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你以為,隱忍,會有什麼用處嗎?你不把能力表現出來,陳老太太能看到嗎?你再厲害,再好,老太太不知道,這一切豈不都是白搭?老太太那麼寵你哥,你就不能有點亮眼的表現嗎?」顧雪有些恨鐵不成鋼地道。

陳立擺擺手:「大道理不要跟我說,讓你來這小地方真是委屈了。海州只是小廟,容不下您這尊菩薩。」

「我來這裡,就是等你過來。你既然來了,我也該走了。海州任你折騰,我只告訴你一點,真正的強大,不需要隱藏。」顧雪站起身,悠悠道。

陳立輕嘆一聲:「也許我們的觀念不同吧,我一直覺得:身懷利器,豈可輕易示人?」

直到陳立消失在門外,顧雪依然原地站著,她腦海中還回蕩著剛才陳立那句話。

身懷利器,豈可輕易示人?

這樣的隱忍,似乎令人費解,然而顧雪分明從陳立臉上看到強大的自信。

好像只要他想,就沒有任何做不來的事。

之所以沒有做出什麼,只是因為他不願意。

是極度自信,還是極度自負?

顧雪想到此處,不由莞爾。

人力有時而窮,便是陳家,也有著自身的局限。陳立只是年少輕狂,哪來這樣睥睨一切的氣勢?底氣從何而來呢?

區區隱忍,有什麼用?

顧雪喃喃道:「但願你是對的吧。你要知道,陳家依然有攔路虎,你現在連陳家這道坎都過不了。」

「你哥已經病入膏肓,陳家的擔子,遲早會壓在你肩上。不管你願不願意,因為你是陳家的子孫。」

「別怪媽無情,兩個都是我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

陳家兄弟相差不過兩歲,但是性格大不相同,一個能言善辯,一個沉默寡言。

向來,陳家長兄就很討陳老太太的歡心,什麼事都護著他,慣著他。

陳驕,他的出生,似乎就證明了,他是天之驕子。在他的面前,陳立只是個沒人在意的小少爺。

陳立趕回別墅,發現桌上擺了飯菜,家裡三人都坐在飯桌前,沒有動筷,這樣情況以前從沒發生。

孫瑩本來也沒想等陳立,反正以前也沒等,這回唐夢雲卻執意要等,孫瑩也不得不妥協。

「怎麼才回來?不知道大家餓著肚子在等你嗎?」孫瑩沒好氣地道。

唐夢雲上前拉住陳立的手:「事情辦好了吧,過來吃飯。」

「辦好了。」陳立笑著,被唐夢雲拉到座位上。

沒有發現周雁的身影,陳立奇怪地道:「周阿姨呢,告訴她過來吃飯吧。」

「陳立,你夠了。她只是保姆,你要讓她和我們一起吃?」孫瑩瞪圓了眼睛。

陳立直接無視對孫瑩的態度,他起身走向客房。

隔了一道門,陳立聽到裡面有說話的聲音,別墅內再無別人,顯然周雁在打電話。

周雁說話有些含糊其辭,說著儘快想辦法云云。

陳立一想,明白她是在給女兒打電話。

等到周雁掛斷電話,陳立才上前敲門:「吃飯了,周阿姨。」

周雁開了門,看到陳立,她拒絕道:「不用了,我只是保姆,哪有跟主人一起吃飯的道理。」 陳立沒有動,他淡淡一笑:「阿姨,剛才你在跟女兒打電話吧,這月的工資先預支給你吧,前提是你一起過來吃飯,行不行?」

「這……這怎麼可以。」周雁吃了一驚,她才第一天上班,哪裡有第一天就預支工錢的道理。陳立忽然提起這事,她著實吃驚不小。

「沒什麼不可以的,吃了飯我給你取。」陳立笑道,「把這當成家裡一樣就好,不用有么多講究。」

陳家的規矩很多,陳立覺得煩。唐家也有諸多規矩,陳立同樣反感。

周雁沒有拒絕的理由,她連聲道謝,除此之外,她也沒有更好的表達方式。

周雁坐到餐桌前,孫瑩雖然不滿,也不敢表現得明顯,再有,唐慶國和唐夢雲都沒說什麼,孫瑩一個人勢單力孤,也不敢發話。再有,之前陳立的強硬態度,讓孫瑩也有些后怕,短時間內,她不敢太放肆。

