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要去那邊公司上班,我就先走了。」秦可欣轉身對王旭東說著,然後就提著包走出了工作室。

王旭東能夠看得出來,秦可欣在刻意的迴避他,可以的與他保持著距離。

王旭東無奈地笑了笑,一轉手自己倒是成了狗不理包子了,在東海,蘇婉琪可以與他保持距離,到了這邊,琴秦可欣也在刻意與他保持著距離。 王旭東嘆了口氣,笑了笑,然後轉過身把李小天和張麗給叫到了一邊,對他們兩說:「半個月之後就要開店,所以留給我們的時間很緊迫,既然來了那就加油干吧,首先咱們把工作的順序給安排一下。首先咱們要把裝修公司給弄來,讓裝修公司立馬動工,然後把所需的所有物品採購好,再者,需要提前把你們將來員工的宿舍租好,還有一個重要的事情,我們需要在這邊去進行相應的工商登記,這個事情我親自負責去跑。」

「咱們把工作給分工一下,我剛說了,我主要負責去跑工商登記這一塊的事情,小天,你負責找裝修公司以及租宿舍和採購所需物品。張麗,你負責具體裝修的工作以及給李小天列出所要採購的物品。你還有一個重要的工作,與工作室這邊的負責人和其它工作人員搞好關係,因為以後咱們是在人家的地盤上做生意,互相之間有較好的關係很重要。」

「你想辦法去邀請組織一下,今天晚上,我請他們工作室所有工作人員吃飯,李小天,你等下把吃飯地點給訂好,確認人數,規格高一點,這筆錢不從公款裡面出,我私人來,好吧,大致就這樣,各自忙各自的吧。」王旭東簡單的進行了一下分工后說道。

對於去工商局辦理相關業務的事,在來之前蘇婉琪已經詳詳細細地告訴過他了,包括所有的資料蘇婉琪都完全已經幫他整理好了,以及怎麼做需要做些什麼,他要做的就是多跑幾趟工商局,利用他是法人的身份去進行辦理。

當天下午王旭東就帶著資料直接去了工商局,在工商局裡面王旭東按照蘇婉琪跟自己說的去進行登記註冊辦理。

下午,王旭東給秦可欣打了電話,請可欣晚上一起過去吃飯,他請她們整個工作室的工作人員吃飯,結果,秦可欣說她晚上有事,去不了,不過她已經親自打了電話讓她工作室的人全部都去,另外也告訴王旭東,不需要想著要與她們工作室的人搞好關係,別多費那份心了,只要工作室她還是老闆,他們在這就沒事。

王旭東掛斷了電話之後,再次無奈地笑了笑,很顯然,秦可欣還是在故意的迴避他躲避他,這與當初的蘇婉琪一樣。 總裁老公超給力 她的目的很簡單,秦可欣就是希望與王旭東保持距離,讓王旭東能夠與蘇婉琪在一起,而這個想法與蘇婉琪幾乎一模一樣。

秦可欣在迴避著王旭東,王旭東現在也不會太主動接近秦可欣。以前的他,從不否認自己內心的情感,也從不避諱什麼。但是現在卻不一樣,他與蘇婉琪發生了關係,他就必須對蘇婉琪負責,所有,除了蘇婉琪以外,與任何女人太過於親密都是背叛,對於這點王旭東心裡很明白。

雖然秦可欣說了不必去管她們工作室的那些員工,但是真要在這裡長期經營下去,肯定要與別人搞好關係,所以當天晚上,王旭東還是親自擺了三桌請了秦可欣工作室的員工,而秦可欣真的沒有出現。

根據王旭東的分工,說起來很簡單,但是實際做起來卻很麻煩。

李小天手裡的事太多,他一個人根本就完成不了。

第二天,李小天去找了一家裝修公司過來,王旭東親自過去與裝修公司談,談了裝修方案,然後由張麗在現場與裝修公司的人進行溝通,畢竟這裡就只是一個店面而已,屬於張麗的天下,怎麼進行裝修布局她最清楚,她也最有發言權。

