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什麼?」一隻手,從童遠的後面落下,直接就抓住童遠的脖頸。童遠徹底驚恐了,這根本不是人,簡直就是魔鬼,怎麼可能這麼快。

「靈寶道,殺了很多人?」楊柏本來想廢掉童遠,可是神魂之下,童遠意識海當中那些記憶,楊柏只是掃了幾眼,就雙目如電。

「炎黃組的案子交給寧晨光,怪不得找不到兇手。你們真覺得他們是螻蟻嗎?你們是修真者活了幾百年,而那些人的後代只是普通人,甚至極少修鍊武道,還有孩子,你們滅人滿門?」

「楊柏,臭小子,你放開我。螻蟻?他們連螻蟻都不如,哈哈,他們的魂魄統統都被我打的消散,一些敢反抗的,都被我煉化魔焰當中。」

童遠暗中已經伸向衣袖當中,那裡有一個秘寶,能夠脫身而去,甚至還能夠把方圓幾里化為廢墟。

「是嗎?」可惜就在童遠剛身手的時候,一股力量直接就捏在脖頸下,童遠意識猛的一黑,等反應過來的時候,童遠的肉身已經隕落,神魂卻從身體當中飄了出來。

「你,你殺了我?」誰能夠想到,楊柏一點廢話都沒有。童遠可是靈寶道的長老級別,說殺就殺。

「哥!」正跟旱魃冷狂戰鬥的童慶都要瘋了,就是這麼短的時間,童遠就被殺了,神魂都出現了。

「我要殺了你!」童慶的手中綻放一道道光芒,衣袖當中飛出十多件寶物,轟開冷狂的進攻,猛的撲向楊柏。

「龍霆符!」可就在童慶出手的時候,楊柏的四周化為雷域,楊柏就是雷神一樣,目光所及的地方統統化為雷霆,甚至朱潔慧差點都被雷霆所籠罩。

「不!」童遠只是神魂,承受雷霆的攻擊當場就煙消雲散,而此時的童慶擁有的寶物也紛紛炸裂開來。

「我要殺了你,大哥!」童慶雙眸欲裂,猛的一口鮮血噴出,童慶的身上金丹在轟鳴,無數的靈氣在纏繞,童慶的身後模糊起來,然後從模糊當中,化為三個童慶朝著楊柏而來。

「你給我留下!」冷狂從地面而出,煞神焰當中,化為火拳猛的轟在一個童慶之上,而兩外另個童慶卻猙獰的朝著楊柏而來。

「你們殺無辜之人的時候,沒有感受到這些嗎?」楊柏的目光是冰冷的,童慶和童遠殺的人太多了,從靈寶道下來,這一路上滅門太多,都是凡俗之人。

「你立刻就會感受了!」兩個童慶手中都出一個光圈,好像朝著楊柏鎮壓下去。可惜楊柏的拳頭已經舉了起來。

「殺!」真正的龍拳,龍力轉化,楊柏本就成就龍體,在真正爆發龍氣的時候,楊柏後背之上,那個龍紋紋身,猛的遊走起來,彷彿加持在楊柏的雙臂當中。

「龍紋令還有這個作用?」楊柏也是一愣,不過馬上拳頭當中,化為神龍,拳頭化為龍炮。

「轟!」恐怖的能量在轟鳴,根本不是童慶能夠反應過來,巨大的光柱籠罩在一個童慶的身上,神龍在咆哮,童慶直接煙消雲散。

「怎麼可能?朱潔慧,讓宗主降臨!」另一個童慶徹底慌了,楊柏太凶了,兩個金丹期高手這麼短的時間,根本無法抗衡楊柏,這多麼可怕的事情。

「咯咯咯,童慶長老,為什麼要宗主降臨,這戰鬥多好看,比大片好看多了。」朱潔慧在後退,手中多出一個簪子,上面綻放一道光芒,守護著朱潔慧。

「你想死嗎?他是來殺你的,趕緊讓宗主降臨,只有元嬰期能夠制住楊柏。」童慶趕緊吼道,身形卻不敢朝著楊柏而來,可惜楊柏的速度更快,朝著童慶轟了過去。

「轟隆隆!」童慶在跑,可是手臂已經被楊柏掃中,當場斷裂下去。而此時的童慶凄慘無比,那個三分所化之人,已經被煞神焰包裹,也無法出來幫忙。

童慶前方有冷狂,後面有楊柏,而此時的楊柏的目光卻看向朱潔慧,楊柏當然也聽到宗主降臨的事情,靈寶道的宗主,能夠降臨在這裡。

「你還是殺了他,我是不會跑的,就在這裡,我們一切了解。」朱潔慧簡直就是魔女,無懼死亡,雙眸更是璀璨。

