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此刻的劉冰峰,儼然陷入一種暴走的狀態,大吼一聲,手指著葉修,喝道:「大膽狂徒,敢在我們海洋之心鬧事?老子給你鬆鬆骨頭!」

話音剛落,他身子便像繃緊的弓一樣,猛然彈射而出!

欺近葉修身邊時,一個手刀,狠狠斬向葉修!

葉修冷笑一聲,不等他的手刀斬到自己,便一巴掌拍在他的蘑菇頭上!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3 只聽劉冰峰嗷一聲怪叫,撲倒在地!

原本看著一點沒有氣勢的葉修,竟是一招制敵!

而且劉冰峰被拍了這一巴掌之後,只覺得像中了邪一樣,渾身酸麻,趴在地上爬不起來。

旁觀的眾人又一次吃驚了。

他們一個個看著葉修的目光,都帶著一種深深的刮目相看。

「劉經理,我還沒出力呢,你就倒下了。」葉修看著趴在地上的劉冰峰,輕笑一聲說。

就在他話音剛落的那一刻,猛然一個低沉的聲音,從圍觀人群之外響起來:「年輕人,好手段啊!」彷彿海浪撲岸,這個聲音響起的那一剎那,一股磅礴的威勢,隨著話音,一浪高過一浪席捲而出,瞬間封鎖全場!

那一刻,除了葉修、沈泰、沈雍、王永川幾人之外,所有人被這磅礴的威勢籠罩,都無法呼吸,快要窒息了!

「好強勁的威壓!」葉修臉色一變,心裡驚嘆。凝目看去,卻發現發聲之人被圍觀人群擋住,看不到。

磅礴的威勢在大廳里滾滾而動,前台桌上一個玻璃杯,像是終於承受不住,嘣一聲爆碎!

就在那些人籠罩在威勢中無法呼吸,快要窒息而亡的時候,忽然一聲輕嘆響起,又是剛才那個聲音,這一聲輕嘆后,籠罩全場的威勢,瞬間潰散。

哇哇咳嗽之聲四起,剛才憋得快要窒息而亡的那些人,此刻突然得到解脫,瘋狂地大口呼吸,一時間不適應,便大聲咳嗽起來。

一時間,全場除了葉修、沈泰、沈雍、王永川之外的所有人,竟是無比狼狽。

就在這些人狼狽的咳嗽聲中,忽然靠近前台那一方的人群自動分開,讓出一條路。

一個皮鞋踏地的聲音,清脆地響起,後面緊跟著女孩高跟鞋踏地的聲音。

「老爸,你就愛顯擺,看看你都害了多少無辜的人。」一個女孩好聽的聲音,沒好氣地抱怨道。

「小鈺,別說這些廢話了。」那個低沉的聲音回了一句。此次他聲音里雖然沒有挾帶剛才那種磅礴威勢,但也透著十足的力量,雖然低沉,卻震得人耳朵嗡嗡作響。

聽了老爸的回答,那個女孩的聲音不滿地嗔了一聲。

隨著人群分開,葉修終於看到那個人的廬山真面目。

只見那人身著暗紅襯衫,黑色休閑褲,閃爍暗光的鱷魚皮鞋,身高約一米七五左右,身材結實而勻稱。他的臉頰瘦削,宛如刀鋒,稀拉的鬍子渣,劍眉斜飛,鳳眼中神光內斂。

整個人給人一種宛如刀鋒的硬朗,又宛若深淵一般陰沉。

他隨手夾著一支香煙,煙頭一點嫣紅明滅,貌似隨意的姿態中,透著一股強大的從容和鎮定。

「這人是誰?」葉修看著來人,心裡竟是從未有過地閃過一絲緊張,雖然這緊張一閃即逝。但能夠令葉修產生這種感覺的,整個世界上也沒有幾個。

不過,當葉修看到那人身後跟著的那個女孩時,卻不由呆住了。

能不能不要這麼巧? 恩加不相信銀音會拋棄於他,飛羽部落的人也無法接納讓蛇族部落的人做他們部落雌性的伴侶。

在將彥曷虐了一頓,見彥曷很聽風玫的話不曾對他們用毒,飛羽部落眾人態度稍作緩解。

最終,元琅發話,先回部落。

銀宛之前不被允許跟著,此刻見風玫安然回來才暗自鬆了一口氣,但當知道風玫選了個蛇族伴侶后,瞬間擰起了眉頭,目光銳利地盯著正一副生無可戀模樣跟在風玫身後的彥曷。

彥曷頭一扭:「別看我,不是我。」

他丫的就是一炮灰!要求伴侶的是重晏,面對責難的卻是他,這是什麼道理!

