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樂天大喊一聲。

唐巧和李大涵早就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對姐妹了,她們沒有疊紙人,而是折了一條紙龍……

這條龍看起來很簡陋,但是兩姐妹卻忙的滿頭大汗。

「紙龍聽我令……」

陳瑾蕭姐妹齊齊的出聲,兩個人動作一致,看起來想要驅動這條龍,所需要的力量不小。

「我的天……」

唐巧看著這條紙龍居然飄了起來,然後沖向了對面快速涌過來的打量黑色頭髮絲。

「化!」

陳瑾秀手勢一變,紙龍突然燃起了熊熊大火。

就連樂天看到這樣的場面都有些愣神,這障眼法也太華麗了吧?

一條火龍在頭髮絲的海洋中穿梭,頭髮絲被點燃了……

一股惡臭瀰漫在這墓道中。

火龍燃盡了最後的一點火焰,消失在了黑暗中,樂天快速的過去查看,他一把拿起魔偶,仔細的看了看好,魔偶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可是當他看到地上的人頭的時候。

「卧槽……大家快一點!這東西沒死……」他大吼道。

幾個人急忙沖了過來,當他們跑出這些人頭控制的範圍的時候,身後再次被堵住了,大量的頭髮絲再次快速的生長。

「我們還能出去嗎?」唐巧有點擔心。

「沒事的,這麼大的規模的古墓,不可能只有一個出入口。」陳瑾蕭安慰了一句。

唐巧還是看了看樂天,她只相信樂天的話。

樂天點點頭,唐巧這才鬆了口氣。

李大涵用手電筒照著更深處,他看著木到兩邊的壁畫。

「這難道真的是傳說中的奢比屍一族?」他喃喃低語。

樂天看了看。

到目前為止,他們看到的東西都和奢比屍可以扯得上關係,不過卻沒有看到真正的奢比屍。

「我可提醒你……奢比屍號稱十二巫祖之一!生性殘忍陰毒,如果我們真的見到了它……被殺死的幾率大於百分之九十九!」樂天低聲說道。

這樣的話他可不敢讓唐巧聽見。

李大涵看了看樂天。

「我不怕死。」他淡淡的說道。

「你特么不怕死,我這還有老婆孩子呢!」樂天惡狠狠的瞪著李大涵。

李大涵的眼神閃了一閃。

「你不要以為我看不懂你,你還不是另有目的?奢比屍是不是對你來說也很重要?」

樂天居然沒有反駁。

「我只提醒你一句,如果奢比屍真的存在,我不但要殺了奢比屍,我還要殺了你!」他看著李大涵。

李大涵微微一笑,根本不在意。

唐巧她們過來了,樂天馬上閉上了嘴巴,一行人繼續前進。

「去!」

依舊是老規矩,讓紙人探路,唐巧都有點懷疑了,她也沒看到這姐妹倆的身上有這麼多紙啊?可是這紙人疊起來好像沒完似的……

「咔嚓!」

紙人好像是撞到了什麼東西,它突然自己往後退了一步。

唐巧看著這個紙人,如果沒人告訴她,她絕對看不出來這是一個紙人,也不知道陳瑾蕭姐妹是不是在惡搞,她怎麼看這個紙人的樣子都這麼像樂天?

「咚……」

像是什麼東西移動了一下腳步,這個聲音有些熟悉。

「我靠……」樂天的手電筒照到了一個東西。

這個東西足有兩米多高,關鍵是這個東西像是活的?它居然再動。

「不會又是山峭吧?」

陳瑾蕭也在看著這個東西。

這個黑乎乎的東西很奇怪,它彷彿反正面前的之人很有興趣,緩緩的伸出手像是要抓住紙人,但是它的身體看起來不能彎曲,而且行動也頗為緩慢。

「這不會是鐵屍吧?」她懷疑的問了一句。

「這就是鐵屍……這東西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難道這座古墓和某些宗門有關?」樂天也是眉頭緊鎖。

「什麼是鐵屍啊?」唐巧急忙詢問。

「一種酷刑……將活人的身體用鐵網罩住,然後封住活人的七竅,讓他悶死!這樣人死後的靈魂也離不開他的屍體,久而久之屍體會產生大量的怨氣……這是一種製造守靈人的極其陰毒的方法!」樂天說道。 唐巧吸了口氣,她想象了一下,就有點不寒而慄的感覺。

這古代人都是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嗎?怎麼自己見到的東西不是恐怖無比就是詭異無比?

「別廢話了!這個東西據說陰邪無比……我們該怎麼做?」陳瑾蕭看起來對這個東西很緊張。

「看他的移動速度……我們衝過去估計問題不會太大。」

樂天看了看。

這個誰都看在眼裡,這應該是最實際的一個意見。

「我先來……」

樂天依舊是自告奮勇。

唐巧有些不願意了,她拉了拉樂天的衣服。

「你又不是敢死隊……憑什麼每次都是你沖在前面啊?」她小聲的嘀咕。

聲音雖然小,但是每個人都聽的清。

「要不我去吧。」李大涵走了出去。

鐵屍一直沒有抓到紙人,所以它直接一腳將紙人踩碎了,紙人突然自燃了,化成了一團灰燼一直圍著鐵屍轉圈。

這是陳瑾秀在控制的,可是這些紙灰看起來對鐵屍沒有任何作用。

「咚……咚……」

李大涵剛剛跑了兩步,他就不得不停了下來,因為鐵屍也往前走了兩步,正好站在通道的中間位置,左右大概各自有一臂多一些的距離。

人可以通過,但是極其危險……

李大涵近距離的看著鐵屍,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鐵屍居然會呼吸?

