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縱使顧可彧告訴自己不大可能,可心裏面又心亂如麻,事情太過巧合,巧合得讓人無法反駁。

「顧可彧?你怎麼了,臉色這麼不好,著涼了嗎?」

司念看著顧可彧,不由得擔憂地問著她。

「沒事的,只是有些頭痛而已。」

顧可彧揉了揉太陽穴,給了司念扯出了一個僵硬的笑容,隨後說道。

「再休息一會兒,你明早還有工作,待會兒見了杜亞生導演要給他道個歉呢。」顧可彧轉過身,理了理司念的衣服。

「怎麼又道歉?這又憑什麼!」

司念極其生氣,又不解,臉上做出了誇張的表情。

「為什麼要和他道歉?這件事情還是他先……」

「這件事沒有商量的餘地,畢竟你在劇組裡邊工作已經步入正軌,要是還想繼續拍戲的話,就要道歉!」

顧可彧對司念大致的說了一下這其中的利害關係,想來司念也是捨不得離開劇組,畢竟遇到這麼好的一個大製作,擁有這麼好的資源,對誰也不想錯過。

司念咬了咬嘴唇,糾結半晌,最終表示自己知道了。

看著司念這個樣子,顧可彧想了想:她這個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到時候指不定出什麼亂子。

想來想去,顧可彧還是拉著司念回去劇組,她在的話,無論出什麼岔子也還能幫助一下。

杜亞生導演見了司念,沒有一絲好臉色,板著臉也不說話。

不知多久之後,也不知杜亞生導演想到了什麼,或許因為司念陸家小姐的身份,便不再同司念置氣。

「司念,我告訴你,無論你家如何,但只要是進了這個劇組就要聽我的,想拍戲就給我本本分分的,不要像昨天一樣隨意貶低唐黎佳,你若再犯,我就把你趕齣劇組!」

杜亞生冷臉看著司念,用毫無感情的語氣說著這些話,司念心慌,狠狠地抓住自己的衣角,面色隱忍。

好在顧可彧一直陪在司念身邊,也沒出什麼亂子,想象中的司念又去頂撞杜亞生導演的事情也沒有發生,不過依舊用眼神告訴司念,不可瞎說。

這件事就算這樣告一段落了,司念還是在劇組裡邊拍戲,顧可彧也放心的回了酒店休息。

總歸這一夜是好好的安頓了下來,顧可彧趁著天還沒大亮,打算再睡一會兒,畢竟明天還有工作,可是在她進入夢鄉還不到一個小時的時候,就被一陣電話鈴聲給驚醒了。

顧可彧有些無奈的坐起來,摸索了半天才摸到手機,居然是《我們戀愛吧》節目組的分鏡導演打來的,她趕忙接了起來。

「喂。」

「顧可彧小姐嗎?現在有一個消息要臨時通知你一下。」

節目組導演的聲音有些沙啞,想必也是熬夜工作來著。

「我們原本安排明天的拍攝任務,現在因為一些原因被取消了,因為有其他藝人的檔期撞了,所以節目組決定推遲一個星期開拍,所以麻煩你重新安排一下時間了,明天也就不用過來了。」

導演不打電話來還好,他這麼一提醒顧可彧才想起來,明天應該是最新一期《我們戀愛吧》節目開拍的日子,她最近太忙了居然都忘記了。

不過現在既然被取消了,對於顧可彧來說也是一件好事,正好她可以休息幾天。

顧可彧當初接下《我們戀愛吧》這個節目,最大目的就是為了給江映寒的緋聞事件做個澄清,這個目的如今已經達到了。

網路上有關江映寒的緋聞已經很少被人提及了,而《我們戀愛吧》節目的拍攝也已經到了後期,再有兩期情侶旅行就結束了,她就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演藝事業來。 這十幾個小時,李天就在總部度過了,因為要確保任務的順利完成,所以李天必須得在這裡,如果在最後的幾個小時當中,李天出了什麼意外,那國家安全局可負不起這個責任,現在李天就是國寶級別的,京城的一幫老科學家都還等著呢。

