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秦宇澤拽拽的站著,一條腿還點著地,抖啊抖的,一副小痞子形象,「不能!」他一口就回絕了,「我的快樂是建立在他的痛苦之上的,看到他被人甩,我就特別高興。哈哈,宋明睿啊宋明睿,你不是很了不起,很不可一世嗎?人家樂果橙還不是不鳥你——」

宋明睿死死盯著秦宇澤,盯著他臉上讓人討厭的笑容,盯著他不斷開合的嘴唇,死死的,不錯眼的。

張一鳴都察覺到了宋明睿的不妥,拽著他的胳膊,「秦宇澤就是個渾人,咱不跟他一般見識,就當是在放屁。秦宇澤,你少說一句。」后一句話是對著秦宇澤說的。

秦宇澤可氣壞了,「你他媽的才放屁呢,你說誰呢?找打是不是?」

宋明睿撥開張一鳴的手,並順勢摘下肩上的背包扔給他,朝秦宇澤走去。

秦宇澤驚奇的看著宋明睿,「呦呵,還想打架嗎?來來來,小爺隨時奉陪。」他勾著手指十分囂張,其實根本就不信宋明睿會和他打架。他要是跟他打架還好了呢,以前他挑釁過他無數次,一次都沒打起來。

「很好。」宋明睿點點頭,突然揮拳朝秦宇澤的臉上打去,秦宇澤還沒反應過來,就聽宋明睿一本正經的說:「我早就想揍你了,真的!」

秦宇澤覺得鼻子痒痒,一摸,一手的血,靠,宋明睿還真打呀!他嗷的一聲就撲上去了。

兩個人就在校門口打了起來,你一拳,我一腳,抱著在地上翻滾,拉都拉不開。

張一鳴可急壞了,他拉架,沒拉開不說,自己還挨了好幾下,你說這算什麼事?這可是大門口,人來人往的,影響多不好?秦宇澤是不怕什麼,反正打架對他來說是家常便飯。宋明睿就不一樣了,所有教過他們的老師都對他抱著極大的期望,要是知道他比賽回來就和人打架,得有多失望呀!

幸好這會門衛不在,不然早把兩人弄到校領導那挨罵去了。

急的六神無主之時,張一鳴一抬頭就看到齊遠和姜濤向這邊走來,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樣,大喊:「齊遠,姜濤,快點,快來搭把手把他們分開。」

「靠,底下那個不是明睿嗎?快走。」雖然離得遠,但齊遠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宋明睿,飛快朝這邊跑來。

還真是宋明睿!齊遠也不知道怎麼好了。「他倆怎麼打起來的?」他問張一鳴。

「哎呀,你還有心思問,趕緊把他們分開吧。」張一鳴一跺腳再次上前。

齊遠和姜濤見狀也趕緊上前,三個人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終於把兩個人分開。

再看這兩人,鼻青臉腫一身狼狽。齊遠身為宋明睿的好友,自然想為朋友兩肋插刀找回場子,可他怎麼看怎麼覺得秦宇澤那貨臉上的傷比宋明睿重,他若是再吆喝張一鳴和姜濤上,難免有欺負人的嫌疑。

齊遠心中一驚,宋明睿什麼時候能打過秦宇澤了?他不是去參加比賽,而是去拜師學藝了吧?

秦宇澤用手背狠狠的蹭了一下嘴角,臉上傳來火辣辣的疼。他吐了口口水,裡頭都帶著血絲,「靠,宋明睿你他媽的真行,今兒是小爺大意了,你給我等著,改天再收拾你。」放完狠話轉身就走,人家有四個人,他就一個,再不走等著被群毆?