元琅指了指風玫的手腕:「吶,據說是他們蛇族少主。」

看到風玫手腕上的小墨蛇,銀宛呼吸一窒,視線掃過恩加時,卻是冷笑:「威脅我?以為你選擇蛇族,我便會同意你與恩加成為伴侶?」

風玫:「……」姐姐你真的是想太多。

恩加卻是眸子一亮,瞬間滿血復活:「阿姐,我與阿音是真心相愛的的,你對我究竟哪裡不滿,你說,我一定改。」

銀宛冷冷瞥了他一眼:「我對你整個人都不滿。」

銀宛對恩加的厭惡,從來都不加掩飾。

恩加臉色有著片刻僵硬,捏緊了拳頭努力壓抑著心中的怒氣,沒有再開口。

氣氛瞬間凝滯,元琅輕咳一聲,不虞地對風玫道:「小音,這次可是你的錯了,你怎能如此不知分寸的選擇這樣的方法呢?」乾坤聽書網

連元琅也都認為風玫是為了與恩加在一起,以退為進才說什麼選擇一個蛇族做伴侶。

畢竟,沒有哪一個部落的雌性會喜歡蛇族的。更何況,銀音選的伴侶,不一直是恩加嗎?如此也只有銀宛所說的以與恩加成為伴侶為目的。

彥曷聽著他們的話,琢磨一陣,有些不對味了:「敢情你們是在玩我們少主呢?」

雖然看到重晏吃癟,他會很樂意,可是這種方式,卻是他不能接受的。

風玫站在那裡聽著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就好像她真的是為了恩加一般,好一陣無語。

「你們說夠了沒?」

所有人視線立即集中在風玫身上。

風玫垂眸看著左手手腕上的小墨蛇,右手拇指在上面摩擦著感受著那冰涼順滑的觸感,心情好了幾分,開口聲音便也染了幾分輕快:「我帶他回來,只是通知你們,並不是詢問我是否可以選他為伴侶。如果,」她抬眸,笑吟吟地看著銀宛與元琅,「你們不歡迎,我這便帶著他離開便是。」

彥曷立即接話:「跟我回蛇族啊。」

「休想!」元琅與銀宛同時開口。

元琅黑沉著臉色,攔在風玫與彥曷中間,似乎怕一不留神風玫就被彥曷帶去蛇族了。

彥曷挑了挑眉,也不介意,只看著風玫等她做決定。

「銀音,你是認真的?」銀宛聽到風玫剛剛一襲話,竟奇迹的神色緩和了幾分,「你確定不是因為恩加,而是真的喜歡這個蛇族,要做他的伴侶?」 那女孩,雖然換上一身果綠色的抹胸紗裙,看起來更嫵媚漂亮,但絲毫難掩她眉宇間顯露出的颯爽英姿。

這女孩,正是龍海公安局東城分局的女警花唐鈺!

就在這時,唐鈺目光流轉間,也是發現了葉修,不由吃驚地叫出聲道:「又是你!」

這一聲驚叫,頓時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引到了葉修身上,包括唐鈺老爸的目光。

唐鈺老爸聽到女兒突然驚叫出聲,似乎認識眼前這個年輕人,不由微微訝然,用審視地目光掃了葉修一眼,又看向女兒問道:「小鈺,你們認識?」

「不是……」唐鈺凝脂般的臉蛋上莫名微紅,有些支吾地說道,「也談不上認識,就是上次這個飆車,然後打人,都是被我給逮住的!」說到後面,她原本那一絲莫名的羞澀瞬間褪去,變成了自得傲然。似乎逮住葉修飆車和打架,在她看來,都是很了不起的成就。

唐鈺老爸倒沒太在意女兒的異常,只是聽女兒說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飆車和打人都被警官逮住,但現在卻依然逍遙地在這裡鬧事,不由得多了幾分驚奇,露出一絲笑,問道:「年輕人,你叫什麼名字?」