「是嗎?」楊柏冷漠的點了點頭,誰來了也不好使,這一次,朱潔慧必死。而身後的童慶聽到朱潔慧的話,猛的喊道。

「她就是瘋子,一切都是源自他,讓老夫走,楊柏,畢竟是金丹期,修鍊不易。」童慶低沉無比。

「的確修鍊不易,可那些無辜之人呢?活著就容易嗎?」就在童慶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楊柏的拳頭又一次凝聚,這一次金體龍符加持上去,楊柏簡直把童慶當成了試驗品,畢竟楊柏現在的實力太過可怕。

「什麼?」童慶眼前一花,冷狂眼前也一花,楊柏真的化為一條金龍,猛的扶搖而起,然後俯衝而下。

「轟!」速度太快了,神威撲面而來,童慶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當場凌空爆碎開來。同時那個分身也化為虛無,而同時童慶的神魂在楊柏的面前,想要遁走,當場就被楊柏的神念給轟殺當中。

「少主,你這麼強了?」冷狂仰望楊柏,楊柏的身影慢慢在記憶中,跟楊無敵重合。金丹期之人,能夠輕易滅殺同等境界的大能,楊柏跟無敵一樣。

「都死了,真的都死了!」朱潔慧看著楊柏滅殺眾人,靈寶道留在這的,除了炎黃組一些人被廢,其他人全部隕落。

「哥,你看到沒有,只有碰我的男人,統統都要死。他們都死了,我依舊屬於你,現在我在送你一個,只有他了,楊柏死了,一切都終結了。」

朱潔慧輕聲說著,可是楊柏已經走向朱潔慧,而此時朱潔慧的手早就楊柏擊殺童慶的時候,靈氣融入了。

「轟!」楊柏終於停了下來,對面的法陣當中衝出一道道絕世光芒,在這光芒當中,虛空都形成一個巨大的渦旋。

「去死吧!」楊柏猛的一拳朝著朱潔慧砸去,趁著靈寶上人沒來,先一步轟殺朱潔慧。可此時的朱潔慧卻狂笑起來,手中突然多出一個證件。

「咯咯咯,我也是炎黃組的人,我的隊長,可是安曉。」朱潔慧隱藏的太深了,朱潔慧居然是炎黃組正式隊員,而且還跟安曉有關。

「什麼?」楊柏就是一愣,而手輕易撕開寶光,只要一揮手,就能夠把朱潔慧給滅殺當場。只是朱潔慧的證件擋在楊柏的面前。

「少主,快殺了他,人來了!」冷狂卻激動起來,在那渦旋當中,蘊含一股神威,神威來自元嬰,那是世間最可怕的存在。

「不好意思,剛才這裡發生的事情,我統統都連接炎黃組內網了,咯咯咯,安隊長,看到沒有,兇手就是楊柏。」

朱潔慧笑的特別開心,背後的手多出一個平板,在平板當中,出現安曉著急的模樣。此時朱潔慧已經打開聲音外放,安曉的聲音已經傳了出來。

「楊柏,你瘋了,靈寶道的大長老是你殺的,這些人統統都是你殺的,現在你還要殺朱潔慧,她可是對炎黃組有貢獻的。」

虛空在轟鳴,靈寶道上人馬上就要降臨,朱潔慧拿著平板,詭異的看著楊柏,朱潔慧后招隱藏這麼久,就是為了讓楊柏身敗名裂。

「安曉,你的隊員?是我殺的,那你怎麼不問問,朱潔慧做了什麼?」楊柏一揮手,漫天寶光徹底碎裂,朱潔慧悶哼一聲,渾身都被楊柏封印,落在楊柏的腳下,楊柏的龍元劍指指向朱潔慧的眉心。 楊柏雙眸依舊冰冷,可是此時的視頻當中的安曉已經憤怒尖叫起來,沖著楊柏吼道:「別衝動,你殺了靈寶道這麼多人,靈寶上人馬上降臨,你要想想後果。」

「楊柏,炎黃組是有規矩的,無論如何,事情起因都是你斬殺天澤和姜尚,靈寶道追查,當然有資格。」

「安隊長,靈寶道追查,自然可以找我,跟炎黃組無關,跟其他人也沒有關係。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殺朱潔慧?」

