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剛剛有陣風吹過來……就是,有點冷。”

我說的有些語無倫次:“你們懂的……人一冷就想尿尿。”

“噗!”劉佳明很不厚道的笑了。

高小一也握拳掩嘴,倒是抖動的肩膀還是出賣了他。

甚至沒什麼多餘表情的宮洛,嘴角也彎了起來。

我一跺腳,不想再搭理他們,一個人轉身離開,去找洗手間。

一般像這種商場,洗手間大多都會在盡頭的位置。

和追魂令糾纏的時候尚不知道是什麼時間,等進到這棟大樓裏時,看到還有不少的人在或逛街買東西,或吃飯喝酒的,才知道現在不過晚上八點多一點。

就是因爲在商場裏面還看到了不少的人,所以我纔會肆無忌憚的離開宮洛他們。

追魂令不敢這麼明目張膽的殺人,不然的話,他也不會選擇那些偏僻的山村屠村了。

畢竟一段引起恐慌,必然會被更多勢力絞殺,政府也必然會使用非常手段介入。

別看那些人口口聲聲說着相信科學,若是真的不把鬼魂當回事,哪裏會和那些世家聯繫甚密?

一路想着,人羣早就已經將我和宮洛他們阻隔開,我也沒有多在意。

當我看到洗手間標識的牌子時,感覺這絕對是人生最幸福的一刻了。

裏面沒有人,略微有些清冷,又開着窗,一陣風吹來,膀胱的壓力更大了。

快速的找了一間進去,解決了生理問題之後,整個人輕鬆了不少。

就在我出來洗好手,正準備去找宮洛他們的時候,原本很是寂靜的洗手間,突然響起滴水聲。

那聲音讓我止住了腳步。

滴答!

滴答!

我拍了拍腦門兒,心中責怪自己怎麼能夠這樣粗心,居然忘記擰緊水龍頭。

我轉過身,想回去把水龍頭擰緊。

可是我的手剛剛伸出去,在還沒能夠碰到水龍頭時,我卻發現,那流出來的哪裏是水。

那刺眼的紅色,分明是血,我驚叫一聲,呆愣愣的看着洗手池。

“哈……”四周突然間響起了哈氣的聲音,我有些驚恐

的打量着四周,並迅速地從揹包中掏出一疊黃符。

但是那聲音,很快就消失不見了,水龍頭依舊在滴答滴答的滴着水。就好像剛剛的一切都是我的錯覺。

我有些暗惱自己的神經緊張,心想着趕緊寧靜水龍頭就去找宮洛他們。

可就在我習慣性的擡頭看鏡子時,再一次被鏡子裏面的東西嚇到。

那是一個牽着小孩子女人,頭髮披散着,眼圈烏黑,雙眼猩紅眼角還帶着血跡。她的嘴脣是那種紫紅色,此時正帶着笑意看着我。

我下意識的想要後退,才退了幾步就感覺到撞上了什麼東西。

我偏過頭去看,就發現肩膀上停着一個腦袋,正是鏡子裏那個女人的。

“啊!”我下意識的驚叫,手中的黃符迅速燃起,胡亂的向身後扔去。

“你沒事吧?”突然一個聲音穿透我的耳膜,將我的意識拉回了現實。

我看着四周,有幾個人正圍着我,看樣子似乎是將我當成了精神病,要考慮是不是送我去醫院。

重生棄婦姜如意 我搖搖頭,一臉歉意:“真是抱歉,剛剛想到了一些恐怖的事情。”可是爲什麼我會拿着黃符亂拍,卻是怎麼都沒辦法解釋的。

我也沒多在意,反正這樣子的事也不是第一次碰到了。一番道歉之後,我正準備離開,只是下意識的又回頭看了一眼剛剛的那面鏡子。

鏡子裏,那個女人依舊還在那裏,嘴脣蠕動似乎是在和我說什麼。

我嚥了咽口水,快速的離開這裏,去尋找宮洛他們。

一路上,我都很是慌張,甚至可以清晰的聽到心跳的頻率。

我很怕那個女人會從鏡子裏面走出來。一邊快速的走着,甚至時不時的會跑上幾步,一邊扭頭注意後面的情況。

那個女人倒是沒有在後面跟着我。因爲就在我扭頭去看後面,再轉過頭向前跑的時候,我發現她已經不知什麼時候,就站在了我的面前。

她的裙襬已經有些破爛,上面帶着一些烏黑的痕跡。一雙慘白的腳,像是在水中泡了很久一樣,有些腫脹,此時就在裙襬之下若隱若現。

“殺了你,我要殺了你,爲我的女兒報仇!”

她的目光緊緊的盯着我,但又好像是透過我,去看另外一個人。

我嚥了咽口水,微微的偏了一些頭,小時候看去。

這一看,嚇得我渾身一個激靈。

身後不過兩三步距離的地方,站着一個和我眼前這個女人幾乎一模一樣的人,只不過她的手裏,牽着一個小女孩。

我知道,這個就是剛剛鏡子裏面那個。

脖頸上涼嗖嗖的,一陣冰冷的觸感讓我緊繃住身體。我雙指間捏着一張黃符,口中喃喃念着咒文。

很快周身蔓延了一層結界出來,我略略的鬆了一口氣。隨後看着四周無人,我有掏出來兩張黃符,一手一張。

閉上眼,口中默唸,然後大叫一聲:“點!”

