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沐暖暖被吵醒,迷迷糊糊的打開門走出去。

她先是朝著貓眼裡看了看,接著就看到了楊麗君那張山雨欲來風滿樓的臉。

沐暖暖的心裡咯噔一下。

該不會是昨晚她們吃火鍋打牌的事情被知道了吧?

她趕緊回頭看一眼客廳,確認沒有留下任何「作案證據」,這才趕緊打開了門。

重生八零小美好 「楊經紀人,你怎麼一大早就過來了?」沐暖暖試探著問。

楊麗君的臉色非常不好,可以說是難看到了極點,「姚金呢?」

「她應該還在房間里睡覺。」沐暖暖回答。

楊麗君略微點頭,大步流星的朝著姚金的房間走過去。

沐暖暖抓了抓腦袋,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她也沒心思繼續睡覺了,去衛生間洗漱。

就在她刷牙的時候,忽然聽到外面傳來了一聲凄慘的尖叫聲:「我是被冤枉的!」

沐暖暖趕緊吐掉了嘴巴里的泡沫,用清水漱完口,隨便擦了擦嘴巴,就趕緊跑出去。

「發生什麼事情了?」白靈等人也都被這一聲驚天動地的哭喊聲給驚醒了,紛紛走出了房間。

「剛剛楊經紀人來了,直接去找姚金了。 就當我們從沒認識過 該不會是姚金出了什麼事情了吧?」沐暖暖皺眉說道。

「我們過去看看。」李沅芷說道。

四個人走到了姚金的房間門口,只見姚金正在崩潰的大哭,而楊麗君則是陰沉著臉。

「楊經紀人,這是怎麼了?」白靈開口問道。

楊麗君冷肅著臉,「你們看看今天的微博。」

幾個人趕緊跑回各自的房間去拿手機,點開微博一看。

今天的熱門微博第一條,就是「姚金性情(音)男童!」

姚金哭得都要昏厥過去了,「我沒有!我怎麼可能做這種事情?楊經紀人,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沒有做過啊,我是被冤枉的!」 沐暖暖不相信,白靈等人也不會相信這麼荒謬的事情。

大家都是同期訓練生,在一起同吃同住一起訓練長達半年之久。

這麼長的時間相處下來,對彼此的脾氣性格都有了解。

姚金就算性格上有點小自私,但是那也無傷大雅,絕對不會做出這麼惡毒可怕的事情來。

沐暖暖眸光凌厲的低頭看著手機,一目十行地看完了爆料新聞的全部內容。

姚金走的是網紅帶貨路線,因為直播追豬的短視頻而意外走紅。

那本來就是一個扶貧項目,賺了口碑又賺了人氣。

公司原本以為她是元氣少女里最糊的一個,沒想到走網紅直播反而走出了一片天地。

最近姚金的工作安排得爆滿,接直播接到手軟,名氣飆升。

一夜之間大紅大紫,還上了好多次的微博熱搜。

網紅直播這個行業,競爭相當激烈。

姚金這麼出風頭,自然是擋了別人的路了。

這個新聞一發出來,其他羨慕嫉妒恨的人,就暗搓搓的在網上買水軍帶節奏,勢必要把姚金給踩死,不能再出來搶他們的蛋糕。

姚金走紅純屬意外。

網上一夜爆紅,又很快銷聲匿跡的人大有人在。

但是像她這樣剛剛才大火,就爆出這麼爆炸性醜聞的人還真是少見。

如果這件事情處理不好,姚金百分之百會被封殺,再永無出頭之日。

不僅是姚金,整個元氣少女都會被連累。

其他人的發展,也將會受到巨大的影響。

這次和上次沐暖暖很像,但是影響更加惡劣。

一個不小心,姚金乃至整個元氣少女,都會永無翻身之日。

24小時熱門微博第一條就是這條爆炸性的新聞,還有一段男童母親的採訪視頻。

在視頻里,男童的母親紅著眼睛哭著說:「我在淘寶開了一家童裝店,我為了銷量就找到了姚金幫忙帶貨。為了展示童裝,就讓我家凱凱當童裝模特。

誰知道姚金這個喪心病狂的瘋女人,竟然趁著我不注意的時候,私自給我兒子換衣服,還摸了凱凱的下面,讓凱凱喊她老婆!天殺的啊,我家凱凱才五歲啊!姚金怎麼能這麼邊(音)態!

