥,教我好不好?」劉兵幾乎是在求王旭東了。

「教你倒也不是不可以,最多也就是浪費我一點時間而已,不過,你首先要答應我一件事。」王旭東想了想后道。

「你說,我都能做到。」劉兵連忙點頭。

「我教你是讓你強身健體是讓你遇到事情能夠自衛的,而不是讓你出去欺負別人讓你去打架的。讓我教你,你首先要答應我,從今往後絕對不允許主動打別人,做不做得到?做得到我就教,如果做不到那就免談。」

「做得到,我絕對做得到。」劉兵連忙點頭說著。

「做的到就好,做的到就早點睡,等我想好了怎麼教你之後再說。」王旭東說完之後就關上門走進了裡面的卧室。

第二天早上,王旭東早早的起床,起來之後打開門就見到了劉兵已經起床正拿著拖把在拖地了。

「你怎麼起的這麼早?」王旭東有些驚訝。

「習慣了,想睡都睡不著。」

「不用拖地,到時候我來拖就行了。」

「沒事,反正我也沒事做,閑著也是閑著,在家裡一般我早上起床都是去劈柴,在這裡沒事做閑的慌。」

「行吧,那這樣吧,你去外面的早餐攤去買幾份早餐回來,我們吃了早餐去上班。」王旭東想了想,拿了幾百塊錢給劉兵。

劉兵點頭,放下拖把哼著歌就出去了。正如劉兵自己所說,他真不是一個懶惰的人,只不過是脾氣不好,事實證明的確如此。

王旭東自己洗漱完了之後,就把小蘇浩叫醒,然後幫著他穿衣服洗漱,隨後三個人在家裡吃完早餐便一起下樓,下樓王旭東就見到了自己的車閃閃發亮一塵不染的。

「怎麼回事?怎麼這麼乾淨?我記得我最近都沒洗車呀。」王旭東奇怪地問著。

「我早上起床把車給擦了一遍,它太髒了,不符合它的身份。」劉兵笑呵呵地說著。

「早上?你早上不是在拖地嗎?」

「在拖地之前。」

王旭東這下是真的驚訝了,然後笑了笑,不管怎麼樣,勤奮總是好事,以前沒怎麼與劉兵接觸,所以知道的都是他的一些不好的地方,通過簡單的一天接觸王旭東還是發現了劉兵身上很多的閃光點。

隨後便是劉兵開著車,王旭東坐在副駕駛,小蘇浩坐在後座,三個人去往公司。

到了公司之後,王旭東讓劉兵帶著小蘇浩在自己辦公室裡面玩,他拿著本子去了公司的會議室裡面。

腹黑邪少賴上門 今天是公司團拜日,也是正式上班的日子,九點鐘召開公司的開年會議,也是整個公司的全體會議。在會議室裡面,所有公司的人都坐在了裡面,牆壁上面還掛著一個很大的屏幕,屏幕裡面有好幾個畫面,畫面里的是幾個門店裡所有人員坐在那參加視頻會議的情景,另外,還有生產部的幾十號人在蔣偉的帶領下坐在生產間開視頻會議。

所有人都在那等著王旭東,王旭東直接走到自己的位置上,辦公室的小姑娘給王旭東端上了一杯茶和一個煙灰缸。

王旭東做了洋洋洒洒的一個發言,內容是辦公室給他寫的,他對著讀的,因為這個發言沒什麼太多技術含量,都是一些套話,本來王旭東是不喜歡這種照著稿子讀的事的,不過辦公室做的很專業,就像大公司一樣替他提前寫好了發言稿他也就只好跟著讀了。

開完團拜會之後,由綜合辦的人員給每個員工發放了一個開年紅包,其它不在現場的門店和生產部那邊紅包由店長和部長發放,已經提前通知他們到財務領取了紅包資金的。

發放完紅包之後,團拜會就算是徹底結束了,然後散會,所有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崗位上開始工作,公司一切都恢復了正常工作的狀態。