雙手的黃符迅速飛起,兩邊各一張快速的燃了起來。火焰很快就將兩隻女鬼分別包裹了起來。

看到一切順利,我鬆了一口氣,掏出手機給宮洛發了一條消息,和她說了我的情況。

但是宮洛卻沒有回覆我。

火焰越來越旺,原本還沒什麼反應的女鬼這一刻也有了反應,她們在掙扎着,嘴中發出淒厲的叫聲,重重疊疊,就好像有許多人在她們的身體裏一樣。

碰!

隨着兩個女鬼叫聲的擴散,整棟樓層的燈全部炸了,周圍陷入一片漆黑。

我有些緊張,小心得打量着周圍,但是我所能看到的範圍極其小。倒是那重重的裏的淒厲聲音,在整個空間中迴盪,讓我心裏添了一些小小的恐懼。

明明這兩隻不過是普通的女鬼而已。

我從揹包中摸出三根蠟燭,點燃之後擺成一個三角形的陣。

結界的力量又加厚了一層,我不由得咧開了嘴,心中安定了不少。

但很快我的笑就僵在了臉上。我擡起頭,兩張一模一樣的女鬼臉猛然的出現在我面前。

我驚叫一聲,向後跌了幾步。好在剛剛擺了蠟燭,我默唸了幾句,女鬼就離開了一米多遠。

“你們究竟是誰?爲什麼會在這裏?是不是追魂令派你們來的?”我快速的讓自己聲音平靜下來。果然鬼這種東西,看了多少次,冷不丁的還是會覺得害怕。

“追魂令?那是什麼東西?好吃嗎?我們是鬼呀!”兩個女鬼同時開口,不禁語氣聲音一致,連嘴型動作都一模一樣。

“你們不是追魂令派過來殺我的?”這話一出口我就後悔了,萬一這兩個原本不知道要殺的是我,我這豈不是不打自招?

“我們……”兩隻女鬼突然間就上前,這一次那種對她們的阻礙小了很多,她們的雙眼中不停地噴涌出鮮血,然後逐漸轉成深紅,最後變成了黑紅色。

那股血腥味兒上我胃裏翻騰,只聽她們說:“就是來殺你的!”

最後那幾個字,突然間凌厲的起來!我猛然一驚,心中懊腦自己大意了,這分明就是厲鬼!

“哈哈哈……吃了你……”兩個女鬼慘烈的叫着,七竅不停地流血,臉部扭曲猙獰的向我撲了過來:“吃了你就會功力大增,令主就會讓我做護法了!哈哈哈……”

她們笑的的很猛烈,但很快就變得悽慘起來:“我要你們死,你們都要給我的女兒陪葬!”

我臉色一沉,這隻鬼似乎不僅僅是臣服追魂令,還想報復所有人!

她女兒?

我撇過頭看向她們不遠處的那個小女孩。也是一身的紅衣,正抱膝坐在那裏,看起來很乖巧。

我突然想到了紅衣,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每一個母親,心中最在乎的就是孩子。

“韓沐顏!”突然闖進來的聲音將我的思緒拉回了現實。我有些後怕,沒想到在這種時候,我居然走神了。

而那兩個女鬼尖銳的指甲,此時已經停在了我的脖頸前,只要再往前一點,就能夠劃破我的動脈。

結界什麼時候被破掉的我都不知道,但是很快身體上的痛楚讓我皺了眉頭。這是結界反噬了。

(本章完) 我沒有時間去想,爲什麼結界反噬會在我回過神之後纔出現。

我迅速的掏了一張黃符點燃,拍在女鬼的手上。

次啦……

女鬼手上的腐肉被燒了起來,上面冒着濃濃的黑氣。

“啊!殺了你!啊啊!”女鬼淒厲的叫着,卻在我掏出那根珠釵準備重新佈置結界的時候停了下來,甚至連連後退。

直覺告訴我,她們認得這珠釵。

這樣想着,我就問了出來:“你們認得這珠釵?追魂令告訴你們的?”