那些人可是國家真正的寶藏,隨隨便便就敢拄著拐杖去踹一號首長的門,李天的名字也第一次出現在了一號首長那裡,誰讓人家至關重要呢,誰讓人家能夠取得重要的機密呢,這也算是上達天聽了。

湘江的計程車跟內地的不一樣,全部都是小鬼子產的大皇冠,坐上去也比較舒服,但是價格也很厲害。

開車的不是水星,開車的是一個女孩兒,確切的說是一個十分時髦的女孩兒,怎麼看也看不出是國安局的人員。

早上水星就給李天說了,這就是李天的搭檔,看上去也就十七八歲,但是身手卻很厲害,尤其擅長的就是駕駛,雖然今天不會出現一些問題,但是有備無患,撤退的時候有這麼一個會開車的,要比其他人強得多。

周圍布滿了國安局的各類人員,如果美國人發現的話,他們將會掩護李天撤退,不過對他們的這個說法,李天是不相信的,一旦上面拿到了代碼,李天的價值肯定會下降,就算髮生了什麼事情,那些人也不會真的拚命的,他們只不過是保障李天現在的安全就是了,代碼沒拿到之前李天就是一個寶,代碼拿到之後李天就是一個草。

這小妮兒找了一個比較好逃脫的地點,然後開始吃口香糖玩遊戲了,對李天基本上是愛答不理的。

李天對於這種頭髮黃黃綠綠,身上到處都是紋身的丫頭也懶得搭話,乾脆也就在旁邊閉目養神了,想想自己這一段時間的事情,好好的做個總結,也算是沒浪費時間。

「一切正常,一切正常,按計劃進行。」 貴妃有心疾,得寵著! 李天和小丫頭的耳朵里都傳來了這樣的聲音,現在接近行動時間,基本上每兩分鐘就會報告一次。

鬼魂早就從李天的身上散發出去了,現在估計正在盯著顯示屏。

水星是這次行動的總指揮,此刻他正站在美國大使館的門前,雖然美國大使館是駐外機構,但湘江地少人多,湘江也沒有給他們劃定一個專門的使館區,所以周圍什麼人都有,在距離這裡不到50米的地方,飯店和商店到處都是,這也給李天他們的行動提供了方便。

美國大使館當初也提出了抗議,希望湘江當局可以給他們一些安寧,但很可惜,湘江也學你們美國講究什麼自由民主之類的,想要給你們空出一塊地來,那你們就得出錢,湘江寸土寸金,想要安靜沒有個幾十億是不行的。

剛開始的時候,這些外交人員的確是不爽,而且也非常的不習慣,但經過了這麼多年的發展,他們反而是習慣了這一切,在別的國家的駐外使館,想要吃飯或者購買東西的話,都需要開車很長一段路,但是在湘江這個地方,步行過去就可以吃到美味的食物。

「頭兒,好像是有麻煩,有一個車隊的目的地是美國大使館,車上全部都是日本人。」還有三分鐘就可以得到代碼了,在路邊執勤的傢伙報告了這麼一個消息。

「不要去管他們,跟我們沒有任何的關係,所有人都注意了,做好自己的事情,沿途監視好日本車隊就行了,還有三分鐘的時間。」水星關掉了李天那邊的耳機,他不希望這些事情影響李天。

水星拿起了自己的望遠鏡,日本車隊已經抵達了大使館的門口,他們並沒有得到這個消息,說明這些日本人是倉促而來。

大使館特意修建了一個遮陽罩,所以在遠處是沒有辦法看到車上下來的是什麼人的。

「你那邊有沒有什麼異常?」水星打開了耳機,問問李天那邊的情況,自己這邊看到的都是實質性的李天,卻可以操控鬼魂看到他們看不見的東西。

「李天…李天…」水星的耳機里並沒有傳來李天的聲音,這讓這個傢伙有些著急,莫非是出事了嗎?

