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的心裏一酸,“忘川,我還是喜歡你原來的身體……”

“怎麼?”忘川緊張的說道,“是不是因爲這具身體不如以前的帥?”

我搖了搖頭,有些憂傷的說道,“不是,如果你還是原來的身體的話,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你也不會用別人的身份活下去,也不會有未婚妻了。”

我難過的不是有楊姍姍,我是替楊姍姍難過,一個活生生的人站在這裏,你怎麼能說服她,其實原來的那個人已經死了呢?

“小絃樂,你知道的,我之前自爆了,肉身那再一次已經毀掉了,如果想要重新鑄造肉身的話,那得很長的時間,但是我們等不了,等戒指的事情辦完後,我就去重鑄以前的肉身好嗎?”忘川看着我,溫柔的說道。

我點了點頭,但還是有點擔心。

我輕輕的哼了一聲,然後對忘川說道,“但是你不許被那個楊姍姍給感動了,看得出來他很愛你。”

忘川忍不住噗呲一聲笑了出來,“你傻啦?她愛的是楚林,不是我。”

“可你現在就是楚林。”

“好了,你們兩個不要再爭論了,我們先討論下怎麼拿下慕容繼吧。”楊天虹說道。

的確現在最棘手的是慕容繼這個死變態的事情,還有孟夕雨,我敢肯定這慕容繼偷孟夕雨的遺體去沒有什麼好事情的。

“慕容繼這個人自從被茅山派逐出以後,就開始專心的研究邪術,而且他的幫派現在是壯大到了我們無法預估的地步了,不過只要沒有了那枚戒指的話,金掌門還是可以對付慕容繼的。”楊天虹嚴肅的說道。

忘川的眼神眯了眯說道,“戒指的事情就交給我吧,我現在還只需要一天的時間恢復。”

之前忘川那麼弱是因爲他只有一絲的殘魂,而服用了補魂丹後,忘川的魂魄已經強大了不少,再怎麼說忘川也是曾經天界的戰神,就算是變成了靈魂,那也是神魂,所以現在的忘川跟普通人還是有區別的。

可是我的話,現在可真的是一個普通人了,半點靈力都沒有了。

就在我們談話的時候,極夜扶着金凝環出現了,而金凝環的手中還拿着一封信。

金凝環將這封信放在了桌子上,對我們說道,“這是慕容繼給我下的挑戰書。”

我們同時一驚,這慕容繼居然一驚猖狂到了這種地步了,連挑戰書都敢下了。

“這不是對我個人的挑戰,而是對整個茅山派!”金凝環神色嚴肅的說道,“他說他要讓整個茅山派覆滅。”

“這個慕容繼真是好大的口氣。”楊天虹冷哼了一聲。

金凝環憂心忡忡的說道,“如果他的手中真的有這枚戒指的話,那可能真的會滅了我的茅山派,茅山派要是在我的手中毀了的話,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會見列祖列宗!”

老騙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從外面進來了,老騙子連忙跪在金凝環的面前,說道,“掌門您放心,有夏絃樂的鬼老公在,這樣的事情是不會發生的!”

我瞪了老騙子一眼,什麼鬼老公?我老公現在已經不是鬼了好麼?

我也連忙說道,“金掌門,你不要過於擔心了,我會讓我丈夫取回那枚戒指的,那枚戒指本就是我和我丈夫的定情之物,說什麼也不能讓那個慕容繼玷污了!”

不過好像我們的戒指已經被那個傢伙給玷污了,想想都覺得可氣。

忘川這時候問道,“挑戰日期定在了什麼時候?”

老闆,夫人逃跑了! “下個月,也就是七月初七,離現在我們正好有一個月的時間。” 戀上你的眸 金凝環說道,“慕容繼這個人說話還算話,他說七月初七來的話,就不會提前來,所以我們有一個月的準備時間。”

慕容繼那個死變態那麼的陰險,真的能遵守約定,不提前來犯?