當初在黃山村,控制屍妖的追魂令,似乎也對這根珠釵有所忌憚。

之後的幾次,我都沒有機會,也不大願意再將這根珠釵拿出來,直到剛剛對付屍妖的時候。

“啊啊!啊啊!”兩隻女鬼沒有回答我,只是一邊後退,一邊驚叫。雖然聲音淒厲但是掩不住裏面的驚恐。重重疊疊的聲音,聽得人頭疼。

“閉嘴不許再叫了!”我很是煩躁的大吼一聲,卻沒有想到,兩隻女鬼居然真的閉上了嘴。

我有些奇怪,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樣強了?只是隨便的吼兩聲,就能震懾住厲鬼?貌似之前只看到千年古屍才這樣強大。

剛想到千年古屍,那張熟悉的臉就出現在我身邊。

“千……宮洛。”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趕忙低下頭掩飾。

可宮洛還是察覺到了:“他沒來。”可能又覺得這樣子解釋有些突兀,輕咳了一聲:“你剛剛想什麼呢,差點被掐死都不知道。”

我擡頭看了眼那兩個一模一樣的女鬼,有些後怕:“沒什麼,就是奇怪這兩個女鬼怎麼長的一模一樣。而且時而像厲鬼時而不像。”

“這是雙生厲鬼,你都不知道?”劉嘉明挑眉說道,頗有一副你是不是上課的樣子。

“好像……知道。”我回憶了一下,和紅依在一起的那段日子太安逸,以至於我把很多事情都給忘光了。

比如厲鬼圖什麼的……好在一些本能還記得。

雙生厲鬼,也就是生前是一對兒雙胞胎,在同年同月同日同一個時辰,因爲同樣的一個原因死亡,並且心中有着同樣的怨恨。

但即便是滿足了這些條件,也不一定就有機會成爲雙生厲鬼。

但是一旦形成了,必然會成爲一個很麻煩的存在。

因爲他們很會僞裝。往往會讓自己變成很是無助的普通鬼,引起一些捉鬼師的同情。就在你想要超度她們的時候,往往會被它一擊致命。

這樣被殺死的靈魂,往往就會充滿怨恨和不甘,這樣的靈魂對於雙生的鬼來說就是最好的養料。

但是會帶着一個孩子的雙生厲鬼,我還是真就沒有在書上看到過。

“不要小看那個小女孩兒,她纔是操縱這兩隻鬼的黑手。”高小一目光凌厲的盯着那個抱膝坐在地上的小女孩兒。

“怎麼可能!”我想都沒想就反駁道,她明明那麼可愛,看着也很乖巧。

可是我的話音才落下沒多久,那個小女孩兒就從地上站了起來。雙手從膝蓋上垂落下來,看樣子就像是斷了一半。她擡起頭的時候,我還能夠清晰地聽到,骨頭錯位的聲音。

她歪着頭看我:“嘿嘿,姐姐你覺得我很可愛嗎?那你陪我一起玩好不好?”

我下意識的想說好,但是在看到她頭髮下那張臉之後,我睜大了雙眼,要出口的話卡在了喉嚨裏。

那張臉上橫七豎八的全部都是劃痕。血肉向外翻着,上面有時從在來回爬動。

可這並不是讓人覺得恐怖,而是她的額頭位置,竟然長了四張嘴,有大有小有橫有豎。而他下巴上,卻密密麻麻的有八隻眼睛,大小不一的眼睛,正一眨一眨的看着我。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我疑惑的問,聲音中帶着顫抖:“她爲什麼會……”

“這是這隻雙生厲鬼的本來面目。”高小一說。

這怎麼可能!我表示懷疑地看着他。

高小一解釋道:“雙生厲鬼雖然是有雙胞胎同時死亡形成,但是靈魂卻會合二爲一。這隻,是兩對雙胞胎。”

這樣子我就更加疑惑了,如果是兩對雙胞胎,彼此之間也沒有什麼聯繫啊……像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宮洛看着我說:“他們的母親是一對兒雙胞胎。”他指了指那兩隻女鬼。

我有些瞭然了。

而剛剛和那個小女孩兒,或許是因爲我太久沒有回她的話,她有些生氣了。

“你爲什麼不回答!我你爲什麼不回答我!你不是說喜歡我!覺得我可愛嗎!?騙子!我要殺了你……”一開始還是很委屈的質問,到了後來越來越凌厲。

我迅速的佈置了結界,因爲珠釵的關係,小女孩兒並不能靠的太近。

那個惡毒女配今天又做好事啦 “騙子!你們這些騙子!我要殺了你們來陪我玩!”小女孩兒有些失控了,她的身上突然間開始往外冒血,原本就是紅色的裙子,如今,變得更紅了。

那些血液裏面帶着腐爛的味道,並且有很大的腥臭味兒,讓我的胃裏有一次開始翻江倒海。

“她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明明剛纔還好好的。”我有些皺眉地看着她,心裏面還是有些心疼的。大概是因爲,她看起來和紅依的年經相似吧。

“她似乎並不怎麼受追魂令的控制,但卻也很想殺了你。”宮洛看着她,沉着聲對我說道。

我有些詫異地說道:“怎麼會?我和她又沒有什麼過節在,如果不是追魂令指使,她爲什麼要來殺我?”

“因爲你剛剛沒有回答她的話。”宮洛看了我一眼,面色有些難看,“她生前可能被人冷落過,所以死後形成了一種執念。”

“爲什麼?!這只不過是一個意外,我剛剛只不過是在想事情,並沒有……”

我還沒說完,便被宮洛的話給打斷了:“我知道,你不是討厭剛剛看到她的樣子。但是,她的執念已經形成。更何況,不管怎麼說她都是厲鬼,就算你剛剛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