「老大別著急,這個傢伙睡著了。」 醜小鴨的蛻變 坐在前座的小姑娘也聽到了水星著急的聲音,回頭看了一眼李天,已經是發出鼾聲了。

真是虛驚一場,這都什麼時候了,外面的人緊張的都不敢呼吸,你竟然是還能睡著覺,其實這也怪不著李天,做事的是鬼魂,跟自己有啥關係啊,趁這個機會睡會覺也沒什麼,反正最後把代碼給你們就行。

也不知道美國人想的什麼,他們竟然是要用湘江的計算機進行計算這個程式,所以才會有這一次的機會。

在美國人的心裡,可能是想要來一把聲東擊西吧,但是他們做事太不謹慎,不帶華夏人知道了這個消息,日本人也知道了這個消息,表面上這些年日本是美國的小弟,可實際上日本也沒閑著,有這麼一個好的機會,日本肯定不會放過的。

但日本知道消息比較晚,所以他們現在才過來,沒有跟美國人早先聯絡好,來這裡的是日本的紀香公主,在日本皇室當中很有善名,到湘江是做友好訪問的。

都來了一個星期了,但訪問的名單當中並沒有美國大使館,這是臨時加進來的,日本是美國的鐵杆狗腿子,美國人也不能夠拒絕,這就同意了,但是要求手下人全程監控這伙日本人,對自己的狗腿子也不能夠放心,當年珍珠港的事情美國人還沒忘呢。

「我這邊什麼情況也沒有,你那邊只要等著接收代碼就是,我做事絕對不會…等等,好像發生了一些問題,鬼魂給我說出現了同行,他們也是要來竊取代碼的,就是剛才出現的那伙日本人…」李天剛剛說完,鬼魂就給李天來了新消息,日本的這一群人當中,竟然是有忍者。 很多華夏人看不起日本的忍術,但是日本的忍術既然能夠發展那麼長時間,而且辦成了很多的事情,就說明的確是有可以說得出的長處。

通過跟鬼魂的聯繫,李天看到日本人的隊伍當中並沒有少人。

「有沒有辦法阻止日本人,不能讓他們也拿到代碼,咱們跟日本之間的矛盾太深了,只要是能夠遏制他們發展,也就等於咱們發展了。」水星焦急的說道,剛才代碼已經拿到手了,京城那邊也傳過話來了是正確的,現在代碼還在屏幕上,如果日本也看到的話,恐怕日本也會有一定的發展。

李天冷笑了一下,想要讓日本人拿不到代碼,那實在是太容易了。

鬼魂接到了李天的命令,本來現在就可以撤退了,但看到一名日本忍者使用隱身術慢慢的靠近那所房間,這傢伙冷笑了一下。

隱身術說白了就是一種障眼法,讓自己跟周圍的環境結合起來,其實並沒有那麼厲害,也只能是騙騙小孩子,在鬼魂的眼睛里,那個傢伙就跟沒穿衣服一樣。

按照美國使館方面的意思,紀香公主只能是參觀前面的一部分,後面的一部分屬於整個美國的機密,中間全部都隔離開了,但這個日本忍者使用了分身術,隊伍當中的人一個都沒有少,所以美國人也沒有懷疑。

鬼魂是一個虛無縹緲的,就算是想要通知美國人也沒有辦法,只能是讓這個日本人自己露出破綻。

接到李天的命令之後,鬼魂收縮了自己的大部分力量,開始在這個傢伙前進的路上製造障礙,這個日本忍者顯然是受過高深訓練的,所以就算周圍的溫度下降了,感覺到了有些不對勁,但自己沒有發出一點的聲音。

