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有那麼一瞬間,我看懂了她的惆悵,那是一種殺人殺累了,覺得無趣的惆悵。

這樣的人雖然看上去柔弱,但心底裏卻是個不折不扣的惡鬼!

我盯着她,覺得氣都快喘不上來了,但口中仍是道:“你是鍾明月嗎?”

那紅衣女子在黑暗中沉默許久,才淡淡地道:“這名字我已經很久不用了。”

我皺了皺眉,忍不住問道:“那你現在叫什麼?”

鍾明月沒有回答,而是搖了搖頭,話鋒一轉,幽幽嘆道:“上次最後的倖存者也是一對情侶,我給了他們一個選擇,讓他們互相廝殺,勝利的人可以活下去,但是他們沒有按我的要求做,選擇了共死。我很感動,於是把他們兩個帶回去,折磨了很久,最後那個男的竟然求我,讓我重新給他們一次決鬥的機會……呵呵,人類真是虛僞,那麼你們呢?要做什麼樣的選擇?”

聽到她的話,我的臉色漸漸陰沉下來,沒想到這個鍾明月即便是死都不願意給個痛快。

林素則是大聲道:“我不認爲那個男的是虛僞,或許他是不想女朋友被你折磨的太痛苦,幫她解脫。”

鍾明月笑了一下,歪了歪脖子,聲音卻依舊清晰的傳來:“強詞奪理,人類總是喜歡給他們的醜惡找一個修飾自己的藉口。”

林素啞然,覺得她根本沒法溝通,不過想想也是,她可是最初的咒怨體,心中只有怨恨這種負面情緒,思維方式也是以負面爲中心延伸的,怎麼會去考慮好的一面。

到了最後,我跟林素都不吭聲了,而是相互抱在一起,閉上眼睛,等待這死亡的降臨。

四周寂靜而無聲,彷彿迴盪在耳邊的只有劇烈的心跳聲音。

死亡的恐懼如冰冷的海水,將我們淹沒……

只是等了好久,鍾明月都沒有動靜,我心中有些奇怪,慢慢睜開眼睛,卻發現鍾明月正站在我的面前,緊緊的盯着我們,而周圍那些鬼影都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瀰漫在空氣裏的死亡氣息,也不知何時消失了。

我疑惑望着鍾明月,卻發現她臉上露出古怪的表情,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呢,就見她忽然仰天慘笑,跟瘋了似的,在笑聲末最後,卻猶如哀嚎,帶着一點嗚咽。

“哈哈!原來是這麼回事!”

鍾明月笑了好半天,才深深嘆了口氣,只不過她的態度對我們已經截然改變,一開始是冷漠,只想折磨我們的那種期待感,而現在卻是一種古怪的情緒。

還沒等我想明白,就聽到她望向林素,聲音幽幽道:“我可以放過那你們,甚至將那些被咒怨附體的人解放出來,但是你必須跟我做一個交易!”

“我同意!”林素沒有任何猶豫就答應了,甚至沒有問交易內容。

眼見如此,我張嘴就要說什麼,然而鍾明月卻根本不給我機會,紅色的衣袖一揮,她和林素就消失在我眼前,頓時空蕩蕩的屋子中只剩我一人。

我心中大急,趕忙站起身向窗外掃了一眼,卻發現院子中那成千上萬的鬼影全部消失不見!

於是,我離開了城堡,朝着樹林中跑去。

我不知道我應該去哪裏找林素,只是下意識的朝着有人的地方跑着。

當我趕到樹林中的時候,發現那些曾經被咒怨化的人們,大都昏迷在地,而有幾個人已經醒了,正眼神迷茫的望着四周,彷彿不知道曾經發生過什麼。 當衆人看到我從遠處跑過來後,皆是向我投來疑惑的目光。

對此,我也很疑惑,在城堡的時候,我和林素被無數鬼影圍住,明明已是必死之局,鍾明月話裏也表達了這個意思,可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她突然決定放過我們,還要和林素做個交易。

這讓我非常不理解,難道林素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讓鍾明月改變了想法?

