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至於是和誰組建家庭,我不敢肯定。”我向袁海無奈的聳了聳肩。

他也並沒有多糾纏,反而是在稍愣了一下後,面露喜色,目光灼灼地看向了正在我其他人打着招呼的趙玥。“我一定會努力的。”

接下來的時間過得很快。

袁海沒有再去和其他人交談,一直在我的身邊說着他經歷過的一些古怪的事。

我發現這個人的體質慕容潔有得一拼。

簡單來說,就是走到哪,哪就有人死。

他上大學這三年來,他們學校就發生了幾起古怪的案件。

包括今天他在火車上破獲的案子,他大大小小案子加起來破了不少了。

也還有很多他則至今也沒有想明白,沒破的。

袁海對於破案似乎十分熱心,他破過的,沒破過的,居然全都記得清清楚楚,一些細節都能如數家珍的向我道了。

他一邊和我一起交流着推理的心得,一邊也詢問我以前他沒有破的案子的見解。

可惜我再厲害也不過只是一個普通人罷了,只聽他敘說,也做不到把什麼都弄清楚。

“可惜!”我們一直聊到整個聚會散場,他在這時忍不住向我搖了搖頭,“遇到這麼多案子,也從來沒有像你在小惠家碰到的案子那麼詭異。”

說到這裏的時候,他的臉上露出無比興奮的表情,“排隊自殺的家人,連體人,狼孩,換臉頂替。嘖嘖,真是不可思議。要是我也能遇這樣的案子該多好。”

老實說,在這短短的交談中,之前因爲存心要跟我較量而讓我對他下降的好感度已經拉回來了。

可現在看到他的模樣,之前那感覺瞬間又竄了出來。

他在說到最後的時候,甚至都已經變得狂熱了。

我本能的搖了搖頭,可一想,我突然想到以前我好像跟他一樣。

尤其是在雲來鎮的時候,那一段時間我也是處在一種極爲狂熱的狀態。爲了破案,甚至有些不擇手段。

我想要勸勸他,不要把破案當成取悅自己的工具。

可就在這時,一連串的笑聲傳出,而且朝着我們這邊越來越近。

原本參加這場聚會有差不多有三十人,可現在走了一半,只剩下了十來個人人了。

他們應該都是和趙玥關係最好的那一撥人了。此時圍着趙玥,說笑着向我們走了過來。

慕容潔和李萍兒也在那羣人一起,不過是在最外圍,也並沒有那麼高興。

在看到袁海之後,紛紛又擡手向他打起了招呼。袁海也擡起了手,不過很明顯只是隨意迴應了一下。

“已經結束了,你們很不習慣吧。”趙玥從那一羣人裏面走了出來,向我和袁海笑道。

袁海趕緊搖頭,我則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今天已經沒有其他的活動安排了,要是累了的話先休息吧。熱水什麼的全天都有。我們先進屋吧。”

隨後,一羣人一同回到了大樓。

現在已經快凌晨了,除了查案子之外,在這個時間點我其實早就已經上牀了。

自然,我現在也是如此。於是一進屋,就問了管家在哪裏在洗澡。想衝個澡就去睡。

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除了我和瘦猴之外,剩下的人卻留在一樓,一個個都坐在了一樓一套很大的沙發周圍。連慕容潔和李萍兒也在內。

不過我看得出來,李萍兒是被慕容潔硬拉着的。

小運也是這樣,這一段時間他雖然不太喜歡得普通人接觸,但也適應了人多的地方。

這時他時不時的看着我,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只不過小惠一直抓着他的手,我也只能向他愛莫能助的一笑。

按理來說,人的器髒在晚上十一點左右就會開始休息,這時人是最累的,也是最需要休息的時候。

可現在那羣人一個個還興奮得不得了,在聊着天,顯得亂糟糟的。

看他們這樣子,還不知道還要過多久他們纔會休息。

我無奈的笑了笑,也不想管他們了。

“對了小玥,我聽說你們莊園後面出土了一些文物,反正現在沒事,咱們又睡不着,你要不要帶我們去看看?” 我聽到了之後,心裏沒有半點波瀾,只是心想這些人膽子夠大。

那說話的人,先說到出土了文物,再提到想去看。而不是說想去看看出土的文物。

其實換一個角度來講就能很輕鬆的想到,他們是想要去出土文物的地方。

這種地方我甚至不用想便能猜到,十有八九就是墳地。

現在已經凌晨了,談起這話題的人明顯也應該知道地點是什麼地方,我不得不感嘆他們的膽子是真的大。

但隨後我也沒有多想了。

畢竟這麼多人一起呢!