他們日本跟華夏調查到的情況不一樣,華夏這邊因為有李天在這裡,所以他們能夠第一時間拿到代碼,日本要算的就是那50秒鐘,代碼會在顯示屏上停50秒鐘,這傢伙只要在50秒鐘內進去就行,現在已經是到了門外了。

「切,平時美國人老吹他們的戰鬥力多高,這日本的傢伙兩下就給解決了。」李天可以看到裡面的真實情況,門口兩個美國人直接就被解決了,而且還被釘在了牆上,從監控當中啥也看不出來。

李天這裡滿不在乎,旁邊的水星已經是一身汗了,按說現在已經是完成任務了,撤退也沒什麼的,只不過碰上這樣的事情,怎麼著也得讓小日本吃個虧呀,要不然多年前的恩怨,咱們心裡怎麼能痛快呢?這些傢伙可是侵略了咱們八年呢。

眼看這個傢伙就要進門,只要是進去之後,立刻就會發現代碼,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李天讓鬼魂犧牲大一點,直接顯現出身體。

「啊…」比較了半天的日本忍者發出了一個聲響,立刻走廊那裡的守衛就聽到了。

一枚十字鏢飛向了守衛,但是守衛手中的槍也響了,子彈打在了天花板的燈上,整個大樓警笛大作。

鬼魂耗費了不小的力量,回到李天的體內就休息去了,估計沒有十天半個月能不能醒過來,不過這一次也值了,就看這些小日本怎麼應付吧。

「拜拜…」前座兒上的時髦女孩吐出了口香糖,也聽到了大樓里的警笛聲,這個時候要是還不撤退的話,那自己就出問題了。

「各單位立刻撤退,各單位立刻撤退…」水星也看到了裡面的情況,這一次可以說是超快的完成了任務,而且這邊獲得了不小的收穫,裡面的日本鬼子可被整慘了。

美國領事館內。

「我是麥克上校,立刻封鎖大樓所有的進出口,有人潛入,有人潛入,盯緊公主隨從,每個人都要檢查。」領事館內的武官立刻下達了命令,公主身邊的這些人也傻眼了,他們當中只有行動的那個人才知道命令,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

「你們這是在幹什麼,我們是紀香公主的隨從,我們又沒有犯罪,你們憑什麼不讓我們離開?」紀香公主一臉憤怒,但是日本皇室需要給人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所以這種話只能是旁邊的嘍啰去問。

「我們領事館發生了潛入事件,我們懷疑跟你們有直接關係,不管你們是什麼人,全部接受檢查。」帶隊的美國軍官大聲說道,絲毫沒有因為你們是誰的隨從就對你們態度好點。

「太荒謬了,我們只是到你們這裡來合理的參觀,你們竟然這樣誣陷我們。」紀香公主也感覺到了憤怒,如果這個事情處理不好,自己會陷入外交事件。

「報告長官,這個人有點不對勁,我們問什麼他都不說…」沒等長官說什麼呢,美國海軍陸戰隊的士兵就發現了不對勁,在人群當中有一個傢伙目瞪口呆的問什麼也不說話,只是保持著招牌性的微笑。

這就是日本的分身術了,雖然能夠暫時把一個人分成兩個人,但原本的那個傢伙只是個傻子,只能做一些最基本的動作,如果沒出什麼事情的話,一般人還是看不出來的,可如果要進行檢查,一眼就能夠看出來。

「三步一崗,五步一哨,把整個大樓布控,這是日本忍者的分身術,一定要把另外那個傢伙找出來,他傷害了三名美軍士兵。」這位武官大人是見過世面的,立刻就判斷出來怎麼回事兒,他知道這種分身術不能離得太遠,所以另外一個人也在大樓當中,只要把另外一個人抓住,那這件事情就有結論了。