團拜會結束之後,王旭東叫上了林婷婷直接進了自己的辦公室,辦公室裡面,劉兵正坐在了王旭東的辦公桌前面玩著電腦,小蘇浩坐在劉兵的腿上,電腦裡面正在放著動畫片。

見到王旭東開門進來,劉兵和小蘇浩兩個人嚇的連忙關掉電腦站了起來,這一大一小都嚇的不行。

「看你們的,把聲音調小,不要吵,不要影響我們談事就行了。」王旭東笑了笑說著,然後叫上林婷婷走到了旁邊的沙發邊坐下。

「本來要去您家拜年的,可你一直不讓。」林婷婷說著,她這幾天給王旭東打過兩個電話,表示要與自己男朋友一起去王旭東那拜年,可是王旭東都拒絕了,告訴她大家都是年輕人,不要來這麼迂腐的一套,沒必要。

「你現在給我拜年也行啊,行了,我自己都煩這個,所以你們也就不必弄這個了,不光光是你,你們幾個住在東海沒回老家的都給我打過電話要去我家我都拒絕了,因為我也不在家。」王旭東笑著說著,然後點了一根煙之後對林婷婷道:「過年前公司制定的那些策略和發展計劃你最近呢要抓緊把工作計劃做出來,然後讓各部門都要開始實施了,時間不等人,我們必須抓緊每分每秒。」

「這正是我要來找您的原因,王總,這是我做的整個公司今年的工作計劃的細則,我制定了詳細的步驟、時間節點以及各部門的工作要求,都是根據你的工作計劃進行制定的,你看看有沒有什麼問題,如果沒什麼問題的話我就把這個文件下發到各部門讓各部門嚴格對照這上面的內容和時間點去落實了。」林婷婷拿出一本厚厚的文件遞給了王旭東。 「怎麼?你過年都沒休息啊?」

「我過年也沒有回家,與我男朋友兩個人在這裡過年,也沒什麼親戚朋友在這,過年就與平常一樣,沒什麼事做還不如找點工作來做。我知道時間緊迫,所以我趕在開年之前做完了,想著今年一開年就可以直接進行部署,能省不少時間。」林婷婷笑著說著。

對於林婷婷的工作態度王旭東一直以來都是非常的讚賞的,她一直都跟著蘇婉琪工作,受蘇婉琪的影響很大,工作風格與蘇婉琪很像很像,就比如這敬業的態度就與蘇婉琪如出一轍。

王旭東拿著林婷婷給的文件大致的看了一下,說道:「我大致看了看,做的很不錯,很好,以後這種就不用給我看了,你直接簽發下去就行,咱們倆是有工作分工的,基本上就是我主外你主內,我主管制定大方向,你主管具體實施。這些是具體實施的事,這是你的工作。這是你的權利,我充分相信你的能力,所以我也不插手你的工作。同時,這也是你的責任,我不插手你的工作,但是如果你沒做好我就要追究你的責任,我只看結果。」王旭東把文件遞迴給了林婷婷。

「不過,這份文件暫時還不要簽發,到時候可能還需要做一些修改。」王旭東來了個轉折。

「是哪個地方還有問題嗎?」林婷婷小心翼翼地問著。

「不是,不是你的問題,你的這個做的很好。我說的問題是公司今年在整個的發展計劃上可能會有一些改動,如果真要改動的話,你這個就得相應的在一些地方做出一些改變了,所以暫時先不簽發了,先等等。」王旭東思考了一下說說著。

「改動?哪方面?」

「我說的改動與我們去年制定的發展計劃無關,去年的發展計劃我們完全執行,我說的改變是可能今年公司還有其它的發展計劃。」

「王總,我們……可能沒那麼多的資金和實力啊?」林婷婷嚇到了。

「這個我知道,去年的發展計劃已經是我們實力的極限了,但是今年一位朋友給我提了個建議我受益良多。悠悠,你是干這個的,是專業人士,我問你一個問題,我們公司現在究竟價值多少?」王旭東問著林婷婷。

