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凝雪試圖為塔可講明道理,當然,她這麼說不僅僅是為了輝等人類,更是為了自己。

「我真是越來越搞不懂你了,凝雪。

既然你們兩個都這樣想,那就隨你們好了。不過,在聽到輝的看法之前,我依然保持我的態度。

你們告訴輝,如果他也想離開這裡,那就親口告訴我。」

塔可見自己說不過凝雪和殤兩人,她只得暫時隨了他們的心意,並囑咐他們兩人下次帶輝過來,讓輝也表個態。

「如果他們真的要離開,我會給你留個房間。」

雖然塔可堅持自己的觀點,但她還是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感謝你的好意,但到那時候我會自尋住處。」

凝雪拒絕了塔可的好意,略帶歉意的對塔可低下了頭。

「不是…凝雪你這是也打算離開?」

塔可愣了一會,她很快就明白了凝雪的意思,然後上前一把抓住了凝雪的肩膀。

「你到底在想什麼?你曾說過要守護同伴,可你現在卻想離開同伴!

你忘記自己的信念了嗎?初次相見時的你,為了同伴可以付出一切!

不,你說的不是真的,我不相信你會做出這種事情。」

塔可捏著凝雪的肩膀,質問著她,她希望凝雪的話是假的。

「你也見識過樺柑的實力,也許我究其一生,也無法達到她現在的水準。有她在,我的同伴就安全了,我的願望也就達成了。

我的願望是守護同伴,可既然願望已經達成,我又何必繼續懷抱這份願望?

另外,想必你也看出來了,我和大家相處了這麼久,卻始終無法融入大家;我一直守護著同伴,但卻沒和一個同伴成為朋友。我的性格不好啊。

塔可,我不適合這裡,所以我才想離開,想找個適合我的地方休息,我也有些累了。」

凝雪這麼回應著塔可,她拉住塔可的手,並輕輕把塔可的手從自己肩膀上牽下。

「抱歉,現實的我和你想的有些差距,我無法擁有像你一樣遠大的信念,請你理解。」

凝雪飽含歉意對塔可說道,她看不得塔可所展現出的失望,於是就拍了拍塔可的肩膀。

邪君甜寵:豪門嬌妻 「你們早就商量好了?」

塔可沉思了一會,她沒有回應凝雪,而是看向殤。 邊宋群俠傳 包間里的其他三人微微皺眉,這傢伙……真的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嗎?

「我建議你明天去醫院檢查一下身體,你有沒有發現你最近總有乏力的癥狀?」樂天慢慢的說道。

鄧建輝眯了眯眼。

「刷牙的時候是不是總愛牙齦出血?」樂天又問。

鄧建輝的眉頭微微的皺了皺.

「你有沒覺得你最近的臉大了許多?我按到你的腮腺的時候,是不是有一陣刺痛?肚子的右側是不是有一些腫大?」樂天連續的問道。

鄧建輝突然站了起來,因為樂天說的東西他全都有!

「呃……雖然治病不是我的強項,但是偏方我還是有幾個的,明天你去醫院看看,如果醫院讓你想吃點啥吃點啥,你再來找我吧。」樂天不緊不慢地說道。

鄧建輝看著樂天,好一會沒說話。

樂天看了看他,伸手將桌子上的錢拿起來。

孫浩楠看到鄧建輝沒動,就知道面前這小子應該說的都沒錯,他也就不說話了。

「樂天兄弟……能不能先幫我看看!你儘管開價!」李大利忍不住開口了。

「可以……一般怨鬼的價格都是十萬塊起步!你這個比較簡單,我就收十萬塊吧。」樂天獅子大開口。

自從被錢小楠刺激了一下之後,他就知道了,這個東西就是要看人定價,這些有錢人十萬八萬的他們也不在乎,那為什麼自己不多要點?

「行!」李大利果然都不帶猶豫的。

他沒有現錢就看了看鄧建輝,鄧建輝從口袋裡扔出一張卡。

他是李大利的大哥,這麼點錢自然是要出的。

「密碼六個六。」他哼了一聲。

樂天快速的收起卡。

他示意李大利站在包間的中間,這個包間是鄧建輝的專用包間,一般情況下是不會有外人進來的,包間裡面的空間也很大。

李大利奇怪的看著樂天,這傢伙圍著自己擺了一圈樹葉子是做什麼?

「去找幾個處男來。」樂天吩咐。

鄧建輝挑了挑眉,他站起身走了出去。

還別說這個小小的要求真的是讓鄧建輝好一個為難,這是什麼地方?這裡是女人最不值錢的地方!

在這裡混跡的男人,就算是一個小小的服務生都不會缺女人!

這種情況下讓他上哪裡去找處男?總不能上大街上搶吧?