紀香公主當然清楚這是什麼,這是日本忍者的看家本領,可他的隨行隊伍當中並沒有人證能夠玩兒分身術的,至少都得是上忍了,整個日本才只有十幾名上忍。

自己這一次真是被坑慘了,本來來湘江訪問就沒有多少湘江人歡迎,而且中間也沒有訪問美國領事館的行程,這是臨時加上的,真是有苦也說不出呀。 這也算是顧可彧期待的一個結局,對於江映寒,她也決定節目一完成,就要堅決和他劃清界限,保持距離,畢竟,他們之間越拖問題就會越大,到時候怕是不好收場。

自從上次江映寒和顧可彧表露心際之後,顧可彧就一直想找個機會和他說清楚,最好退回普通朋友關係,要是不能,也就只能保持距離,但就因為節目的原因,才一直沒能說這些。

但是現在顧可彧明白了,自己和江映寒再繼續這樣發展下去,只會讓江映寒對他們之間的關係有更多的幻想,而自己的秘密他也已經知道了,自己是真心把江映寒當作朋友的,要是明明對人家無感還一直不明確拒絕的話,對於江映寒來說也是不公平的。

顧可彧讓這通電話給徹底折騰清醒了,眼看著天色已經亮了起來,就趕忙去洗漱收拾了一下,早早的就到達了劇組。

顧可彧來到化妝間準備化妝的時候,幾乎還沒有一位演員到達現場,化妝師們都三三兩兩的坐在一起聊天,看到她進來就趕忙給她盤頭,準備服裝。

顧可彧進來坐下后才發現了一個古怪的地方,那就是今天在場的所有化妝師們居然都是帶著妝的,而且都是十分精緻優雅的那種。

一般來說因為古裝劇化妝時間很長,化妝師們的工作任務都十分的繁重,她們自己幾乎是不會在工作時間帶妝的,所以顧可彧才會覺得奇怪。

今天是什麼情況?有媒體要來劇組探班嗎?