接下來,一方面天天在那裝修,另外一方面王旭東和李小天兩個人整天進行採購,一個小小的店面,實際上需要採購的東西挺多,這還不包括電腦這些是直接從東海那邊採購,由之前負責安裝公司運營系統的公司安裝好了系統之後直接發過來的。另外還要找宿舍,如果在東海,這一切都好說,但是到了這邊,一切就比較的麻煩了,畢竟人生地不熟。

王旭東和李小天兩個人幾乎是忙了一周,才大致上把東西都給採購好了。

而在整個過程當中,秦可欣沒來找過王旭東,當然,王旭東也很少去工作室那邊,那邊主要由張麗在現場盯著。

秦可欣沒來找王旭東,王旭東也沒有主動去找秦可欣,兩個人就像是彼此之間有默契一樣。

王旭東偶爾給蘇婉琪打電話,但是兩個人之間的對話僅限於工作,蘇婉琪向王旭東介紹公司那邊的情況,王旭東向蘇婉琪介紹這邊工作的情況。除此之外,兩個人幾乎沒有更多的交流,王旭東能夠感受的出來,蘇婉琪也與秦可欣一樣,刻意在躲避著自己,也在迴避著與自己之間的情感。

一周之後,店裡的裝修工作基本完成,然後就開始按照採購的把店裡所需的一切物品逐步的安裝到位,再之後就是電腦系統等各方面的調試,這是張麗的事。

而王旭東在第三次跑去工商局的時候,也終於在辦理的第十二天,就在開業前幾天拿到了工商局的營業執照,隨後,一切都已經完全妥當了,李小天完成了自己的工作提前回了東海,而東海那邊的幾個服務員也在開業前兩天到了燕京,當天,從東海通過物流公司空運加急發過來的所有展品鞋子也已經到貨。

至此,所有的工作都已經完成,剩下的工作就是張麗的工作,而非王旭東的工作了。

張麗之所以在那邊會被蘇婉琪任命為主管,在這邊會被任命為店長,就是因為她是個挺有能力的女人,無論是業務能力還是管理能力。大部分的事情基本上她都能獨立完成,完全不需要王旭東擔心,這也讓王旭東很放心。

王旭東在開業前一天再次去了工作室,工作室裡面的店已經完全弄好了,讓王旭東很滿意,雖然就只是在秦可欣的工作室裡面佔用兩間房和大廳的一角,但是卻依然顯得很高大上,最主要的是秦可欣的工作室本身就是高大上的。而更讓王旭東欣喜的是,還沒正式開業,就已經提前拿下了兩個訂單,這是他們擺好展品被進來定製衣服的顧客看到當即就下了訂單。 當天下午,王旭東對店裡的幾個服務員做了一次講話,大致就是在這裡需要注意什麼,以及公司對他們的一些要求和期待什麼的。

