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看着眼前的這四條路,李肅覺得完成不知道該選哪一條,再選之前的那一條,那一條最寬的路,感覺也不是,感覺好像也不對,當時也只是自己隨便說的,條條大路通目的地,誰知道是不是真的。

連李肅自己都覺得不靠譜,都覺得好笑,怎麼可能是路寬一點,就一定是它,又沒有什麼根據。

那到底該選哪一條,李肅在心裏問自己,因爲也沒有其他的人可以問,所以李肅只好問自己,由於這一耽擱,本來時間還算多的,可現在又變得沒剩多少時間了,再不做決定的話,那麼到時候,還沒有繼續走。

就已經又算是失敗了,這一次魔王也很坑,它沒有說明到底有多久的時間來完成這一次的任務,它就只說了,先走三百米,然後選對四條分岔路中的其中一條,然後繼續走八百米,最後會看到那個無辜的人。

再是,最後把他帶回原點就行了,聽起來好像很簡單,但其實,就單單說選路,四條路里面選擇其中的一條,按概率來講,只有四分之一的機率,百分之二十五,這算是很低了,連一半的機率都沒有。

李肅雖然現在是很着急,但也不能馬虎,也不能很着急的就隨便選一條,因爲,如果沒有選對的話,那麼第二次機會絕對又是浪費了,又是會再次失敗,這時,李肅準備用雙手搓一搓自己的臉。

好讓自己稍微清醒一點,大家都知道,人如果在很困很累很煩躁的時候,的情況下,都會有用手去搓臉的習慣,也許就是想要讓自己清醒一點吧,不要那麼衝動,要冷靜,要淡定。

但正好也是這個動作,讓李肅想到了,可能是想到了這個任務的生路,因爲他看到了自己的右手,然後又看了看那四條路,最後,看李肅臉上的表情,他可能是真的想到了什麼,明白了什麼。

四條泥巴路,一隻右手,到底生路會是什麼,路和手會有什麼關係嗎,李肅他到底想到了什麼,大家有沒有猜到李肅他到底想到了什麼,如果有朋友猜到的話,不妨說出來看看,看和李肅想到的是不是一樣的,下一章,精彩繼續。 等招呼了秦穆然,這個時候潘從鳳才注意到了葯岐的臉色,連忙道:「葯神醫,不好意思,忽略了您,您忙活了這麼久,也是累了吧,您也吃一點?」

葯岐看著潘從鳳,淡淡地搖了搖頭,說實話,他是沒有什麼胃口的,剛剛潘從鳳的表情讓葯岐覺察到了一絲的危機感。

原本他是想要牽線搭橋,將自己寶貝孫女介紹給秦穆然認識的,現在潘從鳳這個橫插一腳,算什麼事情。

「葯老,你也忙活了這麼久了,多多少少陪我吃點吧,我一個人也不好意思,我們邊吃邊聊。」

秦穆然看著葯岐,知道他想要說些什麼,笑了笑道。

「好吧!」

葯岐終究還是點了點頭,秦穆然在這裡吃飯,他自己在一旁干瞪著,也不像是那麼回事,便是坐在了秦穆然的身旁,陪著他意思吃了點。

老姐 「那你們先吃著聊著,我們出去看看。」

潘從鳳見葯岐坐下,然後沖周雨晴使了個眼色,然後笑了笑,拉著周雨晴便是出去了。

「媽,你自己出去便是了,拉我出來幹嘛?」

周雨晴有些不解地問道。

「雨晴,這你就不懂了吧!我問你,這個葯神醫和秦穆然是什麼關係?」

嬌憨寶妹俏公子 潘從鳳一雙眼睛盯著周雨晴問道。

「什麼關係?我怎麼知道?」

周雨晴表示自己很無奈地說道。

「你不知道?我怎麼感覺這個老頭子看秦穆然的目光那麼奇怪呢!」

潘從鳳聽到這個不由自主地皺起了眉頭,不得不說,女人的第六感還是很強大的,連葯岐的小心思潘從鳳竟然都能夠有所感覺。

「奇怪?媽,我倒是沒覺得葯神醫有什麼奇怪的,但是你倒是有點奇怪!」

「我奇怪?啊!原來是這樣啊!好啊!我知道了,這個老頭子的心思竟然是跟我一樣的!不行!咱們周家的女婿可不能被他葯家給搶走了,我得好好調查一下這個老頭子家的情況不可!」

潘從鳳小聲地說道。

「媽。你說什麼?」

周雨晴隱約聽到了一些,但是有不清楚是什麼,再次問道。

「啊?沒什麼!」

潘從鳳搖了搖頭,這點小事兒自己來辦就好了,不用女兒參與進來。

餐廳里,潘從鳳母女兩個走了以後,秦穆然則是不再那般地拘束。

葯岐倒是真的不太餓,就湊活著吃了幾筷子,而秦穆然真的是太餓了,毫不客氣地便是對著桌子上的菜狼吞虎咽起來。

吃的那叫一個香啊!

