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內門弟子比試大會,孟闊徹底火了。聽聞內門諸多長老已經開始搶人。爲了爭奪孟闊,有幾位長老差點大打出手。

費澤那邊變得熱鬧起來,而林雲天這邊顯得冷冷清清。林雲天一直眉頭緊鎖,心情非常沉重。

人逢喜事精神爽,夜色時分。費澤來到了林雲天所在的院子。故意放大聲音道:“林長老,近來可好啊。”

林雲天擡頭一看,來的卻是自己最不想見的人。他道:“哪裏有你好。九重天的天才都讓你發現了,你怎麼發現的?”

“人品問題,風水輪流轉,外門弟子第一人的頭銜被你戴了幾十年,現在也該輪到我了。”費澤由始至終都露着得意笑容。

“那也不見得,孟闊確實很厲害。就算他拿了第一又怎麼樣?十個名額還有九個。這九個名額之中,我只要拿其中六個就算贏。”林雲天強壯鎮定。

“我今日來是好心告訴你,我手裏還有一個很厲害的弟子。今年的十個名額,你可能只會拿到一個吧,就那個叫林恆的勉強夠格。”

費澤說完哈哈大笑離去。 鬥珠 寅時,殘月如鉤,夜靜無波瀾。

林青收起包袱偷偷溜出了院子,然後慌忙下山。走到孤山山腳,他看着山腰處的孤月城,看着矗立在孤山上面的巨劍,露出了不捨和憤怒。

“林楓,今日被你逼出孤月城,這個仇不報,誓死不休。”

林青說完便擡步離去,神色有些匆忙。此時的林青,雙手綁着白色繃帶,看起來有些落魄。

“林青,匆匆忙忙趕去哪裏啊?”

隨着一聲冷哼,一個身着灰色粗布衣的少年出現,正是林楓。林楓擋住了林青去路冷道:“這麼快就想着逃命?你以爲你逃得了嗎?”

林青看着林楓露出了恐懼之色,他顫抖道:“你……怎麼知道我要逃走了,比試纔剛剛開始。”

“自從演武場看到你,我的目光便沒有離開你一分。你去了哪裏,我便跟蹤到哪裏。上天有眼,昔日的仇恨,今日可以報個一二了。”

林楓說完之後並不打算多費口舌,揮舞着拳頭朝林青擊去。

林青立即雙膝跪地求饒道:“林楓,說什麼我們也是同族之人,自小一起長大。以前都是我的錯,我罪該萬死,求你大人不記小人過饒我一命吧。”

“既然你知道自己罪該萬死,那就不用活着了,早死早投胎,下輩子做一個好人吧。”

林楓的拳頭帶着強勁拳風擊向了林青的頭部,林青惶恐地展開全部修爲抵達。隨着砰……一聲巨響,林楓的拳頭打在林青綁着綁帶的雙手之上。

林青的雙手立即血肉模糊,兩隻胳膊徹底殘廢。

林楓殺氣正濃,猛地擡起一腳,踢向林青的胸口。林青無力抵達,受到一腳重擊之後,整個胸腔的骨骼全部碎裂,整個人直直飛了出去。

林青落地之後,看到身旁有一個小黑洞。他想都不想,忍住體內劇痛一個翻身,墜入山洞之內。

“林楓,就算我化作厲鬼也不會放過你。”

山洞之中,林青的聲音不斷迴響,聲音漸漸縮小不可聞。

林楓快步走到山洞洞口,看向山洞。這個洞口很小,剛剛容一人落下。洞內漆黑一片,無法看到洞底。林楓撿起一個石頭扔了進去。

叮叮噹噹……

石頭在山洞壁間來回撞擊,一直沒有聽到落底之聲。最後叮噹之聲微弱不可聞。

“這山洞好深,林青受了重傷已經是必死之軀,現在從這麼深的地方墜落下去,應該必死無疑。而我,下去一探有些不值。”

林楓決定之後轉身離去,消失於夜色之中。今日大仇得報一二,林楓心情舒暢了不少。

比試大會繼續進行。也不知道是他人的運氣好,還是妙妙的運氣好,她一直輪空,至今還沒有上場。

又比試了一日,林楓出場一次,對戰四重天修者獲勝。他的獲勝有些令人驚豔,但是仍然沒有令太多人重視。幾乎所有人認爲他已經到了極限,面對五重天修者必敗。

這一日決出了前十名。林姓子弟入前十的有林恆,林楓,林妙妙三人。而費澤長老手下也有三人入選,其餘四個名次被另外長老帶領的弟子搶奪。

林雲天臉色陰沉,心情非常沉重。他看着夜色自語:“林楓的表現令人意外,可畢竟只有二重天境界,若是面對五重天強者只能一敗。”

