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說著,她像是要證明自己似的,走到桌子前,端起飯菜準備開吃。

但飯菜剛湊到嘴邊,還沒來得及吃,衛生間那邊忽然傳出來噗通一聲悶響。

葉簡汐頓時停住了手。

「怎麼回事?」

容子澈瞬間站起來。

葉簡汐搖了搖頭,「可能是如意碰到了什麼,我去問問。」

葉簡汐起身再度走到衛生間跟前,敲了敲門,門內沒有任何聲音。

「如意,你怎麼了?」

「……」

房間里依舊沒有任何回應,葉簡汐擰了眉頭,咔嗒擰開了門鎖。

入目的是,溫如意無聲無息的躺在地上,她的額頭上撞破了一塊,有血涌了出來,嘴角也流著血,臉色發青。

葉簡汐看著眼前這一幕,像是被雷劈中了一樣,無法動彈一下。

容子澈見葉簡汐神色不對,心裡咯噔往下沉。

他走到衛生間跟前看到溫如意倒在了地上,雙眸登時睜圓。

「如意!」

戀愛氾濫成災 容子澈驚恐的叫道,一個箭步衝進去,把溫如意抱起來,拔腿往急診室的方向跑。

葉簡汐回過神來,容子澈已經不見了。

郭嫂準備跟出去。

葉簡汐抓住她的手說,「你留在這裡照顧阿琛,我去看如意。」

說完,不等郭嫂反應,她就急匆匆的跟了出去。

趕到急診室,醫生正在跟容子澈說話:「病人這是急性中毒,必須立刻洗胃。」

葉簡汐頓時定在了門口。

——急性中毒。

怎麼會中毒?

如意剛才一直好好的,可在衛生間里,忽然就暈倒了。

葉簡汐仔細的回想著剛才發生的一切,到吃飯的那一幕,停了下來。

是了……

剛才自己沒吃那碗粥,而如意吃了。

如意進來房間,唯一碰過的只有那碗粥!

葉簡汐想到這,手指緊緊地攥在一起,如果她的猜想是對的話,那麼應該是有人給她下藥,卻不巧被如意先吃了。

如果剛才她吃下去了,現在她也會跟如意一樣,躺在這裡。

葉簡汐渾身忍不住發冷,那冷意滲透進骨髓,冷的她忍不住全身顫慄了起來。

急診室里,醫生和護士把溫如意抬到了單車上,往急救室的方向走。

容子澈在緊跟在一旁,握住溫如意的手,不停地說著話。

葉簡汐看著他們漸行漸遠,緊貼著牆壁的身體,變得僵直。

站在原地很久,她深吸了一口氣,大步的往病房的方向走。

她要查出來,到底是誰下的毒。

無論是誰……

她都要那人付出代價!

返回到病房,慕洛琛見到她,低聲問:「如意怎麼樣了?」

「已經送去急救室了,具體原因還沒查出來。」

葉簡汐溫聲說著,轉眸看向郭嫂說,「郭嫂,你出來下,我有些事情,想讓你幫我辦一下。」

郭嫂起身,往外面走。

葉簡汐看著她出去,走到慕洛琛跟前,握住他的手說,「阿琛,你在病房裡好好休息,我很快就回來陪著你。」

漆黑的眸子對上她的眼睛,慕洛琛抿了抿唇角,淡淡地應道:「好。」

葉簡汐放開他的手,轉身出了病房。

走到病房外,葉簡汐對郭嫂說,「跟我過來。」

帶著郭嫂繼續往前走,直到離病房有一段距離。

葉簡汐驀地停下腳步,目光錚錚的望著郭嫂,「如意是急性中毒,郭嫂,晚餐如意只碰了那碗粥。」

郭嫂臉色一白,「少奶奶,晚飯是我親手做的,可我沒有下毒。我就是毒死我自己,也不會往你的晚餐里下毒啊。」

「我知道。」葉簡汐淡聲說,「如果我懷疑是你做的,我就不會跟你站在這裡,而是直接把你送到警察局了。跟你說這些,是懷疑有人趁你不注意的時候,下了毒。郭嫂,你仔細的回想下,今天發生了什麼事,沒件事都仔細的回想,一件都不要落下。」

郭嫂回想了下,遲疑的開口說:「少奶奶,我做飯所有過程都是親手做的,沒有讓別人插手,這個過程絕不可能出差錯的……真的有人下藥的話,應該是我送來的時候。」

話說到這,郭嫂忽然停住,「對了,少奶奶,我今天要來的時候,有個傭人過來跟我說,小少爺的模型飛機找不到了,讓我幫忙找一下。」

只有那個時候,她把餐盒放在了桌子上,離開了大概三分鐘!

郭嫂想通了這些,恨不得立刻回家,把那個人剝皮拆骨,「少奶奶,一定是那個人,是她下的毒,我現在就回去帶人,把她抓起來。」

郭嫂說著,轉身就要走。

葉簡汐抬手抓住了她的手,「別抓她,抓住她就再也沒辦法抓住幕後的人了。郭嫂,你回家,跟家裡的傭人說,我已經中毒了,現在洛琛要辭退了你,那個人一定會露出馬腳,到時候讓周文達看著那人,順藤摸瓜,找出來那個人。」

「是,少奶奶。」

慕家老宅。

章子芩緊張的坐在椅子上,雙手止不住的顫抖。

剛才公寓那邊傳出來消息,說是已經給葉簡汐下藥了,現在葉簡汐被送進了急救室,正在進行搶救。

怎麼會這樣……

不是春藥嗎?