飯後,陳立說到做到,很快將五千塊交到周雁手上。周雁拿著五千塊,手都在發抖,除了感激,她已經不知道怎麼表達了。

此時,唐夢雲被孫瑩拉到了二樓房間,關上了門。

「媽,什麼事?」唐夢雲疑惑地問道。

「別墅的房產證,上面有你名字嗎?」孫瑩開門見山。

陳立什麼時候買的別墅,唐夢雲也不知道,房產證上肯定沒有她的名字。

「應該沒有,買房的事我事先也不知道。」唐夢雲更奇怪了。

「你呀,是不是傻。沒有名字,你住得心安嗎?你哪天有空,儘快把這事辦妥,最好是把別墅轉給你。」孫瑩著急地道。

唐夢雲覺得莫名其妙:「媽,你在說什麼啊,為什麼要轉給我,我們現在這樣不挺好嗎,轉來轉去多麻煩。再有,最近東靜地產的事可把我愁壞了,您還給我添亂。」

「你這孩子,怎麼說話呢?媽這是為你好,什麼叫添亂?真是好壞不分。房子你是能住,萬一陳立哪天發火,要把你也趕出去,你怎麼辦?真的要被他掃地出門嗎?你呀,就是不懂得為自己留後路。」

「再說,你沒看到今天他怎麼對我?當著外人的面,就要我滾,還不是因為這房子是他的。如果這房子你也有份,或者這房子在你名下,他還能這樣橫嗎?」孫瑩嘆了口氣,埋怨道。

「媽,你怎麼越說越奇怪了。今天是你們做得不對,陳立只讓你們道歉,這也是應該的,怎麼你還要算計他。」唐夢雲立刻想明白了,敢情她的親媽孫瑩這是想拿下房產證,以後她在這個家中可以更有底氣。

這樣的事,唐夢雲絕對不會去。

「哎,什麼算計?我是你的媽,提個意見也不行嗎?夢雲,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孫瑩有些生氣了。

唐夢雲搖搖頭:「媽,你要真的為我好,就不要再說這事。別墅是陳立買的,我不能搶,也不會加上我的名字。我走了,媽。」

「哎,等等。」孫瑩連忙扯住唐夢雲,「夢雲,你怎麼缺心眼呢,陳立現在對你好,以後呢,你也能保證嗎。你的將來,要把握在自己手裡。」

「媽,你怎麼這麼多大道理,接下來是我拿下別墅,再下一步,會不會是跟陳立離婚?再有,未來的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現在對我好,就夠了。」說完,唐夢雲甩開了孫瑩,走了出去。

孫瑩氣得臉都青了,她一片好心,女兒根本不領情,反過來說她不懂事,這簡直豈有些理。

「傻孩子,真是一根筋。罷了,有的事你不做,只有媽來做這個惡人了。」

孫瑩喃喃自語。

唐夢雲回到一樓住處時,陳立已經在沙發上躺下了。

這幾天唐夢雲一直為東靜地產的事煩心,另外就是,如果這事解決,以後陳立不再睡沙發,到時也是件為難事。唐夢雲一直在想個完美的辦法,既能解決她的事,也可以避免別的事。

想法是好的,實行起來只怕不易。再有,這樣的話她也有些不好說出口。再有,眼前的麻煩都沒解決。唐夢雲思來想去,終於迷迷糊糊睡著了。

第二天一大早,唐夢雲剛洗漱完畢,唐老太太的電話就打過來了,詢問與東靜地產的合作事宜。

唐老太太雖然是一副漫不經心的語氣,但任何人也知道她十分關心這事,要不然,不可能大早上的就打電話。

掛了電話唐夢雲只有嘆氣,都是唐老太太和唐明運闖下的禍,偏偏要她來解決,簡直沒道理。

「跑步去嘍。」陳立看著發獃的唐夢雲,忽然笑道。

兩人沖了出去,一直跑到山頂。晨風讓兩人精神大振,在山頂俯瞰海州,有一種特別的壯美。

「以前我一直想,生活在高高的雲霧之間,是怎麼樣的一種感覺,現在我明白了。」唐夢雲張開雙臂,作出白鶴晾翅狀,感嘆道。

陳立笑道:「你是仙女,這些與你才般配。」

「油腔滑調。」突如其來的讚美,讓唐夢雲有點措手不及,她紅著臉嗔道。

陳立鄭重道:「古人說,『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在我看來,你的美勝過世間清晨白露,勝過所有的朝暉晚霞。」

