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他若是直接把彩翼學院那些人給殺了,那才最好不過。

帝家的七長老望著帝玄胤離開的背影,一顆心激動的不能自己。

他管住自己的腳,強迫自己不要追上去,因為這樣,會為胤公子帶來不便。

隨後,他也轉身滿心熱血的離開了。

龍王學院簡直太厲害了,給了夜冰依幾人很大的壓力。

在院子里,除了帝玄胤坐在梨花樹下喝茶之外,上官雲燁等人心中都很是沉重。

突然,院子里走進來了一個老者。

總裁:我許你天生傲骨 這老者正是好多天消失不見的虛幻老人。 老者走進來,左看右看,掃視了眾人一眼,笑嘻嘻道:「孩子們,這是怎麼了?難道老子不在這裡,你們幾個被別人欺負了?還是比賽輸了,怎麼一個哭喪著臉?快跟我說說,怎麼回事啊?」

「爺爺,麻煩你老人家閉嘴吧,你怎麼一開口就詛咒我們沒好處啊。」

「沒錯,沒錯,爺爺真是太討厭了,整天不說句好話,偏生還說壞話都很靈驗。」星光和星塵兩兄弟不滿的看著自家爺爺吐槽道。

虛幻老人一聽,抬手就給他兄弟倆人一巴掌,沒好氣的罵道:「你們這兩個小兔崽子,有這麼跟你爺爺說話的嗎?真是白養你們這些白眼狼了!虧我還辛辛苦苦去給你們找寶貝過來,你們就是這樣對待我老人家的?」

「等等,爺爺你說什麼?你說什麼寶貝啊。」星塵幾兄弟眼睛頓時齊刷刷一亮,夜冰依和上官雲燁幾個人的眼睛也忍不住跟著一亮。

「對呀對呀,虛幻前輩,你到底得到了什麼寶貝,快拿出來給我們看看。」夜冰依笑嘻嘻的走上前,眼睛亮亮的望著虛幻老人。

我在萬界送外賣 虛幻老人這才得意的嘿嘿笑了兩聲,然後攤開掌心,手中多了幾顆閃亮的靈石。

然而,誰知道夜冰依和他的幾個草根孫子幾人只是看了一眼之後,眼睛非但沒有眼前一亮,而且還有齊齊翻了一個嫌棄的將眼神,將視線給收了回去。

虛幻老人頓時一愣,瞪大眼睛看著他們,「你們這是什麼破態度?老子辛辛苦苦給你們找來了水靈石,這就是你們的態度嗎?」

「爺爺,你說你費這麼大力氣,怎麼才找到了水靈石啊?我還以為你找到了比水靈石還高的靈石呢。」

「是啊,爺爺,水靈石對我們五階的高手有什麼用啊,我們明天就要比賽了,就你手中這幾顆石頭,還不夠塞牙縫的。」

星塵星光兩個不停的吐槽著他們的爺爺。

另外兩個大一點的可不敢這麼沒禮貌的吐槽自己的爺爺。

「多謝前輩了,不過這對我們真的沒有多大的作用,哎。」夜冰依無奈的聳了聳肩,一點都不感興趣。

「不過這怎麼說,也是老人家辛辛苦苦找回來的,大家就不要挑剔了,勉強收下吧。」上官雲燁通情達理道。

「噗……」虛幻老人差點被他們幾個給氣炸了,還勉強收下,真是好心沒好報啊,他辛辛苦苦給他們找來這些東西,結果還被嫌棄,真是氣死他老人家了!

