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她站起身,伸出滿是紋身的右手,和我握了握手。

我瞧得出來,候小帥的眼眶,還是隱隱有些泛紅。

“對了,侯老闆,我想問問你,張垚的紋身室是哪一間,我想在他的房間裏,找一個東西。”我問侯小帥。

侯小帥指了指門外:你去找前臺,她會帶你去的。

“謝謝。”我轉身出門。

我剛剛走到門口,侯小帥又問我:張垚死前真的沒受苦?

“真的,千真萬確,我發誓。”我給了侯小帥一個還算溫暖的眼神。

“謝謝。”侯小帥衝我鞠了一躬。

我卻很心酸,幫侯小帥,掛上了她辦公室的門。 唐易一行人就跟著戴沐白向下一個考場前進。而戴沐白還時不時地向後面的方向看去,說白了就是看朱竹清。

「你又在打什麼壞主意,又要禍害別人女孩子啊!」小舞看著戴沐白的舉動忍不住說道。

「不是你想的那樣。」戴沐白這才發現自己這樣子做很奇怪,然後向小舞解釋道:「我是感到那個少女的武魂和自己相輔相成,說不定可以和她一起使用武魂融合技!」

「那她不會是一隻母老虎吧」小舞聽了戴沐白的話后笑到。

「也許吧……」戴沐白尷尬的笑到。

將唐易一行人帶到學院的中央,也就是第二輪測試的地方后,戴沐白就對大家說:「這就是第二場老師的地方,這裡的老師回到去你們怎麼做。我要去看看之前的女孩,如果她和我真的可以組成武魂融合技的話,我說什麼也要拿下她。」

就這樣戴沐白就去找朱竹清去了。朱竹清為什麼會突然來這裡,這讓戴沐白感到不可思議,所以要問個明白。

雖然老者說唐易可以指著通過,但是還是在這裡和唐三他們接著排隊,等待了一段時間后……

「賣香腸了!賣香腸了!奧斯卡牌大香腸!只要五個銅魂幣,讓你更容易通過去學考試。」傳來了一陣軟綿綿的聲音。

唐易他們看過去是一個人推著車叫賣,車上發出了陣陣肉香。而推車的主人,長著絡腮鬍,一雙桃花眼,操著一口軟綿綿的聲音……

這個搭配……讓人感到莫名的詭異……

「大叔,麻煩來兩根香腸。」唐三對著推車的人說道。

「你叫我什麼?大叔?我才14歲啊!」奧斯卡因為被人叫大叔十分氣憤對著眾人道:「你們看不出我是一個翩翩少年嗎?」

「完全沒有說服力……所以說你是14歲就長成大叔了是嗎?」唐易看著抓狂的奧斯卡用一種「憐憫」的眼神看著奧斯卡。而唐三和小舞本來正在消化奧斯卡的話,聽到唐易的話就開始了各種腦補,漸漸地看奧斯卡的眼神也變得奇怪了。

「不不不,我這只是正常的毛髮濃密而已,沒有什麼其他原因,你們別瞎想。」看著三人奇怪的眼神奧斯卡感覺自己如果再不解釋的話,天知道他們會腦補出什麼來:「你們不是要買香腸嗎?來來來,我這個香腸的味道可是特別好吃的!」

為了唐易他們不亂想,所以奧斯卡馬上轉移話題:「試試吧,這次我就當時開門紅不收錢了,你們都試試吧。」

「真的!你可不要後悔哦!」小舞開心的說道,她現在不再關心14歲為什麼像大叔了,只剩下「免費!免費!免費!」迅速在奧斯卡的車上挑了好幾個香腸遞給了唐三和唐易。

唐三和小舞正要吃的時候,就聽戴沐白的聲音:「兄弟我回來了,唐三你…………不能吃!!!快放下!」原本戴沐白只是遠處打聲招呼,但是看到他們在吃奧斯卡的香腸立馬阻止道。

「怎麼了?這個東西不能吃。」唐三看著急忙忙跑過來的戴沐白問道。

「小奧,我不是跟你說你不能在這裡擺攤的嗎?」戴沐白先是指責了一下奧斯卡,然後轉身和唐三說道:「這個真的不能吃,至於原因……小奧你自己演示一下。」說完在在他面前展示了自己的拳頭以示威脅。