「越來越沒譜了,別說了。」唐夢雲鬧了個大紅臉,她轉頭向山下奔去。

陳立連忙跟上。

他向來只看到唐夢雲冷靜嚴肅的一面,能夠看到她臉紅,也是一份勝景。

陳立曾經想過,拋去所有的功名利祿,與唐夢雲放下一切,平靜地渡過一生。

然而,這隻能是奢想,他身上的危機沒有解除,他還沒有這樣的機會。要保護唐夢雲,他只有變得更強大。

陳立一直覺得,真正的強大不一定要表現在外面,也可以隱藏起來。家有利器,豈可輕易示人?

向來都是槍打出頭鳥。

鋒芒畢露,絕不是什麼好事。殺手鐧,就應該在關鍵時刻用出來。所以,他不認同顧雪說的,一定要將強大表現在外,讓別人看到。

他雖然低調,但並不平庸。他身為陳家少爺,儘管不得寵,他依然是陳家的少爺。在他身上,依然纏著無數的光環。 回到別墅,早餐后,陳立送唐夢雲去公司。

公司門口,唐明運和唐明蘭早等在那裡,兩人目光古怪地看向陳立和唐夢雲。

「唐夢雲,我早上跟老太太請安,聽她提起,你還沒解決合作的事啊,可要抓緊嘍。」唐明運裝作好心提醒道。

「都是你,唐明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唐夢雲沒好氣地道。

唐明運是造成這次危機的罪魁禍首,現在出了事,他還跳出來陰陽怪氣,唐夢雲實在沒有什麼好心情。

唐明運臉都黑了,唐夢雲居然對他這麼不客氣。

唐明蘭看到自己親哥哥吃癟,她也憋不住了。

「看看,說話倒是刁鑽,辦事能力卻差點,要不是你能力有限,老太太也不會考慮換人。這個呀,就叫作蒼蠅不叮無縫的雞蛋。」唐明蘭旁敲側擊地道。她跟唐明運一樣,只稱呼「老太太」,而不叫奶奶,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

「唐明蘭,你不去尋找你的那位什麼公子,跑來關心公司的合作,真是不務正業。」唐夢雲幾句話直指靈魂。

「是呢,我當然要找他了。等我嫁過去,就有花不盡的錢,到時,唐家我都不看在眼裡,而你,不過是個經理,又有什麼可驕傲的?」唐明蘭半點沒有羞愧的意思,她洋洋得意地反駁道。

「提前恭喜你,願你早些找到他。但是,你現在還是我的下屬,快上班了,別在外面晃了。」唐夢雲淡淡拋下幾句話,她人已經走進電梯內。

唐明蘭氣壞了,她自然要上樓,不過她不想跟唐夢雲坐同一趟,只有等下一趟。

「哥,你查清楚了嗎?」唐明蘭問道。

在這件事上,唐明運破天荒地沒有偷懶,他是真的派人查過了,但是一點頭緒也沒有。畢竟,這事也關乎他的前途。但是他的人查了國內,也查了國外,查來查去,什麼也沒找到。

「我已經督促手下在查,暫時沒有什麼發現。」唐明運鄭重道。

「等到那天,我要讓唐夢雲好看。」唐明蘭捏了捏拳頭,恨恨地道。

唐明運忽然笑了:「手下人說了,好像和燕都的陳家有關,這可是天大的喜事。」

「我就說嘛,怎麼會有錯。」唐明蘭捏著下巴,「燕都更好,回家方便。」

此時,唐夢雲走進辦公室,桌上的座機已經在響了。

唐夢雲接起電話,不出她意料,是唐老太太打來的。

「奶奶。」

「安國策怎麼說?事情有轉機嗎?」唐老太太也不客套,直接問道。她從來沒有像這樣急躁過,因為她孫子的幾句話,她就冒失地登門要求換人,最後落得這樣一個結果,她實在是大悔。

