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下一次如果那什麼道觀的再敢來人,我就讓桃桃吃了他們!」

鹿媽媽和鹿一凡的脾氣是一樣的。

平時對鄰居和朋友都非常的友善仁慈。

可一旦別人做出對自己家人不利的事情,鹿媽媽做的比誰都狠,都極端!

鹿一凡的性格可以說是遺傳自鹿媽媽。

「時候不早了,我回房睡覺了。明天,我會讓石家徹底知道,敢惹我鹿一凡,就要付出血的代價!」

「嗯,晚安。明天讓桃桃和你一起去吧,比較安全。」鹿媽媽道。

鹿一凡回到房間,反鎖上門,開始了每日修行。

第二天。

鹿一凡趕到了位於養馬島懸崖邊上,風景最好的度假區內的松鶴樓。

作為江東市的地標建築,松鶴樓絕對是高大上。

這家世界著名飯店,接待的都是政界、軍界、商貿界以及各國社會名流。尤其是,位於飯店最頂層的那間包房——,可不是一般人能夠踏足的。

今天,石雲帆請吃飯的地方,正是那間。

鹿一凡抱著桃桃,在服務員的指引下,他來到,推門而入。

一進門,映入眼帘的是三道人影。

一位是他熟悉的石雲帆,石家大少爺,一位是穿著和神通、神滅一樣道袍的老道士,還有一位是看上去和石雲帆年齡差不多大,同樣傲氣逼人的大少爺。

見鹿一凡來了,石雲帆立刻笑著對身邊的那位大少爺道:「文兄,這就是我跟你說的那個傢伙。」

那個傢伙?

這輕鄙的態度,讓鹿一凡確定,這石雲帆果然是來者不善!

他叫自己來這裡,准沒好事!

文澤點點頭,傲慢的看了一眼鹿一凡道:「很一般嘛!看上去像個學生,真搞不懂石兄你為何會怕這種小嘍啰!」

文澤乃是漢東省文家的大少爺!

文家的勢力和底蘊,比起石家還要豐厚,還要恐怖!

文家的勢力不僅僅只限於商業圈子,他家裡更有不少人在漢東軍區做高官,而他本人更是入選了今年的白虎大隊!

對於鹿一凡這樣,剛崛起連自己家族都沒有的「小散戶」,文澤心裡是一千一萬個看不起。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笑呵呵聊著天,就把鹿一凡晾在那兒,也不招呼。

三清道觀的大長老神光更是老神在在的喝著茶水,根本連正眼都不看鹿一凡。

鹿一凡看了一眼,這內的主座還沒人坐,於是二話不說,便抱著桃桃一屁股坐在了那太師椅上。

這太師椅的位置可是這裡的主人才有資格坐的!

本來這位置是石雲帆為了討好文澤,為他準備的,可沒想到鹿一凡居然這麼不要臉,竟一屁股就坐上去了!

兩人的臉色一下子就拉的老長老長的。

「服務員!服務員!怎麼回事啊!客人來了,也不知道招待嗎?」

這桌子啪的嗷嗷響,知道裡面都是尊貴的客人,外面隨時恭候的美女服務員立刻推門進來走到鹿一凡面前,雙膝跪地,露出兩條修長的大腿,以跪禮面對鹿一凡道:「不好意思,是我們沒有考慮周全。

請問客人您想要什麼?」

「給我來二十斤魚翅漱漱口!再來一百斤鮑魚泡泡腳!」鹿一凡囂張的說道。

頓了頓,鹿一凡看了一眼桃桃,又道:「哦,對了,給我的狗也來一壺那老牛鼻子喝的茶!

這小傢伙最愛喝茶了!」

美女服務員流著汗道:「客人,您吃的了那麼多嗎?」

「怎麼?怕我付不起錢?你是看不起我,還是看不起石少爺?

想打誰臉呢?

我們石家大少,就是有錢任性!

就喜歡這種暴發戶的感覺!

快去按我說的做!」鹿一凡不耐煩道。

長腿美女服務員臨走前瞥了一眼石雲帆,那眼神活像是在看白痴一樣。

石雲帆簡直氣的快要爆炸了!

神光老道士更是被氣的半死。

給你的狗也要老子喝的這種茶水?

這豈不是說老子跟你的狗一樣?

??(我女朋友巨漂亮,而我又是第一次談戀愛,所以她一挑逗我,我就撐不住……老硬……)

?

????

(本章完) ?

「鹿一凡你什麼意思?」

石雲帆憤怒的站起來,指著鹿一凡的鼻子道。

然而卻是繼續欣賞著窗外美麗的海景,頭也不回,看也不看石雲帆一眼。

這種無視,比直接對著石雲帆鼻子開罵更讓石雲帆生氣,爆炸!

「有意思。」

看到這一幕,文澤和搓搓手掌,臉上露出一絲興緻勃勃的笑容,他是被石雲帆拉過來打醬油的,看熱鬧不嫌事大。

而且對於文澤來說,鹿一凡也好,石雲帆也罷,都是小嘍啰,為自己表演的小丑而已。

他倒要瞧瞧,鹿一凡與石家的大少爺,會唱出怎樣的一齣戲。

「石少無妨,讓貧道來!」

神光此時也已經坐不住了。

起身走到鹿一凡面前,冷笑道:「你就是殺了我道觀兩位長老的小雜種?」

鹿一凡瞥了神光一眼,微微一笑道:「小雜種叫誰?」

「小雜種叫你!」神光立刻上鉤說道。

鹿一凡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道:「原來是小雜種在叫我啊!

