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但轉念一想,程若兒覺得這樣也不錯,自己還是幸運的,可以接觸到一些比較有錢有權的人。

最主要的便是這裡的人,無論開店的還是顧客,都是中國人。

程若兒並不在意其他的,只要有足夠的錢和不餓的肚子就好。

最難得的便是這裡的化妝品程若兒可以隨意使用,知道了這一點以後,她便開心不已地拿起化妝品,在自己已經很久未施粉黛的臉上塗抹了起來。

經過一番打扮以後,程若兒坐著輪椅出來,迷倒了一眾女生們。

哪怕是她坐在輪椅上,程若兒也是這裡最有姿色的一名姑娘,當然,也是這裡最貴的一名。必須要有足夠的資金才能請程若兒為自己上菜。

一個美人,坐在輪椅上上菜,倒也成了醉骨樓的一個特色。

據說,程若兒三個月以後,便奪得了醉骨樓第一服務生的稱號,甚至人稱若兒姐。

很快,程若兒便在這裡扎穩了腳跟。甚至有人用高價想讓程若兒去家裡聊天。

程若兒,也有自己的打算。

她要的第一步,是治好自己的腿。

她的腿之前說已經是沒希望了,可最近,她竟然覺得靜靜的恢復了直覺。

她去醫院看,醫生竟然告訴她,她的腿有希望好了!

她沒有想到,絕處逢生,她已經那麼絕望的時候,她的腿竟然突然好了?

可醫生也告訴她,她這雙腿要好,起碼需要50萬。

50萬,對以前的她來說九牛一毛,可現在卻是如同巨石。

所以,她需要攢錢,治好自己的推,重新風風光光的回去!

……

而國內的程可欣自從跟顧遲一起住了以後,每天的心情也是格外的好。

每天除了去雜誌社工作以外,便在家裡空閑的時候收拾收拾房子,跟萌寶玩玩。

日子過得也是自由自在的,並沒有什麼煩惱。

不過有時候也會去想想,程若兒到底在哪裡,她生活得好不好之類的。

不過也是瞎想,畢竟她也不知道程若兒現在身在何地。 有時候程可歆都在想,是不是程若兒當時壓根就沒有出國。

但她也是就這樣想想而已。

有時候想得多了,索性也就不想了。畢竟想她也沒有什麼意義,那麼何必來浪費自己的時間呢?

程可歆想通了這一點以後,想程若兒的時間就更少了。

「可欣,幹嘛呢?」直到這天下午,程可歆已經下班回家。

顧遲無聊地站在程可歆的身邊,看著她用著手指在魚池裡面撥來撥去。

不知道在幹些什麼,於是顧遲就從後面抱住程可歆,低頭在她的脖頸呼吸著清香的氣息。

這一舉動弄得程可歆脖子有點痒痒的,但是她也不好說些什麼,只能任由著顧遲這樣。

「我沒事,就是無聊。」程可歆看著池中的魚,回答著顧遲的問題。

「哦?無聊?那我們干點有趣的事情。」顧遲說完,便含住了程可歆的耳垂。

這讓程可歆的身體都輕顫了起來,想到這裡並不是在房間,就這樣大庭廣眾之下的肯定不太好。

所以就伸手推開了顧遲,但是顧遲是幹什麼吃的,怎麼可能被她輕易推開。

於是就這樣愈演愈烈,直到他們聽到了一個懵懂的聲音傳來,才淡定了下來。

「爸爸媽媽,你們是打算再給我要個小弟弟么?」萌寶放學回家,聽到保姆說他們二人在這裡,便過來找他們了。

但是現在萌寶看著兩人的這一幕,不由得在好奇,他們是不是想要給自己要一個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啊。