楊柏沒有叫安曉,當初那個嫵媚女人,也無法讓冷酷的楊柏停下手來。此時的安曉突然沉默了,楊柏剛才的戰力太過嚇人了,這絕對不是安曉能夠阻止的。

「無論她做了什麼,她連接內網,一切都按照炎黃組的規矩辦事,你可以抓回來,審問而判就可以。」

「不用了,她馬上就死了,死在她手中的村民在黃泉路的等不及,你知道嗎?」楊柏內心早就是憤怒無比,朱潔慧差點毀了龍首山,毀了楊柏的家鄉,這是楊柏絕對不能夠容忍的。

「什麼?死了村民?」安曉剛要說什麼,楊柏的目光猛的更加的冷酷起來。

「村民難道不是人嗎?連你也高高在上嗎?塘子村的村民,我的家鄉,她逆轉了地脈。」

「朱潔慧!」安曉從來沒有看過楊柏這麼恐怖的眼神,那一刻,安曉的心都要碎了,明明內心有楊柏,可是卻被楊柏眼神所驚嚇。

「咯咯咯,沒錯,是我,可我這麼做,是為了得到那個秘密,哈哈哈。」朱潔慧放聲而笑,都這個時候了,朱潔慧已經什麼都不在乎,要在炎黃組內網當中,留下護龍族的秘密。

「秘密?」內網之上,不光有安曉,還有其他人。這些人或許來自八山六道,這些人都看到震驚無比的事情。

「楊柏,別衝動,組長已經過去了!」安曉想要說什麼,楊柏的一隻手已經點了下去,指尖龍氣纏繞,朱潔慧卻死死的看著楊柏。

「殺了我,哈哈,一切才是開始,楊柏,你看看天。」朱潔慧的瞳孔深處,在上空那個巨大的渦旋當中,一個人影已經慢慢的走了出來。

靈寶上人降臨了,而降臨的時刻,靈寶上人當然看到地上那些屍體,同時也看到冷狂,看到楊柏,看到現在發生的一切。

「是你!」一個聲音,猶如鐘鼓,天地之上,出現一個巨大的青銅鐘。那是靈寶上人神威的顯化,一個聲音傳遍三千里。

無形的聲波,猛的擴散開來,冷狂這個旱魃,還未等反應過來,聲波直接就把冷狂轟進地面,無數的碎石堆積,當場就把冷狂給封印下去。

青銅鐘朝著楊柏落了下去,楊柏只要動手殺朱潔慧,楊柏就要承受靈寶上人的怒火。

「冷狂叔!」楊柏也怒了,也看到靈寶上人,那是元嬰期。當初面對元嬰期雲滄海的時候,楊柏就感到絕望,如今面對靈寶上人,那股元嬰之威,楊柏還是不敵。

不敵又如何,在那青銅鐘要落下的時候,楊柏突然揚天長嘯一聲,聲如龍,無數的雷霆轟然落下,在青銅鐘的內部,炸裂開來。

「龍氣?」靈寶上人一眼就分辨出來,頓時瞳孔急速的收縮,靈寶上人修鍊千年,掌控多少秘寶。

「咳!」楊柏也同時退後一步,不過朱潔慧還是被楊柏抓在手中,此時青銅鐘出現一道道裂縫,神龍擺尾,虛空當中,兩股聲波瘋狂的撞擊在一起。

「轟隆隆!」湮滅一切的聲波,持續的擴散,靈寶上人身上突然出現七彩霞衣,那是宗主之袍,擁有一切防守之力。

「宗主,秘密找到了,就在龍首山,楊柏得到傳承。宗主,你要救我,他殺了所有人。」朱潔慧看到靈寶上人的時刻,突然留下淚水,那哭著那個哀怨婉轉,彷彿被楊柏虐了多少遍一樣。

「好徒弟,放心,有為師在,你不會死。」靈寶上人當然看到朱潔慧了,朱潔慧能夠找到秘密,而且還找到兇手,靈寶上人當然滿意。不過更加滿意就是從楊柏身上,真正感受到龍氣。

要知道靈寶上人可是知道遙遠的崑崙就是得到真龍的傳承,才可以執掌修真界多少年。只要靈寶上人得到這個傳承,未來靈寶上人一定會飛升,成為修真界第一人,甚至能夠挑戰昆皇。

