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墨九狸見狀眼神微微一眯,因為她發現夜阡重拿出的會長令牌,竟然跟自己的一模一樣!她看了看站在一邊的付春行等人……

付春行見狀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就連大長老和二張老兩人,也不敢抬頭看墨九狸的眼睛……

「咦?娘親,這不是跟你那個令牌一樣么?這老頭兒還說自己是什麼會長,騙人的吧!怎麼他的會長令牌跟娘親的一樣呢?那不就是說,他也只是個客卿長老么?」寶寶好奇的看著夜阡重手裡的令牌問道。

「胡說,我這分明是就會長令牌!只有每個煉丹公會的會長,才能擁有紫色的令牌!客卿長老怎麼可能擁有會長令牌呢!」夜阡重聞言怒道。

「我才沒有胡說,你這個分明跟我娘親的一樣!你看看,是不是一樣的?」寶寶說著沒等墨九狸反應過來,就直接從空間裡面把墨九狸的令牌給拿了出來。

夜阡重一看眼神狠狠的一縮,因為那小娃娃手裡的,確實是風雲城煉丹公會的令牌,而跟他的有區別的是,他的令牌背後刻著北風兩個字……

那是證明北風城煉丹公會的會長,所擁有的會長令牌……

而寶寶手裡的令牌背面刻著一個丹字,那不但代表著持有這令牌之人,是風雲城煉丹公會的會長,也是煉丹公會總會十大長老令牌之一……

如果不是因為這枚令牌,他也不會一直覬覦風雲城煉丹公會了!說到底他今日的目的,也正是這枚令牌……

因為,他不久前得到消息,風雲城煉丹公會的會長,當初離開的時候,將這枚會長令牌放在副會長的手裡了!

所以,他在煉丹等級突破之後,就趁著馴獸師大會的機會,前往了風雲城,為的就是這枚令牌啊!

卻沒想到這令牌竟然在這個女人的手裡,夜阡重看著墨九狸的眼神變了變問道:「你是誰?付春明是你什麼人?」

「你問的太多了!要是想比就快點,本姑娘的時間很珍貴!」墨九狸收起令牌冷冷的說道。

「好,我就跟你比了!如果我贏了,你手裡的令牌歸我,風雲城煉丹公會也必須歸屬我北風城!」夜阡重猶豫片刻道。

「那你輸了呢?」墨九狸問道。

「哼,我是不會輸的!如果我輸了,北風城煉丹公會,今日起就歸屬風雲城,我的令牌也交給你!」夜阡重冷笑一聲道。

「好,既然如此,那就開始吧!你想怎麼比?」墨九狸滿意的問道。

「很簡單,藥材和丹爐等全部自己準備!誰煉製出的丹藥等級高,誰最先煉製完成,誰就算贏!」夜阡重信心十足的說道。

「好,那就開始吧!」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兩人說好之後,便直接走進了煉丹公會的院中,夜阡重故意弄的全城皆知,就是想為自己提高知名度……

於是,兩人直接在煉丹公會的大院中,開始進行比試……

兩人自動選擇了兩個位置,盤膝坐在地上,墨九狸讓小書幫她隨便挑選了一些宗師級丹藥的藥材……

然後拿出天地鼎,看到墨九狸拿出一個不大的,黑了吧嘰的丹鼎,墨辰落和副會長等人的嘴角都狠狠的一抽……

一邊的夜阡重看了,更是露出諷刺的笑意道:「我說小丫頭,你要是沒有丹鼎,我可以送你一個!」

「呵呵,不必了!我們家小墨和小黑可都是有潔癖的!」墨九狸淡淡笑著道。

小墨是她給天地鼎起的名字,誰叫自家的火焰已經叫小黑了呢!天地鼎雖然身份高大上,奈何它現在的樣子實在不咋滴,黑了吧嘰的又不能叫小黑,所以她便決定叫它小墨了!跟小黑一聽就是一家的……

「哼!」夜阡重根本沒有聽懂墨九狸的意思,冷哼一聲的手一揮。一個奢華的金色丹鼎出現在他的面前……

他的丹鼎一出現,就帶著一股濃重的威壓,一看這鼎就不是凡品!

