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在這個問題上,諸葛亮和法正的想法出奇的一致,他們都認為:要想確保漢中郡,巴西作為漢中的大後方,鎮守巴西的守將,就成為重中之重。」

諸葛亮推薦張飛擔任漢中太守未果,但張飛的能力和威望,在當時確實無人能出其右,就連一方諸侯的馬超,也有所不如。

因此,諸葛亮退而求其次,轉而向劉備建議,讓張飛擔任巴西太守,屯兵五萬於閬中,作為魏延的堅強後盾。

法正第一個附議,其他眾人自然沒有反對的道理。

劉備因為不想讓張飛脫離自己的掌控,並不是真的懷疑張飛的能力和忠心。

他雖然大膽啟用了魏延,但心裡也捏了一把汗。

一聽諸葛亮的建議,馬上同意,任命張飛為巴西太守,領兵五萬鎮守在閬中。

一旦曹操出兵攻打漢中,張飛就能夠從閬中出兵,從瓦口關快速進入漢中,支援魏延。

張飛因為有假節的特權,進入漢中以後,就有節制魏延的權利,可以從魏延手中接過指揮權。

以張飛的能力,抵擋夏侯惇應該沒有問題。

劉備就要回到成都,馬謖因為丁憂還沒有受職。

自從獻計取得南鄭以後,馬謖一直是張飛的助手。

任命張飛為巴西太守,劉備並沒有給在張飛手下安排差事,也不知道他是另有安排還是真的把自己晾起來了!

馬謖決定試探一下,就以離開漢中回荊州為由,找諸葛亮辭行。

諸葛亮這次沒有能夠替馬謖爭取出征上庸的機會,當然不會把馬謖晾到一邊不管。

他在劉封出兵以後,就一直在考慮馬謖的職位,已經想好了去處,只等回到成都調整各地官員,就安排馬謖擔任成都縣令。

成都縣令,雖然職位不高,但作為漢中王的都城,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聽說馬謖來了,諸葛亮非常高興。

他也想親自和馬謖談一談對他的安排,馬上請馬謖進來。

聽說馬謖要返回荊州,諸葛亮當然知道馬謖心中的失落,就溫言挽留。

諸葛亮雖然沒有明確說出安排馬謖出任成都縣令的事情,但也邀請他來自己帳下臨時幫忙,並明確告訴他,有機會就會推薦他擔任實職。

馬謖已經在家裡閑了三年之久,自然不想再賦閑。

得了諸葛亮的邀請,馬謖稍稍客氣了幾句,就答應下來。

兩人又閑談了一會,就在馬謖想要起身告辭的時候,諸葛亮的一個心腹侍衛領著一個人,匆匆進來求見。

諸葛亮一見,是大姐的管家,心裡有一種不妙的感覺,並沒有避諱馬謖,馬上出言相詢。

原來,自從上庸失陷以後,已經數月之久,而在上庸棄官而走的蒯祺,至今身影不見。

據蒯家派出來接應的人說,蒯祺根本就沒有進入宛城境內,很明顯,蒯祺是在上庸出事了!

諸葛亮專門拜託劉封照顧自己的姐夫,想不到還是出事了。

諸葛亮氣的渾身發抖,馬上叫自己的侍衛首領進來,就要派人前往上庸查探姐夫蒯祺的下落。

馬謖這次求諸葛亮辦事,雖然沒有如願,但諸葛亮已經儘力了,而且搞得諸葛亮很沒有面子。

馬謖心裡有些過意不去,因為馬叔常要在西涼打開商路,當初派馬劍合西進的時候,在上庸也有周密的安排,得到了蒯祺的庇護,上佳的消息比較靈通,於情於理,馬謖都想幫忙找到蒯祺的下落,就主動對諸葛亮說道:

「軍師,我上次奉命前往西涼相助馬超,經過上庸是曾經和蒯太守有一面之緣,我現在並沒有職守在身,如果軍師信得過我,不如我替軍師跑一趟上庸,查探蒯太守的下落。」

諸葛亮也知道,自己手下的人,出面聯繫一個曹操的官員,尤其是自己的姐夫,多有不便,也容易引起劉備的疑心,他對馬謖的才能相當認可,見他主動請命,沉思了片刻,就對馬謖說道:

「也好,希望幼常儘快查明事情的真相,並不需要出手針對嫌疑人,可以直接返回回來,我知道姐夫的為人,他絕對不會無故消失,十有八九被人所害,我一定要親自給姐夫報仇!」

馬謖在關中的時候,因為是在曹操的地盤討生活,培訓了一大批合格的情報人員,後來退出關中,把一些財物和這些情報人員,都交給馬劍合使用。

馬謖記得,在上庸也安排了數名情報人員。

這些人經過馬謖的親自培訓,收集情報的能力不弱。

他有絕對把握,這些人就算沒有專門監視蒯祺,但一定能夠找到蒯祺的下落,就對諸葛亮說道:

「丞相放心,必不負所托!」

聽了馬謖的保證,諸葛亮為了安撫馬謖,也亮出了自己的底牌,對馬謖說道:

「幼常,不是我催得急,對姐夫的遭遇,其實我心裡已經有了猜測,無非是謀財害命,你這次去調查,也就是想證實我心中的想法。回到成都以後,主公馬上就要論功行賞,不久之後就會有結果,我要推薦你擔任成都縣令,希望到時候能夠及時接任。」

馬謖心知諸葛亮把話說到這個份上,這成都縣令的職位,已經是板上釘釘了,他也不敢耽誤,馬上向諸葛亮告辭。

回到自己的住處,馬謖並沒有停留,只是稍微收拾一下,領著數十名心腹手下,連夜離開漢中,往上庸而去。 馬謖離開漢中以後,日夜兼程,趕往上庸。

雖然暫時還沒有職司,但馬謖的品級還在,也算是官身。

馬謖在劉備軍中也算小有名氣,與劉封年齡相近,在荊州的時候,他們就有交往,非常熟識。

孟達歸降劉備以後,八面玲瓏,對劉備集團的骨幹馬良兄弟,也曾經刻意巴結,他與馬謖雖然沒有什麼交情,但也多次相見,並不陌生。

上庸是劉封和孟達的地盤,馬謖作為同僚路過此地,按照官場規則,自然不可以悄然通過,至少要讓他們盡地主之誼。

馬謖這次前來替諸葛亮辦事,畢竟見不得光,他打著回襄陽探親為幌子,並不是辦公事,加上他與劉封、孟達的關係平平,也沒有提前通知孟達和劉封。

劉封掌管上庸郡的防務,需要抵擋來自曹軍的威脅,駐地在西城。

西城並不是上庸城的西部,而是在上庸城的西面,距離大概有一百餘里。

西城靠近漢水,是上庸郡的交通要道,從水路順流而下,可以直通宛城、襄陽等地。

從陸地,通過駱穀道翻越秦嶺東段,可以直達關中。

因此,劉封率申耽、申儀兄弟,領兵萬餘,在這裡鎮守,防止曹軍突襲,當然也可以突襲關中或者宛城。

作為太守的孟達,本來應該放棄兵權,專心政務。

不知道是劉備有意用他制衡劉封,還是孟達給法正送去的重禮起到了作用,劉備在任命孟達為太守的時候,不但沒有剝奪孟達的兵權,反而明文規定,孟達繼續統領他從宜都郡帶來的近五千軍馬,上庸城的防務,由孟達負責。

也就是說,孟達有自己的獨立王國,如果不是同謀,劉封要想在上庸鬧出點動靜,難度可不小!