“我最大的敵手就是費澤。孟闊九重天境界,還有那個叫沈玉門的弟子六重天境界。孟闊無人可敵,誰碰到他只能一敗。明天的抽籤命運決定一切。除了那兩人之外,其他之人都是四重天境界,不足爲慮。只要我弟子三人沒有遇到孟闊和沈玉門,便必然可以進入前五。然後三對一,誰輸誰勝就不一定了。”

看清了局勢之後,林雲天對着明月祈禱,希望明天的抽籤可以好運。

內門弟子比試大會進入到決賽階段。演武場重新擺擂,只留下一個場地。十個人之中,任誰都可以成爲內門弟子了,但是最終的名次決定着他們的價值。

首先抽籤,林雲天抽籤的時候手指顫抖,內心再次祈禱。而費澤則是一臉得意,好似勝券在握。

抽籤結果知曉,對於林雲天來說喜憂參半。

林恆對決沈玉門,這是林雲天最不想碰到的結果之一。而林楓和林妙妙都抽中了四重天弟子,這到讓林雲天有些安慰。

“還好沒有抽到那個孟闊啊。如果林楓的籤和林恆換一下那就太好了。以這種情況看來,林恆不敵沈玉門的話,以林楓和林妙妙兩人進入前五名對決孟闊和沈玉門,勝算太少了。”林雲天唏噓不已,心情一直很沉重。

“第一局,林恆對決沈玉門。”

主事長老開嗓,宣佈今日的比試拉開了序幕。演武場上的人更多了,即將上場的十位弟子都是內門弟子,本身就已經讓人羨慕。

聽到點名,兩道早已準備好的身影飛身進入演武場中的擂臺。雙方彼此互望,雙眼之中冒着勝利的*。特別是林恆,以弱敵強,勝算不多,但他倍加珍惜這樣的機會。以強勝強不算什麼,只有以弱勝強,才能一鳴驚人證明自己的天資驚人。

林恆擅於鷹爪類功法,在身法之上佔據上風。沈玉門修煉土系功法,性格也是沉穩內斂,在自身元氣修爲上佔據上風。

自從比試剛剛開始,林恆便是化爲一道青影,不斷的在對手周身閃掠,如雄鷹擊空。藉助着敏捷之利,雙爪刁鑽的直指對方周身要害。 美味攻略 不過他的攻擊雖然凌厲,可對手也並非庸人,甚至在修爲之上勝過林恆。他身體如磐石,屹立於擂臺之上。憑藉着體內那雄渾地的元氣,和以抵禦能力著稱的土系功法苦苦堅持。

大致看來,沈玉門節節敗退。但若是仔細查看的話,便是能夠發現他雖看似落着下風,可卻是將對方所有凌厲攻擊,都根本沒有觸及到沈玉門的要害。

場中一攻一防的狠厲戰鬥,將廣場上大部分眼球都是吸引了過去。內門比試大會進行到現在,這算得上最爲激烈的比試。一道道吆喝的助威聲,不斷的匯聚到擂臺之上,最後竟然如雷聲一般,在演武場上空響徹不休。

“那個沈玉門是六重天境界嗎?防禦能力倒是過人,可怎麼看起來沒有還手之力啊?“

“確實如此。反而那個林恆倒更像六重天境界。“

演武場下,內門弟子或外門弟子討論不休,聲音不絕於耳。

林楓和妙妙同樣認真地看着這場比試。妙妙看向林楓問道:林楓,你覺得誰勝算更大?“

林楓看着臺上的局勢思忖道:“林恆一開始便走錯路了。目前看來,林恆雖然看似攻擊兇猛,可這般長久下去,體內元氣終將無法支撐。雖然他先前取得的勝利都是如此做法,但是他的對手比他的修爲低或者同級,尚能賭博一戰。可是面對高於自己修爲的對手,這種方法便如飲鴆止渴,除非他的功法強於沈玉門。反觀沈玉門,自開打以來,腳步都未曾有過太大移動,並且每次與對方攻擊相接觸,腳掌便是會有些細微擺動,那是在將林恆的擊出的元氣御到地下。雖然這卸力之法有些笨拙,不過卻依然是能夠節省下來許多不必要的元氣。所以,若是林恆驚人的攻擊功法,恐怕再出三十來回合,攻擊便是會逐漸減弱,直到最後的落敗。”

林妙妙聽完這話笑了,她道:“林楓,你分析的頭頭是道,果然聰明。”