「丫頭啊,那個混蛋的丹鼎名叫金元鼎,據說已經有了鼎靈。是他們北風城煉丹公會,每一任會長使用的寶鼎!傳聞用金元鼎煉製出的丹藥,都比一般丹爐煉製出的丹藥的品質要好一點!」大長老在墨九狸耳邊提醒道。

「嗯,我知道了!」墨九狸笑著點了點頭,絲毫沒有在意。

緊接著夜阡重又打出自己的火焰,他的火焰鮮紅如火,炙熱無比,遠遠的眾人都能感覺到那火焰的溫度很高……

夜阡重挑釁的看著墨九狸,卻發現她根本就沒有在看自己。自己的丹爐和火焰,都是極品,竟然一點都沒讓她驚訝,真是沒見識……

這時,墨九狸心念一動,她家小黑非常歡樂的跳到了小墨的下面,賣力的燃燒著……

饒是之前已經看過墨九狸火焰的二張老,再次看到小黑,還是有些擔心的!其餘人在看到墨九狸,那看著隨時都會熄滅的黑色火焰時,都差點笑出聲來了……

夜阡重更是直接的笑了出來:「這就是你的火焰?你確定這東西能煉丹?我看你用這個,還不如用明火的好!」

「呵呵!」墨九狸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小書將藥材準備好之後,墨九狸心念一動,藥材便出現在她的身邊……

而另一邊夜阡重也將藥材取了出來,巧合的是,兩個人竟然都選擇了煉製同一種丹藥……

夜阡重眉頭挑了挑,他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也選擇煉製大玄丹!看起來她真的是宗師級煉丹師……

大玄丹是宗師級丹藥的一種,因為大玄丹只有宗師級煉丹師,煉製出來帶有丹紋的大玄丹才有效果!沒有丹紋的大玄丹,根本一點效果都沒有……

墨九狸看了眼夜阡重的藥材,沒有什麼表情,她早就猜到對方會煉製大玄丹,才選擇煉製跟他一樣的大玄丹的。這樣做的主要原因,就是為了等會兒讓他輸的心服口服…… 暗處的帝溟寒看到墨九狸的藥材時,眼神微微閃了閃,他要是沒看錯的話,那個女子的藥材,都是剛剛採摘沒多久的吧!可是那麼多藥材根本不可能生長在同一處地方,讓她剛好全部都在不久前採摘到,那麼……

他的眼神再次打量起墨九狸,想到之前墨九狸在他眼前,丟出一個陣盤就消失的事情,似乎是想到什麼。帝溟寒的唇角微微揚起……

這個女人,果然不簡單!帝溟寒的心裡暗暗評價著……

墨九狸總覺得暗處似乎有一雙眼睛,若有似無的落在她的身上,可是她用神識仔細的掃了一下,卻又沒有發現是誰……

奇怪了,難道暗處還有什麼高人不成?墨九狸心裡有些疑惑,她現在的修為,即便是墨家老祖幾人刻意隱藏,只要她想也能很容易的察覺到對方的位置……

可是,現在她分明感覺到有人在窺視自己,卻找不到對方的位置,不由得讓她有些警惕了起來……

看到墨九狸身體微微緊繃的樣子,帝溟寒唇角的笑意更濃了!

夜阡重鄙夷的看著墨九狸的丹爐和火焰,對自己更加的有把握了!不過,為了謹慎起見,他還是連著給自己服用了兩顆丹藥,畢竟剛才墨九狸那一掌,可是絲毫沒留情面的……

這也讓夜阡重不由得多看了墨九狸幾眼,按理說自己剛才都被震傷了,她也不應該沒事才對啊!可是,看對方的樣子,似乎絲毫沒有什麼影響……

難道,她的實力比自己還強?想到這裡夜阡重又搖了搖頭,覺得不可能!估計是這個女人剛才有什麼法寶護體,不然絕對不可能一點事情都沒有的……

墨九狸無視夜阡重的打量,開始有條不紊的將藥材按照順序,丟盡了丹爐中,動作一氣呵成,行雲流水,讓人看的有些目瞪口呆……

除了專心煉丹的夜阡重之外,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墨九狸的身上,感覺看著她煉丹,彷彿是在看一場表演一般……