馬謖從漢中過來以後,首先進入西城劉封的防區。

馬謖和劉封年齡相近,在新野的時候,武藝上都得到過張飛和趙雲的指點,他們在一起也經常切磋武藝,關係還算不錯。

劉封和馬謖在新野的武藝切磋,雖然並沒有分出勝負,但因為劉封天生神力,牢牢佔據了上風。

就武功而言,劉封還在馬謖之上,但要是說道行軍打仗和謀略,劉封就差的遠了,因此,他對馬謖非常佩服。

他作為劉備的養子,近水樓台先得月,劉封在提拔上還是佔有一定先機,他現在的職位,就後來居上,超過關平。

但馬謖憑藉自己的努力,取得的軍功可不少,在劉封就任上庸都督之前,馬謖的職位一直在劉封之上。

這次馬謖路過上庸,到城門通報姓名,要拜訪劉封。

劉封接到城門官的傳訊以後,心情很高興,親自前來城門迎接,並設宴款待。

馬謖這次出來,早就讓手下從上庸商號裡面取來了數壇有價無市的燒酒,拿出來與劉封共飲。

劉封一直跟隨在劉備身邊,見識可不差!當然知道馬謖這種酒的珍貴,不知不覺多喝了幾杯。

這高度的燒酒,後勁可不小,劉封好不容易在職位上超過馬謖,心中有幾分得意,顯得非常興奮,很快就拉開了話匣子。

馬謖本來也想從劉封嘴裡知道一些蒯祺的情況,就在恭維劉封的同時,拐彎抹角的用話語試探劉封。

劉封心裡沒有鬼,說到蒯祺,自然是知無不言。

馬謖這才知道,劉封來到上庸以後,並沒有見到蒯祺本人,他派人向諸葛亮報平安,只是憑著手下打聽到蒯祺已經離開的消息而已。

諸葛亮曾經拜託劉封照顧蒯祺,馬謖當然不會懷疑劉封會為了錢財謀害蒯祺。

馬謖暗暗為劉封可惜,平心而論,他是一員難得的勇將。

但因為劉封這次替諸葛亮辦事不利,肯定給諸葛亮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諸葛亮也許不會把蒯祺出事的怒氣撒到劉封身上,但只要諸葛亮還在當權,劉封以後想要得到劉備的重用,可能性就不太大了。

馬謖調查蒯祺的下落,當然不需要他本人親自出馬。

他派出手下心腹,與上庸商號的情報人員取得聯繫以後,開始了聯合調查,

在馬謖與劉封應酬期間,事情已經有了眉目,矛頭直指孟達。

在西城休息了兩天以後,馬謖辭別劉封,前往上庸城。

孟達作為上庸太守,無論是年齡和職位,都在馬謖之上,並不需要對馬謖假以辭色。

但他對馬謖的哥哥馬良,還是有幾分忌憚。

雖然馬良職位並不比孟達高,但他可是荊州的第二號人物,論地位,遠非他這個上庸太守可比!

因此,孟達聽說馬謖前來拜訪以後,雖然沒有到城門迎接,但還是在太守府的大門口相迎,並大擺宴席給馬謖接風。

孟達領兵順流而下,在上庸碼頭抓捕了不少攜帶財產逃跑的官員和富戶,尤其是吃掉了蒯祺的多年積蓄,可謂大發橫財。

雖然有一小部分被充作了軍資,但孟達自己得到的可不少,說他一夜暴富也不為過,因為孟達從來沒見過這麼多的錢財。

現在孟達的日子過得相當舒坦。因為並不缺錢,孟達為了官聲,在審查各類案件的時候,並沒有收取賄賂。

因此,在處理案件的時候,孟達還是能夠做到公正對待,雖然時間不長,但在當地頗有青名。

馬謖在上庸城待了不到一天,他親自訓練出來的情報人員果然沒有讓他失望,他得到了蒯祺已經被孟達手下殺死的可靠消息。

作為一個商家,是需要官府支持的,自古官商就是一家人。

但並不是每一個商人都有自己人作為靠山,所以,他們就需要巴結官員,尋找靠山。

除了給官員上貢,尋求庇護以外,抓住官員的把柄反制官員,讓官員為自己所用,自古以來,也是商家生存的重要法則之一。

因此,馬劍合的手下,在孟達還沒有進駐上庸城的時候,就開始收集孟達的把柄。

孟達派孟季民率領手下心腹,偷偷藏匿從蒯祺船上得到的贓款贓物,他自以為做的隱秘,但早被不少有心人看在眼裡。

馬謖手下的這些情報人員,因為跟蹤技術過關,一路監視,甚至知道孟達藏匿財產的精確地點。 對於漢獻帝的態度,曹操早就不在乎了。

但劉備自稱漢中王,多少也落了漢獻帝的面子,就讓朝中官員按程序上呈給漢獻帝,看他是什麼表情,諒必漢獻帝也不敢下旨認可劉備的王位。

就算漢獻帝想下詔承認劉備的漢中王爵位,那是不可能發出去的。

曹操把一幫心腹謀士,都召集到一起,就劉備僭越自稱漢中王之事,商量對策。

新特工學生 這次曹操並沒有首先表態,誰也不知道他心裡怎麼想的。

近年來,曹操表現得有些喜怒無常。

因為金禕與太醫令吉本、少府耿紀、司直韋晃等發動叛亂,數百個朝廷命官,因為懷疑他們是忠於漢室的,直接推到漳河邊斬殺。

就算是忠於他的臣下,曹操也是說殺就殺,崔琰和楊修,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如此重大的事情,那些文臣謀士,還真沒有人敢先開口發表意見,也怕觸犯曹操的逆鱗,給自己帶來無妄之災。