修鍊者也有貪婪之心,對寶物,對仙法,對長生不死,甚至對那虛無縹緲的寶藏,都無法剋制,每一個東西,都能夠讓修真者境界提升。

「楊柏,是你殺了大長老,是你殺掉我們靈寶道的人。」靈寶上人俯視的一切,那股元嬰神威已經封印這片天地當中。

「是我!」楊柏深吸一口氣,獨自面對元嬰期,楊柏真的絕對艱難,可是就算如此,楊柏要做的事情一定要做到。

「很好,那你的傳承來自龍首山,護龍一族的秘密,在你這裡?」靈寶上人深深的看著楊柏,極度的貪婪。

「沒錯,都在我這裡!」楊柏也不廢話,而此時的朱潔慧卻詭異的笑了起來,楊柏承認了,這件事情要被傳出去,楊柏以後會被麻煩。

楊柏當然有麻煩,誰不想得到真龍的傳承,那是多麼震驚世人的秘密。視頻那頭,安曉已經掐斷內網的一切,已經開始封鎖消息。

安曉是為了楊柏,默默做一些事情,而同時,在生態園的後面,狼牙基地當中,一個傳送陣開啟,戴著面具的煌從基地當中走了出來。

基地早就化為廢墟,幸虧傳送陣還能夠開啟,不過此時的煌哪敢停留,只是掃了一眼,就無比的震動。

「怪不得這個傢伙這麼震怒,家鄉毀了!」煌已經明白,而此時化為刀光,消失在天際當中。

煌的出現,楊柏好像有所感覺,而不管楊柏,靈寶上人在虛空當中,當然感受到一股無匹的刀氣在朝著這個方向而去。

「煌?那個炎黃組的組長,斬殺元嬰期的存在。」靈寶上人當然知道煌,八山六道誰不知道炎黃組的煌。

「你是在等待你組長嗎?」靈寶上人輕蔑的笑了笑,靈寶上人不是普通人,那可是一山宗主,而且靈寶道的傳承很神秘,擁有寶物無數,當然那些絕世的寶物,都在靈寶上人的手中。

靈寶上人心胸狹窄,最好的東西,都掌控在宗主手中。憑藉這些寶物,靈寶上人無視天下任何人。

「煌來了!」楊柏也低下頭來,看著朱潔慧,此時的楊柏目光也閃爍起來。朱潔慧還是笑,笑的越發的詭異和嫵媚。

「殺了我?你不是要殺了我嗎,怎麼不開始了,快點,殺了我,終結一切。可惜對你只是開始,哈哈。」

「師傅,救我!」笑著對楊柏說,哭著對靈寶上人說,這簡直就是精神分裂,朱潔慧太會演戲,太會利用人心。

「楊柏,住手!」煌的速度太快了,刀氣湧現,想要轟開封印之地,煌當然看到楊柏,也同時看到靈寶上人。

「煌,你也來了,你們炎黃組是要給本座一個解釋嗎?」靈寶上人也笑了起來,衝天的刀氣無法破開靈寶上人的封印,靈寶上人手中突然多出一個繩子,朝著煌的位置猛的的一抖手。

「嗖!」繩子靈活無比,穿越封印之地,突然盤旋在煌的四周,那股威能,那個威能讓煌都無法靠前。

「上古捆仙索?」煌大吃一驚,根本無法上前,暗金短刀拿在手中,煌的目光越發的犀利,只要煌有異動,捆仙索就會纏繞過來,煌就失去救援楊柏的機會。

「你最好別動,讓楊柏放開我的徒弟,還有,這個人交給本座。」靈寶上人俯視的一切,也掌控的一切。

「不可能!」不用靈寶上人說,煌也不會把楊柏交給靈寶上人,不夠煌卻看著楊柏慢慢搖了搖頭,朱潔慧不能殺,殺了楊柏就解釋不清。

「由不得你!」靈寶上人嘴角上揚,煌戰力的確很強,可是靈寶上人可不是普通元嬰期。

「靈寶上人,這件事我們炎黃組肯定給你交代,姜尚的死,一定有原因,我希望聽楊柏說一說。」

「有什麼原因都沒有用,這個人必須交給本座。」靈寶上人才不聽呢,而同時靈寶上人也指向那個旱魃。

「養旱魃,你們炎黃組的人也不想表明那麼高人一等,也是居心叵測之人,正道之人,撿著殺之。」

靈寶上人一句話,煌又一次沉默下來,這一次楊柏的事情太過巨大了,楊柏這個傢伙惹禍能力跟本事同步提升,這讓煌有點控制不住。

「哈哈哈!」就在靈寶上人和煌對峙的時候,楊柏卻大笑起來了,楊柏的雙眸依舊犀利無比,可是卻狂笑起來。

「你們問過我了嗎?人我殺的,可我只殺該殺之人,旱魃冷狂那是我的親人,從來沒有做過肆虐人間的事情,有什麼不可以?」