你們三清道觀的牛鼻子可真有意思,個個都智商感人,我這一個套路用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你們還一個個的都上鉤。」

噗~~~

神光感覺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一萬點暴擊傷害。

你妹的!

他根本沒想到鹿一凡這小子能如此伶牙俐齒,一句話就把他給饒的智商感人了。

眼珠子一轉,神光微微一笑,主動走向鹿一凡

在距離鹿一凡半米地方,他停下腳步,伸出右手,道:「久仰鹿大師大名,今日一見,幸甚。」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這牛鼻子這麼客氣,反倒讓鹿一凡不好再出言鄙視了。

不過看著神光這一臉皮笑肉不笑的笑容,再看看這神光長滿老繭的右手,鹿一凡馬上意識到,這傢伙是想讓自己出糗!

這隻手能長成這樣,一定是長期修鍊類似鐵砂掌之類的掌功才會粗糙成這樣的。

而且據鹿一凡觀察,這老牛鼻子的修為應該和自己差不多。

「哈,沒什麼大名不大名的,我不過是江大的一名學生罷了。」鹿一凡轉過身,伸出手和神光一握。

兩人的手,在半空相握。

神光眼神中突然掠過一絲詭異的笑容,然後,他的手猛的一收縮!

神光的修為雖說不是三清道觀最強的,但是他的肉身力量,卻是公認三清道觀第一人!

他曾經一掌劈將一名實丹期修士,從頭部中間劈成了兩半!

也曾經一掌將一件寶器級法寶握成了廢鐵!

認識神光的人,都寧願與他鬥法,也不敢和他拼肉身力量。

可惜,今天他遇到了鹿一凡,一個吃過仙丹,又喝過天河之水,修的是真正仙人功法的大變態!

「想跟我玩是吧?」

鹿一凡心中冷笑一聲,那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做以卵擊石!

「嗯?」

神光眉頭一皺,發現事情有些不對。

剛剛他那一握可是使用了六成力道!

這力道足以將鋼鐵都捏成鐵泥!

可是現在他一用力,鹿一凡那柔軟的右手,竟然變得猶如磐石般堅硬。無論他如何使勁,鹿一凡的右手都紋絲不動,他自己的手反而被震得生疼。

「有點兒意思!」

神光暗自冷笑,開始不斷加大手上的力道。

旁邊的石雲帆還低聲幸災樂禍的跟文澤吹牛逼道:「文少,看著吧!這鹿一凡一會兒就要被神光長老握的哭爹喊娘了!」

然而隨著神光力道不斷加大,甚至已經使用了十二分的力道,鹿一凡依然風輕雲淡的微笑著,彷彿一點都沒受到影響的樣子。

「這怎麼可能!」

神光老道士震驚了!

但是不服輸的心理讓他動用了真元,暗暗使出了「大造化掌」功法,想以此來硬壓鹿一凡一手。

大造化掌一使出,神光道士的手掌上開始不斷湧現出白茫茫的光澤和能量波動。

可是鹿一凡卻仍微笑著,根本不調用體內的真元,只是用肉身力道,不斷收縮著手掌。

「嗯~~~」

隨著兩人較勁的推移,神光道人的臉色憋的通紅一片,身上的血管和臉上的青筋都爆出來了!

反觀鹿一凡,他是一臉的風輕雲淡,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好像根本沒用什麼力道。

「神光道長,你似乎很喜歡握手是吧?那……咱們我可要好好跟你握一握手了!」

言罷,鹿一凡氣勢一凜,掌心中凝聚出一團殺心歸元氣!

這殺心歸元氣一出,直接將神光老道士的大造化掌真元給逼迫的煙消雲散!

之後,神光老道感覺自己的手好像在被巨型壓土機在碾壓一樣!

他的骨頭,血肉彷彿扭曲成了一坨!

神光老道士現在好想好想大聲叫出來!

他想喊爹喊媽,這樣可以減輕疼痛感!

可惜為了面子,他不能這麼做,畢竟石雲帆和文澤在面前呢。

於是石雲帆和文澤看到了這麼一副畫面。

神光老道士滿臉都憋紫了,汗水不斷在身上流著,一副痛苦的要死要活的樣子,可就是不敢吭聲。

而鹿一凡,則一手跟神光老道握著,一手還擼著狗,老神在在,風輕雲淡,無比的輕鬆寫意!

兩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說好的,鹿一凡被握的哭爹喊娘的畫面呢?

怎麼感覺現在兩人的情況反過來了?

終於神光道人的手被鹿一凡握的已經變成一坨血肉骨頭分不清的東西,疼的快要昏闕過去的時候,鹿一凡鬆手笑道:「哈哈哈,神光大師果然熱情!這一握手都要跟我握個五分鐘!」

鬆手之後,神光道人一看自己的手,發現已經變成了血肉模糊,認不清是什麼的一坨肉。

望著鹿一凡一臉玩味的表情,神光心中暗道:「低估此人了!」

神光暗中打量著鹿一凡,目光陰沉。

難怪此人能殺死三清道觀的兩大長老!

他的肉身力量如此恐怖,定然是靠蠻力將兩位長老給弄死的。

畢竟神滅和神通兩人都不善於肉搏,一旦讓鹿一凡這種力量型修士近身,兩人是必死無疑!

不過神光也不氣餒,他的殺手鐧,還沒拿出來呢!

(本章完) ?想他神光苦修三清道觀傳下來的道法和陣法已經五十六年有餘,哪怕是比他肉身力量強大數倍的修仙者,一旦他施展道法或者布下殺陣,在他面前,也不堪一擊。

這次答應石雲帆來震懾鹿一凡,除了是為了三清道觀死去的兩位長老報仇外,神光還有另外一個目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