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手機爆炸了,李剛一下子被炸的昏了過去,醒來時,醫生的一句話讓他再次昏迷了過去。

「你的生~殖~器已經燒焦不能用了,我們已經幫你切除了。」

……

……

唐夢瑤:「一凡,最近幹什麼呢?也沒跟人家聯繫過。(三個翻白眼表情)」

鹿一凡:「別提了,最近倒霉透了,先是被李天和王媛仙人跳給我搞到看守所里來了。又被一群變態基佬嗷嗷叫要爆我菊花。

還好哥身手不凡,打的他們親媽都不認識了。」

說著,一張照片發了過來。

照片上,鹿一凡對著一群跪在地上的罪犯頤指氣使,頗有一番指點江山的味道。

但是唐夢瑤一看回復,直接爆炸了!

「李天那混蛋是不是不想活了?居然敢動老娘的男人!你等著,我這就把你撈出來,順便讓我爺爺把李家給滅了!」

沒過多久,一個精神矍鑠的老人,拄著拐棍走了過來。

唐夢瑤梨花帶雨的撲到了老人身上。

「哎喲,瑤瑤,你這是咋啦?是誰欺負你了,跟爺爺說!爺爺拿槍去崩了他!」唐建國心疼的寵溺道。

「爺爺,我班上的同學被人陷害弄進監獄了……」

將鹿一凡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唐老爺子。

唐建國笑了笑道:「這還不簡單?那個什麼李剛在江東連個屁都算不上,爺爺一個電話就能讓他在江東再也混不下去。

乖瑤瑤,只要你開心,爺爺馬上就打電話。」

「謝謝爺爺,爺爺最好了!」唐夢瑤終於破涕為笑。

……

……

下午,還在開會的劉浩祿接到了一個電話。

本來他是不準備接的,可看到來電顯示,他身子一顫,有些不敢相信,趕緊跑到外面接了電話。

「趙市長,您怎麼給我打電話了?」劉浩祿小心翼翼的說道。

他不過是個看守所的所長罷了,在人家江東市市長的面前,連個小蝦米都算不上。

「你們看守所是不是關著個叫鹿一凡的犯人?人家認識白家大小姐,那邊電話都打到我頭上來了,我勸你還是趕緊把人給放了吧。」

劉浩祿一陣冷汗直冒。

是哪個混蛋不先調查清楚,居然敢抓白家的人?

「是是,市長您放心,那小子本來72小時的羈押期限也要到了,我現在就去放他走。」

「什麼?你已經關了他接近3天了?那人有沒有受傷?你趕緊去看看!萬一人被打壞了,這個鍋必須你來背!」

「是是是,我馬上去看!我馬上就去看!」

能讓堂堂江東市市長用這種語氣說話,劉浩祿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正要起身離開,又一通電話打過來了。

「誰特么這麼煩人……咦?」

看到來電顯示,劉浩祿再次倒吸了一口涼氣。

是江東四大家族的唐家唐老爺子的電話!

這位說話的分量可比趙市長還大!

「唐老爺子,您找我有事?」劉浩祿小心翼翼的說道。

這唐家人在政界、商界遍布,連趙市長都看不在眼裡,更別提他區區一個小所長了。

「是這樣的,我那寶貝孫女有一個同學被人陷害進你們看守所了,現在她撒潑耍渾的把賬都算我老頭子身上了,這不,我只能厚著臉皮來求一下劉所長了,呵呵。」唐老爺子笑著道。

劉浩祿則是滿頭冷汗的問道:「那人叫什麼?」

「鹿一凡。」

尼瑪!

我去你大爺啊!

唐家老爺子親自打電話過來要人了!

一會兒必須查查是哪個孫子抓的人!

得罪白家和唐家的兩大家族的人,這是要玩死老子嗎?

「唐老爺子您放心,我這就去把人放了。這事我是真不……」

話沒說完,唐老爺子就打斷他道:「秉公執法是好事,咱們不能誣陷一個好人,也不能放過一個壞人,您說對不對?」

這老爺子話裡有話啊!

別看只是江東的一個所長,劉浩祿能幹到這一步,那也是步步為營,好不容易才熬上來的。

「唐老爺子,我明白,我會好好調查此事,肯定給您一個滿意的交代!」劉浩祿擦著冷汗說道。

其實這個時候他已經明白,李家人肯定要倒大霉了。

甭管是誰的錯,只要唐家人發話了,那特么就必須是你李家人的鍋!

(本章完) 午飯時間,犯人食堂,鹿一凡一個人正在那狼吞虎咽。,最新章節訪問:ШШШ.79xs.СоМ。

二三十個飯盒放在他的面前,隨便他吃,其他犯人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忍著飢餓,流著口水。

鹿一凡也不客氣,就挑『肉』菜,葷菜吃,剩下那稀的,素的,一看就不怎麼樣的菜全留給了這群五大三粗的漢子。

吃飽喝足以後,這才有倆犯人上來遞煙,焦濤在鹿一凡身後幫他捶背,還有人送漱口水上來。

「我不『抽』煙,我在的時候,你們也不許『抽』煙。」鹿一凡閉著眼睛享受著說道。

所有犯人心裡那叫一個苦啊!