總裁溺愛小老婆 「戴老大…………你…………」奧斯卡一副黃花閨女被調戲的口氣說道,擺出一副慘兮兮的表情,試圖引起戴沐白的同情。直到戴沐白對他踢了一腳…………

不情不願地展示了自己的武魂:「老子有根大香腸!」………………

「你們男生真的是什麼武魂都有!」然後嫌棄地看著奧斯卡扔掉了香腸,順便把拿香腸的手再唐三的衣服上擦。唐三:「……………………」

這個時候大家安靜下來后聽到了奧斯卡的車上傳來了響動,眾人看去。就看到唐易將車上的香腸消滅了三分之一,一邊吃還一邊看著他們,關鍵是她還吧唧嘴………………

場面一度非常尷尬。

幸好唐易機智的化解了尷尬:「有飲料嗎?」

貴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然後就更尷尬了…………

「啊!你在幹什麼啊!快吐掉!以後會變成……額……醜八怪的!!!」小舞看到唐易在吃車上的香腸,立馬就去阻止唐易,情急之下就說了很打擊某人的話。

奧斯卡一副被玩壞的表情蹲在地上,知道自己以後的形象是不可能有轉機的。而唐三知道自己的妹妹又說了傷人的話,所以半蹲著拍著奧斯卡的肩膀安慰他,並代表小舞向她道歉。

「不是說免費嗎?對了老闆,有飲料嗎?吃多了口渴。」唐易說著又往嘴裡塞了一根。

「不是這樣的。你快吐掉啊,這樣吃下去會變成像那個大叔一樣的爛人的!」小舞看唐易還往嘴裡塞香腸,就去搶。結果當然搶不到更急了就對著奧斯卡又是一記「重擊」。

原本因為唐三的安慰有所恢復的奧斯卡剛有所起色,就瞬間被打回去了。「反正我這樣的爛人大叔……反正我這樣的爛人大叔……」奧斯卡的聲音變得更加冰冷和絕望了,連唐三都不知道怎麼辦了………………

「你沒看到小奧的香腸是怎麼製造出來的嗎?」戴沐白剛剛回復過來聽到他們的對話忍不住問道。

「看到了啊!但是你們怎麼能歧視別人的武魂呢?」唐易知道奧斯卡的武魂有多麼恐怖的潛力,可以說在食物界武魂中,奧斯卡的武魂就像是鳳凰,天使,昊天錘這樣的存在。這樣的武魂實在不能因為噁心就抵觸它。再說自己在殺戮之都見過更噁心的,至於唐易的存在感薄弱問題,其實是因為她偽裝氣息的魂技一直在薄弱化自己的存在。因為唐易也不知道這個魂技還有這麼一個被動。

「有有有!你要什麼都有!」胖子和戴老大都不待見自己的武魂,就連泡妞的時候都要說謊言來搪塞她們,避免自己在她們面前展示武魂………………這麼多年了,終於……終於……奧斯卡從車裡拿出了幾瓶飲料遞給唐易:「你看看喜歡什麼口味的,隨便挑免費的。」

但是……「你們要記住,沒有猥瑣的武魂,只有猥瑣的人。武魂是人的另一面,它只是忠實反應出人最真實的一面。所以武魂是無辜的,要怪就怪大叔的人太猥瑣吧。」唐易惡搞別人了,也有點毒舌。是不會放過這次機會的,當然唐易也是「看到」奧斯卡心裡其實並沒有那麼傷心才會這樣說的。

那句「沒有猥瑣的武魂,只有猥瑣的人」這話怎麼有點熟悉,唐三感覺有點不能直視自己老師的話語了,在那裡默念:「她是胡說的……她是胡說的……」

而奧斯卡這邊,「哼,哼,哈哈哈……哼,哼,哈哈哈……」奧斯卡一副生無可戀的笑著,行屍走肉般的整理自己的車。

「他會不會有事啊!」小舞終於知道自己和唐易好像傷了對方的心,不忍對戴沐白說道。

「哦!他啊,沒事,不用管他。很快就恢復,你看著吧。」戴沐白最了解自己的兄弟,小奧早就從眾多的約會中打造了厚臉皮,他現在只是耍寶而已,自己當然看得出來:「你們現在去測試你們的魂力吧。魂力到達25以上就能直接跳過第二關和第三場測試。哦!唐易,我又問了之前的老師,你直接就錄取了。不用參加測試了,但是我還是得帶你去見第四場的老師說明情況,他是副院長。」