「行,我等著。」宋明睿毫不猶豫的接下了戰書。

這讓齊遠三人更加狐疑了,這還是宋明睿嗎?以往面對秦宇澤的挑釁,別說應戰,他連理都很少理的。

宋明睿從張一鳴手中拿回自己的背包,又拍了拍齊遠和姜濤的肩膀,說了句,「謝了,走了啊!」背著自己的背包轉身就走。

留下張一鳴三人面面相覷。

姜濤一臉懵逼,「他這是怎麼了?」

齊遠搖頭,「誰知道呢?」

唯有張一鳴若有所思的樣子,「還愣著幹什麼?走呀。」

三個人一起去追宋明睿了。 曾柔把樂果橙弄到車上,問她,「你什麼時候和宋明睿這麼熟了?」

「no,no,no!你搞錯了,我跟他一點都不熟。」樂果橙窩在座位上,連連擺手。

曾柔可不信,「不熟他能特意跑來找你?他這是——比賽才結束吧?」因為樂果橙之前進了參賽名單,所以曾柔也關注了一些。

「我怎麼知道他發什麼神經?」樂果橙小聲嘀咕。

「你說什麼?」曾柔沒有聽清。

樂果橙嘴巴一撇,「我說當然是因為我長得好看有吸引力啦!」

曾柔撲哧笑了出聲,捧著樂果橙的臉一陣揉搓,「臉呢?這麼精緻的小臉不想要了嗎?」

「你走開,我還病著呢。」樂果橙給了她一個大白眼,拍開她的手。「不要問,不然我跟你友盡。趕緊送我回家睡覺,難受死我了。」樂果橙說著,小臉就貼在靠背上,雙眼呈迷離狀態。

曾柔見狀,什麼心思都沒有了。一邊開車一邊擔憂的問:「你真的不用去醫院做個檢查?感冒哪有你這樣嚴重的?」

「不用,讓我睡一睡就好了。」樂果橙迷迷糊糊的回答。睡足了,她的精神狀態就好了。從小到大,她每一次感冒都這樣,她都病習慣了。

整整兩天,樂果橙幾乎都是在睡覺中度過的。江雪嚇壞了,還以為女兒這是怎麼了,打電話向公婆求救。

樂爺爺和樂奶奶過來一看,「沒事,感冒了,讓她好好睡覺,除了吃飯什麼事都別喊她,等她睡足了自然就醒了。」兩位老人家可有經驗了。

擔心兒媳照顧不好乖孫女,樂奶奶和樂爺爺一合計,決定把乖孫女帶他們那邊去。江雪放心不下,就也跟著住過去了。

這兩天所有人都圍著樂果橙轉,她睡覺的時候,樂爺爺和樂奶奶就商量,做什麼營養的菜給他們的乖橙補身子。樂果橙醒來的時候,樂奶奶就趕緊把飯菜端到她跟前,「乖橙啊,慢慢吃,多吃點,吃飽了才有力氣睡覺。」

江雪則跟在一旁干著急,幾次想說送果橙去醫院,話到嘴巴又咽了回去。好在女兒狀況越來越好,她這才慢慢放下心來。

樂益民正在和程雅約會。

在充滿浪漫氣息的情侶餐廳里,裝扮精緻的程雅對著樂益民舉起手酒杯,「益民,為了我們的重逢,干一杯。」

兩個人喝完杯中的酒,相視一笑,話題便由此打開。

「什麼時候回來的?」樂益民問。其實那次和江雪的爭吵中,他就知道她回來了。

程雅微笑著說:「有一陣子了。」

樂益民眉心一緊,「怎麼沒和我聯繫呢?你是不是還——」望過去的目光充滿探尋。

程雅苦笑了一下,「想和你聯繫的,又怕打擾到你的家庭,畢竟你已經——」說到這,她別過臉去,只片刻就轉了過來,臉上是恬靜的微笑,「還有雨菲,我原本打算遠遠看看就好的,可當我看到她的時候,我的整個人都炸了,她那麼美麗,那麼青春,那麼有活力,那麼愛笑,益民,你把她教的很好。反而是我,一天都沒有養過她,可她畢竟是我——」

她的聲音低了下去,頭也垂了下去,似乎很傷心的樣子。

「所以,我沒忍住,我找了她,認了她。益民,你不會怪我吧?」程雅看向樂益民。

樂益民搖了搖頭,善解人意的說:「怎麼會呢?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畢竟雨菲是你的女兒,你牽挂她放不下她是人之常情。」

這句話好似戳中了程雅的淚點,她的眼淚一下子就流了下來,她捂著臉傷心的說:「益民,你都不知道我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我想她,撕心裂肺的想她,想她想的整夜整夜睡不著。我後悔了,我怎麼能把我親生的女兒丟掉呢——」她泣不成聲。

程雅雖然不是二十齣頭的年輕姑娘了,可她是樂益民的初戀,兩個人又生了樂雨菲這個女兒。現在她在他跟前哭得梨花帶雨,樂益民的心一下子就被打動了,想起他提分手的那一天她也是這樣傷心的哭泣,鬼使神差的就伸出了手——