後悔沒有在第一時間讓唐明運坐到經理位置,不然,現在就不用她親自登門去說什麼了,還落得一個被人晾著的局面,真是何苦來由。

更壞的可能是,東靜地產真的終止與唐家的合作,唐家不死也要去半條命。

想到這些,唐老太太就吃不好,睡不香,坐卧不寧。

「奶奶,我在想方法,事情總會解決的。」唐夢雲安慰道。

唐老太太嘆道:「都怪我,被豬油蒙了心,聽了唐明運那小子的話。唐家現在到了生死關頭,一切全看你的了。」

唐老太太唉聲嘆氣,幾句話倒是出自肺腑。

唐夢雲雖然埋怨唐老太太自作主張,但是想到她年紀這麼大了,還要為家族中的事勞心勞力,也的確不易。她沒來由有些心疼。

「奶奶,你不要擔心。以前的事,我不都解決了嘛。」唐夢雲開導著唐老太太。

「那就好,夢雲辦事,我是放心的。」唐老太太略為放心地道。

唐夢雲收起手機,她只有嘆氣。

該想的辦法,她都想盡了,對方根本不搭理,就是過去那邊,人家也是避而不見,她總不可能硬闖吧。

忽然,手機響了。

唐夢雲心中一動,當她看到來電顯示「安國策」三字時,頓時心臟猛跳。

她想盡辦法要聯繫到安國策,對方都不接,現在對方主動打電話過來,不管怎麼樣,畢竟有了一次爭取的機會。

「安哥,先前是我們這邊辦得不好,唐老太太已經重新給我授權,請你再給我們唐家一個機會。」唐夢雲接通電話,便急忙賠禮,說明情況。

「繼續合作。」安國策只說了四個字。

唐夢雲只覺得一股狂喜湧上心頭,她本以為,這事必有許多波折,但是對方直接答應了。

「謝謝你,安哥,真是太感謝了。」唐明蘭激動之下,有些語無倫次。

「我還有事,再見。」安國策客套一句,掛斷電話。

唐夢雲放下了心頭大石,只覺得輕鬆暢快,她明白,這件事原本毫無轉機,後來陳立答應幫忙,安國策就改變了態度,顯然都是陳立的功勞。然而想到她答應的事,又有些頭疼……

至少,眼前的危機度過了,唐夢雲立刻讓秘書安排下午開會,將這個消息知會唐家人。

到了下午,幾乎所有唐家負責人都到場,連滿臉不耐煩的唐明運和唐明蘭兄妹也到了。對於唐家兄妹來說,覺得這是唐夢雲在命令他們,這滋味讓他們非常難受。

「唐夢雲,你這麼急找我們來,是不是想不到辦法,需要我們替你出主意?」唐明運奚落道。

「老太太說過,這事交你負責,你可不要賴在我們頭上,你答應的事,就要自己去做。」唐明蘭幫腔道。

唐家眾人也深以為然,唐夢雲在這個時候找大家來,想來必沒什麼好事。對於家族內的事,他們都不想出主意。出了好主意沒有賞,萬一出了餿主意,還會惹來罵聲一片,可謂吃力不討好。

唐夢雲看著一眾親戚的表情,她內心鄙夷,淡淡地道:「合作的事已經解決,我今天找大家來,就為這事。」

「解決了?」唐明運瞪圓了眼珠,「你不會開玩笑吧,這種事可不能亂說。」

唐明運一整天都盯著唐夢雲,發現她根本沒離開過公司,現在唐夢雲召開會議,說什麼事情解決了,這怎麼可能? 唐明運其實心裡有數,這事假不了。唐夢雲敢當著眾親戚的面說出來,就說明她有絕對的把握,不然,這話傳到老太太耳中,唐夢雲麻煩大了。

唐明運又喜又憂,公司的麻煩解決了,他又可以繼續靠著公司這棵大樹乘涼。憂的是,唐夢雲解決了這事,在公司的名望上升,手頭掌握了更大的權力。

事先時候,唐老太太承諾,如果唐夢雲解決這事,以後則由她全權負責城西項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