「還有這個人,毀了龍首山,引起地脈逆轉,多少村民死在這場莫名奇妙的地震當中,如果不是冷狂叔,如果不是你們口中的邪魔外道,要死更多的人,那是成百上千。」

「說到底,靈寶上人,你要我,只是為了傳承。而組長,炎黃組的規矩真多,多的讓靈寶道的人去追查兇手,結果兇手就是他們的長老。」

「無辜冤死的人怎麼說?規矩?這世上有規矩嗎?還不是誰的境界大,誰的戰力強,誰就在掌控一切?」 許醉凝和周雙卿到了頂級VIP室,很快,有兩位導購小姐湊上來接待了她倆。

能夠在這種百貨商場做VIP室導購員的,職業素質是一定要有的,而且非常好。

看到周雙卿的身材她們都沒有做出任何評論,看到許醉凝那張鬼一樣的臉也沒有發出驚訝的聲音,露出一個非常職業化的笑容,很快的推薦了好幾件適合她們的衣服送到試衣間。

微笑著推薦,「小姐們,這幾件非常適合,請你們進去試試吧。」

周雙卿拿到衣服就迫不及待的進入了旁邊的試衣間去試衣服。許醉凝剛想拒絕,可導購員的笑容太溫柔太甜美,她實在開不了口,只能拿著衣服走了進去。

頂樓的試衣間非常大,雖然叫試衣間,但其實整個面積快五十平方米。

最大的試衣間里一面牆上掛滿了剛才導購員為她們選出來的衣服,一面牆上則是各種搭配衣服的鞋子,所有的款式應有盡有。最後還有一面牆上擺滿了化妝品,每一個來這裡試衣服的顧客可以隨時根據自己的裝扮來調整妝容。

整個試衣間的布置都在告訴著人們,有權人的世界究竟做的有多麼舒適。

許醉凝對換什麼衣服不太感興趣,但現在閑著也是閑著,就一件一件的翻著看導購員給她選擇的衣服。

不得不說能做導購員眼光還是非常專業的,導購員注意到了許醉凝的臉,雖然沒有什麼可以提升的空間,但是身材還是相當不錯的。

因此選的衣服都是一些緊身的露肩和露腿的款式,許醉凝只拎著一件露肩的短裙,看了一看。可沒想到背後響起一道冷冰冰的男聲。

「這件漏的太多了。不可以穿。」

聽到這個突然響起的聲音的時候,許醉凝被嚇了一大跳,猛地轉過頭去,看到了門口站著一道高大的身影。

試衣間的燈光打的很足,灑落在男人稜角分明的臉上,陰影展現出極其英俊的眉眼。他只是淡淡的在那裡站著,就散發出了非常強大的氣場。

這個試衣間非常的大,因此有兩個門,一個是許醉凝她們進來時候的那個門,另一個則是藏在落地鏡之後的通向辦公室的門。

只不過出於保護客人隱私的想法,通向辦公室的門一般是不打開的。

可現在鏡子旁邊的門卻打開了。歐陽楚站在門口,門外則是站著連頭都不敢抬一下的宋旭。

「歐陽楚?」

許醉凝一開始沒有想過自己會來這裡碰到歐陽楚,非常震驚。可是過了一會兒,她突然反應過來了一些什麼,皺眉問道。

「等一下,剛剛是不是你讓經理來救我們的?」

許醉凝剛才就覺得事情不像她想的那麼簡單,為什麼這麼大一個百貨商場的經理會出面幫她澄清咖啡的事?現在看來估計是歐陽楚的安排。

「是我的主意。」歐陽楚並沒有否認的意思,她走到女孩面前站定,「怎麼,難道你以為是別人安排的?」

歐陽楚說話的時候,每說一句就離許醉凝更近一分,到最後他說話的氣息都要吹拂在許醉凝的耳邊了。

許醉凝突然覺得背後一陣陣的發僵。

她眉頭皺的緊緊的,後退一步,沒想到貼住了化妝室的牆。

「歐陽楚,你靠的太近了。」

許醉凝聲音流露出一些警告的意味在裡面,可歐陽楚聽到這些話之後也沒有要退開的意思。

相反,他只是微微的矮下,讓兩個人之間的距離拉的更近。

「這樣才是太近。」他輕笑,「我覺得我們可以更近一點。」

許醉凝身子不由自主的僵硬的更厲害,她皺著眉頭剛想反駁一句,沒來得及開口,歐陽楚抬起自己骨節分明的手指抵在她唇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