就在王旭東講完話準備回宿舍的時候,秦可欣走進了工作室,她已經很多天沒來工作室了,也有可能是她在王旭東不在的時候來了。

這次秦可欣是直接走進了王旭東的店裡,四處看了看,笑了笑說道:「不錯嘛,速度挺快的,聽婉琪給我打電話,她說你們這明天就可以正式開業了?」

王旭東點了點頭道:「是的,終於是弄好了,明天就正式營業。」

「那你準備什麼時候走?」秦可欣反問著王旭東。

「怎麼?這麼急著催我走?」

「是的,你在這我很難受,每天都是煎熬,我的助理都開始埋怨我了,說我從來沒有這麼多天不來工作室,很多顧客都開始有意見了。」秦可欣倒是沒有絲毫隱瞞。

王旭東知道秦可欣話里的意思。

「終於等到你明天要走了,我這顆心也總算是放下來了,所以敢來工作室了。晚上請你吃頓飯,盡一下地主之誼,好不好?」

「好,不過還是我請你吧,於公於私我都得請你吃頓飯,不過地點你定,我不熟。」

「差不多也到了飯點了,你忙完了嗎?要是忙完了現在就去。」

「好。」

然後,王旭東就與秦可欣一起出去,坐上了秦可欣的車出去,去了秦可欣找的一家飯店。

「最近挺辛苦吧,從你來,別說我沒幫你任何忙,甚至於我都沒過來見你,不要怪我,其實,我能憋著忍著不來見你,我更加的難受。」秦可欣與王旭東兩個人坐在一個包間裡面,秦可欣坐下后對王旭東道。

「我知道,我也沒怪你,你來見我是你的情分,你不來見我,那是你的自由。而且,也說不上多忙多辛苦,只是比較繁瑣而已。其實,本來這邊開個新店完全不需要我親自過來,我最多就是過來一趟去工商局辦個手續就夠了,其餘的事情讓兩個工作人員來做完全可以,但是婉琪還是一定要讓我來,你知道她的目的是什麼。」王旭東靠在椅子上點了根煙對秦可欣道。

「那你為什麼還要來?你不應該來。」

「我覺得我應該來,我要是不來,她心裡會更加難受,會更加愧疚。那天喝醉之後,她哭著對我說,她很自責,是因為她才造成了我們倆之間的分別,所以,她現在跟你做的完全一樣,處心積慮地想辦法遠離我,然後讓我能夠跟你在一起。你們倆不愧為好姐妹好閨蜜,做的事情都完全一樣,有時候吧,我都感覺我是過街老鼠,被人人喊打。」王旭東笑了笑說著。

「那你應該告訴她,你愛她,你想跟她在一起,你也應該要告訴她,我跟你不可能在一起,我跟你不能在一起與她無關。」秦可欣道。

「你覺得她會信嗎?她不信,而且事實情況是,我跟你不能在一起跟她本身就有關係。」王旭東說著,隨後又笑道:「其實這些都沒什麼好說的,其實可欣,你真的不必這麼刻意躲著我,愛不愛與能不能在一起是兩回事,我們倆即使不能在一起,也不代表著我們倆就不能做朋友,不管何時何地,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可我做不到。」秦可欣搖頭,說道:「你不來燕京,我可能感覺還沒那麼強烈,只要知道你到了眼睛,只要是一見到你,我就控制不住我自己。我控制不住自己愛你的心,我總是想要靠近你。可我知道我跟你之間不可能,我也知道,你現在與婉琪在一起,當然,我也希望你與她在一起。」

秦可欣說到這句話的時候,眼睛裡面滿含著感情,各種感情。

王旭東沒有否認,最後說道:「這個世界上沒有誰一定就是誰的誰,這個世界上也從來沒有忘不掉的人,這個世界沒了誰地球都一樣轉,你秦可欣的世界里沒有我王旭東,你也一樣會生活的很好,你遲早會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的。」

王旭東說這句話等於是表明了自己的一種態度。

秦可欣聽得出來王旭東話里的意思,笑了笑,笑的有點勉強,有點慘烈,點點頭道:「希望吧,我也希望我能早日找到屬於我的幸福。」

飯菜上桌了,兩個人坐在那吃著。

「旭東,為什麼你可以同時愛上兩個女人,而我卻做不到同時愛兩個男人?」秦可欣一邊吃著一邊問著。

「我不知道,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希望我一個都不愛,誰都不愛。」王旭東誠懇地回答著。

「是啊,我也一樣,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一定選擇不愛你,我一定選擇從未遇見你。」秦可欣也點頭說著。