虛幻老人氣得鬍子發抖,翹著蘭花指,吹鬍子瞪眼瞪了幾人半天,隨後氣呼呼道,「行,你們愛要不要,難道我還找不到人送了嗎?我拿著送給人家要飯的去。」

「別,前輩,我們是跟你開玩笑的。」 霸道總裁控妻成癮 夜冰依趕緊上前把老頭給拉住。

然後把他手裡的靈石給拿了過來,「多麼好的靈石呀,簡直就是天大的珍寶,我們很喜歡,喜歡還來不及呢。」

夜冰依對老者笑了笑,畢竟這東西就算再沒有用,也是個好東西,要是隨便打發給了別人,那多浪費啊。 這個銷售員一開始在調查中嚇懵了不採取行動的行爲,也有了解釋。

從她口中得知了劫匪弔詭眼的情況,她只是和他們合作,並得不到深入瞭解的機會,也不知道這兩個人的真名,陳志凡他們也就用特徵叫他弔詭眼了。

他是大鬍子年輕時候在外面打工時認識的老鄉,兩人臭味相投,很快搞在了一起,兩人曾經做個許多起偷雞摸狗的事,在銷售員面前也吹噓過,所以她知道。

這次搶劫珠寶店,大鬍子覺得他一個人搞不定,便想到了弔詭眼,叫上了他。

弔詭眼以前在一家化工廠打過工,他有渠道從以前的工友手裏弄來液氮,大大縮短了整個搶劫過程。

這個女銷售員已經控制住了,現在在刑偵大隊的審訊室,有刑警還在訊問她有沒有隱瞞了其他的事,把一切交代清楚後,等待她的,將是法律的嚴懲。

知道了這些情況,而且已經掌握了劫匪的家在什麼地方,陳志凡對剩下的抓捕工作有了信心。

他們很大的可能已經潛回了老家,不引人注目的躲藏在自己熟悉的地方,才能如魚得水。

可也不能完全排除還潛藏在香都市的可能。

所以,他打算兵分兩路,他自己帶人去西南全山省蹲點抓捕,只留下一小隊人,繼續監視搜索香都市這倆劫匪可能出沒的地方。

陳志凡本來打算連夜出發,剛準備通知衆人,可一個電話改變了他的想法。

是江如嫣打來的,她要請一個星期的假,說是感冒非常嚴重,已經住進醫院了,不能來上班了。

陳志凡原本以爲她請假只是一個不想見自己的託詞,可現在一聽,人家是真的生病了,而且聽起來很嚴重的樣子。

陳志凡身爲直屬領導,不聞不問肯定不行,還是得去看望一下。

他略一思索,就決定明天一早再出發。

在他想來,因爲這案子現在過了這麼長時間,也已經過了爭分奪秒的階段,搶時間意義不大,晚點去也沒什麼影響,而且白天行進速度還要快一點,抓緊趕路的話,也能把失去的行程彌補回來。

接完江如嫣的電話,正好下班了,陳志凡把陸虎的鑰匙還給葉詩瑜,讓葉詩瑜先回去,葉詩瑜問他有什麼事,他只是說有案子的事情,他可不敢告訴葉詩瑜說自己去看望江如嫣,不然葉詩瑜肯定不會讓他去的,在葉詩瑜眼裏,江如嫣是害了陳志凡的人,怎麼會允許他和江如嫣多接觸。

出了刑偵大隊,陳志凡在路邊水果攤買了一袋蘋果,然後打了一臺出租車,直奔江如嫣所說的第一人民醫院。

到了人民醫院,陳志凡才想起自己連她住哪個病房都不知道,現在打電話問是不可能的,以江如嫣對他的觀感,肯定說不用看望,總之是不會告訴他病房號的,剛纔在電話裏,陳志凡也是想到這茬,猶豫之下就沒問。

不過雖然不知道,但可難不倒陳志凡。

護士工作臺剛好有一名小護士在值班,他在護士工作臺前取出自己的警官證一亮,說出江如嫣的名字,說是爲了請她配合調查案子。

小護士不疑有他,何況陳志凡這個大帥哥便衣警察親和力爆表,沒什麼懷疑,乖乖的就領着陳志凡前往江如嫣的病房。

小護士在前面走着,陳志凡跟在後面,進了電梯,上了五樓,在走廊裏走了兩步,在502號病房門前停下。

病房並沒有被反鎖,一扭就開了,兩人走了進去。

病房裏,江如嫣穿着藍白相間的病號服,正在打點滴,沒插針的另一隻手也沒閒着,正聚精會神的玩手機,他們進來的時候,他用拿着手機的手,半掩着嘴,咳個不停,一看就很嚴重。

她聽到開門的動靜,擡頭一看,看見一個護士進來,還以爲是要量體溫什麼的,可馬上又看見了跟在後面的陳志凡,她眼睛睜得大大的,顯然很是驚訝。

怎麼他會過來?