我有點不相信。

“忘川,在這期間你有能力取回戒指麼?”我擔心的問道。

忘川此刻正手託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麼,我着急的看着忘川,千萬別說,沒有能力啊,這樣的話,茅山派豈不是就死定了?

過了好一會兒忘川輕聲的說道,“爲了保證萬無一失,我得儘快補充我的仙力。”

仙力?

“怎麼補充?”我趕緊問道。

忘川遲疑了一下才說道,“在仙界有一種果子叫做朱顏果,吃了這種果子可以增加至少兩百年的功力,這種果子很是稀少,就算是天界也有那麼兩課朱顏樹!”

聽到忘川這麼說,我的心裏燃氣了一絲的希望,可是鬱悶的是,現在我和忘川都是凡人之軀,怎麼能上得了天界呢?

想想都覺得很是心塞

“你都說了朱顏果那麼的珍貴,就算上了天界還能找到嗎?”我擔心的問道。

忘川非常肯定的點頭,對我說道,“朱顏果必須找到,不然的話,這枚戒指我還真的無法收拾。”

“可是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等你們回來的時候,茅山派估計都被滅門了!”老騙子着急的說道,也不知道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說到滅門的時候,被金凝環狠狠的一瞪。

老騙子立馬閉嘴不說了。

不過老騙子也說的很對啊,我們在天上的時間過得很慢,可是人間的時間可就一溜煙的過去了,說不定我們找朱顏果的時候花費了好幾天,再次回到人間 的時候,已經是物是人非了!

“那怎麼辦?” 一代傲嬌皇后 忘川無奈的望着我。

此時此刻,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就在我們一籌不展的時候,室內突然颳起了一陣大風。

大風褪去後,九天玄女的身影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金凝環和極都是第一次見到九天玄女,看到九天玄女那絕美的身姿的時候,眼睛都直了!

不過我看見九天玄女可是恨得牙癢癢,估計在天界看到過九天玄女的人都恨得牙癢癢吧,

“你來幹嘛?”我沒好氣的問道。

九天玄女清冷的看了我一眼,然後對我說道,“對不起。”

臥槽,說不起都這麼高冷?