錯位人生里的真愛 就連曹操最信任的謀士賈詡,也是閉口不言,因為賈詡一想是惜言如金,曹操倒也沒有怪罪的意思,但看向其他謀士的眼光,就有些不善2的味道。

大家都沉默不語,也不是個辦法,最後,還是司馬懿揣摩到曹操的心意,覺得他應該是不想和劉備大戰,才召集大家商量,就壯著膽子試探道:

「大王,劉備雖然大逆不道,但也不需勞師遠征。臣有一計,不須張弓只箭,令劉備在西川自受其禍;待其兵衰力盡,大王只需派一員大將。領軍前往西川征之,便可成功。」

曹操聽了司馬懿的話語,非常符合自己不想動兵的心思,就滿面笑容,溫言問道:

「仲達有何高見?」

司馬懿一看曹操的反應,知道自己賭對了,就放開膽子說道:

「江東孫權,以妹妹嫁劉備,利用劉備對抗大王,但赤壁取勝之後,而又過河拆橋,乘劉備出征西川之時,竊取妹妹回江東,至今沒有回歸荊州,而劉備也認為覆水難收,並沒有迎孫夫人回西川,卻又據占荊州不還,孫權偷襲荊南,雖然因為大王攻取漢中,劉備與孫權才草草以湘水劃界,雙方貌似依舊是同盟,實際上彼此俱有切齒之恨。今可差一舌辯之士,齎書往說孫權,雙方聯合興兵,攻取荊州;劉備必以兩川之兵往救荊州。等雙方交戰日久,精疲力竭,那時大王興兵去取漢川,令劉備尾不能相救,勢必危矣。」

曹操聞言大喜,當場拍板,即修書一封,令宛城的滿寵為使,星夜投江東,前去見孫權,商討雙方聯盟事宜。

……

……

馬謖取得了孟達殺害蒯祺的真憑實據,心裡對孟達的膽大妄為非常震驚,心裡對孟達增加了幾分戒心,但表面上不動神色,從容辭別孟達。

離開上庸以後,馬謖本來還想前往襄陽一行,但諸葛亮似乎有點等不及了,派人前來給馬謖送信,讓他抓緊時間趕往成都。

馬謖走的是最近的路線,從上庸直插宜都,然後快馬進入江州,從江州直奔成都。

雖然馬謖一路並不想做太多的停留,但限於官場規則和禮儀,還是每到一地,都與當地的官員敷衍了一番。

很快,馬謖就發現,那些和自己相聚的官員,看向自己的眼光有些異樣。

馬謖心裡有些狐疑,但也不敢詢問,只是快速回到了成都。

馬謖達到成都不久,前來成都接取家眷的張飛就得到了消息,前來拜訪。

以馬謖和張飛多年的關係,自然用不著客套。

馬謖還沒有開口動問,張飛竹筒倒豆子,噼里啪啦,把馬謖成為成都縣令的事情,全部說了出來。

劉備自領漢中王之後,引百官回成都,並派使者前往江東知會孫權。

不用劉備操心,法正等人早就挑好了風水寶地,差官起造漢中王宮庭,很快就要竣工了,劉備不日將搬往漢中王府。

劉備遲遲沒有搬家,就是因為派往江東的使者還沒有回來,劉備還沒有確定王妃人選。

這天,使者回來了,並沒有孫權的文書。

使者向劉備告知,孫權對劉備稱王的事情表現得非常冷淡,只是口頭說了一聲祝賀了事,並沒有派遣回使前來祝賀,劉備的臉色變得有點難看了!

劉備平定西川,為了安定西川人心,雖然娶了吳氏為妻,但也只是封為吳夫人,排在孫夫人之後。

這次劉備自立為漢中王,明確把劉禪封為世子,但並沒有封王妃。

其實劉備把王妃的位置留下,內心還是希望孫夫人能夠回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