我身為一個母親,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我要曝光姚金這個邊(音)態女人,必須要還我一個公道!」

姚金哭得眼睛都紅了,拚命喊道:「假的假的!我沒有!昨天我直播的時候,明明是那女人自己給小朋友換的衣服!她這是造謠!我怎麼這麼慘,剛剛才紅起來,我爸媽肯定會打死我的,嗚嗚嗚……」

正說著話,姚金的手機就響起來了。

楊麗君拿起她的電話,看到屏幕上顯示「爸爸」兩個字。

電話剛一接通,姚父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臭罵:「姚金你這個死丫頭,你他媽瘋了是不是?叫你好好工作給老子賺錢,你跑去摸人家的小孩?你吃飽了撐的嗎?家裡欠了那麼多錢,你不好好賺錢,你找死你啊!看我不打死你!」

一串串尖銳刺耳的謾罵聲,從電話里傳出來。

楊麗君皺著眉沉聲說道:「姚先生,事情還沒有水落石出,你就指責姚金,這是為人父該做的事情嗎?」

「你他媽是誰?姚金呢?叫死丫頭出來接電話!」

「我是姚金的經紀人,我會處理這件事情,請你不要再來添亂了。」

說完,楊麗君就果斷掛了電話。

姚金的父母就是吸血鬼,把她當成是賺錢機器,每次打電話過來都是找她要錢。

現在出事了,姚父根本沒有想過女兒是被冤枉的,開口就是一頓臭罵,根本不相信姚金。

從1983開始 有這樣的父母,姚金實在是太慘了。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了,還有對方母親的證詞,饒是楊麗君這個金牌經紀人,也覺得頗為棘手。

沐暖暖點開曝光新聞的博主,看到對方剛剛又甩出來一個證據。

還是一段視頻,從角度來看,是在更衣室外面的監控視頻。

先是看到母親把小孩帶進了更衣室,然後母親離開。

接著沒過一會兒,姚金就走了進去。

視頻里配了字幕,說是過了十多分鐘之後。

看到屏幕里,姚金牽著男孩的手走了出來,而男孩的身上已經換上了另一套衣服。

這段視頻成為了鐵證,剛發出來,評論區就炸了,全都是罵姚金的。

罵得非常難聽,沐暖暖快速掃了幾眼,就關上了評論區,免得髒了眼睛。

姚金瞪大眼睛,「不是這樣的!當時我聽到有人在喊,我才走了進去的。那孩子說他有點難受,不想直播,我就安慰了他幾句,怎麼就變成我在更衣室性(音)情他了?事情根本不是這樣的!我是被冤枉的!」

楊麗君嚴肅著臉,神情認真,「姚金,作為你的經紀人,我要非常認真的問你一句,你真的是被冤枉的嗎?你真的沒有做過嗎?」

姚金委屈得百口莫辯,眼淚不停地流,「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我說的全都是真的,我真的沒做過!要是我說一句假話,就讓我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