“你這是誇我嗎?”林楓笑了一下道:“我不是你,修爲逆天。我的對手都是境界比我強的人。我如果不積累戰鬥經驗想要獲勝就難上加難。”

在林楓和妙妙交談之際,場中膠着的戰況終於有所改變。林恆久攻不下,體內元氣所剩不多。他終於意識到即將到來的麻煩。所以,在最後一陣猛烈狂攻之後,他終於是打算減緩攻擊速度。可是這樣的舉動爲時已晚。

果不其然,就在林恆速度縮減之時,那一直猶如烏龜般龜縮不動的沈玉門,卻是陡然發力,打出一記與土系的防禦天性截然不同的凌厲功法,一掌便是將對方震得連退了十幾步。

林恆受到重擊之後,體內元氣徹底乾枯,無力抵抗。他步步後退,每退一步,一口鮮血噴出,竟然是直接失去了戰鬥力。

“不動如山,動如雷霆,一招敗敵。”

林楓心中讚歎。沈玉門果然是一個勁敵。本來就在修爲之上勝過林恆,卻以逸待勞,等到尋出機會,一舉重擊出手定乾坤。這樣的隱忍之力,若是自己碰到弱於自己的對手,也不一定可以做到。

重生暖婚,裴少寵妻要上天 “沈玉門的心思太深,妙妙,你若是對上他,可要小心了。“林楓提醒道。

妙妙冷哼了一聲道:“我可看不慣這樣的人。明明可以直接出手獲勝,卻是扮弱,讓他人心生希望然後滅了他的希望。如此好似逆轉的比試,才顯得他的不凡。加深他在長老心中的印象。可內門長老,一個個活了一把年紀,又怎麼看不出這些把戲?小心聰明反被聰明誤。若是遇上我,可不給他好果子吃。“

演武場的擂臺之上,主事宣佈了結果之後,心情截然不同的兩人退出了場地。而下一輪比賽,則是緊鑼密鼓的緊接而上。

“下一場林妙妙對決張蘭。“主事長老宣佈道。

“林妙妙是誰?沒有聽過啊?“

“她就是那個一直輪空的人,竟然輪空入了前十,這運氣逆天了啊。“

“啊? 快穿之夢中行 還有這樣的人?此次的內門弟子比試大會太烏龍了吧。“

林楓聽到衆人的議論之聲不自覺露出了笑意,他道:“終於等到你上場了,可別出手太重,把所有人的下巴驚掉了。“

“我有這麼厲害嗎?我怎麼不知道。“妙妙說完,帶着甜甜笑意飛上擂臺。

(我們的妙妙出場,一定好好寫下一章,求推薦求收藏啊) 一道藍色身影飛身落入演武場擂臺之上,正是張蘭。他是凌長老選來弟子,四重天境界。也是凌長老選中弟子之中唯一入選前十的人。

隨後,紫色身影翩翩飛舞,落入擂臺之上。

“哇,是一個女的。十大弟子,終於出現了一個女的了。”

“讓我看看長得如何。”

作爲十大弟子之中唯一女子,妙妙吸引了無數眼光。只見她身着紫色裙裝,盡顯曼妙身段。細眉雪膚,相貌精緻美麗,一雙明亮的大眼睛極是靈動,令人眼前一亮。

她微微抿脣,臉蛋之上露出兩個淺淺酒窩,展現出活潑靈動的一面。她似笑非笑,眉宇之間透着一股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氣質。

“媽媽呀,還是一個絕色美女。”

“美得這麼精緻,怎麼捨得下手啊。”

“……”

張蘭看着眼前的林妙妙微微有些醉了,這樣的絕世女子可是頭一次見到,宛如仙女下凡。

“張蘭,別亂了心智。”一旁的凌長老喝道,作爲唯一入選的弟子,凌長老十分看重。若是擊敗了這個什麼林妙妙入了前五名,那就破了凌長老選入弟子記錄了。

張蘭努力擺擺頭清醒過來,他雙手抱拳客氣道:“在下張蘭,還請林師妹手下留情。”

林妙妙笑着回道:“你若是稱呼我師姐,或許能饒你一回。可惜啊,你一開口就錯了。”

聽到這話,張蘭面露不快之色。自己看到她一介女流,好心客套幾句,卻被她如此輕視。張蘭道:“你是女的,我讓你先出手。”

“我若先出手那你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了,你想清楚了?”林妙妙善意提醒。

張蘭心中不快更濃,他不耐煩道:“那我便不客氣了。”

