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君九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這裡雖然是九班,但好歹是江淮市最好的高中,能考進來的人學習成績都不會差到哪裡去。

而會被分到一班的人,要麼就是學習成績頂好的,憑自己真本事分配進去的;要麼就是自身家庭背景很好,憑著裙帶關係被塞了進去。

相比於一班的情況,九班則又分為兩種,一是那些正在認真看書做試卷的人,本身已經很努力的學習,但因為本身天賦的原因事半功倍,成績不上不下,只能留在了末班;二是那些趴在桌上睡覺的人,本身很聰慧,但心思卻不放在學習上,三天打魚兩天晒網,直到考試的時候才會抱抱佛腳,雖然考不出什麼好成績卻也差不到哪裡去。

張有為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趴在桌上枕著手臂睡得很沉。

君九毫不費力的就掃視到了他這個大塊頭,見此皺了皺眉,抬腳就往他的方向走去。

「咚咚咚——」君九食指倒扣在桌面上敲擊著,聽到這個聲音,張有為非但沒有睜開眼睛,反而是轉過頭去往另外一個方向挪了挪繼續睡。

還真是有本事了!君九眼底有怒氣在醞釀,加重了力度重新敲了敲桌面。

「艹!誰啊!大清早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張有為還沒有什麼反應,坐在他隔壁桌的凌霄已經跳了起來,揉了揉自己凌亂的雞窩頭,聲音里全是火氣。

昨天他玩遊戲玩到半夜三點才去睡,好不容易到了學校想要多睡一會兒,偏偏有人在他最困的時候不斷地發出噪音,惹得他大為光火。

因著凌霄的這一聲大吼,張有為這才一個激靈醒了過來,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君九,他揉了揉眼睛,有些迷糊的想著今天怎麼過得這麼快,都已經放學了?

「張有為,這就是你平時和我說的,你有好好聽課?」

君九見他一臉茫然的模樣,少有的動了氣,前世她胞妹說的話言猶在耳,她可沒有忘記在他身上發生過的慘劇,犯過一次的錯誤,她絕對不允許他再有第二次!

「君九……我……」張有為怎麼也沒有想到君九會來到他的班上,一時很是心虛,結結巴巴的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你誰啊!大清早的跑到我們班來幹什麼?」凌霄見君九完全把自己忽略到了一旁,頓時更加不爽了,還從來沒有人敢這麼無視他!

因著凌霄的一句話,剛剛不管是清醒的還是已經睡著的,此時都將目光聚集了過來,上下打量著君九。

君九這才意識到,問話的這個少年,怕是這個班級的主心骨,於是她直接趁著這個機會自我介紹了一下。

「君九,從一班來的轉班生,以後希望能和大家相處愉快。」

「喲!還真是稀罕了!我們九班什麼時候也能和一班的人做同學了?你們不是一向自視甚高嗎?怎麼捨得到我們九班來了?」

凌霄聽到一班的時候,眸子里是顯而易見的驚訝,隨後更多地則是不屑與嘲弄。

他抱臂噙著冷笑看著君九,身子斜靠在書桌上,就像是在看一個笑話。

傻子都能聽出這話裡面的火藥味,君九本來不想一來就把同學之間的關係搞得這麼僵,但是被凌霄這麼一挑釁,她要是輕描淡寫的對付過去,以後在這個九班,怕就沒有辦法立足了!

君九取下一直背在肩上的書包,「嘭」地一下就扔在了桌上,不怒反笑道:「在同一個地方呆膩了,總要換換新環境,我一直都覺得九班很不錯,只不過我捨得到九班來,這位同學,你要是不高興,也可以到一班去坐坐,你看怎麼樣?」

「你——」凌霄沒想到君九會這麼牙尖嘴利,一時間竟是無法反駁,只能惡狠狠地瞪著他。

「君九,你說的是真的嗎?你真的從一班轉到我們班來了?」張有為的腦子總算是清醒了些,聽到這話渾身一激靈,眼裡滿是擔憂。

一班和九班,就相當於徹底失重的天平兩端,一班在老師們心目中的位置佔了九十九,而他們就是另一端那個微不足道的一,從師資到硬體設備,都比一班要差了太多太多。

君九這段時間本來心情就很不好,現在又突然被轉到九班,這麼一來想要再回去,可就太難了!