「這個要看怎麼看,要看你說的是哪方面的價值,價值其實是個很籠統的東西。要說我們公司實際上的資產,這個你我都很清楚。不過如果要按找市場價值來算的話,我們公司可能會有幾個億吧,這個需要專業機構去進行評估,因為我們公司的品牌現在知名度和口碑都不錯,在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也是一種價值。但是,這個是虛的,實際上我們公司自身可支配的資源並不多,畢竟我們還只能算是一家中小型公司。」林婷婷想了想道。

「是吧,我是個外行人,我一直都不知道公司可以這麼算這麼操作。我交給你一個事,你最近找專業機構也好,專業人士也好,對我們公司做一個價值評估,我想對公司進行融資。」王旭東道。

「融資?」林婷婷很驚訝。

「是的,融資。我也認真地思考過這個問題,公司現在是發展的最好時機,可以說是天時地利,唯一缺的就是資金這個人和,而融資是可以正好解決我們這個問題的最為直接的手段。我不是專業干這個的,我是個外行,所以根本就不知道也沒想到過有融資這個事。」

「融資當然是企業發展獲取資金的最好辦法,只是很多老闆都很避諱這個,特別是中小型企業,融資很多時候就代表著自己失去公司的掌控權,融資大部分都用於大公司。融資有很多種方式,我想王總你所說的就是直接增加股東引進資本的這種方式對不對?但是恕我直言,王總,我們只是一家小公司,當然,如果我們算是品牌價值可能能達到幾個億,但是品牌價值這個東西是虛的,如果是我們主動找別人進行融資的話,在這個資產的估算比例上對方肯定會大打折扣的,實際上我們是處於吃虧的一方。還有一個,小資本不會選擇對我們這類產業進行投資,因為有風險,並且回報率並不高,大資本可能會願意,但是大資本與我們相比明顯是對方佔據主動我們被動,而且,大資本要進入一般來說會要求掌握公司的控制權,所以我想,融資是一個籌集資金的好手段,但是對於王總你和公司來說並不一定是一個好的方式,不到萬不得已,我想還是不要走這一步。」林婷婷說的很隱晦,但是意思基本上都向王旭東給說明了。

王旭東聽過之後有些驚訝,這些事情他沒想過,也想不到,林婷婷這麼一說他才意識到了問題,王旭東皺起了眉頭。

「是的,你說的有道理,那這個事就先擱置,等等再看吧。不管如何,咱們先談談看。」王旭東想了幾分鐘之後說著。

「談?有人願意投資我們嗎?」

「嗯,等來了再說吧,我想,可能情況並沒有那麼糟吧。」王旭東思考了一下說著。

也就在第二天早上,王旭東剛來到辦公室,前台就來了電話。

「王總,這裡有位周先生找您。」

「周先生?」

「他說他是郭總的私人助理。」

「郭總?哦,請他進來,請他到我辦公室來。」王旭東這才明白這個人是誰,隨後,王旭東拿起電話給林婷婷辦公室打了個電話:「婷婷,到我辦公室來一下。」

「劉兵,你帶著他去會議室玩,我這裡有個客人來。」王旭東對劉兵和小蘇浩道。

劉兵便直接抱著小蘇浩出了門。

「周先生,請進,這就是我們王總。」前台小姑娘帶著一個戴著眼鏡穿著西服文質彬彬的中年男人走進了王旭東的辦公室。

「王總您好。」

「你好,周先生,請坐,去倒茶。」王旭東與這位周先生握手之後招呼著。

這個時候,林婷婷也走進了辦公室裡面,對於出現在面前的周先生她有些驚訝。 「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公司的副總林婷婷女士,這位是周先生,是華海郭總的私人助理。」王旭東給介紹了一下。

