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海帝身披戰甲,頭頂皇冠,手持海神戰戟傲然而立於虛空。

全身武裝的海神,從外看不出什麼端倪。

此時的他依舊威風八面,君王之息不怒自威。

奈何……

他握著戰戟的手卻是在輕輕的顫抖著,這種顫抖就證明著他現在的情況是有多麼的糟糕。

「海帝!」

當薛央來到肖焉面前,肖焉神色中伴著憂慮又有著惱怒。

「您怎麼出來了,那銀針您也都……」

「本君是海帝!」

海帝沉悶的話語從盔甲中傳出,縱使就是這幾個字從他的口中說出都是那樣的費力,但那語氣中卻堆滿了毋庸置疑。

「您是海帝,就因為您是海帝,您更……」

「本君也是位父親!」

肖焉的意思很顯而易見,他想表達是……

就因為是海帝,他更需要好好的靜養,不說將之前透支的生命力和神魂恢復,之前也要讓癥狀穩固。

神山帝君是紀元的頂樑柱,更是統御神山必不可缺的存在。若是為了紀元的未來,他也不應該在這時候出面。

眼下的紀元,還沒有到生死存亡的關頭。

只不過……

海帝的一句父親讓肖焉再也說不出話來。

「貝貝在等著本君將她的姐姐們帶回來,當面也是本君辜負了千凌,至少本君想在彌留之際,承擔父親和不負責任的夫君的義務。」

「神族也是本君的根……」

「抵禦外敵,本君當仁不讓!」

話音一落,海帝就劇烈的咳嗽,肖焉清楚的看到盔甲的縫隙處有著一抹金紅流淌而出。

「海帝!若是沒有那些銀針……你會死!」

「呵……」

海帝笑了笑,那笑中摻雜了太多,讓人難以說出他當時的心情是有多麼的複雜。

「就算死!本君依舊是八大帝君,本君依舊是海帝薛央!」

此時……

海帝卻已是大步上前,海神皇冠刺眼奪目,戰戟前伸指著域外入侵者。

孤傲的背影,面對的是億萬入侵者。

焦陽似火:總裁快到碗裏來 站在背面的肖焉,腦海中縈繞的唯有一句話……

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上來領死!」

腹黑總裁:嬌妻乖乖入懷 轟……

洶湧的氣息從海帝的體魄四溢,狂暴的風將其周圍百米不管是紀元高手亦或是域外神族都是掀退。

唯有他一人一戟!

……

……

……

「耶魯!」

看著頭頂的域外入侵者,葉子晨只感覺胸口的氣血翻湧不已。

是他錯了!

押寶在耶魯的身上是葉子晨做出最錯誤的決定。

「柳兒大姐,上了!」

頭頂呆毛的勾玉展提著銀棍已是朝著入侵者迎了上去,其他輔星相繼動身,妖族的高手們也是如此。

「神威炮,開火!」

左沫也是第一時間調動神威大炮,夏可可幻化金龍更是大殺四方。

「葉星主……」

「滾你大爺的,五行精靈!」

既然談崩,葉子晨不想再跟耶魯多說一句屁話。

唯有一戰!

那他就要用最短的時間將這一切解決,楊戩他們還在宇宙秘境等他。

五行元素精靈脫體而出。

精靈各司其位,洶湧的五行元素從天地間朝著他們幾個小傢伙的周圍匯聚。

「星輝!」

轟……

天地震顫。

萬里晴空突兀地日夜交替,璀璨星河鋪滿整片天空。

「老大調配星辰之力了!」

勾玉展嘿嘿一笑,其眉心處也是有些一道星辰烙印浮現。

「咱們也都別含糊啦!」

嗡……

道道漣漪如波浪般向外釋放,一道紫色嗯光柱直破雲霄直直的落到葉子晨的眉心。

在這之餘……

帝星旁邊的四大輔星也是光華閃爍,湛藍色的星輝也從星辰落地。

不多時……

越來越多的星辰星輝顯像,妖族的眾多高手的頭頂也開始有星輝落體。

「呵,星河……」

耶魯饒有興趣的看著這一幕,神情上卻是不屑一顧的模樣。

「借用星辰之力來提升自己的境界這終究是外力……」

「打你也足夠了!」

就在這時,葉子晨突兀地出現在耶魯的背後。

正痴笑葉子晨他們借星辰之力行徑得耶魯眼眸瞬間一瞪,還未曾等他做出反應,脖頸處便已是挨了一記重擊。

砰……

虛空上的耶魯狠狠的向下摔落,就在他下墜的途中葉子晨又是瞬移到他的背後……

咚!