程雅卻在此時站了起來,背過身,似乎正在平復自己的情緒。

樂益民的手頓在半空,只好尷尬的又放下來。

「抱歉,我失態了,讓你見笑了。」程雅轉過身,雖然擦乾了眼淚,但仍能看出哭過的痕迹,聲音也是沙啞的。

樂益民望著她,「你呀,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是那麼愛哭,跟個小姑娘似的。」

程雅立刻嗔了他一眼,「是誰說會把我當小姑娘嬌養一輩子卻食言了的?」

樂益民舉手投降,「我的錯,我的錯。」頓了一下,又說:「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雨菲都這麼大了,你隨時可以來看她,也可以把她接你那住上一段時間,哦對了,方便嗎?」

程雅一怔,隨即明白他是什麼意思,不由橫了他一眼,「方便,我一個人住,怎麼會不方便?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嗎?」最後一句帶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埋怨。

樂益民卻心情很好,問她:「這些年你就沒再找一個?」

程雅搖頭,「沒遇到合適的。」幽怨的看了他一眼,幽幽的說:「何況整個人都被掏空了,拿什麼去愛?樂益民,說實在的,這些年我一想起來就特別恨你!」她的語氣突然變得惡狠狠的。

「我知道是我害了你。」樂益民嘴上這樣說著,心裡卻十分得意,沒有愛哪來的恨?程雅恨他,自然是舊情難忘還愛著他。還有什麼能比被一個女人如此惦記讓男人更得意的呢?他樂益民卻做到了。

「你還知道?」程雅哼了一聲,隨即就滿不在乎的擺手,「算了,都陳年舊事了,再追究誰對誰錯有什麼意義?」

「對對對,我們要展望未來。」樂益民飛快附和著,問她,「你這次是回來看看還是不走了?」

程雅說:「不走了,葉落歸根嘛,在國外漂泊的夠久了,還是回到自己的國家安心。我現在從事時裝方面的工作,有自己的團隊,自己的工作室。雖然賺不了什麼大錢,也能養活自己。」

樂益民贊,「原來你現在是事業有成的女強人。」

「什麼事業有成?你就別埋汰我了,也就勉強能糊口,怎麼能和樂總您比?您可是帝都傑出的青年企業家,財大氣粗著呢。以後有合適的機會,可得拉拔我這個故人一把。」程雅故意酸溜溜的說。

恭維的樂益民哈哈大笑,「一定,一定,其實也沒掙什麼錢。」

程雅嗔了他一眼,明顯不信。她眼睛閃了一下,像才想起似的,說:「對了,你現在過得怎麼樣?嬌妻在懷,兒女雙全,一定特別幸福吧?那我真要恭喜你了。」

「還行吧,也就那麼回事。」樂益民含糊著,想起家裡最近經常和他吵架的江雪,叛逆頂撞他的大女兒,還有患自閉症的兒子,臉上的笑容就淡了幾分,感嘆,「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一家不知一家的難。」

程雅再問,他卻不願意說了,只一個勁的給她夾菜。

程雅的眼裡飛快閃過什麼,其實樂益民家裡的情況她早打聽的清清楚楚,甚至連他養在外頭的情人都知道。現在她不過是想試探他的態度罷了。

眼神一閃她就有了主意,拿過酒瓶給樂益民倒酒,「久別重逢,真的要好好醉一場,今天我就想喝酒,你說你陪不陪?」她歪著頭指著樂益民,像極了二十年前的模樣,卻又多了一股成熟女人的風情。

樂益民魂兒都被勾走了,自然滿口答應,「陪,捨命也陪!」 樂果橙萎靡了幾天,開學的時候又精神百倍了,她穿著校服,校裙下兩條光潔的大長腿特別引人注目,明明是普普通通的校服,穿在她身上硬是被穿出了大牌的范兒。再配上她高挑的個頭,精緻的小臉,高高紮起的丸子頭,整一個青春逼人。

這不,開學的第一個周末,因為周四周五進行了一次摸底考試,周六周日老師要加班批改試卷,就給高三的學生也放了假。樂果橙和同學相約一起逛街,結果被人盯上了。

豪門驚愛 盯上樂果橙的是一個有些娘的男人,穿著緊身褲,頭上還扎著個小辮子,自稱是什麼娛樂公司的經紀人,看中了樂果橙的美貌和氣質,想要簽下她培養她做演員。

和樂果橙一起的幾個人都十分羨慕,演員哎,能演電影電視,多麼光鮮榮耀。不過是樂果橙她們一點都不覺得意外,樂果橙長得多好看呀,連妝都不用化就比當紅的那些女明星還漂亮。她們和她在一個班上課,朝夕相處有時都看得入了迷。她們都拜在她的顏值之下。