就在我心中思量的時候,大家都圍了過來,七嘴八舌議論着剛纔發生的事情。

“怎麼回事,我剛纔好像瘋了一樣?”

“我也是,應該是咒怨體控制了我們,讓我們變成了那樣。”

“可是我們是怎麼清醒過來的,是吳小白殺死了咒怨體嗎?”

聽着大家議論紛紛,蘇飛走過來直視我問道:“吳小白,這是怎麼回事?”

我沉默了一下,將剛纔發生的事情跟大家說了一遍。

聽完後,大家都是一臉懵逼,顯然不知道咒怨狀態下的鐘明月爲何要放過我們,每個人都發表了自己的看法,有說是因爲林素巫族身份的,有說是修羅眼的,甚至還有人猜測林素跟鍾明月可能有什麼關係。

說到後面,各種千奇百怪的想法層出不窮,可是卻沒有一個是靠譜的。

大家瞎猜了半天,也沒猜出過所以然來,最後也就放棄了。

不過不管怎樣,這次的任務最難的一環已經過去了,現在我們只需要在西屋地下室中待到明天中午十二點就可以完成任務。

一念及此,大家都鬆了一口氣,絕望的情緒一去不復返。

之後我清點了一下人數,場中的倖存者人加上我一共有12人,分別是程智、歐陽娜、夏露露、阿銀、陳旭、趙安靈、蘇飛、白山、鄭二月、楚牧、鄭淵擇。

除此之外,地上還有八具大家熟悉的屍體:趙夢月、夏東海、李姠沁、朵一、萌萌……

他們都是在咒怨附體後被自己人殺死的,死相及其悽慘,臉上還帶着恐懼之色。

至於其他人,墨羽、李君如、蕭薔三人不知所蹤,夏天則是安靜的躺在一棵樹下,不知死活。

楚牧走過去,摸了摸夏天的鼻息,片刻之後,衝我們道:“他還活着。”

聽到他的話,大家先是鬆了一口氣,隨即臉上又都浮現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夏天的運氣真的太好了,那種情況下都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上次在恐怖校園就是這樣,他面對無數厲鬼邪魂,一覺睡到任務結束。

靈氣逼人 這次面對強大的咒怨體還是如此,難道鬼怪不殺睡覺的人嗎?

“哎,早知道我也不從夢中醒來了,後宮佳麗三千還不是美滋滋。”

“那可不一定,夏天睡覺或許沒事,但是你睡覺肯定秒死,不信你試試?”

“呵呵,還是算了,我還是更相信清醒狀態下的我。”

在大家羨慕嫉妒恨的話語中,我搖頭苦笑一聲,然後拿出手機用微信聯絡了一下墨羽和李君如。

“咒怨體的問題已經解決了,你們沒事吧?在什麼地方呢?”我打字道。

墨羽回的很快:“我們沒事,只是我跟君如之間出了些問題,需要處理一下,等會去木屋找你們。”

緋聞前妻,寵你上癮 看到這句話,我愣了一下,隨即又道:“行,不過你們小心點,咒怨體雖然解決了,但是趙曉呈和她的喪屍大軍還遊蕩在山谷中,你們最好快點過來。”

聯絡完墨羽二人後,我跟鄭二月、楚牧對視了一眼。

其中楚牧衝我道:“鍾明月既然要和林素做交易,應該不會反悔,我們先回木屋吧。”

我點了點頭,其他人也都沒有異議,於是身材最壯的白山扛起昏睡的夏天,我們就朝着木屋走去。

路上,楚牧目露微思,沉聲道:“我們都恢復正常的話,月夜迷城的人應該也沒事吧?”

我沉默了一下,道:“不清楚,不過任羽軒應該是死了,他一共被殺死兩次,第一次是比趙夢月刺穿了心臟,第二次被無數厲鬼撕成碎片,即便有重生十字架,也無法再次復活了。”

妖孽殿下要從良 旁邊的鄭二月卻是搖了搖頭,道:“不一定,你們還記得幸運兒和倒黴蛋任務的保命卷嗎?以任羽軒的智商一定可以獲得勝利,那麼他在這次任務中就可以復活兩次!”