「華海郭總?」林婷婷在心裡驚訝著,表面上自然是什麼都沒表示出來,幾個人簡單寒暄過後,都坐在了王旭東辦公室的沙發上喝茶。

「王總,林總,是這個樣子,我呢是郭總的私人助理,郭總私人的資產全部是由我在進行操作,今天我來這是受郭總的委託來與貴公司商量入股的事情的,這個郭總跟我說她之前已經與王總有過溝通了。」

「對,是的。」王旭東點頭。

林婷婷一句話沒說,坐在旁邊聽著,她還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郭總委託我來全權負責她與貴公司入股合作的事宜,這是郭總給我的委託書,你可以看一下。」周先生打開了自己的公文版從裡面拿出一份委託書。

王旭東沒有去看委託書,笑著說著:「不用看,郭總已經跟我說過這個事了。」

「那現在咱們就開始?」

「好。」王旭東點頭。

「是這個樣子,這次的合作與以往有所不同,這次協商呢郭總已經提前有了草案。雖然郭總全權交由我來負責這個合作事宜,但是郭總給了我幾點建議和要求,這個呢就是郭總的幾點要求。」周先生又拿出一張紙來,然後對著紙上面說著:「第一點,由她私人出資一個億入股東海市東琪鞋業有限公司,她私人占股百分之十五。第二點,她永遠不參與公司任何經營管理。第三點,不要公開對外宣傳她入股你們公司的事。」

「這就是郭總給我的要求,另外,郭總還額外加了一句,在合情合理公平的原則下,她可以利用她在華海集團的權力為公司的發展提供一些便利。這是郭總的原話,按照郭總的意思,她的要求就這幾點,我們要談就在她所給的這個要求下進行談判,如果貴公司不同意郭總的這幾點要求,那麼這個合作我們就沒辦法繼續下去,看看兩位對這幾點的意見如何?」周先生說完就看著王旭東。

王旭東和林婷婷兩個人都面面相覷,有些沒搞清楚這個狀況。

「這樣,周先生,麻煩你在這休息一下,這個事情對於我們來說有些突然,請給我們十分鐘時間,我們倆商量一下,你看如何?」王旭東想了一下后對周先生說道。

「沒關係,我呢正好也想要了解一下貴公司的一些情況,這樣,如果王總誠意合作的話可以讓貴公司一些熟悉的人跟我介紹一下公司具體的情況,方便我們之後的協商。」

「這個沒問題,你稍等一下,你讓蔣曉蝶和財務的人過來向周先生彙報一下工作吧。」王旭東安排好之後,與林婷婷一起走進了隔壁林婷婷的辦公室。

王旭東直接坐在了林婷婷的辦公椅上,點了一根煙抽了起來,問著林婷婷:「你怎麼看?」

「王總,這幾乎是天上掉餡餅的事,我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你具體說說看。」王旭東點頭後繼續問著林婷婷。

「我們公司市值多少我們自己心裡清楚,當然,我們唯一的優勢點就是我們公司品牌的影響力,但是這個具體怎麼估價我也說不好,但是再怎麼說也不可能超過五個億。即使估價五個億,實際在談判合作當中也不可能按照五個億作為基準來談的,按照四個億就不錯了,而且入股方出資方肯定要壓價的,這還是在對方看好我們公司日後發展的前提下。總的來說,根據我的判斷,如果對方出資一個億,那麼要求占股在百分之三十到百分之三十五這個區間是非常正常的,而郭總只要求佔到百分之十五,這個實在是太讓人意外了。」

「另外,很少有出資方會主動放棄經營管理權,如果放棄,那麼在資金上面就會有所要求。而且,郭總這邊根本就沒有要求佔有絕對股份的想法,這要換成其它人是不可能的。所以,王總,這幾乎是就是天上掉餡餅的事。另外,郭總不也還說了嗎,以後我們與華海之間的合作她可以想辦法,這可是個天大的好消息啊,還記得以前的服裝公司嗎?看看與華海之間合作的利潤有多麼大了。郭總那邊雖說是提了四點要求,但是實際上只提了一點要求,那就是不要宣傳她入股我們公司的事,這個我也能夠理解,畢竟她是華海的董事長,如果以後我們要與華海集團合作,有她的身份在可能會引起別人的詬病。但是總的來說,王總,我認為這個合同要簽,完全可以簽。」林婷婷越說越興奮。