這老大必須伺候舒服了才肯開恩賞他們一口飯吃,要是一個不高興,全號子里的人一個個輪流扇臉,扇到親媽都認不出來為止。

有一個強X未成年兒童進來的,這老大什麼話都沒說,直接把人打成神經病了,完事還說了:「只要是強X犯或者迫害青少年進來的,隨便日,隨便玩,『弄』死老子都不管!反正就是不能給活路!」

有個別囚室的老大看不慣鹿一凡這幅吊吊的樣子,十分不爽,上來挑釁。

結果被鹿一凡一拳頭打成了腦震『盪』,完事鹿一凡擱哪兒裝的比誰都慘,就好像自己快被打死了一樣。

警察一看,一學生為了正當防衛被打成這幅慘樣,也都向著他。

結果就是那挑釁的老大下半輩子都留下了腦部的後遺症。

這天下午,所長劉浩祿匆匆忙忙的來到了囚室內。

逮著管詩涵還有王龍厲聲問道:「你們是不是抓了一個叫鹿一凡的人?」

管詩涵嘟著嘴暗恨道:「是的局長,那小子涉嫌過失殺人,到了審訊室里還……還……」

「所長,那人得罪了李剛,是李剛報的警。」王龍直截了當的說道。

「你……」劉浩祿被氣的快要吐血了。

李剛算個屁啊!

「你們知道人家是誰嗎?」劉浩祿無語道。

「不就是個賣烤串的嗎?好像那小子高考成績還不錯。」王龍滿不在乎道。

「我去你『奶』『奶』個『腿』啊!剛剛趙市長和唐家老爺子親自給我打電話,要求放人,你覺得普通人能麻煩的動那二位嗎?」劉浩祿火冒三丈的吼道。

王龍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趙市長?

唐老爺子?

這倆人隨便一個出來都是能讓江東顫三顫的人物啊!

「那……那所長,我該怎麼辦啊?」王龍心中害怕的問道。

「還能怎麼辦?我陪你倆親自過去,給人賠禮道歉,然後把人放了。等等!你們先去把李天抓回來,他涉嫌買兇殺人。」

……

……

囚室內。

焦濤想『抽』煙,卻礙於鹿一凡的面子,不敢『抽』。

這貨來到這,自己就沒過過一天好日子,他簡直快要被憋死了。

想了想,他打電話給了李剛。

剛打出去,只聽到電話鈴聲在囚室外響了起來。

嘭!

囚室的『門』被打開了。

滿身都是傷痕的李剛進了囚室直接跪在地上哭嚎著求饒道:「一凡,不!親爹,親姥爺!求你繞了我吧,我不該得罪您!求求你讓白家和唐家的人收手吧!

我兒子最近老吐屎,還被查出了艾滋病。

我最近一出『門』就被車撞,丁丁還被手機給炸爛了。

您就看在我這麼倒霉的份上,饒我一次吧!」

焦濤定睛一看,這不正是自己的僱主李剛嘛!

他怎麼搞成這幅德行了?

等等!

焦濤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讓他整個人都如墜冰窟。

前天貌似鹿一凡讓自己用血在兩張符籙上寫寫畫畫,貌似就是寫的李剛和李天他倆人的名字。

難道……

是那兩張符籙讓李剛出『門』就被車撞,還讓李天得了怪病的?

咕咚!

焦濤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再看鹿一凡的眼神則充滿了恐懼。

這傢伙會妖術!

誰要是得罪了他,他畫兩張符就能把人整死!

想到這,焦濤嚇得整個身子都在顫抖。

要是自己之前惹怒了鹿一凡,那自己會怎樣?

想想都可怕啊!

「你兒子陷害我的時候,我就跟他說過,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滾!」

李剛見鹿一凡不肯原諒自己,知道再求也沒用,只能灰溜溜的走了。

等出去之後,他接到一通電話,是焦濤打過去的。

「剛哥,有個事我想跟你說一下……」

焦濤把鹿一凡畫符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李剛說了清楚。

李剛聽后,簡直快要哭了,心裡那個罵啊!

他到底得罪了個什麼怪物啊,居然還會使用妖術!

想想最近吃飯被噎住送醫院搶救,出『門』被車撞,手機還爆炸,兒子也是倒霉不斷。

原來都是這位大爺搞的鬼啊!

他現在甚至不再奢求能怎樣,只要不死就好了!

因為對於神秘的妖術,他體會的太過深刻了。

那簡直是痛不『欲』生啊!

嘭!

囚室的『門』再次被推開。

劉浩祿帶著王龍和管詩涵陪著笑臉走了進來。

「咦?警官姐姐又要審問我嗎?上次審問的時間,我覺得還是不太夠,要不這次咱加兩個鍾?」鹿一凡賤賤的笑著,還邪惡的掃『射』的管詩涵豐滿的****,舌頭輕輕『舔』了『舔』嘴『唇』。

「你……」管詩涵的火氣一下子就冒了出來。

加鍾?

特么去玩小姐才有加鍾這個詞的好吧!

鹿一凡居然敢當眾調戲『女』警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