能出什麼事?

我還是擡腿朝着樓上走去。

但不料我身邊的瘦猴卻挪不動步子了。

我本能的轉頭朝着他看去,只見他一臉激動地看着我,小聲地呢喃道,“文,文物?”

我心想完了!

別忘了瘦猴是幹什麼的!

他其實和其他的賊不一樣,其他的賊偷東西是爲了賺錢,是爲了發財。可這貨就純粹是自己手癢,想要用‘偷’來止癢罷了。

果不其然,他根本就沒有理會我想要阻止他的表情,轉身就朝着那夥人跑了過去。

我一愣,隨後無奈的一笑,只能轉身。

還能怎麼辦?如果不和瘦猴一起去,指不定他能順回來些什麼東西。

縱使慕容潔是警察,也知道瘦猴喜歡偷,但我不覺得她能發現瘦猴是怎麼下手的。

就算提前阻止,我也不覺得瘦猴會聽她的。

當然,瘦猴也未定會聽我的,但我多多少少能阻止他一些,畢竟我知道瘦猴習慣的‘作案’手法。

於是我跟着瘦猴一起跑下了樓。

這時趙玥的聲音傳了,“不好吧,現在都這麼晚了。我怕會出事。”

“能出什麼事啊!”這是最之前那提議的人。我還記得他,是我們在這莊園的大門遇到的一羣人中的一個,戴着一副圓框眼鏡。

當然,我記不住他的名字。

“我們大家一起去,還怕什麼?”

那人說完之後,趙玥又搖了搖頭,“真不能去,那地方有些不太乾淨。之前挖掘的人一個個都出了事。要是我們也碰到不好的東西就壞了。”

她這話一出,惹來了鬨堂大笑。

慕容潔,李萍兒沒有笑。不過連小惠都不自覺的掩上了嘴。

“玥姐,你怎麼呢?咱們都是大學生,新世紀的接班人,怎麼還信上這些神神鬼鬼的了。”這時,人羣中的一名小女孩笑了笑,“你怎麼出了一趟國,信起了這些東西。”

“我倒是聽到說有人出事了。”這時,那戴着眼眶提議的人又開口了,“不過依我看啊,肯定是他們在最開始的時候沒做好防護措施,在那裏傳染了什麼病毒。”

“現在過去也該一個月了,真有病毒早就已經變乾淨了,咱們不用怕。”

“是啊,小玥你們家不是也有防毒面具嗎?到時候咱們一個戴一個,真沒有什麼好怕的。”另外一人又趕緊提議道。

緊接着,還沒有說話的人也起鬨了。

慕容潔和李萍兒,還有袁海都沒有參與其中,但瘦猴也摻合了進去,那叫得一個歡啊。

一大半的人都不停的向趙玥叨唸着,並且搬出一套套我連聽都沒有聽說過的理論。

趙玥最後也招架不住了,無奈的朝着所有人笑了笑之後,點下了頭。

頓時,一陣歡呼聲傳出。

不過這時趙玥神色一凜,變得十分嚴肅,“不過大家只能看,什麼都不能碰,而且絕對不能從裏面帶走什麼東西,可以嗎?”