葉修坦然說道:「葉修!不知閣下怎麼稱呼?」

老爸還沒回答,唐鈺已經不滿地沖葉修叫起來:「喂,你說什麼閣下?這是我老爸!」

葉修失笑搖了搖頭,一臉玩味看著她,道:「小鈺,你穿裙子的樣子,看起來蠻漂亮的嘛。」

「關你什麼事?」唐鈺沒好氣地嗔道。

葉修道:「小鈺,我問一下你老爸的名字不打緊吧。」

「住口!」唐鈺俏臉微紅的喝止道,「我老爸的名字,是你這樣一個小小司機能夠隨便問的嗎?竟敢問長輩的名字,你有沒有禮貌?」

見她如此嬌蠻任性,葉修感到一陣無語,苦笑攤了攤手道:「好了,我不問唐叔叔的名字就是了。」

「誰准你叫唐叔叔了?」唐鈺不依不饒地喝道,「你誰啊?」

「我勒個去!」葉修暗叫一聲,「這個女孩也有點太任性霸道了吧。」

不過,他很喜歡!

聽著女兒為了維護自己對葉修連番喝斥,唐鈺老爸站在旁邊倒是一臉悠閑,隨意地吸了一口煙,噴出一個煙圈,彷彿置身事外一般。

就在這時,忽聽站在唐鈺老爸後方的王永川笑著看向葉修道:「葉先生,這位唐先生可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本座奉勸你,最好別問他的名字了。」

聽到王永川的聲音,唐鈺老爸似乎才忽然發現他的存在,微微訝然偏轉頭看向他,道:「哦,王老闆,別來無恙!」

「唐先生,幸會,幸會!」王永川竟是十分客氣地說道。

唐鈺老爸淡淡點頭示意,沒有再說什麼,轉過頭,看向葉修,忽然問道:「你說你姓葉?」

葉修點頭道:「不錯。」

「你認識青陽村的葉洪先生嗎?」唐鈺老爸淡淡問。

葉修道:「那是我爺爺。」

「你爺爺?」唐鈺老爸像是吃了一驚,看著葉修的目光,瞬間多了幾分審視。

葉修坦然一笑道:「怎麼,唐叔叔你也認識我爺爺?」

唐鈺老爸輕嘆一聲道:「你爺爺,乃是我十分佩服的武學宗師,早些年,我們也見過面。不過最近幾年,你爺爺歸隱村裡,我倒是有幾年沒有見到他老先生了。」說話的語氣,帶著一絲淡淡的尊敬。

剛才唐鈺老爸出場的威勢,在場的人都已經領教過了,原本以為他實力如此強大,恐怕已經不把天下任何人放在眼裡了,可沒想到,他在提到葉修爺爺的時候,卻忽然顯出幾分恭敬。

一時間,這些人都開始紛紛猜測葉修爺爺葉洪到底是何方神聖。

自從唐鈺老爸出現,沈泰、沈雍的臉色都變得有些凝重,但此刻聽唐鈺老爸說到葉洪時語氣不乏恭敬。兩人的神色,頓時舒緩了不少。不過他們並沒有要上前去向唐鈺老爸打招呼的意思。

唐鈺老爸輕輕吸一口煙后,神情變得有些鄭重,看了一眼葉修說道:「這麼說,你就是葉文靖之子了?」

葉文靖,正是葉修老爸的名字。

聽到唐鈺老爸說出葉文靖這三個字,沈泰和沈雍的臉色霎時間變得凝重,繼而黯然,隱約暗嘆一聲,低下了頭,眼色顯得有些複雜。

一直以來,父親葉文靖、母親石思璇的死亡,都是葉修心底深處最大的迷惑,彷彿一個陰影盤旋在他心中,在某些獨處的時刻,會如同刀一樣絞著他的心,痛徹心扉。

葉修好想知道爸媽到底是怎麼死的,因為爺爺一直以來的諱莫如深,很多時候,他只能把這個願望深深埋在心底,以至於有時候他甚至覺得自己已經要快忘記了。

但實際上,他怎麼可能會忘?

