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周武滿面愕然的看著墓府的門,他不信邪的瘋狂的想要踏進入口,卻都被一層無形的結界給擋了回來。

「讓開!」

魁麟也有些慌了神,他抓住神帝的肩膀向後一推,腳向前一踏。

「有趣了。」踏進半隻腳的魁麟臉上突然出現一抹笑意,「這墓府是在排斥神帝您呀,看來苦心積慮的神帝大人,跟超脫無緣。既然您進不去,那本帝便先行一步。」

魁麟整個人都沒入到墓府當中,在其之後其他的魔族也跟著走了進去,都沒有任何阻礙的進到墓府內部。

還沒進去的瑤池他們也都有些失色的看著周武,當他們朝著墓府內踏進時,也都不費吹灰之力的走了進去。

看著身邊的仇敵一個個的踏入墓府內,周武的心就像是被人攥住似的難忍。

跟超脫無緣!

進去前魁麟的那句話恍若魔音繞耳般,不住的回蕩在他的識海內。

又是朝著前方一踏。

不出任何意外,他又被結界彈了回來。

「帝上要不我們……」跟在周武身邊的尉遲空不禁試探性的開口,他這話的意思是想他們進去,周武聽到之後整個人都惱怒的恍若火海噴發,「本帝未曾進去,你們進去又有何用?」

洶湧的氣息讓尉遲空悻悻的垂下頭,旋即周武更是目光鋒利的看著他道。

「怎麼?想進去碰碰運氣,說不定遇到超脫造化,就可以不為人奴了?心裡想著翻身是也不是?」

「神帝您多想了。」尉遲空咬牙道。

沒成想一直未曾出言的皇甫幽冥卻是狠狠的拽了尉遲空一把,從他的眼中能看到前所未有的野心。

「怕什麼,他都已經沒有超脫的氣運,我們何必一直要屈於他人之下。」

「你……」「哼,神帝不好意思了,超脫對誰來說都是夢寐以求的境界,都走到這一步,我們沒必要因為您不能進入陵府,放棄了這個機會。對了,您千萬別想著的對我族群下手,若是我超脫而出……後果你自己清楚

!」

皇甫幽冥頭都不回的便朝著墓府內走進,也沒有任何阻礙進到了墓府內部。

低著頭的尉遲空看到這一幕,咬了咬牙也不顧周武走到墓府內,一時間留在外面的也只有周武和神司。

「你也要背叛本帝么?」周武紅眼道。

「我永遠都不會背叛你的。」

說這話時的神司,神情中有著說不出的溫柔。她有些可憐眼前的周武,尉遲空和皇甫幽冥都是他細心栽培的人,不成想還沒到真正用武之處,便背他而去。

遭遇背叛周武從神司的話語中彷彿得到了些許安慰,他抬起手輕輕的拂過神司的臉頰,那是曾經讓他痴迷的臉。

被周武撫摸的神司眼中也閃爍著柔情,她輕輕的抬起手覆在了周武的手上,彷彿想通過這種舉動,讓經歷了背叛的周武得到些許暖意。

「你進去吧!」

周武突然間將手放了下來,用著極致溫柔的口吻對神司開口。

「你若是不能進,我便不會進。我說過,我是永遠都不會背叛你的。」神司抓起周武的手款款輕笑。「我知道。」周武輕輕的點著頭,眼中鮮有的露出了些許溫柔,「我知道你絕對不會背叛我,說實話尉遲空和皇甫幽冥這兩個畜生的背叛是讓本帝很心寒。可他們說的話卻沒有錯,超脫面前人人平等,墓府的

開放就代表任何人都有機會。你也一樣,相較於他們得到了傳承,我更希望是你得到。」

「周武……」

「別說了,進去吧!」

周武將神司抓著他的手掙脫,用力的朝著門內一推,便將神司推了進去。

都進去了!

沒有任何人如他那般遭到阻礙。

整座墓府外只有周武孤零零的站在門前,他死死的咬著牙,看著眼前莊嚴的墓府。

超脫!

他做夢都想要踏足的境界!

從葉子晨的言語中,他對超脫有了新的認知,由於這新的認知也當真讓他逐步從固步不前的境界上,得到了些許的提升。

伴著時間的推移,結合他自身的領悟他繼續超脫越來越近。

可就是這彷彿唾手可得他果實,不知為何他永遠都感覺差上最後一步。

他搶了五行大帝的星運,又搶了名繁星星主的星辰,他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能夠踏出他夢寐以求的那一步。

可為什麼……

彷彿全世界都在阻撓他!