不然他們現在的這個動作該怎麼解釋。

而正在動情處的顧遲聽著萌寶這懵懂的聲音,不由得想要把萌寶扔到家門口。

但是理智告訴他,這是他的兒子,他不能這樣。所以他只能作罷。

就在他們三個人尷尬地看著彼此的時候,就聽到了保姆走過來的腳步聲以及電話響的聲音。

「少爺,夫人。是老爺。」保姆給二人說了來電人以後,什麼也不亂看的便轉身離開。

程可歆看著保姆這懂禮貌的動作,便覺得自己選擇的保姆還是挺好的。

於是心裡忍不住為自己喝彩,覺得自己看人還是不錯的。

但是又反應過來來電人是顧爺爺,不由得認真地看著顧遲,想要知道他們之間說了什麼。

可是沒有一會,顧遲便把電話掛斷了。

程可歆看著顧遲的表情,想要從中看出個所以然來,但是很遺憾。

顧遲是一個喜怒不形於色的人,程可歆是看不出什麼來的。

「怎麼了?」看不出來到底怎麼了,自己還是有嘴,可以問的。

「爺爺讓我們回家吃飯。」

原來是顧爺爺知道了他們和好的消息,便想著讓他們回家吃一頓飯。

程可歆覺得這很正常,也就沒有多說什麼。

但是想著就要見爺爺了,心裡難免有點緊張,好似回到了當時醜媳婦見爺爺的感覺。

不過畢竟還是經歷了一些事情的,現在遇到事情已經可以做到鎮定自若了。

「那我們什麼時候去?」說出來讓程可歆準備一下,做做思想工作,買件比較合適的衣服也可以的。

「明天中午。」顧遲說出了爺爺約定的時間。

顧遲覺得見爺爺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但是程可歆每次見爺爺都要磨嘰一會,也不知道她是怎麼了。

但是隨後想想,可能見長輩,有種無形的威壓感吧。

想到這,顧遲也就想通了。

「爸爸媽媽,你們要去見誰啊?」一直站在一旁的萌寶看著他們說話,就知道他們要去見一個比較重要的人。

「我們要去見你的太爺爺,到時萌寶也要一起去。」程可歆笑著摸了摸萌寶的頭,解釋道。

萌寶從生出來便沒有見過自己的太爺爺,這次趁著正好要一起吃個飯,索性就帶上萌寶讓老人家看看自己的曾孫吧。

「太爺爺?好啊。」萌寶一聽自己還有個太爺爺,心裡頓時開心了起來。

萌寶是渴望親情的。從小萌寶便只有一個媽媽和舅舅,現在自己不僅有了爸爸,還有了一個太爺爺。

這讓萌寶怎麼能不開心,但是現在萌寶還是有種疑問在腦海中。

剛剛爸爸媽媽到底在幹嘛?

雖然自己心裡悄悄想著,但是卻沒有問出來。因為萌寶清楚地記得,剛剛自己問出那個問題時,顧遲黑著的臉。

所以萌寶只能把這個問題咽到肚子里,誰也不問了。

「走吧,我們去吃飯。」

萌寶剛剛放學回來,現在想來肚子肯定也餓了。現在保姆的飯也正好做好,便一起去吃飯吧。

一頓飯,吃得非常寂靜。顧遲在想著自己剛剛還未完成的事情。

程可歆在想自己明天見爺爺到底該怎麼辦。

萌寶在想著今天在學校自己學的內容,哪個同學欺負了哪個同學。

三個人都在各自想著各自的事情,沒有人說話也是很正常的。

吃完飯以後,一家人坐在一起看了會電視,便各自回到各自的房中睡覺了。

然而就當顧遲想要繼續完成剛剛沒有辦完的事情時,就聽到了萌寶的敲門聲。

顧遲無奈,只能跑下床給萌寶開門。

「爸爸媽媽,晚安。」萌寶說了這句話以後,就轉身離開了。

鬧得程可歆和顧遲是一臉懵,萌寶是怎麼了,為什麼還要在睡前給他們說聲晚安再離開?