他可以看到這個鐵屍身上的鐵網在微微的蠕動,就和人的呼吸差不多。

「卧槽……這東西是活的!」李大涵驚訝的喊道。

這句話一出口,樂天第一個衝過來看了看,他看著起伏的鐵網。

「不對!這不是呼吸……這鐵屍的肚子里有東西!」樂天皺眉說道。

「鐵屍的肚子里為什麼會有東西?」

陳瑾蕭奇怪的問。

她們看多許多關於這些東西的記載,對於鐵屍這個東西,她們都算是了解,知道這個東西的身體堅硬無比,而且力大無窮,不過對於鐵屍的具體製作方法,她們不是很明白,只知道用鐵網包裹身體,然後封住五官七竅!

樂天拿出了銅匕首。

「你幹嘛?如果吃破壞了鐵屍的身體,極有可能放出它體內更可怕的存在、」陳瑾蕭提醒道。

樂天皺眉,硬闖的話,難免要和鐵屍發生衝突。

「我先走!你們跟在我後面。」他說道。

樂天一步步的靠近鐵屍,鐵屍的的身體依舊在起伏,但是卻沒有攻擊樂天的意思。

一直到樂天走到了鐵屍的身側。

鐵屍突然動了,他的頭詭異的扭轉了九十度。

「卧槽……全部屏住呼吸!」樂天大吼一聲。

這個鐵屍是在活著的時候被人封死,口中有一口生氣,一旦遇到活人的氣息,他就會被吸引過來。

鐵屍的手抓向樂天。

樂天用銅匕首狠狠的劃過去。

一溜火花出現,銅匕首居然沒有在第一時間劃破鐵屍的鐵網。

「玄鐵?」

樂天看到鐵屍手臂上被銅匕首劃出的痕迹,這種鐵的結實程度堪稱頂級,雖然比不過銅匕首的威力,但是足以擋住銅匕首的攻擊。

鐵屍猛地撲向樂天,樂天就地一滾,鐵屍一腦袋撞向古墓的牆壁。

「轟……」

牆壁直接被他撞出了一個大洞。

可是讓樂天驚詫的是,大洞的外面居然是水?巨大的水湧進墓道中。

「快跑……往前跑!」

樂天吼道。

唐巧雖然懷孕,但是兩個月的時間對她的行動根本沒有絲毫的影響,她快速的沖了過去。

鐵屍的頭在水中不斷地掙扎,他彷彿很怕水一樣。

李大涵也跑了過去。

陳瑾蕭姐妹看了看樂天。

「我們幫你?」她們問道。

「不用!給我好好的護著唐巧……」樂天搖搖頭。

其實他也是準備跑的,和鐵屍在這裡拚命,那是傻子才做的事。

鐵屍的腦袋終於從大洞裡面拔了出來,地面已經有積水了,不過看這個水流的樣子,古墓內應該有專門的排水渠,到目前為止,這些水還沒有出現淤積的情況。

鐵屍的身體不斷地發抖,樂天謹慎的退後了一步,他發現鐵屍的身體在遇到水之後就開始瓦解了。

一些地方出現了明顯的殘破,一些白色的大概大拇指粗的白色蟲子從鐵屍的裡面探出腦袋。

樂天看了一眼,靠了一句轉身就跑。

他終於知道鐵屍裡面是什麼東西了。

數百根白色的虯褫從鐵屍的體內鑽了出來,它們一直被鐵屍的體內封閉的環境禁錮著,一旦遇到了水,它們就全活了過來。

鐵網的窟窿很大,這些虯褫完全可以鑽出來,已經有不少鑽出來游進了水中。

樂天扭頭一看,不少的虯褫居然追著自己過來了,這些東西可以有神志的,樂天有點惋惜……如果將蘇紫萱的鍋蓋拿過來,憑藉地隱蛟龍的威勢,這些徒子徒孫級的虯褫根本不可能靠近自己。

樂天看到了排水渠,也看到了被一道石門擋住了幾個人。

「趕緊走啊!」他大喊道。

「石門打不開!」唐巧喊道。

樂天跑到了室門前,他看了看這道石門暗罵了一句,這石門後面要是沒有東西,他樂天兩個字就倒著寫。

「這是什麼?」李大涵也發現了快速游過來的虯褫。

這些虯褫並沒有順著排水渠的水流溜走,而是紛紛爬到了外來,它們剛剛離開了宿主的身體,正是尋找下一任宿主的好時機。

「虯褫?這麼多……」

陳瑾蕭姐妹都是認識這種東西的,不過數十條虯褫相互糾纏的場面倒是讓她們打開了眼界,可惜……如果這些虯褫要攻擊的對象不是她們的話,那就更好了。

樂天毫不猶豫的拿出了一些天寶古錢。

「逆亂陰陽!」

他將銅匕首插在地上,這些天寶古錢齊齊的立了起來,將所有人都圍在了裡面。

唐巧微微一晃身體,她體驗過逆亂陰陽的效果,所以快速的恢復過來,陳瑾蕭姐妹也在微微的愣神之後恢復了意識,兩個人驚訝的看著樂天,周圍的陰陽氣息完全感覺不到了。

這也就是說……如果她們被困在樂天的陣法里,他們的觀山指迷術有很多都會失效。

李大涵好一會都沒恢復過來,好在現在也沒有地方可取,等他度過了最初的陰陽混亂導致的五感消失之後了,他也是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樂天。 逆亂陰陽對於虯褫來說非常管用,這些白色的小蛇在眾人的身邊不斷的遊走,他們可以完全直立起自己的身體,看起來特別有靈性。

不過虯褫樂天可沒有再次培養它們的耐性了。

足足這樣耗了半個多小時,這些白色的小蛇在順著水流離開了。

「這些東西不會害人吧?」唐巧問了一句很奇怪的話。

「不好說!如果人不去惹它們,它們就不會主動害人!這些虯褫是很聰明的靈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