「是,並且也不打算回去。」

「你說的倒輕巧,怕是你也回不去了!」凌霄抓準時機,毫不客氣的反唇相譏。

君九剛想要開口,就在這時,走廊上傳來急迫的腳步聲,不同於高跟鞋的「踢踏」聲,這個聲音較為沉穩深厚,是主人穿著厚跟的皮鞋正在趕來。

只是聽著這腳步用力不一的聲音,君九略顯訝異的望向門口,等待著正主的到來。

不過幾秒,一個體態豐腴的中年婦女抱著書走了進來,君九的目光第一時間就落在了她的腿上,長長的裙擺遮住了她大半的腿,只是在腳踝位置,她眼尖的掃到了一絲血跡。

「不好意思同學們,剛剛在路上遇到了點事耽誤了,所以遲到了一會兒,現在我們上課。」

趙敬一邊說著一邊看了眼手錶,抓緊著要把剛剛耽誤的時間補回來,甚至在整個過程中都沒有時間往學生的座位上看一眼,以至於她在翻完書頁后,都沒有發現君九的存在。

因為她的到來,底下的學生紛紛重新坐好,又繼續各忙各的事情去了,彷彿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君九在這個時候突然主動開了口。

「這個班,誰是班長?」

在君九說完這句話后,趙敬這才注意到了他,臉上是顯而易見的驚訝。

見沒有人回答自己,君九又耐著性子重複了一遍。

「這個班,誰是班長!」 「怎麼,找我有事?」

熟悉的聲音從身旁傳來,君九扭頭就看到凌霄翹著個二郎腿,斜倚在桌上趾高氣昂的看著她。

「看樣子,你還很得意?」君九被他這副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樣子給氣笑了,連聲音都低沉了幾分,說出來的話再也沒有留半分情面,「我總算知道九班為什麼會淪落到這種地步了,原來是從骨子裡就爛了,有你這樣的人做班長,也活該被人看不起!」

「你他媽的什麼意思?!」

凌霄這輩子都沒被人這麼責罵過,更何況還是當著全班同學的面,一下子火氣就衝上了頭,也顧不得老師還站在講台上,幾步衝到君九面前就要拎起他的衣領給他一拳。

「君九!」張有為一驚就要擋在他面前,卻被他從身後推開,直直的迎上了凌霄。

君九的動作很快,眾人都來不及看他做了什麼,就聽到一聲痛呼后,凌霄停了下來。

他捂著自己的手腕往後退了幾步撞到書桌上,因為手腕上傳來的錐心的疼痛臉色發白,又驚又怒地看著君九。

「字面意思。」彷彿還覺得他不夠難堪,君九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指責出聲,「學生上課,班長帶頭起立打招呼是傳統,也是禮數,你非但不敬師長,反而狐假虎威,借著班長這個頭銜自視甚高,帶壞班級風氣,你這個班長能當到現在也算是個奇迹了!」

「君九,你別說了。」眼看著凌霄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張有為輕輕拉了拉君九,語氣中帶了些不忍。

君九看向他,果然在他眼中看到了真切的憐憫,張有為一向是幫著自己的,他會有這樣的反應必然有他的原因,她相信自己的朋友,故而君九也就依言沒有再開口。

「究竟是怎麼了?」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趙敬根本來不及勸阻,見到兩個學生當著她的面動了手,現在又針鋒相對,她連忙走了過來攔在兩人中間。

「老師,這是一班來的轉班生,一來就瞧不起九班,所以我才想要給他個教訓。」

「我從來就沒有瞧不起任何人,不過有一點你說的很對,我的確瞧不起你。」

「你——」

趙敬及時地打斷了兩人的話,正了臉色,「現在是上課時間,有什麼問題你們下課後到我辦公室,老師和你們一起解決。」

「不行!」

「老師……」

難得的,兩人同時對趙敬的話產生了異議。

趙敬還想要開口勸阻,君九已經先她一步伸手扶住了她的手,讓她在一旁的位置上坐下。

「老師,我剛剛來這個班,同學之間會有摩擦很正常,與其課後私下解決,倒不如趁著您在的時間,大家有什麼話面對面的說清楚要來的更好,畢竟以後,我們還會做很久的同學。」

她深知每個班之間都會有著競爭和隔閡,尤其是代表最優秀的一班,和最爛尾的九班,更是天壤之別,今天的矛盾既然挑了起來,就必須要好好的解決,如若不然,以後她在這個班級的日子過得會尤為的艱難。

「好,我給你們十分鐘的時間解決問題,不要耽誤其他同學上課。」

趙敬猶豫了一會兒,最終還是答應了,畢竟有她在,也出不了什麼亂子。

得到了趙敬的許可,君九微微的朝她頷了頷首,這才重新轉過身來看著對面的人。

「你的名字。」

君九盡量讓自己顯得心平氣和。

「凌霄!」

凌霄看著君九和趙敬之間的互動,眼底的不屑之色更深,在他看來,一班的人都是一丘之貉,真本事沒有,溜須拍馬的本領倒學得不少。

「你很看不起一班,覺得一班的人都不如你?」

鬧了這麼久,她總算是看明白了凌霄的心態,標準的自傲不甘於人下,看上去對什麼都弔兒郎當,實際上只是用來掩飾自己心中的不忿。

「倒不是每個人都看不上,不過……至少你是這樣。」

凌霄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腕,額頭頓時又冒出一層冷汗,他也不知道對方是怎麼動的手,現在一動就感到錐心的疼。

