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唐晨趙亮李陽等人坐在原地也是一臉懵逼的狀態,因為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他們也想不明白雲白蘇為什麼會讓雲北秋給陳天這種人道歉。

別說是他們了,雲北秋自己也是一臉的不解。

堂堂雲家大公子竟然如此卑躬屈膝的給一個不知道從哪裡來的窮小子道歉,這實在是有些說不過去啊!

而蔣薇薇一臉的疑惑,她清楚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有這麼大的面子。

包間裡面的氣氛開始變的尷尬了起來,而雲白蘇看見所有人都坐在原地不敢動了以後,輕聲說道:「大家怎麼都不吃東西了啊?快點吃吧,要不然一會菜涼了可能就不好吃了……」

眾人在聽到了雲白蘇的這句話以後紛紛開始低頭吃起了東西,但是不管怎麼樣,剛才那件事也在所有人的心中埋下了一顆種子。

即便是唐晨也開始在心裏面疑惑是不是陳天的身份根本就不是自己想象中那麼簡單的,要不然為什麼雲白蘇對待他會是這樣的一個態度呢?

一眨眼十多分鐘過去了。

雲白蘇緩緩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碗筷,然後輕聲沖著眾人說道:「不好意思各位,我那邊還有點別的事情,我就先走一步了啊!」

「雲小姐,我送送你!」

唐晨聽到這話以後連忙起身說道。

「不用了,你們繼續吃吧,如果有什麼不滿意的可以直接去找酒樓的經理!」

雲白蘇擺手拒絕了一句,然後轉身奔著包間外面走去。

雲北秋猶豫了一下之後狠狠的瞪了陳天一眼,然後也跟著雲白蘇一塊走出了包間。

當雲白蘇跟雲北秋都離開了以後,蔣薇薇扭頭看了陳天一眼,然後輕聲沖著陳天問道:「陳天,你跟雲小姐認識嗎?」

「不認識……」

陳天輕輕的搖了搖頭。

「那剛才雲小姐為什麼會幫著你說話啊?」

蔣薇薇語氣非常疑惑的沖著陳天問道。

「我也不知道……」

陳天再次搖了搖頭。

蔣薇薇看見陳天的這個態度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不滿,深吸了一口氣,低聲沖著陳天說道:「陳天我看在你是楚然的男朋友份上,勸你一句,如果你真的不認識雲小姐的話,我建議你還是早一點離開尚水古鎮!」

陳天聽到蔣薇薇的這句話扭頭看了蔣薇薇一眼,然後表情不解的問道:「我為什麼要離開啊?」

「對啊,薇薇姐,陳天為什麼要離開啊?」

趙楚然也跟著問道。

「還能因為什麼?」

唐晨看著陳天冷笑了一聲,然後淡淡說道:「你們兩個知道不知道陳天剛才得罪的那個人是誰?那可是雲公子啊,尚水古鎮的老闆,今天陳天是運氣好,雲小姐幫著他說了句話,要不然你們以為雲公子會這麼輕易的放過陳天啊?以後雲小姐要是不在了的話,雲公子肯定會找機會報復陳天的,所以陳天你最好還是趕緊離開這裡吧!」

趙楚然在聽到唐晨的這句話以後也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連忙扭頭沖著陳天說道:「是啊,陳天,剛才你惹到了那個雲公子,如果雲公子要是真的報復你的話,那可就慘了,要不然你還是跟我先離開這裡吧!」

「你放心吧,那個雲北秋不會把我怎麼樣的!」

陳天輕聲沖著趙楚然說道。

眾人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 「伯父,伯母。」封易先是向向父向母問好,而後視線直直落在風玫的聲音,冷厲的目光瞬間柔軟了幾分,「遲嶼,我有話與你說。」

風玫站在向父的後面,沒理會,有向父向母在,哪裡用的著她開口?

