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水凝煙點點頭:"我早就醒來了,你呢,剛才在哪裡啊?我找了好半天呢!"

歐陽清凌笑了起來:"我就在書房啊!"

水凝煙有點囧囧的:"我這是沒想到,你會去書房那樣的地方啊!"

聽到水凝煙話里的深意,歐陽清凌一個勁的翻白眼:"你少小看人,我現在已經開始接觸公司的很多業務了呢!"

水凝煙笑了笑:"那你先下來唄,我們倆商量一下,晚上吃什麼!"

"你想吃什麼?"歐陽清凌一邊下樓,一邊笑眯眯的看著水凝煙。

水凝煙想了想,開口道:"我想要吃的東西,可多了去了,只不過,你確定你能做出來嗎?"

"不會做我叫外賣啊!"歐陽清凌一副我不怕的樣子。

水凝煙鄙視的看了她一眼:"請問打算做外賣的歐陽小姐,你既然打算叫外賣,那你冰箱里放那麼多的食材,是幹什麼用的呢!而且,你那會吃飯的時候,不是跟我說,你定個外賣,靳言都差點發現端倪了嗎?"

聽到水凝煙這樣一說,歐陽清凌頓時蔫了。

她下了樓,走到水凝煙旁邊,伸手拉著她的手,坐在了沙發上:"那個……你聽我說啊,其實,我買菜,還真是打算在家裡做著吃,不然的話,靳言真的會發現的,還有件事啊,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什麼事?"水凝煙好奇的看著歐陽清凌。

歐陽清凌想了想,醞釀了一下措辭,這才開口道:"是這樣的,我今天去買菜回來的時候,發現我們家門口,居然有些鬼鬼祟祟的人,不住的往我們家裡面瞅瞅,我估摸著,靳言雖然離開了,可是,他還是懷疑你在我家,所以,把我家給圍住了,這樣的話,你估計就出不去了,你不是說,你明天還要去寶麗珠寶在臨海市的分公司嗎?這樣一來的話,你連門都出不了!要麼,就是別出門了,要麼,就是被靳言發現了!"

聽著歐陽清凌的話,水凝煙的臉色變得有點難看:"那怎麼辦?我明天必須去分公司那邊的,我已經跟人負責接待我的董潔說好了!我不想失信於人!"

看到水凝煙著急了,歐陽清凌無奈的眨眨眼:"好了,你別一說話就著急了,我呢,給你想了一個還算完美的方法,我打算一會飛米國,先去看看我爸媽,然後呢,去找葉墨笙,最後,我會跟葉墨笙一起回國的,你呢,就安心的住在我這裡,盡量把去公司的時間,安排在明天下午,這樣的話,他們守上一天一夜,見不到你的人影,應該會撤人的,等到實在不行的時候,我再給你想想別的辦法!"

聽著歐陽清凌的話,水凝煙最終點了點頭:"那好吧,只不過……你去米國,是單純的因為我?還是想去找葉墨笙啊?"

看著水凝煙的神情,有些戲謔的笑容。

歐陽清凌有點不好意思:"那個……葉墨笙這次出國,時間有點久了,好吧,我承認,我是有點想他了,所以,出國去看看他,不行啊!"

水凝煙笑著說道:"行行行,我沒有說不行啊,你著什麼急啊!我現在去做飯,做好飯菜,你吃點,然後就去機場吧!"

歐陽清凌笑著點頭:"我也正有此意,我給你打下手,我們去做飯!"

兩個人說說笑笑的向廚房走去。

話說,水凝煙飯菜還沒做好,菜剛下鍋,兩個小傢伙就聞到菜香味,下樓了。

看著廚房裡的水凝煙和歐陽清凌,他們的口水都流下來了。

水凝煙加快了做菜的速度。

飯菜做完上桌,兩個小傢伙開心的吃了起來。

重生之第一影后 水凝煙寵溺的,一個勁的說著慢點。

歐陽清凌故意逗他們:"你們吃慢點,歐陽阿姨不跟你們搶的,我一會就要走了!"

聽到歐陽清凌說她要走了,兩個小傢伙頓時迅速的抬頭看著她。

"歐陽阿姨,你為什麼要走啊?是芸芸把菜菜都吃光光了嗎?"水天芸嘟著小臉,委屈巴巴的看著歐陽清凌。

水天昊的目光吃驚,但是,他卻並沒有像水天芸這樣問,只是看著歐陽清凌。

歐陽清凌都能從他的眼睛里,看出十萬個為什麼了!

歐陽清凌笑著開口道:"跟你們鬧著玩呢,阿姨有事情,一會需要外出,估計過幾天才能回來,你們兩個小可愛呢,在家裡,一定要好好照顧你們家媽咪,好不好啊?"

水天昊和水天芸連連點頭,異口同聲道:"你放心吧,歐陽阿姨!"