能夠包容萬族的超脫陵府,都在他即將踏入前出現了結界,讓他如何都不能進到墓府當中。

難道他真的就沒那個命么?

他不信!

命運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

熊熊火焰從周武的手中燃燒,這火焰彷彿要將這個世界蒸干般,將周圍的空間都燃燒出道道裂痕。

拳頭不住的朝著大門揮去,可任由他如何去做都無法撼動結界絲毫。「別白費力氣了。」突兀地,門前石雕突然有一座開了口,「誰都可以進,唯獨你不行!」 輕幽的低吟從墓府門前的石像內傳出,周武停下卷著火焰的拳頭,朝著墓府後退出數步。

石像依舊是石像,以周武的境界都感覺不到石像中有任何氣息的存在。

他赤紅著眼睛死死的凝視著石像,身體周圍燃燒的熊熊烈火將哀嚎峽谷大地的水分都蒸發殆盡,龜裂的土地踩被其踩在腳下。

「本帝想知道理由?」

紀元有歲月終結亘古不變,只不過上天彷彿在為紀元內的人留有一線生機,就是這座藏著超脫造化的陵府。

陵府來者不拒,從古至今都是如此。

不管是妖族、魔族亦或是人族,哪怕是巫族都不會對任何有能力前來奪取造化的人拒之門外。

周武!

是從古至今的唯一一位。

如果說是以其他的想法來思考這件事,周武成為被拒之門外的第一人,也可以看成是一種殊榮。

只不過他對超脫太渴望了,渴望到為了達到目的已然不擇手段的地步。

為了邁出這一步,他已經付出了太多!

明明這對他來說是最後也是最有機會的希望,可他的這個希望卻被硬生生的扼殺。

他難以接受,也沒有辦法接受。

質問理由只是他想要解開心中的疑惑,不代表他會放棄最後的這種可能。

「不回答?」

許久,石像都未曾跟他有任何交流。

他那雙稍微冷靜下來的瞳孔,瞬息間便變得狂暴不止。肉眼可見的蒸騰熱浪遮天而起,以他為中心方圓數萬里都被烙印上了火焰的結界。

結界內萬物枯萎燃燒,化作火焰的海洋。

墓府亦在這火焰的烘烤之下,可任由他的火焰如何洶湧,都無法撼動墓府絲毫,哪怕是最渺小的火星都沒有出現。

「你放棄吧!」

周武的執拗讓不在開口的石像留下一道嘆息,這回周武都看到了,發出那道嘆息的是墓府正門左邊的第二座石像。

「本帝為何要放棄!」周武瞪著石像怒喝。

「怎麼到現在你還不懂,你沒有超脫的命,又何必執拗於這座墓府。」石像依舊是那副嘆息的口吻。

沒超脫的命?

周武莫名間笑了出來,要是其他人聽到這種說辭,尤其是超脫陵府前的石像告知,說不定真的就滿腔悲情的轉身離開。

只不過,他從來都不信命!

當年五行大帝得帝星青睞之時,他彷彿就聽過誰告訴過他,他沒有被帝星選中的命。

之後的結果又是如何,他得了帝星的星運,坐在了神帝的位置。

至於那位被萬族敬仰的五行他又是如何,死在了自己的畫中,就連屍骨都葬在了他畫中的山水。

命運從來都是靠自己的雙手搶來的!

「真是可笑。」

黑著臉的周武臉色猙獰無比,來前被梳理的一絲不苟的頭髮,也在這時散落,恍若要噴出火的雙眸還有爆起的青筋,在宣誓著他現在到底有多麼的憤怒。

燃燒著熊熊火光的周武,使得梵天星輝都暗淡的幾分。

相隔數百萬里都能看到哀嚎峽谷這裡的火光衝天,沉重的火焰之息就像是即將噴涌而出的火山。

「仙域是怎麼了?」

天宮無數仙人匯聚在南天門的門前,他們都看到了哀嚎峽谷處的火焰之輝,更感覺到了壓抑到讓人無法呼吸的凝重氣息。

從墓府外的隔膜破碎釋放出金紅之輝時他們便在此處,他們也能清楚的感覺到這裡火焰之息和之前金紅之輝的差異。

「千里眼,你看看……」

南天門處的順風耳拍了下他兄弟的肩膀,沒想到千里眼卻是畏畏縮縮的縮了下脖子,根本不敢以其仙力去窺探哀嚎峽谷分毫。

「瞅瞅你這慫樣。」

朝著千里眼翻個白眼,順風耳便想去聽聽那邊的情況。不成想一道結界突兀的出現在其周圍,待其回過頭時才看到穿著金袍的王母已從凌霄寶殿內走出。

「王母娘娘!」

群仙叩首,王母揮手將順風耳周圍的結界散去,注視著遠處的滔天火光。

「都回去吧,這期間任何人都不可踏出天宮半步。若是抗命……到時候就算是大羅金仙到了,也救不了你們。也別妄想去窺探那裡的一切,你們要做的是祈禱,這場災禍不要落到我們天宮的頭上。」