顧可彧很是疑惑,因為她並沒有聽到任何風聲,和這些化妝師之間也不是太熟,也不好直接開口問,只好先按下自己的好奇心,化好妝換好衣服就先背台詞去了。

就在她呆著攝影棚里十分專註默記台詞的時候,突然被人從後面捂住了雙眼。

捂著她雙眼的手手指細長,皮膚微涼,而且還帶著她熟悉的甜橙味兒的護手霜的味道。

「你猜猜我是誰?猜對了有驚喜哦!」

其實平日里劇組的小夥伴們也經常會玩這樣的遊戲,所以顧可彧下意識的就要抬手打落捂在她眼前的那雙手,卻碰到了一件冰涼的物體。

顧可彧瞬間就反應過來到底是誰要來他們劇組了,難怪那些化妝師小姐姐們打扮的那麼好看。

「江映寒,你幼不幼稚啊!」

身後的人身子一頓,然後有些不情不願的放下了手。

顧可彧回過頭去,果然就見江映寒撅著個嘴,一臉不開心的看著她,似乎有些埋怨她剛剛那麼快就猜是他。

「我說,你怎麼一下就能猜到是我?我剛剛可是刻意變聲問你來的。」

「和你的聲音沒什麼關係啦!我剛剛無意間碰到你帶在手腕上的手鐲了。」

顧可彧抬手指了指江映寒手腕上的手鐲,這個還是之前她在準備幫江映寒澄清同性緋聞時,專門拜託小唐給買的情侶飾品。

「我就說嘛!原來是你這個小東西出賣了我呀。」

江映寒抬起手,敲了敲手腕上的情侶手鐲,十分的孩子氣。

顧可彧看著他這幼稚無比的樣子忍不住笑了出來,下意識的抬手捂了一下嘴巴。

江映寒看著她,臉色卻是突然變得沉重起來,他猛地伸出手來抓住了顧可彧的手腕,皺著眉頭,有些不悅的質問顧可彧。

「屬於你的那一隻個呢?你為什麼不戴著了?」

「我說你看不見我穿著古裝呢嗎?你是想讓我穿幫嗎?」

顧可彧有些無奈的說了一句,見江映寒的眉頭皺的更緊了,又加了一句。

「你放心吧!我沒丟它,就是最近拍戲呢不能戴著它,就在我包包里放著呢。」

聽到顧可彧的這番解釋之後,江映寒的眉頭終於才不在擰在一起了,臉色也好看了幾分。

「那就好,我就是怕你把它給弄丟了。」

江映寒說著,抓了抓頭髮傻傻的笑了起來。

顧可彧看著江映寒這樣,心裡的石頭又沉重了不少。

她之前準備這對情侶的手鐲,完全是為了營銷效果,讓網友們和狗仔記者們以為他們在談戀愛,這樣有關江映寒的同性的醜聞就能不攻自破了。

可是沒想到,江映寒居然信以為真,到現在還一直帶著它,他不會是誤會自己對他有意思才送他手鐲的吧?

這讓顧可彧覺得無比的頭疼,她之前就只會在出席活動的時候戴那個手鐲,也是為了方便記者們拍照,這樣她和江映寒的緋聞就會漸漸掩蓋他的醜聞。

江映寒現在這麼看重這個手鐲,剛剛發現自己沒有戴著時反應激烈,看來她之前考慮的儘快和江映寒撇清關係的事情不能再拖了,必須要儘快解決。

要不然她擔心江映寒會入戲太深,到時候事情更加不好解釋清楚了。

顧可彧偏了偏身子,有意避開江映寒那有些熱烈的目光,也不想再與他討論有關情侶手鐲的問題,急忙轉移話題道。

「你怎麼突然跑來我們劇組了?是有什麼活動嗎?」

顧可彧的小動作江映寒自然是敏感的捕捉到了,他眼睛里的光彩也瞬間黯淡了不少,但還是沖著顧可彧扯了一個笑臉。

「我來這兒還能因為什麼啊?自然是專門來給你探班的。」

江映寒的話讓顧可彧一瞬間警覺了起來,杜亞生的劇組,很少允許公開探班,而且就算是江映寒這樣的藝人朋友,來之前也一定要和劇組的相關工作人員提前聯繫好,因為涉及劇透的問題,古裝劇的劇組一向管理嚴格,不可能隨隨便便就放人進來的。

於是顧可彧敏銳的將剛剛化妝師們的異常聯繫在了一起,那些化妝師突然打扮的光鮮亮麗,早上《我們戀愛吧》的導演又突然通知她拍攝取消,這些絕對不可能是巧合,把這些都串聯在一起的話,那麼只有一個可能了。

顧可彧仔細的看了一眼周圍,又回去看了一眼化妝間,果然在一個角落裡發現了一台開著的攝像機,周圍還精心做了偽裝,要是她不仔細去看的話,根本就不會發現它,而她回來攝影棚看了一圈,也在一個隱蔽的角落發現了一個。 這件事情引發了一系列的連鎖反應,美國向日本提出了最嚴重的抗議,這已經不是一般的外交事件了,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侵略,駐外使館雖然在其他國家的領土上,但也代表著一個國家的主權,間諜活動對於各國來說都不是秘密,都可以進行,但你不能夠被抓住呀,被抓住,這就是很嚴重的政治事件。

日本方面陷入了極大的被動,原本日美之間的友好關係因為這件事情出現了裂痕,他們還想要在最近一段時間舉行聯合的軍事演習,給華夏施加壓力,希望能夠在某些事件上獲得優勢,結果因為這個事情的發生,讓美國單方面取消了軍事演習。

京城安全局總部。

「哈哈,看看今天的新聞,這個小子實在是太會辦事了,我以為這小子會撤退呢,沒想到會把日本人給拉的那麼深,得給這小子一定的獎勵啊,這件事情讓我也出了一口氣,這些該死的日本鬼子,想要跟在咱們後面沾光呢,沒那麼容易。」還是那位老人,只不過屋裡還多了另外一位老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