歐陽清凌看這倆小傢伙這麼可愛,目光里全是羨慕和寵溺。

歐陽清凌吃完飯,就離開了。

她在離開之前,還教水凝煙在二樓,怎麼看周圍有沒有人監視。

歐陽清凌交代完該注意的地方,就離開了。

就在歐陽清凌剛剛離開的時候。

靳言就接到了電話。

"喂,先生,歐陽小姐開車離開了!"手下彙報。

"那你有沒有看清楚,她的車裡有什麼人呢?"靳言問道。

手下搖頭:"沒有看到,車膜黑色的,啥都看不到! 愛上單細胞男人

靳言皺了皺眉:"看不到,什麼東西都看不到嗎?"

"是的,什麼都看不到!"手下很老實的回答。

靳言心裡有些無語:"找個人,追上去,看看歐陽清凌去了哪裡,下車的時候,她的車上有沒有什麼人,得到情況,立刻跟我彙報!"

手下趕緊點頭:"好的,先生,我這就派人跟上去!"

靳言直接掛了電話。

歐陽清凌出去了!

她……會不會是帶著水凝煙,一起出門了呢?

只不過,以歐陽清凌的智商,應該不至於那麼低吧。

她應該早就注意到,自己派人盯著她家別墅了吧。

想到這裡,靳言收拾完東西,打算回家。

這會已經到了晚飯時間,他先吃點東西,看看手下一會怎麼彙報!

另一邊。

歐陽清凌家的別墅里。

送走歐陽清凌,水凝煙給兩個寶寶準備了水果拼盤。

然後,他們吃了點水果,就上樓。

上樓后,水凝煙給兩個寶寶從皮箱里,拿出小拼圖,讓他們兩個去玩。

水凝煙則是拿出設計稿,自己工作了起來。

其實,她今天本來是不應該工作的。

畢竟,剛下飛機,今天倒個時差,還一波三折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晚上,在燈光下,眼睛沒有辦法正常工作。

可是,就算是有這麼多的問題。

她今天還是必須工作。

原因很簡單。

她估摸著,自己剩下的時間裡,去國內各個分公司的時間會比較多。

真正留給自己畫設計稿的時間,並不多。

她現在必須保證,自己能按期交稿。

伊姿韻那邊,已經在催稿了。

她知道自己最近忙,已經寬限時間了。

可是,水凝煙還是怕自己完不成。

因為這次的設計,是成套的一個珠寶系列。

她在保持速度的同時,還必須保證質量。

設計靈感這個東西,真的非常重要。

她對之前的設計的幾個小配飾,一直不是很滿意,還想再來修飾一下。

所以,她就必須得抓住時間。

水凝煙安安靜靜的畫著設計稿。

兩個小孩乖巧的在一旁玩。

水凝煙修改了一份不滿意的設計稿,她剛伸了一個懶腰,手機就響起來了。

電話是寶麗珠寶臨海市分公司,負責接應水凝煙的董潔打過來的。

本來,董潔應該去機場接水凝煙的。

可是,水凝煙拒絕了。

她不想搞得大張旗鼓,而且,她還有兩個寶寶,她不想讓別人看到寶寶,她更害怕有人來接自己,會被媒體曝光。

其實,她曝光不曝光的無所謂,可是,有兩個寶寶啊!

況且,寧不悔這個神秘的身份,她暫且還不想讓人知道。

水凝煙接通了董潔的電話:"喂,你好!"

"喂,寧小姐,你好,我是董潔!"董潔非常客氣的說道。

水凝煙點了點頭:"嗯,我知道,我們之前通過電話,我存了你的號碼!你有什麼事情嗎?"

董潔開口道:"寧小姐,是這樣的,你剛才給我發消息,明天上午不太方便,我就把時間安排在下午了,那您下午過來一趟,指點一下我們這邊的設計,晚上,我給您準備了接風宴!" 「明義啊,你就送彩妹到一個方便坐車的路口,把她送過去以後,就回去休息吧,這段時間給你放假,在我們回江山一號之前,你可以利用這個時間好好休息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木小姐,我還是跟著……」

來了,來了,這個夏明義又要犯蠢了,周彩妹實在是不想再聽了,拉住夏明義的胳膊,用自己的聲音打斷夏明義,「那我們先走了,木小姐不用送了,改天有空再來看你。」

幸好周彩妹結婚了,這真要是和夏明義結婚了,可真是應了那句,娶錯老婆禍害一生,木兮跟著出去送人,知道剛剛的話沒說完,夏明義還想再跟她說什麼,木兮伸手輕輕拍了拍夏明義的胳膊,「有事電話再聯繫。」