“什麼意思?現在說不起什麼意思?”我問道。

“上次的事情……” 因為,他們在看到自己的臉時,眼中除了一絲驚艷外,並沒有熟悉的感覺……

此刻的墨九狸一身黑色緊身衣,將她姣好的身材完全包裹在其中……

月華傾灑,少女站在原地,年紀不過十八歲左右,容貌美艷,膚若白雪,唇如嬌花,眼含秋波,巴掌大的小臉嬌小無暇,肌膚白皙嬌嫩的幾乎吹彈可破……

一雙澄澈如湖的幽黑眼眸,一張櫻桃小嘴嬌嫩如櫻花,睫毛長長的,在眼帘下打出的陰影,為整張臉增添了一份說不清,道不明的神秘……

「你是?」為首的老者繼續問道,心裡對墨九狸除了好奇,也多了一分讚賞。這小丫頭不但人長得美,膽子大,就連見到他們幾個,都能這麼淡然面對,一看心性就不錯。

要知道就連墨辰風這個墨家主,見了他們幾個都跟見了鬼似的,戰戰兢兢的,讓他們看著非常的不爽……

「我娘是墨綵衣,墨青天是我外公……」墨九狸簡單的說道。

「你是青天的那個外孫女?你叫什麼名字?」四人聞言一愣,倒是沒有想到這個姑娘,會是墨青天的外孫女,可是不是說那個孩子已經……

「墨九狸……」

「你不是已經?」為首有些好奇的問道。卻又覺得這話問的有些不對,尷尬的打住了。

墨九狸唇角含笑的說道:「我不是已經死了是嗎?呵呵,可惜,我沒死成呢……」

她的笑意卻未達眼底,甚至帶著一絲冰冷的殺意……

「什麼意思?發生了什麼事情?」為首的老者一聽就知道事情有問題,於是問道。

「五年前……」墨九狸簡單的將五年前,原主如何被墨九琪和太子陷害的事情說了一遍……

雖然因為那兩個賤人的關係,她有了寶寶這個可愛的天使,可是他們害死了原主,這是不爭的事實,這仇她是一定要報的……

加上她跟那個勞什子太子,還有婚約在身,她是絕對不會嫁給那個人渣的。她選擇將事情告訴眼前的幾個老頭兒,唯一的目的就是想讓他們出面,將自己身上的婚約解決掉……

這樣她才能放手收拾人渣……

「豈有此理,太子竟然是這種人渣,老子這就去殺了那個畜生……」中間一個老者聞言憤怒的說道。

他們墨家的嫡孫,豈是一個太子說害就害的。這簡直就是在挑戰他們墨家的威嚴,真以為墨家沒人了不成……

「老祖宗,您別激動,我的仇我自己會報!如果可以,您就幫我把那該死的婚約取消了吧!這樣我才可以放手報仇啊……」墨九狸立即趁熱打鐵,嘴甜的說道。

「好,丫頭你放心,這事好辦,明天我就讓辰風小子把婚約給你取消了……」老者在氣頭上,啥也沒想直到答應道。

為首的老者看到自己三弟的樣子,再看看墨九狸一副偷了腥貓咪似的樣子,無奈的嘆了口氣,自己這三弟護短且暴躁的性子,幾百年也沒改一點……

幾句話就被個小丫頭給忽悠了,估計這小狐狸開始就是打著讓他們出面,給她解決婚約的念頭,才將事情告訴他們的,不然,估計她是一個字都不會說的…… 這九天玄女還敢提上次的事情,一想到天界大戰的時候,九天玄女和西王母冷眼旁觀的樣子我就覺得生氣。

現在 九天玄女這麼說,我恨不得和九天玄女打一頓。

我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輕聲的問道,“上次的事情,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九天玄女的表情一直沒有變,始終是清冷如一的,只有看到我的時候,她的眼神裏纔會有一絲絲的改變。

看到九天玄女這樣的眼神,我的心裏一驚,這個傢伙該不會喜歡我吧?像極夜和金凝環一樣是LES?

我被自己的這個想法給嚇了一跳,不過九天玄女好像看透了我的想法似的,她突然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這一笑把我們在場的人的看呆了,畢竟九天玄女一般都是以高冷的形象示人的。

看到九天玄女笑了出來,我的臉色一黑,這個女人到底是想要做什麼?

“絃樂,你真的想多了。”九天玄女說道。

我倒是希望是我想多了,我還沒有說話,九天玄女繼續說道,“ 要怎麼樣你才能原諒我?”

我疑惑的看着九天玄女,不禁問道,“ 你是堂堂神界的九天玄女,是人間許多人膜拜的對象,我實在是不明白,你爲什麼會來徵求我的原諒?”

九天玄女的眼神變得有點閃躲起來,不過只是一瞬間的事情。

她對我說道,“因爲你是我的好朋友,那天我受命於西王母不能出手幫你們,實在是有愧於你,所以我現在纔會來尋求你的原諒。”

我狐疑的看着九天玄女,我總是覺得這個女人有什麼瞞着我,但是現在我這麼一想,腦中頓時有了一個主意。

現在忘川非常需要朱顏果,只不過現在我和忘川都不能去天界,如果現在讓九天仙女去拿朱顏果的話,我覺得這個辦法是可行的。

“要我原諒你也可以,你必須得答應我一件事情。”我淡定的說道。

九天的臉上閃過一絲的欣喜,隨後說道,“什麼事情,只要你能原諒我,我什麼事情都可以答應你。”

“去天界幫我們找朱顏果。”我說道。

在我和九天玄女說話的時候,大家都沒有說話,只是看着我們兩人。

我沒有想到的是,九天玄女竟然非常痛快的答應了我。

“沒問題,天界有兩棵朱顏果的樹,我可以將兩棵樹上的朱顏果都給你們,只要絃樂你原諒我。”九天玄女說道。

九天玄女這麼痛快的答應我,我還真是感到奇怪,而且還說要將朱顏果全部都給我們。

“真的?”我狐疑的問道。

“真的。”九天玄女非常肯定的點頭。

我看向忘川,只見忘川對我點了點頭,看來忘川是放心九天玄女的。

這樣的話,那朱顏果的事情算是解決了。

九天玄女說了幾句話後,就一個旋身消失在了屋子裏。

等到九天玄女走後 ,金凝環才朝着我走了過來,她震驚的看着我,問道,“你竟然認識神女。”