「如果我當時不去計較你心裡愛著婉琪這件事,你說我們倆現在是不是已經在一起了?」秦可欣再次問著。

「可能吧。」王旭東沉默了一下后道,他說的是實話,如果當初秦可欣不走不離開,可能他就真的被秦可欣的柔情所融化,選擇與秦可欣在一起了,可是如果永遠都只是如果。

「有時候我也挺恨我自己的,我心裡很明白,你王旭東是個非常負責任的男人,只要我們倆在一起了,雖然你無法控制自己不去愛婉琪,但是我知道,你一定不會去做任何對不起我的事,我完全可以當做什麼都沒發生一樣,我們倆在一起,可能我們都已經結婚了。可是我這個人天生就是犟,我就是接受不了。也活該我有今日的痛苦吧。」秦可欣再次嘆了口氣。

兩個人慢慢地說著,到了最後,秦可欣問著王旭東:「你明天什麼時候的飛機?」

「明天中午十二點的。」

「這麼急就走了?明天才剛開業。」

「這邊只是一個櫃檯而已,算不上開業不開業,而且你這裡面顧客穩定,再加上在你的工作室裡面,也不適合做什麼活動,所以就這麼簡簡單單的開張就行了。今天該檢查的都檢查了,都沒問題,員工也都是熟練的老員工,這個店長能力也靠得住,所以我完全不需要在這。」

「可我明天上午和中午都有事,推不掉,這次不是故意迴避你,這次是真的有事,不然你這邊開業我一定要來參加的,你離開我也應該送你去機場。」秦可欣最後道。 王旭東手裡拿著這份信,就這麼看著,很久之後放下了信,拿著鑰匙走了出去直接開著賓士車就往蘇婉琪家裡而去。

最後,當王旭東拿著鑰匙打開了蘇婉琪家門的時候,裡面依舊收拾的乾乾淨淨,但是所有屬於蘇婉琪的東西都已經不在了。

王旭東知道,蘇婉琪走了,徹底的走了。

王旭東坐在沙發上,給蘇婉琪打電話,傳來的是關機的聲音。

王旭東接著給蘇婉琪的微信開了語音開了視頻,也發了消息,但是都沒人接聽,也沒有人回復。

王旭東知道,蘇婉琪這次是下定了決心永遠的離開自己,永遠不會讓自己找到她了。

王旭東坐在沙發上,一根接著一根的抽著煙,很久之後拿過手機,用手機進入郵箱給蘇婉琪的電子郵箱發了一份信,裡面寫著:「你要離開,我尊重你的選擇,你讓我不要去找你,我也尊重你的選擇。但是,我說過,你永遠是我王旭東的女人,永遠都是,不管多久,不管你在哪。你要靜一靜,我就讓你徹底安靜,等你安靜了想明白了再回來,不管多久,我一直等你,等你再回來的時候,如果找不到我,就去東琪公司,我會保證東琪公司一直都在,而且會越做越大,直到有一天讓你在全世界都可以輕而易舉地找到這家公司,都可以輕而易舉的聯繫上我。還是那句話,等你散心散完了,回來吧。」

發完這句話之後,王旭東站了起來,走出了蘇婉琪的家,關上了門,走了出去。

王旭東開著車回到了家,沒有去公司。

在家躺在沙發上,很久之後再次拿起了手機,給秦可欣打了個電話。

「喂,你到東海了嗎?」秦可欣接過電話之後直接問著王旭東。

「到了。」王旭東回答。

「哦,那就好。」秦可欣點頭,她也很意外王旭東為什麼給她打電話,但是她沒問。

「婉琪走了。」王旭東再次抽了一口煙后對秦可欣道。

「婉琪走了?什麼意思?她走哪去了?」秦可欣愣了愣問著。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她去哪了。我今天下午回到了公司,到了公司之後她不在公司,員工告訴我,她昨天就離開了公司,今天沒去。她給我留了一份信,大致就是告訴我,她走了,讓我不要找她,她也不會讓我找到。」