君九盯著他看了幾秒,就在凌霄不耐煩剛準備出聲的時候,對方突然逼近了他,重新握緊了他的手腕。

「你幹什麼!」

凌霄這下再也忍不住了,被握住的地方就像是有刀在刮,他直直地倒吸了一口涼氣,下一刻只聽到「咔嚓」一聲,手腕一陣劇痛,他渾身都顫了下,汗水打濕了襯衣,用力拽回了自己的左手,卻發現那股磨人的刺痛已經消失不見。

「給你個機會,讓你證明擁有可以超越一班的能力。」君九回到自己原來站立的地方冷眼看著他,「你不是瞧不上嗎?那就用實力說話!」

「好啊!」凌霄原本看到君九這麼篤定的語氣還有些遲疑,但一想到他是被一班踢出來的人,瞬間又有了底氣,再加上……他瞥了一眼坐在旁邊的趙敬,順勢建議道:「正好趙老師也在這,那就讓她幫我們出一道題,看看誰能先解出來!」

凌霄這話一出口,君九還沒覺得有什麼,一旁的張有為連忙拉住了他,在他的耳邊低語,「這個凌霄在初中的時候,曾經獲得過市裡數學競賽的一等獎,就算是考進了江淮高中,每次的數學考試也都在年級前三,你要不然和他比點其他的?數學上你絕對是贏不了他的!」

他知道君九的成績一向很好,但術業有專攻,和凌霄的數學比起來,君九怕是還差了點!

聽到張有為的話,君九心中的疑問終於有了答案,她一邊想著難怪凌霄答應得這麼痛快,原來是仗著這個原因才有恃無恐;一邊轉過頭去對著他點了點頭,面不改色的接下了挑戰,「好啊!」 果然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見君九答應了,凌霄眼中閃過一抹竊喜,彷彿已經勝券在握。

他轉過身去看向趙敬,「老師,那就請您幫我們出一道直線方程式的題目吧。」

「直線方程式?」聽到這個名詞,許多同學紛紛露出茫然的神色,就連趙敬也皺了皺眉,不確定的反問道:「這不是你們到高二才學習的內容嗎?」

高二才學習的內容?

這話一出,原先還在相互詢問的學生們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用一種很驚異的目光看著凌霄。

身為同班同學,雖然他們也都清楚凌霄真實的實力本不該呆在這個班,但對方的能力到底如何,卻都沒有誰真正的了解過,所以當一個平日里狂肆不羈的少年突然搖生一變成了學霸時,這種感覺還真的……很令人心血澎湃。

「你還有後悔的機會。」凌霄看到大家的反應很是滿意,可令他失望的是,站在他對面的君九從頭到尾卻是連眼睛都沒眨一下,這讓他很挫敗,卻只被他當做是在強作鎮定。

「老師,麻煩你了。」到得現在,君九已經連餘光都懶得給他,她很慶幸今天這個班站出來的是他,因為就按照凌霄這個情況,如果再任由他自高自大下去,不管他的成績如何,人就已經毀了大半。

聽到君九也這麼說,趙敬很是被動的應了下來,也不知道該欣慰自己學生的出色,還是擔憂這兩個學生的年少輕狂。

正巧她的手邊也有一本高二的數學書,是她一直隨身攜帶的,每次在學生做練習題或者是課餘時間,她都會利用起來備課,想把自己的講析做的更詳盡,為這些孩子以後能夠更好的接收知識點。

她翻到直線方程式所在的那個章節,隨手指了一道例題,對兩人道:「就這個吧。」

有同學不嫌事大的湊上來,將題目一字一句的讀了出來,「在平面直角坐標系xOy中,直線l參數方程為……則AB=?」

在他讀題目的時候,凌霄已經坐了下去,在座位上拿起紙筆記題開始計算,而君九卻還是站在那裡沒有動。

「君九,不然算了吧,現在承認不會做還不會太丟人。」張有為見到他這樣子,已經篤定了他只是一時衝動意氣用事,而且不僅僅是他,幾乎在場的每個人都是這麼想的。

【需不需要我幫你?】就在這時,七生也突然出聲。

【你還有這本事?】君九微挑眉梢,頗有些訝異。

【我說過,我的能力可不是你們這些人類能夠相提並論的,要不是怕你當眾出糗,像這種小兒科的題目,我才不——】

【行了,閉嘴,還勞煩不到你。】君九果斷中止這個了話題,經過這幾天的相處,如果說它也擁有屬性的話,那一欄必定寫著兩個字,自戀!

