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尤其是建國這種校花級的妹子!

來多少我收多少!」

本以為這樣男生們就會絕望了。

然而……

「卧槽!!!居然是傳說中的百合!!!」

「極品啊!!!」

「哇咔咔咔,要是能娶到這種老婆,豈不是等於娶到了一個把妹神器?」

「美女,嫁給我吧!幫我泡妹子啊!!!我要看你們百合!!!」

「靠!!」鹿一凡暗罵一聲。

一群沒有節操的傢伙!

老子掏出來,比你們大兩倍,嚇死你們!!!

不過回過神來,鹿一凡指著台下的三個評委,囂張的道:「你們仨,服不服吧?

三個垃圾也配在這對我家建國品頭論足?

道歉!!!」

就這樣,「道歉」兩個字如同瘟疫一樣瞬間蔓延全場!

「道歉!!!」

「道歉!!!」

「道歉!!!」

……

即便是三個評委都不得不承認,這首《那些花兒》簡直是太陽級歌手才能創作出來的超一流歌曲!

根本不是他們這些月級歌手可以品頭論足的!

但是在這麼多人面前,三人又怎會對一個學生賠禮道歉呢?

大鬍子男評委一拍桌子怒氣沖沖道:「你算什麼東西?居然敢跟我這麼說話?」

「對啊!知道我們是什麼級別的歌手嗎?我們都是紅月級的歌手!」

「你剛剛唱的那首歌,完全沒有打動我!!而且,你小小年紀就這麼不懂規矩,不知禮節,對於前輩敢如此囂張,簡直是沒素質到了極點!」

「說你們學校垃圾,果然沒錯,同性戀,還當著這麼多人不知羞恥的表現出來!」

「趕緊不要在這丟人現眼了!!!下去吧!!!」

另外兩個評委也你一句我一句的開始diss起了鹿一凡。

鹿一凡笑了。

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hello-KTV啊!!!

輕輕的拽下一根頭髮,朝著一處眾人看不見的角落丟了過去。

撒豆成兵術一出,在那黑暗的角落了,立刻出現了一個與鹿一凡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那……我有資格說你們三個是垃圾嗎?」

就在這時,黑暗之中,一個俊逸、瀟洒的身影緩緩的走了出來。

當三個評委看到了鹿一凡那一張俊美的面孔時,臉上囂張的表情漸漸凝固,又變成了震驚,最後變成了驚恐!!!

鹿一凡是誰?

歌壇天王凡語!!!

華夏十大熾陽級歌手之一!!!

比周傑龍還要牛逼的存在!!!

自己區區月級歌手,在人家面前簡直就是渣渣,被秒成翔的渣渣!!!

鹿一凡一出現,現場的學生們,尤其是那些女生們一個個的都跟磕了那啥葯似的!

尖叫聲,嚎叫聲,哭泣聲,此起彼伏!

「一凡一凡我愛你,就像老鼠愛大米!!」

「一凡一凡你最棒,縱橫歌壇身手強!!」

「一凡一凡我挺你,英俊瀟洒好氣場!!」

「一凡一凡你最帥,姑娘們等你來愛!!」

……

頭髮幻化成的鹿一凡才一現身,頓時,全場竟是整齊的響起了一首打call的詩來!

本體鹿一凡嘴角抽搐,滿臉冷汗。

好彪悍的江東醫科大美女們啊!!!

「這……這也太誇張了吧……比見了那些棒子明星都誇張啊!」鹿一凡無語的心中暗道。

而丁建國看到那張縱橫江東明珠塔如履平地江東凡爺的面孔時,更是震驚的無以加復!

距離近了,她才完全敢確定,原來號令整個江海大佬,無人不尊的江東凡爺,正是歌壇冉冉升起的最火偶像凡語,鹿一凡!

「他們……居然是同一個人!」

丁建國滿臉的不可相信。

等鹿一凡一登台,拿起話筒看著三個評委。

那仨評委都不敢再囂張了,立刻站了起來,對著鹿一凡鞠躬道:「鹿前輩好!」

等級森嚴的娛樂圈,級別就是一切!

你膽敢得罪鹿一凡這種太陽級的歌手,你就別想在歌壇混了!

