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耳朵堵得再疼,也擋不住這些讓他糟心的話,「知道了。」

「東家,我看老爺子肯定是會問您,您派凌可萱去處理的事情,您要有心理準備怎麼應答。」

爺爺沒醒來的時候,他是那般的思念和渴望,可是醒來以後,他不知道為什麼,有時候會害怕甚至是不想和爺爺見面,「先去醫院。」

「去醫院,看誰?」

「看我!」有時候跟方秦說話,就是累。

「是。」

……

原本要去見木兮的祁任興被黃印香禁足在醫院,無法踏出病房半步。

坐在床上的黃印香,同時在手機和電視上收看紀澌鈞一事的進展,不時抽空看眼祁任興。

在黃印香看過來的時候,祁任興立即用背對著黃印香,低頭看回自己手上的雜誌。

陳金給祁任興倒了一杯水,「少爺,喝點水吧。」

現在距離他和木兮見面的時間已經過去很久了,木兮也肯定猜到他的處境,正是因為可能被木兮猜到,他才覺得臉上無關,木兮一定是在笑話他,連出個門都要被自己的母親禁足,說起來,這一切都怪陳金,要不是陳金把偷聽到的話告訴他母親,他早就跟木兮見面了。

在杯子放下后,祁任興故意來了句刁難的話:「你放在那裡,我怎麼喝?」

「是。」從小到大,陳金早就習慣了祁任興小孩子的脾氣,雙手端起桌上的水杯繞過茶几端到祁任興面前。

祁任興這邊不接,陳金就走到另外一邊,任由祁任興怎麼耍性子,陳金任勞任怨一句怨言都沒有。

在陳金把光都擋住,視線變弱的時候,心情不爽的祁任興抬起頭看到把黃印香也擋住的陳金,想到什麼的祁任興立即示意陳金把手機還給他。

「少……」

陳金不給,祁任興就自己伸手去拿。

擔心黃印香看見生氣又傷母子情份,陳金不敢反抗還替祁任興看風,以免祁任興這個舉動被黃印香看到。

拿回手機的祁任興,並沒有因為陳金對他的照顧而原諒陳金,壓低聲音警告陳金不準多事,為了不讓陳金有機會再告密,祁任興說道:「我要吃牛排,你出去給我買一份牛排回來。」

「是。」

陳金走後,端著杯子的祁任興就放下杯子起身。

看到黃印香盯著他看,祁任興語氣不悅反問道:「是不是我連上洗手間的人生自由都沒有了?」

祁任興那模樣簡直是半分悔改都沒有,要不是陳金及時告訴她,她的計劃就要讓祁任興給毀了,黃印香回過頭繼續看手機。

見黃印香沒說話,轉身的祁任興暗暗鬆了一口氣,為了不讓黃印香察覺出自己的緊張,祁任興保持自然的速度往洗手間走去。

「砰……」

門關上后,黃印香聽見洗手間里傳來水沖刷水槽的聲音。

雕蟲小技就能瞞過她的眼睛?

真以為她沒看到剛剛祁任興做了什麼?

掀開被子的黃印香,挪動身體的時候,傷口上傳來的疼痛讓黃印香暗暗倒抽了一口氣,再痛她也得忍住,聽聽那個狐狸精是怎麼教唆她兒子對付她的。

將洗手間的門反鎖后,祁任興本想用水龍頭放水的聲音掩蓋自己打電話說話的聲音,誰知道那邊的電話一直沒人接,這水再放下去恐怕會招來黃印香的生疑,祁任興只能將水關掉,背靠著牆壁,臉色著急等待電話接通。

「嘟嘟嘟……」

怎麼還沒接電話?