將藥材剛剛煉化完成的夜阡重,似乎感覺到有些不對勁,悄悄抬頭看了看周圍的人,發現他們的目光,全部聚集在旁邊墨九狸的身上……

心裡有些不爽的看了眼墨九狸,發現她安靜的坐在那裡,看著面前的丹爐,手裡還吃個一顆靈果,那姿態悠閑的,絲毫不像是在煉丹,反倒像是無事坐在那裡休息一般……

「哼,嘩眾取寵!」夜阡重冷哼一聲道。

隨即繼續煉製自己的丹藥,他心裡已經肯定墨九狸絕對不可能是宗師級的煉丹師了,估計她根本就不會煉製什麼丹藥,在那裡故能玄虛罷了……

真以為做做樣子,就能煉製出宗師級的丹藥?真是笑話!他倒是要看看等一會兒她拿什麼跟自己比……

隨著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兩個人煉丹也接近了尾聲,天色也跟著暗了暗,傍晚的餘暉打在墨九狸的身上,她就如同一朵美麗的紅蓮坐在夕陽下,美極了……

帝溟寒看著墨九狸的眼神不由得深了深!不管這個女人是誰的,他都對她有了興趣了!這個女人,他要了……

帝溟寒心裡的想法在驚艷了他自己的同時,也泄漏了他的一絲氣息。墨九狸不動聲色的,藏在衣袖下的指尖微微一動……

一道若有似無的香氣直接而迅速的,飄向了帝溟寒和花護法所在的位置。帝溟寒微微一愣,只來得及揮袖擋住鼻尖的香氣,卻沒有顧得上身後的花護法……

「主子,我的……」花護法一句話還沒說完就昏了過去……

「笨蛋!」帝溟寒暗咒一聲,心念一動花護法的身影就消失了。

看起來下次出來的時候,要帶著白哲在身邊了,起碼那傢伙不會輕易被毒昏迷了!

再次看向墨九狸的眼神閃了閃,這個女人還真是夠狠的!出手毫不留情呢,不過,越是這樣才越有意思不是么……

墨九狸沒有想到暗處竟然有兩個人,而且自己的毒香竟然只放倒了一隻,還有一隻竟然沒事……

不過,他真以為這樣就結束了?那他真是太天真了……

墨九狸抬起頭沖著帝溟寒所在的位置,微微揚起唇角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看的帝溟寒心中一動,剛想猜測她是什麼意思的時候,小腹就傳來一股燥熱……

「靠,該死的!」

帝溟寒眼神一暗,怒瞪著墨九狸的方向片刻,身影一閃消失在原地……

「小野貓,我們還會再見的!」在帝溟寒消失以後,墨九狸的耳中傳來一道戲謔的聲音……

墨九狸微微皺眉,這聲音怎麼有些熟悉呢?好像在那裡聽過似的,可是又一時想不起來……

想不起來,她甩了甩頭便不去再想了,反正今天那個傢伙是別想好過了……

收回思緒將注意力都用在了面前的丹藥上面。這種丹藥對於她來說都是小菜一碟,幾乎閉著眼睛煉丹都不會失敗的……

而剛才她和帝溟寒之間的較量,在場的人沒有一個察覺到的。

「叮……」

隨著一聲輕響,夜阡重的丹爐內散發出一股濃郁的葯香,久久不散……

「哇,好香!果然是宗師級的煉丹師!這葯香如此濃郁!」

「是啊,是啊!真是太厲害了!這是要凝丹了吧!」

圍觀的眾人眼神又都看向了夜阡重這邊,顯然期待他可能是率先煉製成功的……

「彭!」

這時,墨九狸伸手輕輕一拍爐壁,緊接著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下,丹爐的蓋子自動打開……

「嗖嗖嗖……」

數顆丹藥從丹爐內飛了出來,墨九狸手上出現一個白色的瓷瓶,伸手對著丹藥一揮,數顆丹藥全部被她收進瓶中……

這一幕發生的太快,快的讓馬上凝丹成功的夜阡重都有些始料未及!好在他也算是有幾分本事,即便如此也沒有慌亂,依舊抓緊時間進行最後一步凝丹……

片刻后,夜阡重的丹藥也煉製完成了!收起丹藥看著一邊淡笑看著他的墨九狸,夜阡重的臉色有些不好……

不過,他對自己的丹藥非常有信心!因為他剛才根本沒有聞到墨九狸丹藥的葯香,所以,他覺得墨九狸煉製出來的,很有可能是廢丹…… “把十個大惡人的屍體放在水裏腐爛掉?”我整個人都有點不太舒服了,那樣的水,誰還敢喝?