王旭東抽著煙一句話不說,靜靜地抽著,一根接著一根,良久之後才道:「悠悠,你幫我算一下,就我們公司這個情況,從我們公司的利益出發,公事公辦,出資一個億認為對方占股多少是正常的?」

林婷婷思考著,幾分鐘之後道:「這個我沒辦法給出具體數值,只能靠估計,我想,綜合考慮,站在我們公司的立場上來說,我認為百分之二十五是最好的,也是我們可以接受的。」

「好,那我明白了。行吧,你過去帶著周先生熟悉一下我們公司,然後去會議室裡面向周先生彙報一下我們公司整個的情況,等下我去找你們。」王旭東想了想后說著。

「好。」林婷婷點頭走了出去。

林婷婷走了之後,王旭東拿過手機直接撥打了郭鈺的手機號碼。

「喂,旭東,我就知道你會給我打這個電話的。」郭鈺接過電話之後笑了笑,然後說道:「這樣吧,我現在正與客人談事情,十分鐘之後我給你回電話,好不好?」

「好,沒關係。」

「那行,不好意思了。」郭鈺說完之後掛斷了電話。

王旭東就一直坐在林婷婷的辦公室裡面抽著煙,等著郭鈺的電話。

他心裡很明白,郭鈺是在故意幫他,從最開始跟他說融資這個事開始就是在想著辦法來幫他,以郭鈺的身家來說她需要投資嗎?需要來賺這點小錢能看得上王旭東這個小公司嗎?而從郭鈺定的這個占股比例來說擺明了就是給王旭東送錢來給王旭東報恩的,因為她很清楚王旭東現在急需要錢,但是如果直接給王旭東錢以王旭東的性格是一定不會要的。 王旭東坐在林婷婷的辦公室裡面等著,等了差不多十來分鐘,手機響了,正是郭鈺打過來的。

「不好意思啊,旭東,剛剛在與一個朋友談事情,不好中途接電話。」郭鈺帶著歉意道。

「沒關係,那是應該的。」

「說吧,什麼事?是不是關於入股的事?」

「是的。」

「周山沒有告訴你嗎?我已經跟他說了,入股的事情有他全權做主,你們直接跟他談就是了,沒必要找我,他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郭鈺說著。

「可要求是你定的。」

「什麼要求?」

「一個億,百分之十五的股份。」王旭東吐出一口煙后道。

「你說的是這個啊?這個有什麼問題嗎?這個是我根據周山評估之後做出的一個決定,我覺得這個價格你我都可以接受,這是一個很中肯的價格,你覺得這個價格有什麼問題嗎?」

「有問題,我覺得百分之十五不太合理。」

「那你覺得多少合理?這個都是可以談的,你直接跟周山談就是了,我已經全權委託給他了。」郭鈺道。對於郭鈺來說,這個一個億的生意實在是個小生意,一個微不足道的生意。

「我覺得百分之二十五是我們可以接受的,根據我們的評估,百分之二十五是我們的理想比例,百分之三十是正常的也是我們可以接受的底線。」王旭東實話實說著,他這個數據也並不是亂說的,在問過了林婷婷之後,他剛剛自己也對整個公司的情況做了一個大致的評估,也對自己公司未來三年的發展做了一個大致的評估,當然,對於公司價值的評估肯定不只是在當下。所以,百分之二十五這個數據是王旭東認為非常合理的,百分之三十也是他可以接受的,畢竟他現在的確是需要資金,有了這筆資金他也有這個信心能夠讓公司有一個大的發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