「自然可以。」唐易回答了戴沐白后就又開始對付奧斯卡給的飲料了。

「這麼好的?那小三,唐易快快快!」小舞迫不及待地推著唐三向前走。 密戀中校 我出了門,就去找前臺。

前臺妹子認識我,見面就問:李哥,張垚咋樣了?

“死了。”我輕描淡寫的說。

“可惜啊,可惜,我候姐那不得傷心好幾個月?”前臺說。

我問前臺:侯老闆和張垚那麼好,怎麼還是分手了呢?

“你以爲侯姐願意分呢?都是張垚,那幾天,天天跟侯姐鬧,一定要分手,你說這張垚也是個渣男啊,和侯姐分手了,還賴在我們紋身店裏幹活,他早就應該消失。”前臺妹子看起來挺八卦的。

我拍了前臺肩膀一下,說別扯沒用的,帶我去張垚生前的紋身室。

“唉,我帶你去。”前臺扭着豐滿的臀,把我往最裏面的一間紋身室裏引。

到了紋身室門口,我說我一個人進去就可以了,你在外面等我。

“可以,你是塗大師的朋友嘛,又是候姐的朋友,把我們紋身室當成你家吧。”前臺的嘴角,綻放出了招攬生意時候的微笑。

我一個人進了紋身室,關好了門,我就開始用指節敲擊着木製地板。

咚咚咚!

咚咚咚!

我倒出敲着,木質地板發出一聲聲沉悶的聲響,裏面似乎並沒有什麼隔層?

“那張垚不是說錄像帶藏在地板裏面嗎?怎麼敲半天也找不到呢?”

我又順着牆根,地毯式的搜了一遍,並沒有發現什麼。

“不會不是這間紋身室吧?”我搖搖頭,站起身,出了門,走到前臺面前,好奇的問:張垚生前就是這麼一間紋身室吧?

“是啊!他在這裏工作兩年多了。”

“咦?那怎麼找不到呢?”我心裏犯着嘀咕。

“哦,對了,我想起來了,張垚其實在紋身室裏工作得很少,他一般是在自己住的地方做紋身,基本上他都是自己拉熟人去做,和我們紋身店沒什麼關係的。”前臺眨了眨眼睛,又跟我說:其實張垚住的地方,也是我候姐給他的,候姐對他多好,他不知道珍惜。

我有點服了前臺的八卦精神,問:那張垚生前住的地方在哪兒呢?

“就在二樓,二樓靠左手的第一間房間,就是他住的地方,是個二居室,鑰匙……我可能沒有,得去問問侯姐。”

“行,你先忙吧。”我告別了前臺,又到了侯小帥的辦公室前,敲門。

“進來。”裏面先是沒動靜,一直過了兩分鐘,侯小帥纔有氣無力的回答。

我扭開們,看見侯小帥依然低着頭在畫畫,似乎張垚的死對她沒有什麼觸動。

不過我眼睛多尖啊,我瞧見旁邊一書架上,立着一個小鏡子大的相框,相框裏是張垚的照片,照片有些地方都花了,應該是剛纔侯小帥對着相片哭,眼淚浸在上頭,把相片給弄花的。

這侯小帥,真是個酷酷的女人,她的心和她的外表一樣酷,可以一個人躲着偷偷的哭,但絕對不在外人面前展現自己的柔弱。

“怎麼又來了?”侯小帥叼着煙,問。

“聽說張垚生前在他住的地方接待客人紋身?所以我想……。”我話還沒說完呢,侯小帥猛的拉開抽屜,抓住一把鑰匙扔給了我。

這一連串的動作下來,侯小帥始終沒有看我,簡直酷到家了。

我接過鑰匙,說了一句:謝了。

拿到了鑰匙,我又出了門,上了二樓,打開了第一間房間的大門。

這是一套二居室,裝潢很復古,也很精緻,看得出來,這裏花了不少心思裝修。

我先在客廳檢查了一遍,沒發現任何蛛絲馬跡,然後又進了主臥。

主臥門一打開,我竟然瞧見了……一個靈堂。

靈堂就擺在牀的旁邊。

“好傢伙,這張垚和正常人是不一樣啊,把靈堂放在牀旁邊,也不怕晚上起牀直接被嚇尿了?”我真感覺張垚不是凡人。

我漫步到了靈堂面前,仔細一瞅,好傢伙……滿堂仙!