“恩,估計屍骨還在井底…”郭勇佳面色凝重道。

馬樂早就傻眼了,呆呆的站在那。

我一想到他喝了二十幾年的腐屍水,就覺得有一種說不出的噁心…

“進村的時候,村長要我們喝這個水,我想他可能是要在我們身上留有陰氣,這樣晚上可以讓鬼控制我們,只不過被我們識破了,所以叫我們趕緊走。”郭勇佳頓了頓:“看來村長這人不簡單啊…”

我沉默了,雖然郭勇佳把事情解釋的很清楚,但是我總覺得這件事好像越來越迷糊了…

我看了四周幾眼,問馬樂說:“你家怎麼都沒有人啊?”

“我也不知道,我這纔剛出去兩天,我父母就不見了…”馬樂轉頭看着我。

“不見了?你父母不見了你不着急嗎?”我很不理解的問他。

“我剛纔問過了,我父母已經死了…”馬樂眼圈裏有些紅。

“已經死了?”郭勇佳扭頭對他道:“屍體呢?我看看是怎麼回事。”

馬樂苦笑搖頭:“屍體找不着了,我剛纔問了村裏的很多人,都只說我父母死了,而且死的不止的我父母,我發現我們村子裏一下子少了一半的人…”

一下少了一半的人?那這些人豈不是全死了?

我不可思的看着他,又轉頭望向了郭勇佳。

郭勇佳臉上快速的變化了幾下,聲音很是陰沉的說:“看樣子,徐鳳年確實來了,而且很有可以已經被他們抓住了…”

聽到郭勇佳說到徐鳳年,我怔了怔神,急聲問道。

“你怎麼知道徐鳳年來了,還被他們抓住了?”

“徐鳳年雖然是我的情敵….”郭勇佳看着我乾笑了下:“但是不得不說那鳥人性子確實剛烈,畏畏縮縮的人怎麼配當我的情敵?他肯定是知道有鬼在找他,索性直接單槍匹馬找上門,結果滅了對方一半的鬼。不過我估計他肯定也好不到哪裏去,要麼就是逃了,要麼就是已經被抓了…”

我心裏一緊,就聽見他接着說道。

“當然,我更傾向於第二種,他既然敢找上門,憑着他的不死之魂,肯定是寧死不屈被抓了…”

徐鳳年被抓了?

那他肯定是在這裏了!

我心裏頭開始高興,只要知道徐鳳年在這裏,就算被抓了,也一定可以想到辦法救他出來!

“徐鳳年是誰?他殺了這裏一半的鬼?”馬樂突然疑惑的看着我們問道。

我愣住了,心裏暗叫不好…

徐鳳年既然殺了這裏一半的鬼,那肯定也包括馬樂的父母啊!

他要是知道我們來這裏要救的人就是害死他父母的人,他會怎麼樣?

我看了看郭勇佳,發現他也在看我。

我們兩對視了幾眼,他嘆了一口氣,剛準備說話,我就搶先開口了。

“徐鳳年他是我老公。”

“你老公?”馬樂不解的看着我。

“你被鬼附身了,還被派到我們那邊對付我老公,不過卻被我們碰上了,我們沒有殺你,只是消滅了你身體裏的鬼。”我看了一眼馬樂,發現他沒有什麼情緒變化。

“你們村裏的鬼要對付我老公,所以我老公他昨晚一個人過來,可能…把你鬼上身的父母一起殺了。”

我低下頭,心裏充滿了愧疚感。

雖然我可以選擇隱瞞或者欺騙馬樂,但是我卻做不出來。

既然是徐鳳年做的,但我身爲他的妻子,我覺得我應該向馬樂解釋清楚!

我看不到馬樂臉上的表情,但我能看到他的身子在不斷顫抖。

我心裏越發的難過,畢竟死的是他的父母,論誰都不會輕易原諒害死自己父母的人吧?

“我不怪你,也不會怪你老公。”他輕聲開口。

我擡起頭,呆呆的看着他。

他眼裏滿是淚花,緩緩說道:“都是那個放鬼在我們村的傢伙,是他把我們整個村變成了這樣。”

說完,他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我只想求求你們,能幫我們村的人把鬼趕走,我不想讓我們村繼續死人了…”

“哎,起來吧,既然我們人都來了,肯定會幫你解決的。”郭勇佳扶起地上的馬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