在剛才唐鈺老爸提到自己父親名字的那一刻,一直深埋葉修心底那個彷彿陰影一般的疑惑,瞬間翻湧起來。

深吸一口氣,葉修看向唐鈺老爸,期待地問道:「唐叔叔,你認識我爸爸嗎?」

唐鈺老爸淡淡點了點頭,動作剎那間隱約稍顯慌亂,拿起香煙吸了一口,神情才又瞬間凝定下來,恢復了從容鎮定。

「你可以跟我說說我爸的事嗎?」葉修看著他問。

唐鈺老爸緩緩噴出一個煙圈,神情已經徹底恢復了平靜,淡淡搖頭道:「我沒有什麼可告訴你的。」

葉修愕然地看著他,不過片刻間,他回想到曾經他向爺爺詢問爸媽死亡真相,爺爺卻反常一樣嚴厲制止他的情形。他知道,這些事情,恐怕有人知情也不會跟自己說。爺爺是這樣,沈泰是這樣,現在唐鈺老爸,也自然不例外。

暗嘆口氣,葉修有些遺憾失望地低下頭。

「葉修,」唐鈺老爸忽然出聲道,「本座的名字叫唐突。」

沒想到他居然會主動告訴自己他的名字,一時間,葉修有些吃驚地抬頭看向他。

不僅葉修吃驚,旁邊站著的唐鈺,更是吃驚。

身為女兒,她對老爸的性格多有了解,知道老爸性情之中,有一種天生的強大驕傲。像現在這樣,居然主動把自己的名字,告訴葉修這樣一個在她看來怎麼也不像個人物的人?

她覺得,這簡直是破天荒的事!不由得呆住了,怔怔地看著老爸,說不出話來。

與之同時,王永川、蔡小福、以及其他圍觀的眾人,也是驚得呆住了。

他們有些想不明白,葉修這樣一個年輕人,到底何德何能,居然能讓唐突這樣一個超級高手,竟對他頗為禮待?這到底是怎麼一個情況?

此刻的葉修,在他們一個個的眼中,瞬間帶上了高深莫測的光環!

這個年輕人,他們看不透!

王永川和蔡小福相視一眼,各自看到對方眼中的驚疑,這一刻他們突然發現,似乎葉修比他們想象的更不簡單。不過,正因為如此,也更加堅定了他們招攬葉修的決心。

此刻,在大廳靠近門口的地方,髮型如同亂雞窩的林標和趙虎,看著前方的情形,也驚得呆住了。

林標雖然沒有見過唐突,但卻聽說過他的名字,他深深知道,唐突這個名字,在龍海市甚至華夏國,其重量絲毫不亞於自己老爸林震南,甚至猶有過之!

愣怔片刻之後,林標臉色變得凝重,快步向電梯口走去。

片刻之後,林標神色匆忙地見到老爸林震南,急切地說道:「爸,一樓……一樓……」他想要一下子告訴老爸關於唐突出現的事,但著急起來,反倒話都說不順暢了。

林震南他們身處頂層,剛才一樓所發生的動靜,他們感覺並不明顯,並沒有被驚動。

此刻眼見兒子頭頂著一個亂雞窩,說話慌裡慌張,完全丟了方寸,林震南的臉色頓時一沉,喝問道:「標兒,你到底在幹什麼?」

他覺得兒子現在這副樣子,簡直有些丟自己的臉,若非貴客在場,他恐怕已經嚴厲訓斥兒子了。

「爸,我是想告訴你一樓……一樓……」一著急,林標的話又說不順暢了,憋得臉色漲紅。

林震南正要發怒,卻聽旁邊趙虎此刻出聲道:「林叔,南圖公司的唐突在下方一樓大廳。」

聽到趙虎這個聲音,整個頂層,竟是瞬間安靜下來,一雙雙目光,齊齊看向趙虎。

「小虎,你說的真的?」林震南臉色鄭重,急切地問。

趙虎肯定地重重點頭。

林震南沒有再問什麼,臉色瞬間變得凝重,沉吟剎那,忽然快步向外走去,竟是要去一樓大廳!

與之同時,在一樓大廳里,唐鈺不解又不滿地看著老爸唐突,抱怨地叫道:「爸,你剛才幹嘛告訴這個人你的名字?」

她覺得,葉修不過是沈家一個小小司機,老爸居然主動把自己名字告訴他,這樣做簡直有逝身份!雖然實際上,她這樣想其實沒有一點要貶低葉修的意思,她只是下意識地覺得,葉修和老爸的身份地位相差太大,老爸這樣做,實在不應該!

聽著女兒抱怨的話,唐突只是淡淡道:「小鈺,老爸的名字又不是見不得人,告訴一下未來女婿,又何妨?」

他聽起來淡淡的語氣,竟是瞬間丟下了一個重磅炸彈!

霎時間,全場一片嘩然。 風玫笑:「他都在我手上了,又豈能作假。」

銀宛點頭:「只要你不是為了恩加與我一時賭氣,其他我沒有任何意見。」

銀宛這話一出,所有人傻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