她從張有為的桌子上隨意拿過一支筆和一本練習本,只寫了兩下就把本子丟開了,重新站了回去,起身的瞬間就看到趙敬的手有意無意的在按壓著自己的腿,心下有些擔憂。

那邊凌霄還在計算著題目,從頭到尾都沒有停下來,似乎是想要一氣呵成的給出答案,中途他抬頭看了一眼君九,見他還那站著,冷哼了一聲,鬥志更加明顯了。

等算出結果,凌霄不放心的又回頭檢查了一遍,確認無誤后才將那張紙交給了趙敬。

趙敬接過來看了一會兒,點了點頭,很是滿意,「解題思路清晰,答案也正確。」

「君九,聽到了?現在是我贏了,所以,我有資格可以瞧不上你,以及你們一班!」凌霄說這話的時候很是咬牙切齒,就連眼神里都閃爍著仇怒的光。

一直在旁邊圍觀的眾人也很是高興,不管怎麼樣,凌霄都是他們九班的人,即便今天只是贏了一個被轉到九班來的一班生,那也是代表了一種實力,同時也為他們九班的人正了名,很是揚眉吐氣了一把。

「好了,熱鬧看夠了就開始上課吧!」對於這次的比試,趙敬本來就不贊同,但兩個孩子堅持要比,她也沒辦法,現在有了結果,她只希望君九不要因此受到影響才好,畢竟剛才從一班轉過來,現在又輸給了九班的學生,這對任何一個孩子的自尊心都是極為嚴重的打擊!

不過話說回來,今天有學生轉到他們班,她這個班主任怎麼會沒有收到通知?

趙敬一邊用手撐著桌子艱難的站起身來,一邊要朝著講台走去;學生們也都在位置上坐好,熱鬧看夠了,也該歇著了,雖然說這出熱鬧實在不算精彩。

「誰說你贏了?」

就在所有人都覺得這件事已經塵埃落定的時候,君九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眾人的視線又重新聚集到了他的身上,只不過都是想看他要怎麼垂死掙扎。

「君九,你這是對我審閱的結果有疑問嗎?」趙敬停下腳步回過頭來看他,神色有些無奈,卻也只當君九是好臉面不願輕易認輸。

「沒有,我自然相信老師。」君九回答的毫不猶豫,從語氣到態度對她都很尊敬,「只是老師,你只看了他一個人的答案,卻沒有看我的,就已經認定是他贏,這對我來說未免太不公平。」

「你的答案?」

「你的答案?」

她話音剛落,趙敬和凌霄齊齊驚疑出聲。

凌霄只當他是在耍賴,極為鄙夷道:「你都沒有寫,哪裡來的……」

話說到一半,他像是想起了什麼,驟然終止了話音,視線落在了那本本子上,難道……

其他人的想法也和凌霄一樣,當時君九從打開本子到寫完答案用的時間有沒有一秒鐘?那時候他們只以為他在做個樣子,結果做不下去放棄了,鬼知道他還真的寫出了個東西?!

「誰說我沒有寫了?所有在場的同學應該都看到我動筆了吧?」君九說著在凌霄燙的灼人的目光中拿起了張有為的本子,遞給了趙敬,「這上面就是我的答案,還請老師檢查下對不對。」

趙敬面上看上去雖然沒有什麼變化,但是內心也掀起了一絲波瀾。

她從君九手中接過本子,翻到他剛剛答題寫的那一頁,在看到上面寫的東西后,視線凝滯了一秒,而後將其翻轉了過來,面對教室里的所有學生。

一整頁的紙上面,只有寫了一個符號加數字——√2(根號2)。

而在一分鐘前,他們剛剛從凌霄那裡看到過這個答案,只是不同的是,凌霄為了算出答案,還寫了很多的步驟和公式,而君九竟然——他甚至連題目都沒有記下來!

驚駭中眾人齊齊望向君九,就見他依舊安靜的站在那裡,只不過與之前的凌霄相反的是,他的臉上沒有半點得意之色,彷彿這對他來說只是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兩人的差距由此可見一斑。

就像是一記悶雷,有什麼東西藉由著君九這次的舉動,在整個九班人的心裡炸響。 凌霄站起身猛地從趙敬手裡搶過了本子,死死的盯著上面的那個答案,像是恨不得把那頁紙都盯出個洞來。

最終他還是放下了本子,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灰敗了下去,他沒有再看君九,抿著嘴一聲不吭的站在自己的位置上。

「他當初考進來的時候,成績在年級前十,本來應該毫無懸念的被分在一班,結果最後分班結果出來卻是被分在了二班,他不服氣的去找校長理論,結果校長當面很好說話答應他去了解一下情況,背後卻直接把他調到了九班……所以自那以後,他就恨毒了一班,覺得一班都是些靠背景攀關係的……」

張有為看著凌霄的樣子有些於心不忍,附在君九的耳邊替他解釋著,誰知道君九聽了幾句就不讓他再繼續說下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