我愣了一下,點頭道:“那倒是,那麼他可能還活着。”

聽到我們談論任羽軒,白山馬上插話道:“草!那個混蛋要是還活着,老子就宰了他,將我們耍來耍去的,說什麼都不能放過他!”

程智也點頭道:“就是,害的我差點弄死我們家娜娜,這筆賬我肯定要跟他算清楚。”

聽到他們的話,我腦中浮想起在城堡門前任羽軒捨棄自己救我們的舉動,覺得他可能有什麼理由吧。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程智跟歐陽娜卻是吵了起來。

“你別光說人家,咒怨體的效果是將陰暗面無限放大,你肯定是心中那麼想,所以纔會那麼做,”歐陽娜怒視着程智,說到後面,聲音中還隱隱泛起哭腔:“真是個死沒良心的,到現在還懷疑我。”

程智臉色一陣變化,摟住歐陽娜,焦急道:“哎呀,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我相信你啊……”

歐陽娜冷笑道:“哼,誰信你,你要這樣,我們就分手吧,反正也不信我。”

程智一聽分手,馬上就慌了,抓耳撓腮道:“別啊,我相信你,我發誓……”

看着程智那着急的模樣,我乾笑一聲,其實這事真不怪程智,我也被咒怨體附身過,理解那種感受。

就好像吸毒一樣,五迷三道的完全不知道自己該幹什麼,還特別容易亂想,想到不好的地方,還會被無限放大,認爲那就是事實,我跟林素那麼相愛的,我都懷疑她跟邢玢宇有一腿,何況程智呢。

鄭二月則是瞥了他們倆一眼,也沒有說話,只是嘴角帶着一絲莫名的笑意。

很快,我們來到了西面的木屋,當我們敲開門來到地下室的時候,赫然發現月夜迷城的十多人都在這裏,這幾人都露出了詫異的神色,有張勝,龔傑,邢玢宇,徐筱愛,還有……任羽軒!

(今天扶老人,只能更一章,明天應該補5章,對不住大家,都早點睡,明天起來看5章。) 當我們兩撥人面對面的時候,大家表情都有些奇怪,片刻之後,白山放下背上的夏天,默默走到任羽軒面前,問道:“媽的!這是怎麼回事?你給我說清楚!”

任羽軒瞥了他一眼,也沒隱瞞,將他的全部計劃全盤托出,只是說到用我們做誘餌觀察咒怨體能力的時候,白山怒不可遏,擡手就是一拳把他揍翻在地。

接着好像還不解恨,從腰間拔出一把鋸齒大獵刀,準備上去給他一刀。

邢玢宇和一個壯漢馬上反應過來,其中那名壯漢從後面抱住了白山,邢玢宇則是奪下白山的刀,然後將刀反手卡在白山的脖子上。

龍都兵王 張勝見狀趕忙衝上來抓住邢玢宇的手,制止道:“別動手,大家有話好好說。”

任羽軒慢慢從地上坐起來,抹了一下嘴角的血絲,淡淡的說道:“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在我看完鍾明月的日記後,認爲憑我們的能力根本無法對抗她,必須有一隊人當誘餌測試她的能力。”

白山聞言更是憤怒,可是在邢玢宇手中長刀的威脅下,他只能憤怒的吼道:“那爲什麼是我們當誘餌,你們怎麼不當誘餌?知不知道我們死了多少人?還有人失蹤不知道情況的。”

看到白山脹紅了臉,我微微怔了一下,這是我第一次見白山發這麼大火,甚至失去理智,以往的白山雖然脾氣不好,但畢竟是個社會大哥,還是很穩重的,絕不會二話不說就跟人拼死拼活。

