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秦巖走進安國城內,發現安國城現在變成樹人的天下,一個個樹人士兵行走在安國城內,他們有說有笑,完全將這裏當成了自己的家。

不一會兒,秦巖來到了安國府門外。

安國府也有人在把守,不過秦巖沒有從大門進,而是繞到安國府的一堵牆下,一躍而起跳入了安國府內。

秦巖對安國府非常熟悉,不一會兒就來到了正廳旁邊。

隔着花園秦巖看到仙皇和卞良虎,以及幾個樹人將軍坐在大廳內。

仙皇正在部署兵力:“格爾頓將軍,你帶領一萬士兵去建安城,查爾蒙將軍,你帶領一萬士兵去南陽城。”

“遵命!”這兩位樹人將軍站起來恭敬的對仙皇說。

仙皇點了點頭,示意他們兩人坐下。

“仙皇,那我們去進攻王城嗎?”卞良虎好奇的問。

建安城、安國城和南陽城都是侯爺所在的城池,現在安國城已經落在了他們的手中,卞良虎覺得他們如果攻打其他城池,首選的就是王城了。

仙皇搖了搖頭:“不,我們就坐在這裏等着,我相信秦巖肯定回來找我們,而且是一個人,只要殺了秦巖,人族就會羣龍無首,到時候我們樹人一族就可以統治整個人族世界了。”

“秦巖沒有那麼笨吧,他怎麼可能單槍匹馬的來送死。”卞良虎覺得不可能。

“你之前天天和秦巖在一起,居然還摸不透秦巖的習性,真是可憐。”仙皇不屑一顧的說,有點看不起卞良虎。

現在卞良虎和仙皇雖然是同一條戰線上的人,但是之前卞良虎可是秦巖手下的一員干將,曾經多次和仙皇交戰。

仙皇直到現在都十分仇視他。

卞良虎心中雖然有些惱怒,但是卻不敢說什麼。他畢竟和仙皇實力相差太大,不是仙皇的對手。

“你說我說的對不對,秦巖?”仙皇突然擡起頭向秦巖藏身的位置看去,他目光犀利如刀。 聽到仙皇的話,看到仙皇向自己這裏望來,秦岩心中爲之一驚。莫非他知道我來了?

卞良虎等人詫異不已,不明白仙皇爲什麼會這樣說。

“秦巖,你出來吧!我知道你就躲在外面。”仙皇從椅子上站起來,眯起眼睛看着秦巖所在的地方。

既然已經被發現了,秦巖覺得沒有必要再躲下去了,他從花園後面慢悠悠的走了出來。

格爾頓和查爾蒙飛身而起,分別落在了秦巖的左右兩邊,呈夾擊之勢將秦巖圍住。

“你是怎麼發現我的?”秦巖笑着問,同時看着仙皇。

“你不是已經聽到了嗎?我在這裏爲你佈下了一個陣法,只要你一進入這個陣法,我就能感應到。”

秦巖恍然大悟,直到此刻才明白自己爲什麼被發現了。

“給我拿下他!”仙皇對着身邊的人大聲說。

情陷於諾,總裁的兼職太太 格爾頓和查爾蒙立即伸手向秦巖抓去。

他們的手指上長出一根根樹枝,這些樹枝交叉纏繞,形成了一張網,將秦巖網在裏面。

與此同時,卞良虎也飛身而起握着長槍向秦巖胸口刺去。

“砰”的一聲,槍尖刺在了秦巖的胸口上,但是並沒有刺傷秦巖,相反,卞良虎的長槍卻被折斷了。

“卞良虎,你什麼時候歸順了樹人一族?”秦巖看到卞良虎,有些寒心。

一直以來,秦巖對卞良虎給予了非常高的希望,而且在卞良虎的身上注入了很多心血,希望卞良虎能稱爲自己的左膀右臂,但是秦巖沒有想到卞良虎卻背叛了他,這令秦巖十分心痛。

卞良虎沒有回答秦巖的話,再次大喝一聲,揮掌向秦巖當頭砸下。

秦巖大喝一聲,念動咒語,身上立即燃起了熾烈的火焰,這些火焰眨眼間將罩住他的樹枝全部燒燬。

格爾頓和查爾蒙當即淒厲的慘叫起來,“噔噔噔”的接連向後退了三步。

他們兩個只有天仙后期的實力,根本不是秦巖的對手。

秦巖伸出手一把抓住卞良虎的手腕,“砰”的一聲將他摔在地上。

只聽見“啊”的一聲慘叫,卞良虎就昏過去了。

“仙皇,你的這些手下實在是太差了,連一招都接不住。”

“這很正常吧!”仙皇一邊說一邊飛身而起,揮掌向秦巖拍去。

秦巖同樣揮掌向仙皇拍去。

“砰”的一聲,兩個人對了一掌。

在對掌的剎那間,仙皇悄悄的給秦巖傳音:“幫我殺了那兩個雜碎,我保你不死!”