說完之後,張蘭出手,但是考慮到對方是一個柔弱女子,又是靠着運氣被選上來的。如果出手太重,恐怕不被內門長老看重。

妙妙靜靜地看着張蘭攻來,知道他並未全力出手,她忍不住發出一聲嘆息。

隨着這一聲嘆氣,妙妙出手了。她簡簡單單地推出了右手,展開的便是她所掌握最爲厲害的功法怒龍拳。

妙妙施展的怒龍拳和林楓在兇獸森林之內施展的怒龍拳爲同樣的功法,但是表現出來的效果截然不同。

林楓施展的怒龍拳剛烈霸氣,而妙妙施展的怒龍拳如若游龍出海迅遊。

微微龍吟之聲響起,然後隨着砰一聲悶響,張蘭還未靠近妙妙便被一股恐怖元氣擊中,整個人直接倒飛出去,跌倒了擂臺之外。

妙妙出手保留了太多,是以張蘭倒是沒有受多大的傷。但是離開了擂臺便是輸。

張蘭看着自己,又看向演武場擂臺露出了不解之色,根本不知道剛纔怎麼回事。如果是被對方擊出擂臺,那自己又怎麼沒有受傷呢?

雖然有些想不通,但是他覺得是有蹊蹺,便道:“我不服。”

主事長老看得真切,忍不住看向妙妙露出了驚歎得讚許之色。他並未看向張蘭而是直接宣佈:“林妙妙勝。”

“這個女娃不錯。”從未言語的內門長老第一次開口。

“去問問這個女娃是誰選來的,我今晚去拜訪一下。”另一位長老吩咐身旁弟子道。

“這比試結果還沒有出來呢,你們就着急了?等她和孟闊打完再說吧。”身着白色道袍的內門長老道。

“我不服,我要重新再戰一場。我剛纔沒有出全力被她暗算。她這是暗算……她……她卑鄙……”張蘭越說越氣,有些語無倫次起來。

“瞎嚷嚷什麼,誰尋來的弟子?這麼不懂規矩?”主事長老嚴厲問道。

“長老莫怪,我這就讓他下來”,凌長老立即走向張蘭,想要將他拉下來。

“長老她使詐……我不服……”張蘭一臉不平,覺得林妙妙投機取巧。

林楓看着這一切,露出了玩味笑意,他輕聲道:“敢說妙妙卑鄙?這小子要倒黴了。”

林楓話音剛落,擂臺之上的妙妙發話了:“主事長老,我請求讓他回來重新一戰。”

“有必要嗎?”主事長老問道。

妙妙點點頭道:“內門弟子選拔乃孤月城一大盛事,我本身就是靠着運氣晉級的。若不讓他們輸的心服口服,恐落人口實,認爲我們處事不公。”

“倒有些道理,允了。”主事長老說完退了下去,讓出了場地。

“很好。”

張蘭再次走上擂臺,這個時候,他再也沒有把對方當成一個女子。上場便是展現所有修爲,四重天境界元氣打開,如同水波一般盪漾開來。他想一舉拿下這局。

張蘭正準備出手的時候,妙妙動了。妙妙的身影快到令張蘭眼花繚亂,紫色身影圍繞着張蘭飛舞,然後不停地傳出啪啪啪之聲。

這樣的聲音持續了一盞茶的時間。一盞茶過後,紫色身影停了下來。她不再理會擂臺之上的張蘭,而是直接走下擂臺,來到了林楓身旁。

衆人都不明所以,就這樣結束了?從始至終,那個張蘭站立不動啊。衆人紛紛仔細看去,然後,劇烈的爆笑響起。

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有人哈哈大笑,笑得前俯後仰,笑到肚子疼。

擂臺之上的張蘭整張臉成了豬頭臉,鼻青臉腫,臉上密密麻麻印着許多五指印。

“靠,原來剛纔的啪啪之聲就是巴掌啊。”

“敢情張蘭就這麼站着不動被打了一盞茶的巴掌?”

“估計他被徹底打蒙了,現在還傻站在那裏。”

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聲不斷,大家越議論笑得越難以制止起來。

主事長老走上擂臺,沉聲道:“誰選來的蠢貨,還不擡下去?”

“是,是,這就來。”凌長老露出了尷尬笑意,慌忙上去收拾殘局。

林楓也是笑得合攏不攏嘴,他道:“果然是古話有理啊。”

“哪句古話?”妙妙問道。

“得罪誰也別得罪女人啊。”林楓故作嘆氣狀道。

“是啊,所以你可要乖哦,可別得罪我。不然……”妙妙說着伸出右手,作出了扇巴掌的動作。

“哎呦,我好怕怕啊。”林楓配合道。

“你說話的樣子好惡心啊。”妙妙被逗樂了,先前的不快一掃而空。

“下一場,林楓對決祝山。”主事長老發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