「媽的……把所有的男人都給我喊過來!」鄧建輝怒了。

幾個小弟把所有的男服務生都召集了過來。

「哪個是處男?」鄧建輝問了一句。

沒人走出來。

一些沒有客人的陪酒小妹奇怪的看著這一幕,不少人都在捂著嘴偷笑。

「艹!老子再問一遍,誰是處男站出來!下個月工資翻倍!」鄧建輝瞪著眼珠子。

這特么都叫什麼事?自己一個大哥級的人物在這找男人?

傳出去還以為他有什麼特殊癖好呢。

一個服務生站了出來,他小心的看了看鄧建輝。

「輝哥……我,我是。」

「你姥姥的……你特么不早點站出來你等死呢?」鄧建輝抬腳就踢了一腳。

服務生還有點不好意思,他陪笑道:「輝哥,現在說自己是處男那不是丟人嗎……」

「丟個屁的人!今晚場子里的妞你隨便挑一個!」鄧建輝笑罵道。

服務生驚喜得連連點頭。

兩個人回到包間,就看到李大利傻子似的站在包間的中間,一圈看起來像是柳葉一樣的樹葉圍著他。

「人來了!」鄧建輝哼了一聲。

他和樂天又不熟,以他的身份地位沒必要和樂天客氣。

樂天看了看這個服務生,滿意的點點頭。

「手給我。」他說道。

服務生莫名其妙,不過三位大哥都在這裡,自己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他把手遞了過去。

樂天毫不猶豫的在他的手上咬了一口。

「卧槽!」服務生眼睛一瞪一拳就砸了過去。

「砰!」

狠狠的一拳砸在樂天的腦袋上,樂天被打了一個趔趄。

這一拳不但把樂天打愣了,連李大利都愣住了,服務生看了看自己的拳頭,他突然回過神來了,自己剛剛做了什麼?

樂天捂著腦袋爬起來,他看了看李大利。

「不是我不肯救你!是老天爺不讓我救,你等死吧!」他罵了一聲,這一拳挨得不輕,打的樂天暈頭轉向的。

李大利直接急眼了。

「你特么是不是不想混了!這特么是老子的醫生!老子宰了你!」他指著這個服務生就想邁出這個柳葉圍住的圈子。

「利哥,我這也是條件反射啊……」服務生哭喪著臉。

「條件反射個屁!老子要是死了,老子宰了你全家!」李大利暴怒。

好不容易看到點希望,結果這傢伙一拳把自己打沒了。

樂天要走,鄧建輝一看,又從口袋掏出了一沓錢扔了過去。

「醫藥費。」他哼了一聲。

樂天看了看,麻利的收了起來,又走了回去。

「別動了啊!一拳一萬!」樂天警告了一聲。

服務生看了看瞪著自己的李大利,這才強忍著手指鑽心的疼痛不斷地吸著氣。

樂天大力的捏著他的手指,手指不斷地滴出鮮血,血都滴在圍著李大利的柳葉上。

「好了,你出去吧。」

滴了一圈,樂天鬆開服務生的手。

服務生疼的夠嗆,看到鄧建輝點了點頭,他才退了出去。

「你們不出去嗎?」樂天問。

他看著鄧建輝和孫浩楠。

兩個人明顯沒有任何錶示,依舊坐著一動不動。

樂天挑了挑眉。

他開始圍著李大利轉圈,嘴上在不斷地念叨!

「蕩蕩幽魂,何處留存,三魂早降,七魄來臨……河邊野外,廟宇村莊,宮廷牢獄,墳墓山林……著意搜尋,收魂附體……」

鄧建輝和孫浩南突然打了個哆嗦,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包間的冷氣怎麼突然這麼足了?

「啪!啪啪!」

包間的燈突然閃了閃,滅掉了,只剩下了兩個小小的側燈還在亮著,隱約可以看到人。

鄧建輝和孫浩南明顯的看到包間里多了一個人,而且是一個女人!

這個女人就站在李大利的面前,李大利渾身打了哆嗦看著這個女人。

「今日我為你了結這段因果!還有什麼話說就快點。」樂天低沉著聲音說道。

李大利發現自己腳邊的柳葉突然飛了起來,圍著自己的腳邊不斷的打轉。 “御!”

神尊口吐真言,古老而複雜的符文,一個大大地‘御’字浮現。

三方的殺招竟然通通都被擋在了外面,內部的神尊巋然不動,隔絕了一切傷害!

神尊的身影一個模糊,重新出現在了英靈殿上方,腳踏虛空,步步生蓮,祥瑞紛呈,但是在這英靈殿中如此祥瑞的異象看上去格外的陰森和詭異,格格不入,神尊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只是輕輕的一點,英靈殿中迅速飛出九團銀藍色的光團。

看到這一幕,秦守和龍皇齊齊一震。

其中竟然有靈兒和採離的氣息!