仙皇話音剛落,兩個人同時向後退開。

仙皇向後退了十幾米的距離,秦巖也同樣向後退了十幾米的距離。

秦巖驚訝無比的看着仙皇,因爲仙皇的實力在短時間內提升了一大截,他記得仙皇失蹤的時候還不是他的對手,可是現在仙皇居然可以和他打個平手。

原來仙皇投靠了樹人一族後,樹族祭司爲仙皇改變了體質,使得仙皇的實力提升了一大截。

同時秦巖也驚訝於仙皇剛纔說的話。他明明和樹人是一夥的,爲什麼要讓他殺格爾頓和查爾蒙。

“你們給我上!”仙皇再次給格爾頓和查爾蒙下令。

剛纔他們兩個還信心滿滿,但是被秦巖的符火燒過後,兩人已經變成了驚弓之鳥,膽怯的看着秦巖,有些不敢動手。

“愣着幹什麼?和我一起上!”仙皇一邊說一邊揮掌向秦巖拍去。

欺負仇人的女兒難道有錯嗎 看到仙皇動手了,他們兩個也對視了一眼,向秦巖發起了攻擊。

秦巖身形一閃,消失在原地。

等他再出現的時候,來到了格爾頓的身邊,秦巖一把抓住格爾頓的肩膀,將他的整條肩膀都卸了下來。

綠色的汁液“噗”的一聲從斷裂處冒了出來。

囧神養成記 這綠色的汁液就是他們樹人的血液。

格爾頓淒厲的大聲慘叫起來,同時向後接連退了兩步。

秦巖一步跨出,用手扣住格爾頓的脖子,只聽見“咔嚓”一聲,將格爾頓的脖子折成兩段。

格爾頓當即氣絕身亡,變成了一棵乾枯的樹木。

看到這一幕,查爾蒙嚇得心驚膽戰,他萬萬沒有想到秦巖這麼兇殘,更沒有想到就連仙皇都不是秦巖的對手。

其實仙皇並沒有阻攔秦巖,如果他想阻攔秦巖,絕對可以將格爾頓救下。

殺掉了格爾頓,秦巖轉過頭向查爾蒙望去。

看到秦巖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查爾蒙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他立即向後退了一步,將半個身子躲在了仙皇的身後。

仙皇裝出暴怒無比的樣子,憤怒的大聲嘶吼起來:“秦巖,你太張狂了,居然敢殺了我的大將軍,我要殺了你!”

說罷,仙皇飛身而起猶如蒼鷹般向秦巖撲去。

秦巖身形一閃,從仙皇腋下一閃而過,直奔查爾蒙。

查爾蒙原本以爲仙皇可以擋住秦巖,卻沒有想到秦巖居然從仙皇身邊閃過向他殺來。

查爾蒙嚇得向後急退,同時念動咒語伸出手掌向秦巖拍去。

他的手掌在瞬間幻化成一柄巨大的錘子。

如果一般人被這把錘子砸中,肯定會魂飛魄散,但是秦巖根本無動於衷,伸出左手抓住急速下落的錘子,同時向後拉去。

查爾蒙被拉的飄到了秦巖的身邊,秦巖攥緊右拳,“砰”的一聲打在查爾蒙的胸口上。

秦巖的拳頭就像鋒利的尖刀,刺穿查爾蒙的胸口,從查爾蒙的背後穿出。

綠色的汁液順着傷口從查爾蒙的體內流出。

查爾蒙低下頭難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胸口,然後雙眼一閉就此魂飛魄散。

查爾蒙死後也變成了一棵乾枯的樹木。

秦巖從樹木上將手抽出來,然後轉過頭向仙皇看去。

仙皇非常滿意秦巖的表現,他翹起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不過仙皇緊接着沉下臉,語氣陰森的說:“秦巖,你居然敢殺我兩員大將,我殺了你!”

說罷,仙皇念動咒語對着虛空接連點去。

被仙皇佈下的防護陣立即閃現出來,陣中長出了一根又一根常春藤。

這些常春藤就像蛇一樣,搖曳着身姿對準了秦巖,並且發出“咯咯咯”的笑聲。 秦巖知道仙皇這是要真的要對他動手了:“你這陣法挺有意思啊!”