「什麼啊……怎麼可能,她昨天還有給我打電話的。」

「是啊,她昨天也給我打了電話,我跟她還聊了今天開業的事,但是實際上她昨天就已經走了。」

「那你快去找啊,趕緊找啊。」秦可欣急了。

「我上哪去找?電話已經關了,顯然已經沒用了,聊天軟體也沒用了,房子退了。」王旭東無奈地笑著。

秦可欣沉默了,一分鐘之後說道:「你等我,我現在過去,我現在就去東海找你。」

「啊……你……」王旭東剛想說什麼,秦可欣那邊的電話就已經掛斷了。

隨後不久,王旭東收到了一條信息,是一個航班班次,和到點時間。

王旭東看著時間,回了條信息:「好,我去機場接你。」

王旭東就一個人坐在家裡,發獃看著電視抽著煙,一直坐到晚上八點才下樓,開著那輛之前他買給蘇婉琪而現在變成了他自己的賓士車往機場而去。

王旭東在機場接到了急匆匆走出來的秦可欣。

「到底是怎麼回事?」秦可欣見到了王旭東直接問著。

「還能怎麼回事?人走了,走的無影無蹤。走吧,先上車先去吃飯。」王旭東微微笑了笑說著。

「你怎麼還有心思笑?人都不見了也不見你著急。」

「不笑又能怎麼樣?著急又能怎麼樣?該走的總是會走的,追也沒有用。」王旭東淡淡地說著,然後與秦可欣一起坐上了車。

來生,我依然愛你! 秦可欣沒心思去問王旭東從哪弄來一輛這麼好的車。

「你不準備找了?」秦可欣焦急地問著。

「不是不準備找,而是找不著。」王旭東搖了搖頭道。

「只要想辦法,總是能找到的。」

「上哪找?人都聯繫不上怎麼找?她要是真想躲就不可能讓你找到。」

「你不是與刑警隊的那個隊長是好朋友嗎?讓她幫忙找,警察出面一定可以找到的。」

「可欣,哪有那麼簡單,就算她是隊長,可是也不是說她想調查誰就可以調查誰的,人家有規定有程序,沒有立案就不可能調查,誰也沒這個許可權。再說了,找到了又能怎麼樣?我剛剛說了,只要她想要走,你就算找到了,結果還不是彼此都尷尬,下次她會走的更遠走的更徹底。古話說得好,下雨天也留不住一個想回家的人,放在這裡也一樣,誰也留不住一個想走的人。」王旭東嘆了口氣,一邊開車一邊說著。

「你不去找你怎麼知道找不到?你不留你怎麼知道留不住?王旭東,我沒想到你是這麼個翻臉不認人的人。」秦可欣生氣地罵著。

王旭東只是笑著,也不說話。

秦可欣罵著王旭東,見到王旭東不說話,隨後冷靜下來之後也知道自己失言了,對王旭東道:「對不起,我太激動了。」

「你跟我說說看,到底怎麼回事?」秦可欣冷靜了下來后道。

「事情就是這麼回事,我今天回到了東海,直接去了店裡,可是她不在店裡,員工告訴我她昨天就離開了公司,今天沒去公司上班,然後告訴我,她在辦公室的抽屜裡面給我留了東西,讓我去看。我過去看,發現她把車鑰匙和她租的房子的鑰匙給了我,還留了一份信。信裡面就說,她走了,讓我不要去找她,她也不會讓我找到她,然後就是把公司的事給我交待了。我開車去她租的房子找她,已經人去樓空了,我打了她的電話,也通過聊天軟體找她,她都沒用了。大致就是這麼回事。」王旭東一邊開車一邊把事情的發生經過告訴了秦可欣。

「她為什麼要走?過的好好的為什麼要走?」秦可欣很是不解。 「為什麼要走你應該猜得到。」王旭東淡淡地說著。

「啊……她……」

「她心裡對你一直有負罪感,也一直都在迴避我,她之所以走,是因為她覺得她不離開我們倆就沒有辦法在一起,所以她選擇了一個人走,徹底的離開,讓我們倆在一起。」

秦可欣安靜地坐在車子上,良久之後悠悠地道:「她以為她走了,我跟你就能在一起了嗎?她錯了,她走了,我們倆就更加不可能在一起了。她太自私了,明明是她對我有負罪感,而現在她這一走,倒是變成我對她有負罪感了。真狠啊!」