急的祁任興臉色都變了。

就在祁任興準備重新撥打過去的時候,那邊的電話終於接通了。

「你可算是接電話了。」

「我聽說你媽做了一個採訪,你現在不忙著應付記者,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

「我就是為了這件事來找你的。」在他接到木兮電話前,他就先接到了爸打來的電話,這件事,爸給他分析了事情和局勢的關聯,要不是事情的嚴重性超出可控制的範圍,他也不會答應去見木兮,誰知道現在這條路給母親斷了,他只能來找紀優陽了。

「你想我幫你找律師,起訴我二哥?」

「不是,我是想你派幾個人,把我媽控制住,不能讓她再這樣下去了,她現在是瘋了,我真擔心,她再這樣下去,不止會毀了自己還會毀了這個家。」

重生八零:媳婦甜辣辣 如果真是他二哥做的,祁任興不可能會給他打這個電話,那就是說,祁任興知道事情真相,「我可以派人過去,但是我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在他需要幫助的時候,是紀優陽屢屢對他伸出援手,告訴紀優陽應該沒問題,「我也不太清楚事情是怎麼回事,但是我媽確實做了假口供,我聽她一直說這是董雅寧的報應,我懷疑她受傷和董雅寧有關係,所以才故意誣陷紀澌鈞傷她報復董雅寧。」

還真是報應,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覺得特別痛快,「我覺得你媽沒做錯,我還要謝謝她,要沒她來這一手,恐怕我二哥很快就要出來了。」 蘭妃是有備而來,衝進殿內卻沒有看到白千帆,她知道定是有人給太子通風報信,太子暗地裡把錢先生藏起來了。她心裡越發犯了疑,那位錢先生倒底是什麼人,為何太子這般緊張,冒著欺君之罪也要藏匿他?

站在空闊的大殿里,蘭妃蹙眉凝神,皇帝有些不悅,「這裡是東宮,愛妃這樣闖進來,總是有些不妥,別說人不在,就算在……」

「在的,」蘭妃說,「陛下,臣妾敢發誓,那位錢先生此刻就在東宮,只是被人藏起來了。」

皇帝皺眉,「哦,愛妃怎麼知道?」

蘭妃,「……」她怎麼能說一直派人暗中監視東宮,所以知道錢先生並沒有離開?

「陛下不覺得奇怪嗎?」她說,「為何每次陛下傳錢先生,他都不在,分明是有人故意從中阻攔。」

「你是說太子?」

「臣妾不清楚是誰,但據臣妾所知,陛下未召的時侯,錢先生一直在東宮,陛下一召傳,他就不在了。」

皇帝心裡清楚,定是太子怕他降錢先生的罪,所以讓錢先生避開,只要找不著人,就不好定罪,偏偏蘭妃不依不饒,今日過來,必是做足了準備的,結果太子棋高一籌,把人藏了起來。

「沒有根據的事,不要瞎猜,也許就是事有湊巧。」

蘭妃心裡很是氣憤,有備而來卻撲了個空,偏偏有些事情不好明說,她只能睜著漂亮的大眼睛委屈的看著皇帝。

這時,太子從外頭進來,進門先朝皇帝行禮,「不知父皇大駕光臨,兒臣有失遠迎,望父皇恕罪。」

皇帝虛扶一把,「路過這裡,蘭妃聞到了梅花的香氣,想進來賞花,沒曾想你不在。」

太子說,「原來父皇和蘭妃娘娘是來賞梅的,」他對自己的總管沉了臉,「梅花開在後院,為何帶陛下和蘭妃娘娘來這裡?」

總管很是惶恐的樣子,「殿下,是蘭妃娘娘……」話點到為止,自然有人往下接。

果然,蘭妃唇邊綻放一個冷清的笑,「太子殿下的那位貴客不在嗎?」

太子微微有些詫異,「娘娘問孤的客人做什麼?莫非娘娘來這裡不為賞花,而是特意找錢先生的?」

蘭妃坦然答,「正是。」

太子卻是笑了笑,「據孤所知,錢先生和娘娘並無交往,娘娘這麼冒失的找過來,不太好吧?」

蘭妃也不是省油的燈,見他要把水攪渾,看了皇帝一眼,說,「殿下這話差矣,本宮聽說錢先生和左台司有過過節,左台司最近被小人所害,本宮和陛下一道過來,是想問他幾句話,殿下不讓錢先生出來,莫不是心中有鬼?」