江如嫣怎麼也想不通陳志凡怎麼會到這裏來,一時竟忘了說話。

陳志凡把水果放在牀邊的櫃子上,然後轉過來正對着他,也打量着她。

江如嫣在他眼裏看起來臉色蒼白,精神看起來也不是很好,而且整體上清減了些,這樣眼睛顯得更大了,有了一種病美人的儀態。

接着,陳志凡目光下移,最關心的兩個大白兔,沒有絲毫減小的樣子。

陳志凡看到她胸部和以前一樣鼓鼓囊囊的兩團,這才輕輕噓了口氣。

身體瘦了不要緊,這倆東西,一定要白白胖胖的纔好。

陳志凡又禁不住使出自己的眼角窺視法,看得不亦樂乎。

一時只覺得自己血壓有些升高,鼻血在蠢蠢欲動。

眼角窺視法果然見效,在江如嫣的視線裏,看到的卻是陳志凡在和自己對視。

她終究有些心虛,又細又彎的眉毛一皺,率先開口說道:“你怎麼會到這裏來?”

“我爲什麼不能來?”陳志凡依依不捨的把目光拔出來,下意識的回了一句。

江如嫣瞪了他一眼,沒好氣的直接說道:“我是說,我沒叫你過來!你來這裏幹什麼?”

陳志凡摸了摸鼻子,訕笑着,又看向一臉八卦的看着他們的小護士,她正給江如嫣檢查吊瓶裏的藥液是否充足,還有其他的一些事項,來都來了,自然要檢查一番的。

其實,最主要的是,在好奇心驅使下,她想看看這倆帥哥美女會發生什麼事。

陳志凡突地說道:“謝謝你,美女護士,不過我騙你了,她不是什麼案子的證人,而是我的女朋友,鬧了彆扭,可生病總不能沒人照顧不是,身爲男人,我得擔待着些,所以我就主動過來了。”

他也是看到病房裏只有江如嫣一個人,纔敢這麼胡謅。

善意的謊言,小護士並不在意,她微笑着,一臉的心領神會,然後快速檢查完畢,都沒有問題,就退出了病房。

“誰是你女朋友?!你別亂說話好不好!”江如嫣不幹了,等小護士一走,立馬反駁道。

天知道她爲什麼不在小護士在的時候反駁。

“得了,有這力氣還是留着好好的養病吧。”陳志凡給了她一個白眼,憊懶的說道。

“我用不着你操心,你日理萬機,趕緊回去吧!”江如嫣很生硬的回道。

“你就這樣和你領導說話?”陳志凡臉色一板,問道。

他真有些生氣了,我好心來看你,你非但不歡迎我,還句句在懟人,有你這樣的人嗎?

“怎麼了?你還要求我要對你強顏歡笑嗎?對不起,我做不到!”江如嫣好像壓抑了好久,現在有些爆發的趨勢。

可陳志凡不買賬,火氣一上來,直接反脣相譏:“對,你是做不到,你也就是往上面舉報我的本事了。” 「不過,以前輩你偉大的眼光來看,你覺得我們對上龍王學院,能有幾分勝算呢?」