「好,我會想辦法處理這件事情,你現在在宿舍里安心呆著,不許走出去一步,也不許上微博,接受任何的採訪,絕不能亂說話,知道了嗎?」

「知、知道了。」姚金雙眼含淚,充滿希冀地問:「可是你真能幫我解釋清楚嗎?網友們會相信我嗎?我的粉絲會相信我是清白的嗎?」

「你先別管了,我會想辦法的。」楊麗君看向沐暖暖幾人,「你們也不要在網上亂說話,先暫停手上的工作。」

沐暖暖幾人點頭。

李沅芷和沐暖暖拍戲剛結束,原本就是要休息。

而白靈和劉月爾原本是有工作,眼下這種情況,也只能先暫停工作。

「我走了,你們好好安慰下姚金。」說完,楊麗君就風風火火地走了。

姚金還在哭,她的手機從剛才開始就不停的在響。

除了姚父姚母不停地打電話,還有各路的記者媒體,想要直接採訪姚金,拿到第一手的資料。

在手機又一次響起的時候,沐暖暖拿起姚金的手機,果斷按下了關機鍵。

就如楊麗君說的,姚金現在的情緒不穩,絕不能在媒體面前亂說話。

在事情水落石出之前,姚金最好都關機。

姚金哭著說:「你們會相信我嗎?如果連你們都不相信我,網上那些人就更不會相信我了!」

劉月爾第一個說:「我當然相信你啊!你絕對不可能做那種事情的!」

劉月爾一顆赤子之心,為人天真爛漫。

不管是團隊里誰有事情,她都會堅定不移的站在對方那一邊。

「我相信你。」白靈說。

「我也相信你。」沐暖暖說。

「這還用說嗎?你喜歡是成熟大叔那一款的,怎麼可能看上一個小豆丁?」李沅芷一瞪眼。

李沅芷忍不住口吐芬芳,「我可去他媽的吧!到底是多大仇,那個女人這麼整你?還有視頻為證,根本就是想整死你啊!」

白靈皺眉說:「那個監控視頻根本做不了什麼證據。」

沐暖暖說:「就算那個監控其實什麼都沒有拍到,但再加上母親的證詞,姚金就是渾身長嘴說不清楚了。網上那些人很容易被帶節奏,跟風黑。」

這一點沐暖暖最是清楚不過了。

她之前被綁架的事情曝光,網上就瘋傳她被強了。

說的有板有眼,就連細枝末節都詳細描述了,就跟親眼在現場目睹似的。

關鍵是很多人還真的相信了!

稍微有那麼一兩個反駁的不同聲音,很快就會被輿論大潮給碾壓,還會被罵得很慘。

大部分網民們在乎都並不是事情的真相,而是這個瓜好不好吃。

反正看熱鬧不嫌事大,全民吃瓜。

大家都在罵,罵得越凶的評論,點贊數就會越高,從而滿足某些人的虛榮心。

覺得越罵越有人關注他,就罵得越歡了。

至於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麼,到底是不是被冤枉的,誰又在乎呢?

姚金哭著說:「你們都相信我又有什麼用呢?網上的人不相信我啊!」

沐暖暖沉吟了一會兒,說道:「我現在想的是,對方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

白靈若有所思,「是為了錢?」

沐暖暖問姚金,「對方有聯繫過你,提起要錢的事情嗎?」

姚金搖頭,「沒有。賣童裝的直播是在下午,直播結束之後,我就回宿舍了,然後就是和大家吃火鍋玩牌,根本沒接到過電話。」

誰能想到昨晚大家還在一起說說笑笑,吃火鍋打牌,今天就發生這種事情呢?

「又有新聞了!」李沅芷舉著手機說道。

幾個人忙圍過來,看了最新一條的微博。

是那個女人的微博,名字叫「寶寶貝貝童裝店」,還是藍V的。

@寶寶貝貝童裝店:我已經決定要為凱凱討回公道,去法院告姚金和帝凰娛樂公司,我相信法律,相信正義,相信公理!

下面的評論和點贊都跟瘋了似的狂漲。

「支持維權!相信法律必定會給出公道!」

「告死她!姚金滾出娛樂圈!」

「我是含著淚看完的,必須為凱凱討回公道!」

「我是有個單親媽媽,我太知道帶孩子的不易了,必須要嚴懲壞人!」

「親什麼都不說了,我在寶寶貝貝童裝店下單了,用行動表示支持!」

「樓上說得對,我也去下單買了,就當是湊錢幫這個可憐的母親打官司!」

姚金唇瓣抖動,不敢置信,「她還要告我?什麼證據都沒有,她還要告我?她憑什麼告我啊!」

李沅芷怒道:「告就告!反正你也沒有做過,怕什麼?」

沐暖暖卻搖頭:「不行的,只要是打官司,沒有一年半載是打不下來的,要真是鬧上法庭,姚金就真的完了,拖也會被拖死。」

到時候就演算法律給出了公正,判決姚金是無辜的,又能怎麼樣?

換不回姚金的事業,也不換不回網友對姚金的評價了。

從上法庭的那一刻開始,姚金在網友們心目中就已經被判了死刑。

緊接著網路上開始大量爆料關於姚金的負面新聞,各種陰謀論。

有人爆料稱,姚金的成績排在第六名,是因為雲舒被毀容了,才頂替雲舒的名額出道的。

網友們紛紛前來吃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