“這是……冰神珠!”秦守倒吸一口涼氣,冷冷的注視着神尊。

神尊神色不再平靜,而是帶着些許情緒波動,興奮而激動的說道:“冰神殿的冰神珠並非只有一顆,而是千年養一顆,千年一代聖女,最終聖女的歸途,便是將一切奉獻給冰神,徹底化道,這樣冰神珠得到精血和元神的虔誠澆灌,才能獲得最大的念力,九大冰神珠齊聚,就能復甦冰神,真真正正的神靈。”

龍皇大怒:“一切只是爲了佈局而已,所謂的聖女也竟然只是犧牲的棋子!沐秋殤,你果然是好算計!所謂的冰神殿,浩大的信仰力,遍佈天下的教衆,都只是你利用之後就可以捨棄的棋子吧!這樣真的可以復甦冰神?你就不怕被你信仰的冰神所拋棄麼!”

“拋棄?”神尊面色忽然怪異。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意,“那種事情,誰知道呢。佈局九千年,只是爲了再現冰神,已經足足萬年了,大陸再也不曾出現過真正的神靈,我要做真正的神靈締造者!”

龍皇、赤煌、秦守三人心情都沉重的厲害,神尊竟然如此瘋狂,要徹底復活一尊神靈。這是完完全全的復活,而不只是培養神靈轉生的靈胎。轉生的靈臺也好,傳承也罷,那都是失去神格的力量傳承,最終只不過是傳承了神通和術法。但是永遠無法將神位傳遞下來,更別提升入所謂的神域,撐死了也不過是半神,而神尊則不同,他要復甦的是冰神的神我身,那可是真正的神靈!

帶有神格的神靈降世,復活那將是轟動大陸的事情!

一尊真正的神靈,可以具備締造一個世界或者是毀滅一個世界的能力!彈指間煉化域外星辰,毀天滅地的不定因素不啻於超級核武器的存在!

或許真的可以成功!

但這一切瘋狂的根源到底是有什麼目的呢?神尊瘋了不成。要復活冰神,難不成是希望冰神帶給他神位蔭澤?想想都是不可能的,恐怕只有一個原因。神尊瘋狂信仰冰神到足以付出一切的程度,要不然,就是另有企圖!

“歷代的七位冰神殿聖女都秉持着自己的信念,完成了復甦冰神的使命,貢獻出了最虔誠的念力,化作完整的冰神珠。但只有兩個極爲特殊,採離和靈兒。她們的心靈有了罅隙,失去了冰清玉潔的貞潔,內心也不再無暇,冰神珠遲遲不能圓滿。”神尊的言語裏帶着淡淡的可惜,但是龍皇和秦守的心都徹底提了起來,知道神尊肯定接下來還有什麼大手筆。

“不過這些並不影響我的計劃,有着七枚圓滿冰神珠的引領,靈兒和採離,就作爲祭品吧!”神尊不食人間煙火那淡然的臉上竟然露出了殘忍的色彩,“作爲見證神靈誕生的人,你們應該感到榮幸,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可以見證神蹟。”

“你敢!”

秦守怒目而視,怒吼連連,須佐能乎究極體布都御魂之劍蒼然出鞘,劍刃橫空怒劈,但是神尊看都不看,十二道神環形成了牢不可破的防禦障壁,‘御’字符文亮起璀璨的光焰,龍皇不甘落後,六龍回日,六條萬丈天龍獰厲咆哮,憤然落下,赤煌佯攻,烘爐熊熊天火墜落。

即便是十二神環也開始搖曳不定,‘御’字更是漸漸暗淡,彷彿隨時會碎裂一般。

七枚冰神珠遙遙升起,如同七枚冷光搖曳的月亮,帶起祥和的光澤,柔和但是卻有可怕的力量,將這層防禦加固,其硬度秦守立刻想起了求道玉,再然後,龍皇的心愛的女子靈兒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托起,緊隨其後的便是採離,兩女在冷月的光環內漸漸的甦醒,看到這詭異的環境,頓時露出了悽楚的絕望。

“靈兒!”

重生之嫡女庶嫁 “採離!”

兩女齊齊嬌軀一顫,淚眼模糊、難以置信的將美眸轉來,看到了將怒交加的龍皇雨卓丞和秦守,採離淚水模糊了雙眼,悽楚歡喜,心道就算是死了也值了,展顏露出出水芙蓉般的笑靨。

“我就知道,你遵守了諾言,不曾辜負,三年等待值得……”

那悽楚的笑容讓秦守心刀削似的劇痛,抽搐不已,雙眼一片血紅,奈何這是神靈級別的祭祀力量,龍皇之威也奈何不了,兩女發出悽楚的驚叫,顯然是祭祀的力量要把她們活生生當做祭品,血祭神靈,復活冰神!代價便是九枚冰神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