「蘭妃娘娘懷疑左台司的事是錢先生乾的?」太子不由得嗤笑,「娘娘若是見過錢先生便不會這麼想了,錢先生與世無爭,生得也文弱,要說是他讓左台司斷手斷腿,絕對不可能。」

蘭妃已經把白千帆的情況打聽清楚了,當然不會因為太子幾句話就偃旗息鼓,「錢先生是生得文弱,可他身邊有個功夫高強的隨從,他只需動動嘴,自然有人替他辦事。」

太子嘴邊的笑意越發譏諷,「蘭妃娘娘為何總抓著錢先生不放,與左台司有過節的人不計其數,難道要把所有的人都抓起來問審?」

「本宮倒想問一問,太子殿下為何總護著錢先生,為何不能讓他出來見陛下與本宮?」

「錢先生不在宮裡,如何來見,娘娘這是強人所難。」

「本宮知道錢先生就在這裡,殿下敢不敢讓人搜?」

太子沉了臉,「娘娘當孤的東宮是什麼地方?」

總裁大人,前妻逆襲 眼見兩人火藥味越來越濃,皇帝只好開口,「都少說兩句。」

他一說話,蘭妃和太子便不吭聲了。

皇帝嘆了口氣,「這事到此為止,以後都不要再提,左台司的事,朕會讓都司衙門抓緊查。」

蘭妃見皇帝明顯袒護太子,知道再鬧下去也沒用,氣呼呼的扭著身子走了。

皇帝看著她的背影只是苦笑,對太子道:「你要體諒些,左台司畢竟是蘭妃的兄長,兄妹情深,她想快點把兇手抓到,未免激進了點。」頓了一下,笑道,「說起來也怪朕,是給朕寵壞了。」

「兒臣明白,」太子躬了躬身子,「兒臣並未往心裡去。」

皇帝負著手慢慢往門口走去,臉上的笑意漸漸斂去,對太子道:「左台司那個人飛揚跋扈慣了,得罪了不少人,若說有人尋仇,倒也不足為奇,只是,」他在門口停下來,望著外頭一棵掉光了葉子的大樹,「這回的事確實有些蹊蹺,敢在老虎嘴上拔毛,這人膽子不小,依朕看,不像尋仇這麼簡單,你暗中查一查。」

「是,」太子點點頭,「兒臣也覺得有些不對勁,沒有人不知道左台司與蘭妃娘娘的關係,知道還敢這麼做,絕不是尋仇這麼簡單,兒臣定會查個水落石出。」

皇帝長嘆一聲,「眼看到年關了,可是不太平啊,十四遇刺,神樹自燃,雙頭羊出現,左台司斷手斷腿,一件接一件,朕心裡不安,總覺得會出事。」

「父皇不必憂慮,不過是剛好湊在一起罷了,等兒臣把一干人犯捉拿歸案,還父皇一個清靜。」

「嗯,朕知道你素來能幹,辛苦你了。」

太子趕緊躬下腰,「為父皇分憂,是兒臣份內事,兒臣不辛苦。」

把皇帝送走,太子趕到密室,白千帆坐在桌前悠閑喝著茶,寧十三木頭樁子似的杵在她身後,他哈哈笑著拱手,「委屈先生了。」

白千帆轉著手裡的小茶杯,「不委屈,殿下是為了小人好,小人應該多謝殿下才是。」

「蘭妃想找孤的茬,才找上的先生,說起來是孤連累了先生。」

白千帆笑了笑,「既然這樣,何不讓小人見見陛下,把事情說清楚?」

「不可,父皇太寵蘭妃,只會聽信蘭妃一面之詞。」

白千帆想了想,「若是避開蘭妃,單獨與陛下見一面呢?」

太子看著她,目光里有猜測,「先生真的想見陛下?」

在等待的時間裡,白千帆心裡百轉千回,有個念頭怎麼都壓不下去,她不知道見了皇帝,是不是就能解開她心裡的謎底,但看著太子凝重的神情,她還是搖了搖頭,「小人聽殿下的安排。」

真相要層層剝開,沒那麼快哈,有些東西必須交待清楚了

感謝微微一笑,sz隨心,愛?海(中間那個字居然打不出),尾數為9022,6370,2856,9443,7579,9516的朋友,謝謝你們的月票。

繼續求月票中。。。 只要一想到面前的人是歐陽清凌,葉墨笙的語氣,不由自主變得溫柔起來。

看著歐陽清凌依舊黑著臉,他滿臉笑意的看著歐陽清凌:"好了,別生氣了,先坐下來吧!"