用力一腳踢在其背部讓其重新騰空,之後又是瞬移……

足足幾十擊,耶魯都沒有任何還手之力!

「告辭!」

咚……

又是一腳狠狠踢下,這一腳讓耶魯的胸腔都是塌陷,口中的鮮血不住的向外狂噴。

這一腳帶給他的衝擊力,讓他都沒有辦法維持平衡,只能任由自己從空中墜落,直到落地將地面砸出一道巨大的深坑。

與此同時,五行元素精靈的蓄力也是結束,無數元素奧義像炮彈似得迎面轟了過來。

奧義盡數落到深坑內部……五彩斑斕的光在坑中閃爍,也是這瞬間,整個世界彷彿都靜止了! 帝星星輝落體,火力全開!

蜜語甜言:我的治癒系男友 從耶魯單方面的受虐,相信他也沒想到帝星星輝落體,可以對葉子晨的實力有著那麼大的提升。

幾乎毫無還手之力……

深不見底的溝壑,五行元素奧義的能量依舊在肆虐不止。

狂暴的五行元素相輔相剋,將妖族方圓百里都夷為平地,曾經茂盛的植被早就不聞所蹤。

咕咚!

握著鐵棒的勾玉展頭頂呆毛晃蕩了許久,喉嚨上下涌動不禁吞了下口水。

「胖子,老大這麼猛么?」

不管是葉子晨亦或是耶魯,這兩人都是這場大戰雙方至關重要的人物,他們之間的交鋒必然會被大部分的人注意。

只不過……

當看到葉子晨如雷霆般的攻勢,讓耶魯得不到任何喘息,甚至現在都有可能直接將耶魯抹殺。

這種強勢讓眾人都很難以置信!

女王蘇柳兒的冰寒之息都停滯了幾分,伴著英氣的美目看著前方的溝壑許久不曾回神。

冥帝蘇逸雲嘴角上揚……

看著葉子晨的背影,看著自己的這位好兄弟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心中的滿足是不由自主的。

夏可可掩口,蘇煙凝眸,左沫失神。

所有人都看著那處溝壑,看著身披青藍色帝皇長袍,獨留下一道巍峨背影的葉子晨,心中都堆滿了驚嘆。

耶魯生死未卜,入侵者士氣大損。

妖族高手卻是士氣高漲,手持兵刃悍然廝殺。

「呼……」

火屬性元素精靈吹著口哨,白嫩的小手放在額頭處遠遠眺望。

「這下還不得給他轟成粉!」

「差不多吧。」

性情一直都比較沉穩的雷屬性元素精靈輕輕頷首,他沒有表現的像火屬性元素精靈那麼活躍,可從他的眼眸中卻是能夠感覺到些許的傲氣。

其他元素精靈奧義的威能他不許評價。

但……

他對自己的元素奧義,有些絕對的自信。

在動手之前,五行元素精靈便已處在蓄力的狀態,其中雷屬性元素精靈蓄力最為隱晦卻也最久。

為的,就是能夠釋放屬於他的終極奧義!

滅世蒼雷!

從其誕生到現在,他只釋放過一回,當時那場奧義將數個位面都轟成齏粉。

這回將奧義能量完全凝聚在一道雷霆……

這種能量他無法想象到底誰能夠抗的住這一擊,更何況還在電屬性元素精靈的輔助加持。

「能解決是最好的啦。」

水元素精靈沒有任何意外的躺在虛空上,懶洋洋的閉目養神。

「我可不喜歡打打殺殺,好辛苦的。」

「我也是!」就在這時,不知道什麼時候,藏到火屬性元素精靈背後的風屬性元素精靈也是輕輕點頭。

「嘿,我們幾個可以吧!」

在其他元素精靈交談時,火屬性元素精靈已是來到葉子晨的身邊邀功似得笑著。

將耶魯處理后的葉子晨遲遲沒有言語,將外族的最終boss解決,火屬性元素精靈不相信葉子晨能夠不興奮。他的不語,說不定是被他們元素精靈的力量給嚇住了。

「知道我們的厲害了吧。」

火屬性元素精靈自顧自的笑道,「之前還說不想讓我們跟著,現在是不是知道當時做了錯誤的決定了?」

依舊不語!

恍若被施加了定身法般,葉子晨動也不動的停在虛空。

「喂,之前說句話好吧!」

火屬性元素精靈發著脾氣,殊不知葉子晨之所以不講話是他感覺到某些異常的地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