細想之下,我覺得是因爲蕭薔的緣故,直到現在我們都沒有聯繫上失蹤的蕭薔,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裏,甚至沒有人知道她是死是活,這種情況下,跟蕭薔一直曖昧不清的白山,徹底爆發了。

任羽軒看了他一眼,然後將目光轉向我,依然淡淡道:“不行的,我們這隊伍做不了誘餌,只有你們隊伍可以,因爲從因果概率上來說,你們的隊伍更具備一些特質……算了,你們根本聽不懂因果概率是什麼,而且事實證明即便我們知道咒怨體的能力,還是無法奈何她,總之對於利用你們的事,我很抱歉。”

白山聲音越發冰冷起來,他狠狠說道:“你道你媽歉,我告訴你,蕭薔如果出事,我肯定殺你!”

任羽軒聞言直視着他道:“如果你要殺我,會導致我們兩方徹底決裂,最後可能會死很多人……”

“草!”白山一聽這話氣壞了,瞪着眼睛嘶吼道:“他媽你的命是命,我們的命就不是?還殺了你會死很多人,你是說你的性命很重要?爲了讓你活下去,誰都可以犧牲嗎?老子今天非要殺了你不可!”

說着,白山竟是不顧脖子上的刀刃,強行衝過去要動手。

蘇飛見狀趕忙從後面拉住他,勸道:“別這樣,現在蕭薔是死是活還不好說,我們再等等,等確認了她死亡了再說!”

說到這裏,蘇飛狠狠的瞪了任羽軒一眼,還將邢玢宇握着刀的手推了回去。

白山聞言冷靜下來,臉上的瘋狂神色漸漸鬆退,但他還是滿面猙獰的說道:“任羽軒,我不管你的命有多重要,如果到時候蕭薔回不來,我一定會不計任何代價殺了你!”

任羽軒沒有說話,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然後就轉身離開去了地下室別的房間。

邢玢宇一直很沉默,在確定白山沒有瘋狂舉動後,緩緩退後,帶着其他月夜迷城的人也退到那個房間裏,到了最後,只有張勝衝我們道:“這個事情真的對不住各位,事後我們一定會做出補償,但是我還是想解釋一下,羽軒絕對不是那種罔顧別人性命,只爲自己活下去冷血的人,他只會計算能讓所有人最大概率活下去的方法……”

說到這裏,張勝低下頭,沉默了好一會,當他再次擡起頭時,臉上帶着決然的神色,幽幽地道:“如果到了最後,大家如果沒法善了的話,請原諒我們的自私。”

說完,他最後看了蘇飛一眼,退回了那間屋子。

當月夜迷城的人全部換到別的房間後,我們面面相覷,氣氛有些沉悶。

就這麼安靜了一會,蘇飛忽然看着我和鄭二月道:“對於月夜迷城的人,你們怎麼看?”

我沒有吭聲,因爲我也很糾結,一方面我因爲被當成誘餌心中有些生氣,另一方面任羽軒在城堡門口捨棄自己保護我們,又讓我對他恨不起來,就是這樣一種複雜的心理,讓我一直沒有開口說話。

除此之外,我還對任羽軒口中的因果概率非常好奇,那到底是什麼東西?

鄭二月則是沉默了一會,聲音淡淡道:“其實除了任羽軒之外,其他的人本性並不是很壞,至少那個張勝剛纔道歉是發自肺腑的。”

蘇飛愣了一下,又問道:“那任羽軒呢?”

鄭二月沒有回答,而是深深皺起了眉頭,過了好一會,才幽幽道:“我看不懂這個人,否則也不會被他套路,但是有一點,在他身上我感覺不到任何情緒,就像機器人一樣,沒有喜怒哀樂……”

我默默看了鄭二月一眼,嘆息了聲道:“現在說這些都沒有用,還是等等蕭薔吧……”

話到這裏,我越來越糾結,心想蕭薔如果真的出了意外,我們要爲了白山和對方大打出手嗎?