關鍵是樂果橙的性格還好,和她們特別能玩到一塊去,一點架子都沒有,誰要抄作業都借,誰問題都給耐心講解,絲毫沒有某些學習成績好的藏著掖著就怕別人超過的小心眼。

怎麼說呢,樂果橙就是個特別大氣的女生。八班的同學就沒有不喜歡她的。

此刻她們圍著樂果橙,一個個十分興奮,比樂果橙還要高興。「樂果橙,你長得漂亮,一定可以成為大明星的,哎呦,我的同學居然是大明星,想想就高興。」

「樂果橙,快答應呀!多難得的機會?」

「就是,就是,快答應。」

令所有人驚訝的是樂果橙拒絕了,她禮貌且平靜的對那個男人說:「抱歉,我對當演員不感興趣。」

他被拒絕了?林丘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現在的女孩子還有不想當演員成為大明星的嗎?他可是公司的王牌經濟人,捧紅了一位影帝,兩位影后,公司里所有的演員都挖空心思想到他手底下來,他根本就不缺人帶。

難得看上一個女孩子,居然被拒絕了,若是平時,他也就一笑而過了,可是眼前這女生的形象實在太好,長得漂亮尚在其次,娛樂圈裡根本就不缺漂亮的女演員。關鍵是氣質,他已經跟著她們好一會了,發現這個女生清純中帶著嫵媚,嫵媚中又帶著幾分冷冽,冷冽中又透著幾分的英氣。

太有可塑性了,只要到了他的手底下,不出五年,不,不用那麼久,至多三年,他就可以保證她紅遍娛樂圈。

這麼好的苗子他不想放棄,「你是不是擔心我是壞人?我不是,我是星辰娛樂公司的經紀人,我叫林丘,這是我的名片。」他遞給樂果橙一張名片,「你可以去我們公司看看,當然要是還不放心,可以讓你家長一起來。」

樂果橙禮貌的接過名片,誠懇的說:「我知道星辰娛樂公司,我也不是擔心你是騙子,而是我真的不想當演員,一點都不想。」

「怎麼會不想呢?」林丘依舊不死心,「當演員多好呀,可以穿漂亮的衣服,經常參加宴會,享受觀眾的鮮花和掌聲,還能經常出國。」

樂果橙仍是搖頭,「我是一中高三的學生,明年就考大學了,依我的成績,別說是國內,就是國外的名校都能上。我智商這麼高,前途肯定不會差,還會缺鮮花、掌聲、漂亮衣服和宴會嗎?等我積聚了巨額財富,我可以隨意請影帝影後為我表演,何必辛辛苦苦自己去做演員呢?」

原本還想勸她的小夥伴們,立刻就不勸了,還十分自豪的點頭附和,「對,我們果橙是學霸,將來肯定能走上人生巔峰成為大佬。到時想請哪個明星請不到?」

樂果橙話鋒一轉,又接著說:「你要知道,在舊社會演員就是戲子,下九流的行當,是被人瞧不起的。雖然現在新社會演員的地位上升了,大家非但不歧視,相反還特別的追捧他們。可是在真正的豪門眼裡,演員就是戲子,可供人娛樂的戲子。我對這個行業並沒有歧視,不過是真的不感興趣罷了。」

小夥伴們紛紛說:「可惜是可惜了點,不過樂果自己不喜歡就算了,反正憑著她的成績和顏值,當不當演員也無所謂。」

「有什麼可惜的,果橙的弟弟那麼小,她家的企業肯定得她繼承,做演員哪有做女總裁威武霸氣。」

「對,我也站女總裁。」

樂果橙看了一眼這群沒節操的小夥伴,禮貌的對林丘說:「你看,只能辜負你的好意了。」

林丘目瞪口呆的看著樂果橙遠去,只覺得這個女孩子太厲害了,他在圈內就是出了名的好口才,卻被這女孩子說得一愣一愣的,目的明確,條理清晰,才高三就把自己的人生規劃好了。

這讓林丘更感興趣了,雖然被拒絕了,卻更堅定了他簽下她的決心了。

樂果橙根本就沒把這事放在心上,兩輩子她都沒想過要進娛樂圈,這個圈子太亂了,觀眾只看到演員在屏幕上光鮮亮麗,誰知道他們背後的心酸無奈?尤其是女演員,想要成名,付出的就更多了。

她又不是沒路可走,何必選這樣一條泥濘小路呢?