周彩妹一直拉著他走,他有話也沒機會說,只好事後再打電話了,「那我先送彩妹走了。」

「好。」

木小寶背著手跟了出去,在門口,夏明義穿鞋的時候,木小寶趴在門邊上看著一旁彎腰在穿高跟鞋的周彩妹,「周阿姨,不好意思噢,因為你結婚了,小夏夏不能送你回家,不過沒關係的,小夏夏可以送你去坐地鐵,地鐵很快就可以回到家了,不會耽誤你吃午飯的。」

怎麼,她們母子是在提醒夏明義,要和她保持距離嗎?「謝謝你的提醒,不過我現在啊,不坐地鐵了,我打車回去。」哼!誰讓夏明義迷戀她的美貌無法自拔呢,哈哈哈哈……

「噢噢。」木小寶點了點頭。

穿完鞋子后,周彩妹挽著夏明義的胳膊沖著木小寶和木兮揮手拜拜。

把人送出門,木小寶站在挨著門的窗戶看著樓下,看到周彩妹一出到樓下,就使勁尖叫,一個勁往夏明義身上湊。

木小寶用手扯了扯木兮的衣服,「媽咪,看見沒有,你要學學她,不然老紀會說你沒有女人味的。」

「我就算沒女人味,你家老紀也喜歡我。」

「他……」不對,他怎麼又開始幫老紀說話了?老紀現在不叫老紀,叫負心紀了,為了挽回面子,木小寶立即轉移話題,「媽咪,咱們去買菜吧,我好久沒喝過你給我熬的夾心白粥了。」

「我的廚藝很差嗎?」什麼叫做夾心粥?擺明就是在嘲笑她。

「嗯嗯。」木小寶很老實點頭。

「你……」

木小寶從凳子爬下來,背著手進屋,「好了,女人,不要再生氣啦,我陪你出門去購物,從一塊六毛到三塊二的百米,任你挑一斤。」

「別學老紀說話。」

老紀是他親親爹地,他不學老紀,還能學誰呢,媽咪真是笨,木小寶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木小寶回房間后,木兮獨自一人站在這橫向還不到兩米的客廳,雖然擁擠,但是擺上東西再加上原有的擺設后,比起那華麗的江山一號,這裡更像一個家,一個普普通通不失溫暖的家。

不知為何,木兮總感覺這個交易,不是紀優陽贏了,而是她賺了。

從房間出來的木小寶,看到木兮在傻笑,木小寶伸手戳了戳木兮的大腿,「媽咪,你還好嗎?」

「我很好啊。」木兮伸手去握木小寶的手,「走吧,咱們現在確實要去買些生活用品?」

媽咪怪怪的,和老紀吵完架,居然還能笑出來,不知道是不是被老紀刺激到了,不行,她得看好媽咪。

兩人手牽手下樓,本來打算去距離這裡最近的超市買東西,但是木兮陪著木小寶出去的時候,在路上摸了一下自己身上,一塊錢現金都沒找到,手機上也只剩下錢包里不到一百塊的零錢。

木小寶從身後的書包拿出傳單,「媽咪,這裡有家超市在打折,這是小夏夏給我的,他說這裡買滿一百塊還可以送洗潔精和紙巾。」

「那咱們就去這裡吧。」

木小寶舉起自己的手機給木兮看,「我這裡還有二百塊錢噢。」

「哪裡來的?」

「小夏夏說,是孫嬸給我的,孫嬸以為咱們回不去了,哭得眼睛都腫了。」

「孫嬸雖然是老紀安排過來的阿姨,但是我們要把孫嬸當做自己的家人,別像紀家某些人一樣,光和僱員講錢一點情面都不留,不然以後出事就真是人走茶涼了。」

「嗯嗯。」對啊,看看管平就知道了,真的是人走茶涼,要不是遇到媽咪,恐怕以後都得一個人孤苦伶仃了。

母子倆一路聊天,往附近的超市走去,因為錢不夠,買東西的時候,除了反覆對比價格,甚至是為了省一塊錢,還發朋友圈找人點贊。

路過零食區的時候,木小寶眯著眼睛假裝沒看見,現在沒有多餘的錢了,他都不能買零食吃了,跟著木兮一塊到了廚具區,看到木兮在挑碗。

木小寶看了一遍后,選了一個胎壁厚不燙手的碗,「媽咪,買這個。」

木兮接過碗,第一眼看價格,「這個碗要十塊錢,有點貴呢。」

把木兮手上的碗放回展示架,木小寶又拿了一個剛剛自己挑的碗放到木兮手上,然後在旁邊拿了一個小孩子用的膠碗,「媽咪和老紀吃這個,我吃這個,這樣子加起來就划算多啦,買兩個大人的碗加一個小孩子的話打八八折。」

木兮知道木小寶怕她用便宜的碗燙手,木兮看著手上的碗,像是瞬間戳中淚點,半天說不出話。

幾根白嫩的小手指放在木兮眼角下輕輕擦拭,「媽咪你不要哭了。」看到木兮哭,木小寶也扁著嘴巴想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