就他那個樣子,哪怕人不餓,看著他也感覺到飢餓了!

「葯老,你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吧。」

秦穆然一邊狼吞虎咽著,一邊看著葯岐說道。

葯岐雖然坐在這裡,可是這時不時地偷瞄自己,著實有些難受的。

「啊?」

葯岐沒有想到自己的小心思這麼容易就被秦穆然給看穿了,也是忍不住老臉一紅。

「那個,既然你這麼說了,我就不繞彎子了,剛才你治療周老將軍用的可是失傳已久的鬼門十三針?」

葯岐忍不住地問道。

「嗯!」

秦穆然點了點頭,以葯岐這樣的國醫聖手的眼界,他知道,雖然葯岐沒有見過,但是也是在醫書上面看到過,剛才自己使用出來,定然會聯想到這個。

「真的是鬼門十三針!這怎麼可能!不也是失傳了嗎?!」

得到了秦穆然的肯定,哪怕葯岐已經做好了心裡準備,還是忍不住有些震驚。

「失傳倒是失傳了,但是我師父那裡有正本啊!」

秦穆然理所當然地說道。

「正……正本……」

如果說秦穆然承認是鬼門十三針讓葯岐震驚的話,那麼此時說出的正本,更加在葯岐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一門失傳多年的中醫針灸絕學,竟然還有正本流傳於世,這要是傳出去,整個中醫界都會為之瘋狂的!

「當然!」

秦穆然淡淡地說道,彷彿是說一件很輕鬆容易的事情。

「那……那我能借來一閱嗎?」

雖然葯岐感覺自己說出這句話太過唐突,但是為了國術的傳承,他覺得自己還是應該說出來。

「給你看沒什麼問題,但是你要是想學的話,恐怕不行。」

秦穆然搖了搖頭,說道。

「莫非跟太乙神針一樣?」

葯岐知道秦穆然不是一個敝帚自珍的人,他說出這麼一句話,定然有他的道理,再想到當初自己想要一觀太乙神針的時候,秦穆然對自己說的話,葯岐瞬間聯想到。

「嗯!鬼門十三針也需要以氣運針!」

秦穆然點點頭,回道。

「這……」

葯岐真的是無奈了,又一個以氣運針的針術,難道那些失傳的針術都需要以氣運針嗎?

不過細細想來,其實也能夠想通,如果那麼好學,至於失傳嗎?

古語有言:十道九醫。意思為十個道士裡面有九個都會醫術,由此可見,其實中醫還是有些門道在其中的。

看來古代的那些個名傳千古的神醫,多多少少都有點東西的。

「葯老,等過些日子,我將鬼門十三針的針法給你看,至於你能不能從中學到點什麼,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秦穆然也不多說什麼,只顧著吃自己碗中的飯菜,道。

「好,好!」

葯岐連連點頭,有生之年能夠看到鬼門十三針的針法,哪怕學不會,都無憾了啊!

「秦小友,再過幾天寒國的棒醫團就要來夏國交流了,到時候,還請你出面吧!」

葯岐對著秦穆然,很是誠懇地邀請道。

「寒國如今就真的這麼有自信吃定我夏國年青一代的中醫了?」

秦穆然聽到這裡,不由自主地放下碗筷問道。

「哎!你是不知道如今中醫在夏國的發展情況,越來越多的人都開始選擇學習西醫,這一點從中醫院的數量就可以看出。」

葯岐想到這裡,也是無奈地嘆了一口沉重的氣。

中醫傳承千年,竟然面臨著青黃不接,後繼無人的處境,這要是傳出去,還不得被寒國的群棒子們給笑死了。

國有寶藏,卻不知珍惜,反而是一味地追求科技帶來的便捷,忽略自身的能力晉陞,真不知道,這種情況該如何改變! 秦穆然看著葯岐那悲傷的樣子,也是忍不住搖了搖頭。

確實,他是知道如今夏國的醫療行業的狀況。越來越多的人嚮往西醫,有個大病小病的也是選擇去醫院以及去藥店買個葯。

很少有人會想到傳承千年的中醫以及那藥效緩慢的中藥。

西藥治標,中藥治本。所以相比於西藥來的效果緩慢許多,但是這個卻導致了許多人覺得中藥沒有,實際上卻不知道,中藥只不過是在潛移默化之中治療病症的根本。

「葯老,你就放心吧,這一次我來了京城,除了我自己的事情要解決意外,其他的人想要謀奪屬於我夏國的東西,只能是妄想!」

秦穆然雖然說的很是輕鬆,但是葯岐卻能夠看出他眼中的那股自信與強勢!

是啊!若是其他人這麼說,葯岐可能還會猶豫,但是秦穆然這麼說了,就代表著夏國與寒國之間的年輕一代醫術交流,他必然會參加!

有他在,不亞於有一位國醫聖手出戰,那些寒國的年輕棒醫再厲害,能夠厲害的了國醫聖手?