鹿一凡拍了拍鹿尼美的肩膀道:「妹妹,就是這三個孫子欺負你還有你老婆的嗎?」

妹妹?!

三個評委聽到這倆字,差點沒嚇尿了!

尼瑪!

我玩尼瑪啊!!!

你特么有這麼牛逼的哥哥,為什麼不早說?

而丁建國更是驚得三觀都感覺被刷新了!

要了她第一次的尼美姐……居然是自己暗戀的男人的妹妹?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而且看鹿一凡這語氣,是完全把自己當成尼美姐的女朋友了!

他是江東凡爺,自己就算不是,人家開口了,不是也得是了!

「難道……我以後要嫁給尼美姐了嗎?」丁建國一臉生無可戀的表情。

我真滴不是同性戀啊!!!

嗚嗚嗚嗚嗚……

(ps:我初六從老家回北京上班,恢復兩更,最近實在是各種飯局,各種親戚,各種噁心的應酬,抱歉了。

另外,我丁丁真的有三十厘米,不信就張開嘴巴或者菊花試試!)

(本章完) 「凡前輩,那個……這事兒是我們做的不對。我道歉。」

「我也道歉。」

「我也道歉!」

三個評委此刻哪還敢繼續囂張,紛紛開口道歉了。

「現在才肯道歉嗎?不好意思,晚了!

你們仨,上台來,給我自己扇自己巴掌!

連著扇一百下!

然後再給咱們江東醫科大的同學們來唱一首《十八摸》,今天這事兒,我既往不咎!」鹿一凡冷冷道。

「什麼?」

三個評委瞬間傻眼了!

上台自己扇自己巴掌?

還特么唱《十八摸》?

這是多麼侮辱人啊!

他們身為月級歌手如果這麼做,再被曝光出去了,臉面何存?

「凡語前輩,我們已經道歉了!你又何必苦苦相逼?」

「就是啊!再怎麼說我們也是月級歌手,你又不是天王老子,憑什麼這麼侮辱我們?」

「道歉可以,扇臉,唱《十八摸》不行!」

鹿一凡嘴角微翹,淡淡道:「天王老子?不好意思,在江東,我鹿一凡就是天王老子!」

「裝什麼逼!」

「大不了我們不在這個圈混了!」

「就是啊!你就算是太陽級歌手,也不能這麼侮辱人啊!」

三個評委憤恨的道。

就在這時,上廁所回來的導演張一白一看。

卧槽!!!

鹿一凡居然來了!

而且貌似還跟三個評委幹起來了!!

這尼瑪是要出大事的節奏啊!

鹿一凡是誰?

江東凡爺!

惹怒人家了,人家今天晚上就能把你弄死,丟到江里餵魚去!

搞不好還會牽連到自己!

張一白看著舞台上鹿一凡那副面孔,想到他在哈家宴會上一怒屠殺百人的場景,全身起了一層細細密密的汗水。

二話沒說,張一白一路狂奔到舞台上,直接對著鹿一凡道:「凡爺!凡爺!哎喲,不好意思凡爺!我這就是去上了個廁所。

是哪個傻嗶惹您老人家生氣了?」

三個評委瞬間傻眼了!

面面相覷著,互相在對方眼裡看到的全是不可思議。

這張一白可是芝麻台最牛逼的導演,級別相當於副台長!

歐陽明不在的時候,張一白的話就是金科律令!

整個娛樂圈的明星,哪怕是周傑龍那樣的,都得看著人家張一白的臉色辦事。

得罪了太陽級歌手,最多也就是在歌壇混不下去,大不了去混幕後,或者當演員。

可得罪了張一白,那可就完蛋了!

整個娛樂圈你都沒有容身之地了!

人家後邊可是廣電!!!

就是這麼牛逼轟轟的人物,居然在鹿一凡面前如此的低三下四!

如同下人見到了主子一樣,一口一個爺的叫著!

這怎麼能讓三人不震撼,不驚訝?

「哼,你自己問去吧!」

鹿一凡一指台下三個評委,不再說話了。

張一白憤恨的瞪了三人一眼。

三人看到這眼神,均是身體一哆嗦。

「你們三個,給我滾過來!」

張一白都發話了,這仨區區月級歌手又怎敢不聽?

只能哆哆嗦嗦的登上了舞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