我瞧見靈堂裏,一共供奉了五塊靈位。

擺在正中間的靈位,供奉的是胡家的胡八太爺!

擺在兩邊的四塊靈位,分別供奉的是黃家三爺、白家知事、竈仙和土地公。

按照東北的規矩,這就是正兒八經的滿堂仙。

中間是主位,旁邊是支位。

主位是胡家胡八太爺,胡家既是狐仙。

也就是說……張垚是供奉了保家仙的。

他供奉了保家仙,那昨天凌晨,張垚的鬼魂殺了林江,會不會是保家仙胡八太爺幻化了張垚的模樣,下的手?

極有可能吧?

“我就知道張垚也是我們東北的,沒成想他竟然供養了保家仙,他被虐殺,那保家仙自然不能坐山觀虎鬥了,要不然爲啥要供奉他?”我心裏咯噔一下,如果說保家仙真出手了,那就難辦了。

尤其是狐族的保家仙。

狐族向來是睚眥必報,下手十分狠辣,他要是出手了,別說林江,昨日晚上,肆虐了張垚的所有人,只怕都得……。

我連忙給成妍打電話,我得問問,胡家的胡八太爺到底是什麼身份?

我看那靈位上,還刻着一個上字!

這胡八太爺得是胡家上中下里的“上門”,屬於胡家的高層了。

成妍的電話一接通,我沒有直接喊成妍,而是喊小翠。

“小翠,小翠,我有事情要問你。”

“恩?”成妍本來還嘰嘰喳喳呢,突然就被小翠上身了,她的聲音變得風情萬種起來:喲!小李哥,有事找我?

“有,我想問問,胡家上門的胡八太爺,是何方神聖啊?”我問小翠。

小翠是胡家的人,她對胡家比較熟悉,只聽她用極其緩慢的語氣說:胡……家……上門的……胡八太爺……就是我的父親!

什麼?胡八太爺是小翠的父親?那他應該已經死了啊。

“對不住,對不住,我也不知道。”我一不小心竟然,戳到了小翠的傷心處。

“沒事,以後你別提就好了。”小翠說完就掛了電話。

我真是糊塗了,這胡八太爺原來就是小翠的生父啊!

怪不得以前東北狐王竹龍說,靈狐見到了小翠生父,竟然下跪呢。

胡家上門的狐仙,那的確地位很高貴的。

只是現在我知道,胡家的胡八太爺死了,那就說明……張垚的保家仙並沒有發揮作用,殺了林江的人,鐵定不是保家仙。

“那又是誰呢?”我感覺頭都要炸了。

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桌子上傳來一陣震動。

這下震動嚇了我一跳,我連忙往後一跳。

跳完了,我才冷靜下來,仔細一瞧靈堂的桌面,發現桌面上,竟然有一個手機,在不停的嗡嗡的震動。

手機是個老古董了,諾基亞的小板磚。

我抓過了手機,有人來電話了。

我看了看手機屏幕,上面寫了兩個字——媽媽!

這是張垚的母親打過來的電話?

我接過了電話,輕聲的應了一句:喂!

“你是張垚的什麼人啊?”電話裏傳出一聲特別慈祥的聲音。

我連忙說我是張垚的朋友。

“朋友啊?哦,我問你,張垚是不是死了?”

“死……怎麼會……?”我連忙扯個謊,不想讓這位老母親傷心呢。

結果她直接說:不用瞞我了,我昨天晚上就知道了,垚垚肯定是死了,他以前有個本命的翡翠牌,還是胡家胡八太爺給我們的,翡翠牌昨天晚上崩碎了,我就知道,垚垚肯定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