“放心,放心!”瘦猴第一個拍着胸脯大聲保證。

剩下的人都疑惑地看了他一眼,顯然是因爲還不認識他。不過很快也沒有管瘦猴了,和瘦猴一樣,也朝着趙玥保證了起來。

很快,趙玥跑到了樓上,沒花多長時間,她和那之前招呼我們的老管家搬出了一個箱子。

箱子裏裝着的是許多副放在盒子裏的面罩,就是他們說的防毒面罩。

趙玥每一個人都分發了一個之後,大家便起程了。

地點離趙玥父親的莊園並不遠。

準確來說就在這莊園的後面。不過因爲沒有直接過去的通道,所以我們繞了一個圈,花了接的半個小時纔到。

這是一個小山丘。

我原本以爲就只是有人在這裏發現了一座墳。

我猜可能是富貴人家的墳,所以規模可能會大一點。

然而我猜錯了。

是一座墓,一座很大的墓。

在小山丘上,有一個可以容一個人通過的向下通道。

前面已經說過了,我對風水,卜算方面雖然不是很精通,但也稍微有些涉獵。

現在又是值深夜,天氣又好,天上的星相十分清晰。

這個墳堆的小土丘正好對着一處‘潛龍在淵’的位置。墓裏的主人,生前絕對是位及人臣的極貴之人。

自然,像這樣的墓一般都機關重重。

眼見到那最先提議的人,已經戴好了防毒面具,悍不畏死的就通過小土丘的洞口往裏鑽,我連忙開口想要叫住他。

沒想到還沒來得及開口,一旁的袁海突然大叫道,“等一下,先別進去。”

那人一頓,連忙轉頭看向了袁海。

其他人也在向袁海看了過去。

袁海沒有理他們,快速走到了那個洞口面前,隨後仔細地檢查了起來。

“袁大偵探,你這是又發現了什麼?”不一會兒,那被袁海叫住的人向袁海調笑地問道。

“你們沒看出來嗎?這是一個盜洞啊!”袁海看了一會兒後,轉頭向其他人說道,“如果是學院或者正規組織發現的,不是打洞,而是會把整個土層都挖開。”

“而且你們看這洞的邊緣,是向外凸出的,這是洛陽鏟挖出來的痕跡。”袁海拍了拍手,神色有些緊張,“咱們真要鑽進去,算不算是盜墓?”

這時,所有的人都轉頭看向了人羣中一名瘦高的女孩,她穿着一條碎花裙,顯得很文靜。

不過人也削瘦得不像話。

我一眼就看了出來,她是一個從鄉村裏出來的孩子,但是嚮往城市生活。

她頓了一下後,開口道,“只要我們不從裏面拿走東西,或者拿走東西不進行金錢交易,就不構成犯罪。而且這方面還有許多空子可以鑽。”

“那就得了。”戴着圓框眼靜的人當即一拍大腿,“那就沒有什麼好怕的了。我打頭,各位進不進去請隨意。”

話音一落,他也不再多話,以極快的速度朝着洞裏鑽了進去。

幾個男孩見他進去了,連忙起鬨,也跟着一起往裏鑽,沒多久,洞外只剩下了我,瘦猴,慕容潔,李萍兒,小惠,小運,趙玥和袁海幾人。 瘦猴雖然喜歡偷東西,但人還是比較理智的。

尤其是當他聽到袁海說這是一個盜洞的時候,他就已經冷靜一些了。

這會兒上面已經只剩下了我們幾個人,瘦猴一會兒看着我,一會兒看着慕容潔,最後開口問道,“咱下不下去?”

我沒有說話,本來我就是來監督瘦猴的,他不下去我當然不會下去。

慕容潔堅定的搖了搖頭。

其實說起來,她是我們這裏面年紀最大的。

此時她緊皺眉頭,神色十分嚴厲。雖然沒穿警服,但那身氣勢還是出來了。

至少在我看來,她現在真有一點大姐頭的風範。

她瞪了眼瘦猴,冷喝道,“下什麼下?這是盜洞懂嗎?就算不犯法我們也不能做。猴子,你安份點。”

瘦猴呵呵笑了笑,撓着頭,不說話了。

至於其他人,一個個都輕皺着眉。

李萍兒膽子比較小,肯定不下去是自然的。

小惠和小運都是一臉無趣,看得出來他們本來就不想來。

趙玥只是看着那盜洞,滿臉擔心。顯然也沒有下去的意思。

袁海則不斷的搖頭,嘴裏不知道在嘀咕些什麼。但能夠隱約聽到是嘲諷已經下了盜洞的人。

最後瘦猴似乎也放棄了下去的想法,聳了聳肩,席地坐了下去。

“啊!”就在這時,一聲驚呼猛地從地底下方傳出。

地下的空間應該不小,這聲音傳出來的時候顯得十分沉悶,還有迴響。

在那聲驚呼之後,緊接着便是一陣無比荒亂的聲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