境界最高都不過仙王的位面,由於神帝墓府的出現,來這裡的竟都是在神妖魔族都站在塔尖的巔峰高手。

這對下位面的眾生來說自然是場浩劫。

就在王母下命的同時,地府也下發了幾近相同的命令。哪怕近期有死者需要勾魂,勾魂使者也不可從地府離開。還有無盡獸域和仙域,早已離開聖地外疆土的仙人和妖獸們也都看了那燎原大火,在感受到那沉重的威壓時,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禱這場災禍不

要落到他們的身上。

「火不適合你!」

周武身上那股要將天地焚燒殆盡的火焰,卻被墓府前的石像如此評價。

可能火真的不適合周武。

儘管從外看上去周武身邊的火焰很是兇狠,可仔細觀察便能發現,他周圍的火元素完全是被其武力鎮壓在其身邊,並非是心甘情願的要為他賣命。

這種以武力的鎮壓,稍有不慎就可能會遭遇到最為致命的反噬。

「不適合!在本帝眼中從沒有適合和不適合,只有臣服和不臣服!」

在話音落下之後,周武竟是以更為凌厲的手段將周圍的火元素匯聚到他的身邊。憑藉著他強橫的武力,那些火元素不得不卑微的在下手下賣命。

周武身邊的火焰也從橙紅化作了瑩白,又從瑩白到伴著些許冰霜。

「將陵府的門給本帝打開,不然別怪本帝直接將你這超脫陵府給毀了!不出意外新任帝星應該就在這陵府內吧,要是不想它死就讓本帝進去。」

暴虐!殘忍!兇狠!

周武的表情已猙獰到無以復加,被其掌控下的火焰也變得更為狂暴,彷彿只要周武的一聲令下,它們可以將整個下位面都焚燒成灰燼。

「其實對抗域外神族,你的能力是很大的助力。看在你的道行來之不易,對你好言相勸可你卻絲毫聽不進去。」石像很是嘆惋道。

「別跟本帝廢話,讓還是不讓!」

眼前的周武就像個瘋子,只要這石像不讓他進,他不惜讓整個下位面為它的超脫之道做祭品。

「那你便試試吧。」

好心的石像也對瘋魔的周武失去的耐心,他索性留下這句話便閉上了嘴。

周武也當真沒有任何遲疑,熊熊烈火直接將整座墓府都包裹。此番的火焰顯然要比之前的火焰高上幾個等級,墓府的山體隱約間竟是有被融化的跡象。

「冰封千里。」

驀然間,虛空之上出現一道嬌喝。

哀嚎峽谷炙熱的火溫也在這道嬌喝出現的瞬間降低到了極致,之後便看到包裹在墓府周圍的火焰直接被冰封成了冰花。

冰花摔落在地面破碎,火焰也消散不見。

只不過周武身邊的火焰依舊燃燒不止,讓落在地面的冰晶融化成水,化作水霧將整座哀嚎峽谷都遮上了一層朦朧的輕紗。

「傻狗,想毀了墓府也不問問我們?」

伴著一道爽朗的低喝,一根木質長棍穿過水霧落向周武的背脊。

木棍在接觸到周武背脊火焰的瞬間便被燃燒成木炭,未曾對周武造成任何威脅。

嬌中悍女 「你到底行不行?」霧氣上出現一道埋怨似的責備。

「這怪我么?要是蘇大姐給他背上的冰也給封住,我能這麼丟人現眼?」之前出棍的人哼道。

「關我屁事!」水霧中又出現一道冰冷的女子音。

「怎麼就不關你事,明明來之前就說過了,我這棍子是普通的木頭棍子,你得給他的火冰住,我在偷襲……這下好啦,偷襲的機會就這麼被浪費了。」

「火我封了沒有?你要在廢話,信不信我直接給你封了!」 總裁的腹黑小萌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