仙皇哈哈大笑起來:“這是我們樹人一族的天仙級陣法,自然是厲害無比。秦巖,你今天能死在這裏,那是你的榮幸。”

“起!”隨着仙皇一聲大吼,陣中的常春藤每三根纏繞在一起,那樣子就像在編麻花一樣。

這些纏成麻花的常春藤比剛纔更具有攻擊力,他們的頭就像是蛇頭一樣,在半空中不停的搖晃着,似乎在尋找進攻的最佳時機。

看到自己前後左右全是這種纏繞在一起的常春藤,秦巖警惕的眯起了眼睛。

“殺!”隨着仙皇一聲令下,這些常春藤就像毒蛇,瘋了一樣向秦巖捲去。

秦巖大喝一聲,念動咒語在自己身邊召喚出無數根魂鏈,這些魂鏈紛紛捲住了常春藤。

剎那間魂鏈和常春藤扭打在一起,就像兩條蛇在扭打一樣。

有的常春藤被魂鏈扯斷了,有的魂鏈被常春藤扯斷,他們發出“啪啪啪”的聲音。

仙皇看到這樣無法在短時間內殺了秦巖,他再次念動咒語驅動大陣攻擊秦巖。

大陣的上空開出了一朵朵鮮豔至極的花朵,這些花朵張開花瓣,吐出一股股汁液。

這些汁液有紅色的,有藍色的,也有黑色的和白色的。

無論是哪種顏色的汁液都具有極強的腐蝕性,一旦落到魂鏈上面,就會將魂鏈全部腐蝕斷。

秦巖看到這一幕,當即祭出千年桃木劍,向半空中扔去。

桃木劍“嗖嗖嗖”的向花朵們斬去,釋放出一道道劍芒。

這些劍芒將陣法上的花朵全部斬落。

“不錯啊!你的實力進步了不少。”仙皇一邊說一邊飛身而起向秦巖攻去,阻止秦巖驅動千年桃木劍。

當仙皇飛到秦巖身邊的時候,他壓低聲音在秦巖的耳邊說:“東南角是生門,你逃走吧!”

“砰”的一聲,仙皇和秦巖對了一掌。

秦巖趁機向東南角生門退去,同時念動咒語打開了陰陽鬼瞳。

他怕仙皇騙他,所以想用陰陽鬼瞳看看陣法的東南角是不是生門。

令秦巖想不到的是,陣法的東南角的確是生門。

奇怪?仙皇爲什麼接連幫我?秦巖有些搞不明白,不過他現在不想將太多的時間浪費這個問題上,他現在只想快速逃出陣法。

“轟”的一聲,秦巖一掌拍在陣法的東南角上。

“咔嚓”一聲,陣法的東南角裂開了一道道裂紋。

秦巖伸出雙手抓住裂紋,“呲啦”一聲將陣法的防護罩扯開,然後一躍而出,逃出了樹人族的陣法。

“秦巖,你哪裏逃!”仙皇裝出勃然大怒的樣子,飛身而起向秦巖追去。

秦巖沒有理會仙皇,一路疾馳離開了安國城。

來到安國城外,秦巖脫掉了身上的魂皮,他站在原地靜靜的等候着仙皇。

他知道仙皇肯定會來。

果不其然,片刻後秦巖看到仙皇從遠處飛馳而來,然後就像柳絮般輕飄飄的落在了自己面前。

不等秦巖說話,仙皇先開口了:“你是不是很奇怪我爲什麼要幫你?”

秦巖點了點頭,他的確非常奇怪仙皇爲什麼要幫他。

剛纔仙皇雖然不幫他,他也能逃出來,但是肯定會花費不少的力氣。

“我堂堂仙皇,居然被別人逼迫成了奴僕,你覺得我是不是很丟臉?很沒有尊嚴?”仙皇咬牙切齒的說。

聽到仙皇的話,秦巖終於明白仙皇爲什麼要幫他了。

“難怪你從禁地出來的時候,沒有追擊九窈他們,原來你是不想殺他們,對不對?”

“沒有錯,我恨樹人族,他們把我變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我要報復他們,我要殺光他們。”說到最後,仙皇幾乎是咆哮出來的。

由此可知,仙皇是多麼的憤恨樹人。

“你找我是不是想和我商量怎麼一起對付樹人一族?”秦巖一下就猜到了仙皇的想法。

仙皇哈哈大笑起來:“秦巖,你果然聰明,一下就猜到了我的意圖。沒有錯,我想和你合作,一起滅掉樹人族。”

秦巖點了點頭:“怎麼滅?”

“我會派兵去攻打建安城和南陽城,你就派兵在半路埋伏他們,這是我們的行軍路線。”仙皇一邊說一邊從懷裏拿出一張紙,丟給了秦巖。

秦巖接到紙看了一眼,然後好奇的問:“你爲什麼不破除你和樹人一族的契約?你現在可是天仙巔峯的實力。”

“我在禁地內躲了一個多月,樹人的氣息早就融進我的四肢百骸與我的三魂七魄,我根本無法破解,更何況我只要開始破解,我體內的種子就會在我的身上長出無數根莖,那種痛苦不是你能理解的。”

仙皇現在就是一個傀儡,是一個被樹人族控制起來對付人族的傀儡,他的命不由他來支配。

不知道爲什麼,看到仙皇的模樣,秦巖開始有些同情他了。

以前秦巖看到仙皇恨不能殺了他。

“好,那我們一言爲定。”秦巖拿着紙轉過身走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