殊不知,這是萌寶老師教給他們的。說是晚上在睡覺前,給爸爸媽媽說一聲晚安,爸爸媽媽會非常高興的。

所以萌寶今晚就來試試,看看爸爸媽媽會不會開心。

但是萌寶並沒有看到爸爸媽媽的笑臉,而是感覺到了他們滿滿的無奈感。

萌寶是看錯了還是老師教的有錯?萌寶也不清楚,只能明早到學校去問問老師了。

而經過萌寶的打擾以後,顧遲也沒有了興趣,直接抱著程可歆就打算睡覺了。

「老婆,晚安。」顧遲在程可歆的臉上落下一個吻,便合上了雙眼。

而躺在床上的程可歆看著這一幕,嘴角上升了一絲弧度。

慢慢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起床,程可歆就叫著在工作的顧遲,打算去街上買件比較合適的衣服。

畢竟去爺爺家,得收拾得好一些,這樣才可以表示出對爺爺的尊重。

程可歆這幾年,因為心情不好的原因,也一直沒有出去買過什麼好的衣服。

只是在街上隨便買一些,湊合著穿。或者讓程洛幫忙把這個季度的新衣服,全部買回來。

自己換著穿,不然就真的沒有其他辦法了。

其他女生一般受情傷分手了以後,都要去街上好好揮霍一番,只有這樣才算對得起自己。

但是程可歆卻完全沒有半點想要逛街的yu望,只想待在家裡看著萌寶。

看著萌寶一天天長大,這樣程可歆才會認為自己的生活還有一點點意義,最起碼自己還有一個兒子。

當然,這些也都只是往事,既然過去了,便不再多說。

顧遲開車帶著程可歆去了當地最大的一家商場,自己到地下停車場停完車以後,就過來拉著程可歆的手一起走了進去。

一邊楊佐在家看孩子,順便到了時間,把孩子送到學校。

畢竟楊佐跟了他們也很多時間了,把萌寶交給楊佐,他們比較放心。

程可歆看著這超市裡面一大堆的衣服,腦子有點大。

她不怎麼會買衣服,也不怎麼會搭配。以前窮,生活不富裕,所以並沒有養成一個好的搭配習慣。

所以現在看著滿商場的衣服,程可歆不知道自己該買哪個。

但是程可歆不會搭配,顧遲會啊。

顧遲拉著程可歆的手,直接走到了三樓。

一樓是一些小康家庭穿的,月薪不上萬,是買不起的。二樓是一些富二代穿的,沒有足夠的零花錢是買不起的。

而三樓則是整個超市最有含金量的地方。

沒有一些身份和財力的人是進不去的。顧遲上前,給了他們一個名片。

那名小姐一看,便帶著顧遲走了進去,專人引路,專人推薦衣服。

這讓二樓好多的女人看到了都羨慕不已。

「你看,那人是什麼身份?他們是怎麼進去的?」

「不知道,反正我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上三樓。」

「那女的得多幸福,看上去,也不怎樣啊。」

「……」

二樓的幾個女生圍在一堆討論著這些問題,索性沒有被顧遲聽到。

不然就憑她們說程可歆的壞話,就足夠讓她們付出代價。

「可欣,試試這個吧。」就在程可歆迷茫地看著眼前那麼多好看的衣服,不知道該挑哪個的時候。

顧遲很是上道地給了自己一件衣服。那衣服是全黑色的。

腰間點綴著各式各樣的珠子,讓整件衣服沉重卻不失溫柔。

看起來美極了,程可歆有點不夠自信,怕自己穿不出來那種感覺。

但是無奈,迫於顧遲期待的眼神,程可歆還是進了試衣間,打算試試看。

但就在程可歆出來的一剎那,空氣都彷彿靜止了。

看著顧遲愣住了,程可歆以為他像以前一樣是被自己丑到或者美到了。

於是站在顧遲面前讓他仔細看看。

就在這時,那名導購員很是有眼色地咳了一聲,趴到程可歆的耳邊說了一句話。

程可歆臉色頓時紅得像煮熟了的蝦,趕忙跑回了試衣間。

原來剛剛是程可歆不小心,把肩帶露了出來,這才導致他們是這種表情的。

程可歆想著自己剛剛還特意走近讓顧遲看的動作蠢死了,簡直就是自己的一個污點。

但是事情已經發生,程可歆現在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整理好衣服,又走了出去。

「怎麼樣?」程可歆照了一圈鏡子,確定沒問題了以後,才去問顧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