所以當樂果橙再次看到林丘的時候,她真的很想調頭就走。這個什麼林丘,這個禮拜都找她三回了,劉備請諸葛亮出山也不過如此了,誠意滿滿。

可她真的不想當演員呀!

「林先生,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你這樣給我的生活學習造成嚴重的影響,你再這樣,我就只好報警了。」樂果橙面無表情的說。

林丘擦了擦臉上的汗,也是滿肚子的淚呀,如他這般敬業的經紀人,也沒誰了吧?回去就跟老闆提加薪。

「樂同學,你聽我說。」林丘連忙說。

樂果橙一點都不想聽,她想回家,她想回家刷題,她是個愛學習的寶寶。而且他說的話她一點興趣都沒有,她現在就對學習有興趣。

「抱歉,我趕時間。」樂果橙越過他就走。

林丘都急了,連忙追,「不是,這次是別的事。」

「什麼事?」樂果橙怕拉扯起來不好看,只能無奈的站住。

林丘飛快的說:「你知道QS嗎?就是法國著名服裝品牌,他們正在尋找秋季新品的模特,我覺得你特別合適——」

「不好意思,我對做模特也同樣沒什麼興趣。」沒等他說完,樂果橙就拒絕了。

林丘連忙攔在她身前,妥協,「不是做職業模特,就是拍個廣告,不耽誤你學習的,還有代言費可拿。」

樂果橙依舊皺著眉頭,「代言費?」就是不知道多不多。

林丘一見立刻說:「對對,QS是國際品牌,代言費可高了,他們上一個亞洲地區的模特代言費給了兩千二百萬。」

兩千二百萬?樂果橙有些心動,「你確定只拍個廣告,不會影響我學習?」

林丘一見她一動,高興著點頭,「保證,一天,進度快的話只拍一天就足夠了。」頓了下他有些遲疑的說:「上一個代言人是著名影星,你是新人,代言費恐怕不會這麼高。」

樂果橙點頭,表示明白。她是個素人,沒有一點名氣,人家自然不會給一樣的代言費。不過哪怕打對摺,對她也說也算很多了。

「好吧,那我就試試吧。」樂果橙答應了。 「現在就把合約簽了吧!」林丘害怕再生變故,就追著樂果橙先把合約簽了。

樂果橙一愣,「不是得先試鏡嗎?你自己就能做主?」她雖然沒當過代言人,但基本常識還是知道的。

林丘一拍腦門,天,他怎麼把試鏡給忘了?他這是多怕樂果橙跑了?雖然他覺得樂果橙合適,可還有導演呢,還有QS公司那邊的負責人呢。

「明天就是周六,要不就明天試鏡吧。把你的聯繫方式給我一下,到時我安排人去接你。」林丘想了一秒就說,夜長多夢,還是早點定下來的好。想了想他又問了一句,「你們明天應該休息的吧?」他還記得樂果橙是高三的學生。

樂果橙看了他一眼,「高一和高二休息,高三要補課,不過我可以請半天假。」既然答應了就沒什麼好矯情的。

「好,我早點派人去接你,盡量不耽誤你上學。」林丘特別通情達理,心道:據他所知,樂果橙是個真正的學霸,一般這樣的學生都是把學習看得很重的,若是拍一個廣告耽誤太多時間,他們的合作可就沒有下回了。

樂果橙雖然拒絕了他,可林丘還是不想放棄,先拍支廣告,效果好,反響大,說不定樂果橙就改變主意了呢。即便不改變主意,關係處好了,以後也可以求人救個場什麼的。

「你沒成年吧?」林丘又問,見樂果橙搖頭,就說:「那簽合約的時候還得你家長在場,你看——」他看向樂果橙。

「行,我讓我媽媽去。」樂果橙很爽快的說。媽媽現在啥都聽她的,而且掙錢這麼好的事,肯定不會反對的。

林丘鬆了一口氣,匆匆趕回公司協商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