有他這一句話在,相當於餵了葯岐一粒定心丸。

「那這一次就要拜託你了,千萬不能讓寒國的陰謀得逞!我們老祖宗傳承下來的東西不能夠再為他人做嫁衣了啊!」

葯岐言語懇切地說道。

秦穆然看著葯岐,感受到他言語之中的那個真誠,確實,端午節已經被寒國申遺成功了,為了紀念屈原而存在的端午節竟然成為了別人家的節日,這種打臉無疑很疼。

若是這一次中醫也成為了寒國的,那麼以後他們還有什麼顏面再在夏國行醫呢?如何還能夠自稱炎黃子孫呢!

「放心吧,有我呢!」

這一刻,秦穆然決定擔負起整個夏國年輕一代的中醫傳承重任,點點頭,說道。

「好!有你在,這一次,看寒國那群棒醫怎麼折騰!」

一時間,葯岐都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看秦穆然打臉寒國棒醫們的樣子了,真不知道,這一次對方氣勢洶洶而來,最後歃血而歸的樣子!

「秦小友,周老將軍的身子到底還能夠撐多久?」

雖然現在周老將軍的身體狀況看起來向著好的一面發展,但是畢竟那可是體內出現過死氣的人啊,葯岐也知道,周老爺子的壽命其實可以數的過來。

「一會兒吃完飯後再給老爺子調理下,活個三到四年沒有什麼問題。」

秦穆然吃的也差不多了,放下碗筷,擦了擦嘴巴,說道。

「三到四年?!」

葯岐再一次被秦穆然的話給震驚了,如果他說能夠再活個一兩年已經足夠的驚訝了,但是這一次竟然是三到四年,還是在他稍微調理下的情況下,這要是細心地調理,豈不是更久?

一個病入膏肓,回天無力的人,竟然就真的在秦穆然的手下起死回生了,葯岐再一次見證了秦穆然的神奇!

就在兩個人聊著的時候,周正浩幾兄弟卻是走了進來。

「秦神醫,葯神醫,多謝二位的救命之恩!」

周家三兄弟走到秦穆然和葯岐的面前,突然一起對著二人彎腰鞠躬道。

這一次,秦穆然出手,不光是救了周老爺子,更是挽救了整個周家於水火之中。

周家三兄弟,隨便一個,在外面那都是風雲人物,那都是周家說的上話的人物,現在他們誠心給秦穆然和葯岐鞠躬,可見他們心中的感激。

要知道,在整個夏國,值得他們兄弟三個一起鞠躬的,恐怕都能夠輕易地數的過來!

「呵呵,沒什麼,不用這樣!」呵秦穆然看著眼前態度轉變的周家人,心情也算是好,自從他們請自己回來以後,還算是不錯的。

「秦神醫,雖然我們都知道,你能夠答應出手救治我們家老爺子,全是看在雨晴的面子上面,但是你幫我們老爺子逼出體內的死氣,冒著這麼大的風險,我們若是不表現什麼,就真的是太過分了,所以這一點小小的心意,不成敬意。」

周正氣因為是周雨晴的父親,再考慮到這一方面的時候,周家兄弟便是覺得以周正氣這個秦穆然的未來老丈人給他比較合適。

周正氣說著便是遞給了秦穆然一張開好的支票。

秦穆然目光稍微看了眼那張支票,嘴角也是不由自主地微微顫動了一下!

不愧是京城七大家族之一的周家,這個出手,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比的傷的。

一出手就是一個億,這特么也太當錢不是錢了吧!

有錢真好!

不過再想想周家的地位,好像一個億,對他們這樣的大家族來說也不算是什麼,甚至根本就比不上剛才周老爺子給予秦穆然的那句承諾!

要知道,周老爺子那可是定海神針一般的人物,只要周老爺子不倒,整個周家就不會倒下,一個億,換周老爺子的命,怎麼看,周家都是穩賺不賠啊!

穿越空間:農門沖喜小娘子 「秦神醫,這些都是我周家的一點小意思,希望以後,我們周家能夠和你成為朋友!」

周正浩見秦穆然不接,以為他在擔心什麼,立刻解釋道。

「呵呵,周叔叔,你還是把這個支票收起來吧,我這個人,向來是只治療我想治療的人,一切講究一個緣分,而且你說的也不算全對,我給周老爺子治病,也並非都看在周雨晴的面子上。

我曾經也當過兵,而更是有幸在周老爺子所在的部隊待過,他是我們整個連的偶像!戎馬一生,開國立勛,打下這太平盛世,所以我對他也很是敬佩!」

周正氣聽到秦穆然這麼說,看著秦穆然的目光也是不一樣了,難怪自己的老婆總是打著心思地要撮合自己的寶貝女兒和秦穆然,何著這個小子真的不是一般人啊!

他看了看周正浩,見周正浩沒有什麼反應后,最終點了點頭,把支票受了起來道:「既然你叫我一聲周叔叔了,那我就收起來了!」

「好。」

秦穆然點點頭,笑了笑。

「葯神醫,這一張支票是給你的,這幾天辛苦你了。」

說完,周正氣又取出一張支票,便是要遞給一旁的葯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