王旭東沒有說話,靜靜地開著車子。

「那現在怎麼辦?真的不去找嗎?」秦可欣最後問著。

「她真要走了,誰能找得到?可能她出國了也不一定。她說她不想再待在這個讓她傷心痛苦的城市,想要出去走一走,靜一靜。或許吧,這個城市的確給她留下了太多的痛苦。我認為,她出去走一走看一看也不是一件壞事,我們都不是她,誰也理解不了她內心的痛苦。她要真想走,誰也留不住,誰也找不到,即使我們費儘力氣找到她了,她如果不想回,我們也拉不回她的。而等到有一天她如果想回了那她自然就回來了。」王旭東再次嘆了口氣。

秦可欣細細地體會著王旭東的話,很久之後才黯淡地說著:「只是擔心她一個人在外面。」

「我倒是覺得沒什麼好擔心的,你一個人在燕京,不也一樣生活的很好嘛?別想了,既然她選擇了離開,那麼我們就都尊重她的選擇,她不希望我去找她不希望我去打擾她,那我就不去打擾。那邊有家店,新開的,味道不錯,去那吃飯吧。」王旭東說著把車開到了一家飯店。

兩個人坐在飯店吃飯,但是從頭到尾兩個人都沒說話,靜靜地吃著,而且兩個人都沒胃口,吃了幾口之後,兩個人就都坐在那發獃,兩個人的心情都非常的不好。

「你以後有什麼打算?」很久之後秦可欣問著王旭東。

「打算? 會有驚鴻替倦鳥 以前怎麼樣,以後還怎麼樣。公司擺在那,全部家當都在那,我不能不管。而且,以前我是一個人,想幹嘛就幹嘛,但是現在不同,公司裡面加起來好幾十號人,大家都靠著這家公司吃飯、靠著他養家糊口,婉琪走了,我卻不能走,該幹嘛還是只能幹嘛。」王旭東靠在椅子上悠悠地說著。

「你……沒事吧?」秦可欣有些擔心地看著王旭東。

王旭東看著秦可欣,笑了笑,說道:「怎麼?你擔心我?我沒事,不用擔心我。」

「你說她會去哪?」

「粵東。」王旭東給出了個肯定答案。

「粵東?你怎麼知道?」

「她跟我說過,她要去粵東,如果不是我開了這家公司,她已經去了粵東了,當然,去粵東估計也只是暫時的,她終究是會出國的,一定會去義大利。」

「這個我知道,上學那會她就一直想要去義大利留學,但是最後沒去,因為她要回公司工作,因為她不想讓她后媽的兒子拿到了蘇氏集團的繼承權。」

「可欣,你也不要太過於擔心她,她這麼大了,會照顧好自己的,以她的智商她也會知道怎麼保護好自己的。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她會現在粵東工作,然後找機會會去義大利,等她在那邊過膩了,她自然就會回國就會回來的。只是要多久,誰也不知道。」王旭東慢慢地道。

兩個人坐在餐廳裡面面對面發獃著,各自想著各自的心事。

「開車,去江邊走走吧。你陪我也好,我陪你也好。」很久后,秦可欣對王旭東道。

「好。」

於是,王旭東開著車帶著秦可欣去了江邊,兩個人沿著江邊走著,風吹亂了秦可欣的秀髮,也吹亂了她的衣擺。

王旭東脫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秦可欣的身上,輕聲說道:「風冷,穿著吧。」

「我們這樣,算不算對婉琪的背叛?」秦可欣裹著王旭東的外套問著。

「這個世界上哪有那麼多的背叛。」王旭東悠悠地說著。

「你想她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