夜冰依趕緊拉著老頭坐到帝玄胤的對面。

還親自給他倒了一杯茶,讓他消消氣。

星塵兄弟幾人也趕緊給他賠禮道歉,一會給他捏捏肩,捶捶背,敲敲腿。

虛幻老人這才滿意的哼了兩聲,隨後看向對面的帝玄胤。

「我看你和夜瑾瀾兩人的實力差不多,在比賽台上,也主要看你們兩個人的了。」

帝玄胤放下茶杯,對虛幻老人微微頜首,表示認同。

隨後,虛幻老人的視線又轉移到了夜冰依和上官雲燁他們幾人身上。

「剩下的就看你們幾人的了,你們必須要獲得勝利。」

夜冰依接過虛幻老人手中的空杯子,又給他倒了一杯茶,恭敬的道,「那不知前輩有什麼高招給我們指示呢?」

虛幻老人認真的望了她們幾個一眼,然後那腦袋居然一左一右搖了搖,表示沒招。

夜冰依幾人的臉立即刷的一黑,敢情這半天他是在玩她們呢。

虛幻老人又嘿嘿笑了兩聲,「你們別著急,聽我把話說完嘛,如今只剩下一天的時間,你們肯定是沒辦法提高自己的實力來戰勝龍王學院。

只不過呢,你們可以去找龍王借一件寶貝,龍王的那種法器叫做玲瓏空間。

那裡面的時間,十天便是外面的一天,所以你們今天去了那裡,明天出來,等於是在裡面呆到十天的時間,在外面才過了一天。

這十天的時間,你們要好好的,把握時間,提高自己的實力,便有希望贏得比賽。」

聽了虛幻老人說的話,其他人眼睛微微一亮。

夜冰依挑了挑眉,然而現在龍王和龍后根本不在這裡,他們帶著帝玄御一起去了幻龍學院。

現在也不知道是在什麼地方。

正在這時,門外突然走出來三個人。

正在龍王龍后還有她的大兒子。

「我們可以把玲瓏空間借給你們。」龍王道。

龍王說的話,瞬間讓夜冰依等人心中大喜。

貴女 「龍王大哥,龍后姐姐,你們怎麼會突然回來了?我大哥呢?黑龍呢他們現在還好么?」夜冰依起身朝著龍王龍後走了過了。

帝玄胤看到兩人,也立即起身,跟著夜冰依走了過去。

龍后笑了笑道,「放心吧,你大哥還有那條龍現在都安然無恙,他們如今正在飛龍學院里呆著呢。」

帝玄胤忍不住在後面緊追問道:「那麼我大哥在飛龍學院當中,會有危險嗎?」

「放心吧,他不但不會有危險,他還會被那裡的人當成神一樣來供奉起來。」龍后突然神秘一笑,「不過這件事情,以後有時間再慢慢跟你們說,你們不必擔心,他現在和黑龍都很好。」

聽到龍王和龍后的話,帝玄胤和夜冰依都點了點頭,對他們的話自然很是相信的。

他們兩人的一顆心也才放了下來。

龍后懷裡的一個小白球得意的朝夜冰依揮了揮爪子說道:「母夜叉,嘿嘿,這次還是我求的父皇和娘親幫你們的哦。」 夜雲澈也道:「爹爹娘親,我和小羽還有龍王爹爹龍後娘親都很想幫你們,都支持你們,你們一定要贏!」

夜冰依看了看龍后懷裡的小東西,又看了看自家兒子,心中感動的望了龍王龍后一眼,她知道他們會幫她們,都是因為自家兒子和小羽。

夜冰依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我們絕對會贏!」

又沖著雪羽笑了笑,「小羽,這次你有功勞了,我會買好吃的好好犒勞犒勞你哦。」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雪羽立即興奮地揮霍著小爪子,顯得開心不已。

那是因為夜冰依向來比較摳門,從來不捨得給它好吃的,所以它突然得到夜冰依給的好吃的,就覺得很稀有。

龍後有些嫉妒的揉揉它的腦袋,「兒子,你這麼高興,難道娘親天天給你買的那些好吃的都不好吃么?」

雪羽立即狂甩了甩腦袋,「不是這樣的娘親!」它轉了轉腦袋,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

「龍後娘親,你誤會了,小羽它不是這個意思,它的意思是說我娘親平時太摳門了,從來不捨得給我們買好吃的東西,讓我們吃。

所以娘親突然說要給小羽買東西,小羽可高興了。」夜雲澈解釋道。

「對對,沒錯。」雪羽邊聽著狂點頭。

夜冰依額頭頓時掉下一片黑線,腳下有些站不穩。

擦,這兩個小白眼狼,沒有好吃的他們怎麼長得這麼大?

眾人鬨笑一堂。

向來不苟言笑的龍王也忍不住被夜雲澈和雪羽逗得大笑出聲。

一番玩笑之後,幾人又開始分析明天的比賽。

有了虛幻老人還有龍王龍后他們的幫助,幾人信心又多了幾分。

他們又在一起研究了一些陣法,虛幻老人還說要傳教給他們一些防禦的功法。

龍王單獨和帝玄胤一個人訓練。

帝玄胤這次上場比賽的對手,就是夜瑾瀾一個人。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