果然,向父目光銳利地看向封易:「封少還是先說說你與小嶼約會,為何小嶼一人回來,你卻送了小綰回來?」

其實最初向父懷疑是風玫跑路,丟下封易與監督的向綰跑了,所以封易才會送向綰回來。可是,向綰身上的衣服換了,她出門時穿的是白裙。

「伯父,我就是要與遲嶼說這件事。」封易抿了抿線條冷硬的薄唇,「我會與遲嶼解釋清楚的。」

也就是只與遲嶼說,他是不會像其他人解釋的。

向父的臉色稍有緩和,只要事出有因,他也不會揪著不放,畢竟對封易,他確實是比較滿意的。

「無論什麼原因,都不是一個男性在飯局中招呼都不打就拋棄女伴的理由。」風玫笑容明媚,大大的眼睛里卻是一片淡漠,「封少,第一印象太差,我們沒可能了。」

說完,不等向父皺眉開口,她便對向父向母道,「我願意乖乖相親,向叔,你們可以幫我找其他人,但封少不行。」

向父眉頭雖然依舊擰著,卻也沒說什麼。雖然他是覺得封易不錯,但是在風玫願意認真對待留下遲家血脈的前提下,遲嶼自己喜歡開心顯然又更重要一些。

「我不允許!」封易臉色徹底冷了下去,聲音也冷硬無比。

「阿嶼,」眼見形式不對,向綰寄了,「是我一定要回來的,封少說送我回來后就立即回去找你的,我和封少……」

「你閉嘴!」封易冷喝,毫不客氣地打斷了向綰后,目光極具攻擊力地盯著風玫,「你只能找我,不許找其他男人。我說過了,今天的事我會給你個解釋的。」

風玫翻個白眼,以自我為中心的人啊!小說娃小說網

她轉身往院內走,隨手拉著向綰,不說清楚,這妮子估計會一直自責下去。

「遲嶼!」

見風玫要又,封易竟然直接伸手去抓他。

「封少請回吧。」向父跨一步攔下他,臉色很是難看,第一次開始懷疑自己的眼光。 重生之毒妃當道 當著他的面,封易就以這般態度對遲嶼,他是眼瞎了才想將遲嶼交給這種人!

向父發話,封易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但……

「伯父,我喜歡遲嶼,她只能嫁給我!」

向父氣的胸膛上下欺負,拉著向母進入院子:「張嫂關門!」

大門關上,封易臉色鐵青,好一會兒才按捺住踹門的衝動,轉身上車離開。

風玫拉著向綰上了樓,聽到向父的怒吼聲,唇角微勾。

封易性格陰冷倨傲,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認為遲嶼是他要找的人後,便理所當然地將遲嶼當作了自己的所有物,而對向父,他能勉強維持一份表面的恭敬已是難得。

這下,封易要向綰,向父那一關是絕對過不了了,畢竟向綰可是一個很有孝心的壞女孩。

這不,向綰依舊滿臉歉然地向她解釋她與封易離開的事情。

「傻丫頭。」風玫抬手揉了揉她的頭髮,「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你沒發現他在利用你嗎?」 在場的所有人都不曾想到陳天竟然會囂張到如此地步,當初他不把唐晨放在眼裡就已經超乎了所有人的預料,但是誰都沒有想到此時陳天竟然連雲北秋也不放在眼裡。

「陳天,現在可不是你在這裡逞能的時候?你知道不知道雲公子是做什麼的?人家不僅是雲家的大公子而且還是一位非常厲害的武道高手,你只不過就是個普通人而已,你憑什麼跟人家雲公子斗?」

唐晨面無表情的沖著陳天喊了一聲。

其實唐晨說這些話也不是真的希望陳天能夠抓緊時間離開,他還等著看陳天的好戲呢。

「陳天,這個雲公子真的不是你能夠惹得起的,要不然你還是快點跟我走吧!」

趙楚然猶豫了一下,伸手拽著陳天說道。

陳天看著趙楚然淡淡一笑,然後輕聲說道:「你放心吧,那個雲北秋不會把我怎麼樣的,你不用擔心我!」

「可是……」

趙楚然看著陳天想要說話。

「沒有什麼可是的……」

陳天直接打斷了趙楚然的這句話,然後就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低頭安靜的吃著東西。

包房裡面的那些人此時全都都用一種異樣的目光看著陳天,臉上的表情十分無語,因為他們都覺得陳天此時之所以會表現的這麼淡定估計只有兩種可能。

第一種是陳天是個傻子,他現在根本就不是自己已經得罪了什麼人。

第二種就是陳天其實現在心裏面早就已經被嚇的不行了,但是為了面子在趙楚然的面前強裝鎮定。

蔣薇薇淡淡的看了陳天一眼,她只不過就是看在趙楚然的面子上所以才會跟陳天說剛才那一番話的,至於陳天聽還是不聽,走還是不走,那都跟她沒有任何關係。

所以蔣薇薇看見陳天的態度如此強硬以後,也就沒有多說什麼。

……

另一邊,雲白蘇跟雲北秋走出了凈水樓以後。

雲北秋一直跟在雲白蘇的身後,眼神當中布滿了憤怒跟疑惑,但是他非常清楚雲白蘇這個女人的性格,所以他現在也不敢多問什麼。

「剛才打的你那一巴掌疼還是不疼?」

就在這個時候,雲白蘇突然停下了腳步,然後扭頭輕聲沖著元北秋問道。

元北秋聽到雲白蘇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不解。

「我跟你說話你沒有聽見嗎?」

雲白蘇冷聲沖著雲北秋問道。

「疼!」

雲北秋猶豫了一下之後,咬著牙低聲喊道。

「疼就對了,以後你給我記住了,有些人不是你能夠得罪的!」

雲白蘇淡淡回了一句,然後邁著步子繼續往前面走去。

「姐,我想不明白,那個小子明明就是個普通人,他說的那句話也是在羞辱陳公子,我想不明白你為什麼要打我,為什麼還要我給他道歉!」

雲北秋瞪著眼珠子表情十分激動的喊道。

雲白蘇聽到這句話以後淡淡一笑,然後轉身揚起自己的小手又是一耳光狠狠的扇在了雲北秋的臉上,然後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問道:「你想知道我為什麼打你對不對?」