我點了點頭,“是的,我認識她,那個袖手旁觀的傢伙。”

金凝環震驚的說道,“夏絃樂你竟然敢褻瀆神靈,你知道你這樣做會讓神靈怪罪的。”

我不禁在心裏暗自給金凝環翻了一個白眼,褻瀆神靈?我就呵呵噠了,是九天玄女是自己的來讓我原諒的,難道現在怪我咯?

“褻瀆神靈又怎麼樣?我不相信她還能殺了我不成。”我悶悶的說道。

金凝環依舊非常震驚的看着我,倒是極夜並不震驚,反而是帶着若有所思的笑容看着我,不知道爲什麼看着極夜的笑容,我咋覺得那麼彆扭。

我沒有再看 極夜,總是覺得她怪怪的。

我將忘川帶到了後院,看着他,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忘川像是知道我在想什麼一樣,他摟過我的肩膀,眼神真摯的看着我,深情的說道,“小絃樂老婆,你放心,不管我的外表變成了什麼樣子,我的靈魂一直都是我,我愛你,靈魂已經深深的烙印上了你的容顏你的名字。”

我知道忘川對我的心,我現在擔心的是楊姍姍。

“如果楊姍姍還會來找你,那你怎麼辦?”我問道。

忘川輕笑着點了點我的鼻尖,對我說道,“那又怎麼樣呢?我又不會真正的楚林,更不是楊姍姍的未婚夫。”

“可是你現在的身份是楚林啊。”

忘川揉了揉我的腦袋,寵溺的說道,“只要九天玄女帶回了朱顏果,我就可以自己的凝聚以前的肉身,到時候我還是忘川是鳳念,不是楚林。”

聽到忘川這麼說,我的心裏似乎是吃了一顆定心丸。

我一頭扎進了忘川的懷裏,我真的需要和一個人相伴到老,相濡以沫,這樣一輩子就夠了,我別無他求。

希望這件事情過後,我的心願能達成。

我和忘川暫時在金凝環的豪華別墅裏住了下來,畢竟我們現在共同的目標就是對付慕容繼這個死變態,這個死變態不死的話,那這個世界簡直是不得安寧。

九天玄女的辦事速度不得不說很快,才第二天她就將朱顏果給帶回來了,她將一個翻着紅色光芒的盒子遞給我。

我接過她手中的盒子,從這盒子裏面傳出一種非常炙熱的氣息,難道這裏面裝着就是朱顏果?

我趕緊將這個盒子給打開,果然這裏面靜靜的躺着十枚眼色深紅的果子,這些果子的身上散發着絲絲的熱度。

天啊,這裏面居然有十枚果子,每一枚果子裏面都能讓忘川增加兩百年的功力,這十枚朱顏果就相當於兩千年啊!

我震驚的看着九天玄女,“你真的願意將這些朱顏果給我?”

九天玄女非常嚴肅的點頭,“ 你答應過我的,只要我找到朱顏果你就原諒我,現在我將朱顏果拿來了,你會原諒我嗎?”

手裏沉甸甸的十枚朱顏果,九天玄女都把朱顏果帶來了,我能不原諒她麼?

“好,我原諒你了,還是謝謝你。”我對九天玄女說道。

九天玄女朝着我露出了美麗的笑容,像是鬆了一口氣一樣,對我說道,“太好了,你原諒我了就好。”

“你都把朱顏果帶來了,我能不原諒你嗎?”我無奈的說道。

九天玄女不像剛來的時候那麼的清冷了,偶爾還會對我露出迷之微笑,看得我一愣一愣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