聽到葉墨笙的聲音,歐陽清凌莫名的心一緊。

他的聲音語氣,怎麼跟哄小孩子一樣。

而且,葉墨笙今天的語氣有點怪怪的,她感覺到他異常的溫柔。

她趕緊搖了搖頭,怎麼可能,這一定是自己的錯覺。

想到這裡,歐陽清凌冷眼看著葉墨笙:"既然還要吃飯,那你為什麼不再吃飯的時候跟我說! 龍都兵王

葉墨笙有些無奈:"我……我不僅要給你東西,還要問你幾個問題,是我想早點知道問題的答案,這下總行了吧!"

看著葉墨笙一臉無奈的樣子,卻絲毫沒有發火的跡象。

歐陽清凌的表情有點遲疑:"你說的是真的?"

葉墨笙點了點頭:"當然是真的了,你先坐下來吧,你這樣站著,你看別人都在看你!"

歐陽清凌轉身一看,果然眾人都在看自己。

她頓時趕緊回過頭,一臉要死的表情,自己到底是在幹什麼啊!

歐陽清凌瞪了一眼葉墨笙,趕緊在他對面坐下來。

她沒好氣的開口:"現在我也坐下來了,有什麼事情,你總該說了吧!"

葉墨笙的嘴角勾起一抹壞壞的笑容:"當然可以說了!"

說罷,他若有所思的看著歐陽清凌:"昨晚,你說辰辰是你的孩子?對嗎?"

歐陽清凌點了點頭:"是的,怎麼了?有問題嗎?"

葉墨笙沉吟了片刻,開口道:"你知道嗎?昨晚看見辰辰的第一眼,我就在想,他是誰家的孩子,為什麼長得有點像我的妻子!"

"你的妻子?"歐陽清凌吃驚的看著他。

葉墨笙點了點頭:"對啊,就是我的妻子歐陽清凌,誠然她五年前就不見了,可是,我們沒有離婚,她雖然消失,卻也沒有提出來離婚,算起來,她依然是我的妻子!有問題嗎?"

歐陽清凌聽到葉墨笙的話,一臉吃癟的表情:"好吧,我沒有什麼問題,只不過我覺得,你肯定看花眼了,辰辰是我的兒子,跟我有直接的血緣關係,這個葉總就不用做其他猜測了!"

其實,葉墨笙說辰辰像她以前的長相時,歐陽清凌心裡吃了一大驚。

因為她都沒有怎麼注意過,畢竟,一個孩子還沒有長開,她這幾年有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情,自然沒有心思去想那些。

卻沒想到,葉墨笙竟然會注意到,仔細想想辰辰的眉眼,好像還真的有點像。

歐陽清凌心裡正在作比較,就聽見葉墨笙又開口:"是的,你說了辰辰是你的孩子,我自然不應該多猜測,只不過,我昨天中午瞧見他跟南宮瑾在一起,他們的關係,看起來很是親昵,不像是認識一兩天的樣子,難不成,這也是我眼花了?"

葉墨笙的話一出來,歐陽清凌只覺得心臟都變得緊繃起來。

她沒想到,他居然這麼細緻,觀察如此詳細。

她更沒想到,歐陽辰和南宮瑾在一起,遇見了葉墨笙。

這些她都不知道,所以葉墨笙現在說出來,讓她有一種當頭一棒的感覺。

她的表情有些勉強,她直直的看著葉墨笙:"就算是你看見南宮瑾跟辰辰在一起,那又如何,我跟南宮瑾也是很好的朋友,辰辰認識南宮瑾,也不是一兩天了,就算是看起來親昵,也是正常的,忘了告訴你,其實歐陽清凌出事的時候,我跟南宮瑾早就認識了,所以,我們的關係也不一般!"

聽完歐陽清凌的話,葉墨笙笑了:"你們的關係不一般,真是好個不一般!"

葉墨笙說完,只是笑著看向歐陽清凌,什麼也不說。

他現在已經知道面前的loran其實就是歐陽清凌了,所以,一些問題,在他心裡其實是有答案的。

他就是想找個話題,跟歐陽清凌多多相處片刻而已。

只不過沒想到,歐陽清凌還真是讓他驚喜啊!

她說,她跟南宮瑾的關係不一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