我覺得這個選擇有些難,因爲我們團隊的人跟白山關係只能說一般,以前還有仇,讓我爲了他將自己團隊的人置於危險的境地,我肯定做不到。可是轉念一想,遊戲發展到現在,大家在一個羣體裏,不管他們又有點說不過去,蕭薔還對我們團隊有恩,就這麼一聲不吭看着他送死,也有點太過分了……

反覆的糾結下,我眼神掃過身後團隊的人,卻發現他們都在看我。

眼神交織間,我感受到了大家的情緒,顯然也都在考慮這個問題。

不過就在我們團隊的人猶豫不決的時候,門外忽然響起了敲門聲。

我們愣了一下,隨即白山就跑過去打開了門。

門開之後,四道人影出現在我們面前,仔細一看,赫然是墨羽、李君如、蕭薔還有一張陌生的面孔…… 看到他們後,我怔了一下,隨即就看見白山焦急的跑到蕭薔身邊,關切問她有沒有事。

蕭薔則是搖了搖頭,示意沒事,只是有些累了,想休息一會,白山趕忙將她扶進屋,坐在旁邊的沙發上,低聲聊着什麼,蘇飛也湊了過去。

另一邊我們團隊的人則是圍在墨羽和李君如旁邊,七嘴八舌問他們兩個怎麼了。

看的出來,墨羽和李君如雖然是一起回來的,可是兩人臉上都帶着一股難言的距離感。

墨羽沉默了一下,嘆息道:“你們就別問了,一點私事,過幾天就好了。”

李君如卻是冷哼一聲,走到沙發旁一個人坐着,生着悶氣,趙安靈、夏露露以及歐陽娜幾個女人見狀都趕忙跑過去安慰她,程智和陳旭則是貼在墨羽身邊,繼續追問着。

我關心了一下墨羽,就將目光轉到了最後一人臉上,然後向墨羽問道:“她是誰?”

眼前的女孩長得很漂亮,看上去二十歲出頭,留着一頭染成黃色的波波頭。

我對這個女孩一點印象都沒有,完全不知道她的身份,當然這次來山谷的二百多人中,很多我都沒見過,我猜測,她應該是小南國或是傳銷組織裏的人。

可是我記得當時地獄使者通報的時候,外面已經沒有幸存者了啊,這是怎麼回事?

墨羽還沒有說話,女孩卻是先一步自來熟介紹起自己來:“吳小白,這麼快就把人家忘了?呵呵,我可是記得當初就是你,讓旁邊那個小哥哥燒我屍體的!”

說到這裏,女孩的眼神還瞄了一眼旁邊的阿銀,眼神中流露出不開心的情緒。

聽到她的話,我愣了一下,隨即臉色一變,驚詫道:“你,你是趙曉呈!”

女孩玩味笑道:“不錯,張豪那身體我呆的不習慣,換了個美女的身體,怎麼樣,不錯吧?”

聽到她承認,我們都是嚇了一跳,她可是母體喪屍啊,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這麼想着,我們都是警惕的望着她,各自伸手去摸腰間的武器,只要她一有不對勁,就幹掉她!

看到我們如臨大敵的模樣,趙曉呈淡淡一笑,道:“你們不必如此,現在任務規則已經改變了,趙曉呈已經死了,而我是在這具身體中新生的,雖然我的靈魂還是趙曉呈,但嚴格意義上,我的身份已經變成了於夢彤,也就是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小南國的頭牌妓師,嘻嘻。”

我眉頭一皺,疑惑道:“什麼意思,什麼叫任務規則改了,你的身份變化了?”

趙曉呈明眸流轉,眼波如水一般在我身上打了個轉,淡笑道:“能有什麼意思,就是母體喪屍趙曉呈已經死了,而我是作爲於夢彤的倖存者身份活下來的,換句話說,這次的任務已經結束了,我不需要再轉化你們,因爲我是人類身份,而你們也不需要擔心我,只要在這裏待到明天中午十二點就可以回去了。”

聽到她的話,我愣了一下,眼神中滿滿都是不信任,程智和陳旭也是如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