「對,我就是想知道你為什麼要打我,我不知道我今天到底做錯了什麼!」

雲北秋咬著牙點了點頭。

「那你知道不知道我今天讓你道歉的那個人是誰?」雲白蘇面無表情的沖著雲北秋問道。

「我不知道啊……」

雲北秋愣了一下,然後輕輕的搖了搖頭。

「那個人就是陳公子!」

雲白蘇面無表情的喊道。

雲北秋在聽到了雲白蘇的這句話以後,瞬間便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可思議。

「姐……你……你不會是在跟我開玩笑吧?你說那小子,不是那個人竟然是陳公子?」

雲北秋瞪著大眼珠子,表情非常不可思議的沖著雲白蘇喊道。

「你覺得我會跟你開這樣無聊的玩笑嗎?我跟陳公子見過很多次面,陳公子的氣息我非常的熟悉,那個人就是陳公子,你剛才竟然想讓陳公子給你道歉,你知道不知道,如果不是因為我的那一巴掌,你現在可能已經連命都沒有了……」雲白蘇語氣十分認真的沖著雲北秋喊道。

元北秋呆愣楞的站在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因為他現在已經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他那裡會想到原來他一直說的陳公子竟然就是陳天。

「現在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打你了嗎?」

雲白蘇面無表情的沖著雲北秋問道。

「我……我知道了……」

雲北秋結結巴巴的回了一句,然後看著雲白蘇問道:「那姐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那個人是陳公子,那你為什麼還要假裝不認識陳公子呢?」

「這是陳公子的命令,陳公子想做什麼我也不是很清楚……」

雲白蘇淡淡說道。

「那個人竟然就是傳說中的陳公子,我竟然已經跟陳公子見過兩次面了,但是我卻沒有認出陳公子來,如果爺爺知道了這件事肯定不會放過我的……」雲北秋表情有些恐懼的沖著雲白蘇喊道。

傾舞歌盡長安花 「你沒有見過陳公子,沒有認出陳公子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雲白蘇輕聲回了一句,然後伸手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編輯了一條簡訊發送了出去。

……

凈水樓的包廂當中。

一直都在安靜吃飯的陳天突然發現自己的手機響了一下,陳天拿出自己的手機看了一眼,發現是雲白蘇發過來的簡訊。

「陳公子,我在凈水樓外面的停車場等您!」

陳天看見這條簡訊以後猶豫了一下,然後扭頭沖著趙楚然說道:「我去上個廁所,一會回來……」

「好的!」

趙楚然輕輕的點了點頭。

陳天直接起身奔著包廂外面走去。

唐晨李陽趙亮等人看見陳天離開了包廂以後,全部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剛才陳天不是說的挺好的嗎?不是覺得雲公子不會把他怎麼樣嗎?現在怎麼還走了呢?是不是害怕了?」

李陽陰陽怪氣的嘲諷道。

「呵呵,雲公子的性格我還是非常清楚的,這小子今天得罪了雲公子,如果他要是不趕緊離開我們尚水古鎮的話,那他可能就再也沒有辦法離開了……」趙亮一邊往自己的碗裡面夾著菜一邊笑呵呵的說道。

趙楚然聽到這兩個人的話,緩緩抬頭看了趙亮一眼,低聲說道:「陳天只不過就是出去上個廁所而已……」

「楚然,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你說你找了個什麼男朋友啊?沒錢沒地位也就算了,還這麼喜歡惹事,竟然連雲公子這種人都敢惹,這不是找死呢嗎?」

徐冰冰猶豫了一下,低聲沖著趙楚然說道。

「是啊,真不知道這個陳天心裏面是怎麼想的,楚然,你這個條件找什麼樣子的男朋友找不到,為什麼非得要找陳天這樣的啊!」孫曼也跟著說道。

趙楚然聽到這兩個人的話以後無奈嘆了口氣,但是並沒有反駁什麼,因為她心裏面也清楚今天這件事確實是惹上了大麻煩。

「楚然,我要是你的話,就快點給這個陳天分手,要不然萬一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可能都會被這個陳天連累的我告訴你!」孫曼看見趙楚然不說話以後,更加變本加厲了。

「呵呵,人家陳天剛才都已經說了,雲公子不會把他怎麼樣的,所以啊你們就不用在這裡咸吃蘿蔔淡操心了,人家陳天肯定有他自己的辦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