為什麼會成了毒藥?

她只是想敗壞葉簡汐的名聲,把她趕出慕家,讓葉簡汐遠離洛琛。

根本沒想要她的命。

現在葉簡汐竟然要死了……

葉簡汐若是死了,事情一定會鬧到的,到時候萬一查到她身上了怎麼辦?

章子芩想到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是個殺人兇手,緊張的冷汗不停地流下來。

「太太。」

房間里忽然響起聲音。

章子芩嚇了一跳,猛地抬頭看向來人。

見是劉嫂,章子芩霍地站起來,大步的衝到劉嫂跟前,一巴掌狠狠地甩在她臉上:「劉嫂,你竟然敢騙我!為什麼你給我的是毒藥而不是春藥!」

「太太,您說什麼?」劉嫂莫名,「那就是春藥,不可能是毒藥。」

「你還敢狡辯!現在葉簡汐躺在急救室,醫生說她十有八九搶救不回來了!」

章子芩又是一巴掌。

劉嫂嘴角裂開,滲出几絲血,這才相信章子芩說的是真話。

葉簡汐真的中了毒藥,而不是春藥!

可怎麼可能……

安小姐說是春藥的。

劉嫂想了好一會兒,忽然明白,自己被算計了。

或許一開始安小姐就是個騙局!

劉嫂捂著臉,心裡憤恨不已,可明面上也不敢把其他人供出來,因為那樣章子芩就知道,她在算計她!

劉嫂忍著疼痛說:「太太,其實……其實……少奶奶真的死了,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她死了,太太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把小少爺接回來了。小少爺是少爺唯一的骨血,您忍心把他丟給葉簡汐養嗎?」 第705章簽訂離婚協議書

章子芩有些被說服了,的確她一直想把天佑從葉簡汐手裡搶過來。

現在葉簡汐要是死了,那天佑一定會交給她來養。

章子芩怒氣消了一些,心裡的擔憂卻沒減少多少,「可葉簡汐出事了,肯定會有人調查,最後若是調查到我們頭上了,該怎麼辦?」

「太太,這個你放心,除了那個幫忙下藥的人,沒人知道是我們做的,我們只要……」

劉嫂做了一個殺人的動作。

章子芩會意的同時,暗暗地心驚。

她沒想過要殺人,可到這個地步由不得她了,不是葉簡汐死,就是她入獄。

「好,按照你說的去做,記住,一定要把事情辦妥帖,不能再像這一次出紕漏,否則我就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你身上。」

章子芩話到最後,眼神變得狠厲。

劉嫂眼皮跳了跳,點頭退下。

凌晨兩點多,溫如意從急救室送到了普通的病房。

葉簡汐走到病房門口,遲遲不肯進去。

她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如意,這一次……

又是她害了如意。

如果不是如意吃的少,現在她看到的已經是如意的屍體了。

葉簡汐喉間苦澀而乾燥,站在門口許久,才抬步進去,每走一步,腿腳沉重的猶若千斤重。

「嫂子。」

容子澈聽到腳步聲,回過頭來,看到是葉簡汐,低聲叫了她一聲。

葉簡汐微微的點頭,抬眸看著容子澈,發現他此刻衣服亂糟糟的,眼裡充滿了疲憊和血絲。

葉簡汐心裡的內疚越發的濃重,走到病床前,輕輕的撫了下她有些濡濕的頭髮,鼻子有些酸澀的說,「都是我害了她,如意,是我對不起你,每次、每次……都是我連累你。」

葉簡汐說著話,淚忍不住的落下。

滾燙的淚滑過皮膚,有些疼。

可這點疼遠不如她此刻心裡的煎熬。

洛琛的病,章子芩的刁難,凌南晟的步步緊逼,如意中毒……樁樁件件都像是大山一樣重重的壓在她心上,讓她喘不過氣來。

她甚至想,這次出事的是自己就好了。

那樣她就可以什麼都不用承擔,乾乾淨淨的陪著洛琛到另外一個世界了。

「嫂子,這跟你沒什麼關係。」

容子澈單手插在衣兜里,眼裡的繚繞著冷意。

無論是誰害了如意,他一定會把那人揪出來,折磨的他生不如死。

葉簡汐搖了搖頭,決定把話說清楚:「子澈,如意中毒,是因為吃了那碗粥。我剛才已經讓人拿去化驗了,證明裡面的確有毒藥的成分。子澈,那個人是想要了我的命……」

容子澈聞言,眉頭緊蹙,身體綳的挺直。

「對不起,子澈。」

葉簡汐聲音沙啞。

容子澈動了動僵硬的身體說:「嫂子,你用不著說對不起,這筆帳應該算到誰的頭上,我清楚。接下來,嫂子你別管這件事了,我自會找人調查清楚,如意這番罪,我不會讓她白受的。」

「我已經讓郭嫂和周文達查了,不出意外,這兩天就會有結果。」

葉簡汐話音剛落,病房的門忽然被叩響。

葉簡汐頓了下,扭過頭看向門口,只見郭嫂一臉著急的站在那裡。

「少奶奶,我有事情要跟你說。」

「進來說吧。」

郭嫂走進房間里,猶豫的看了一眼容子澈,不知道要不要開口。

葉簡汐點頭,「說吧,我已經告訴子澈了。」

郭嫂這才開口道:「少奶奶,下藥的人剛才死了。」

葉簡汐臉色一變,「怎麼死的?」

「剛出門口就被車撞死了,那輛車肇事逃逸了,現在正在追捕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