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愣愣的點頭,說記得。

“那就通向鬼冢的門,而且好進不好出。”苗苗道。

我恍然大悟,陷阱陷阱,如果設在別人看不見的位置,怎麼叫陷阱?

那門就是專門給闖入者設下的,一旦闖進去再想出來就難了,裏面到處都是髒東西,還有鬼面鼠,就算沒被這兩樣東西搞死,鬼封門也足以讓人餓死在裏面。

我們之前闖入都是循着土夫子們強行炸開的盜洞進去的,就那樣還差點出了危險,要是沒有那個盜洞,基本就沒有可能出去,更況且以前暗河都是水,就算是破開了鬼冢的牆也一樣出不去。

簡直就是一個完美的陷阱,只要踏進去,就是百死無生!

最美遇見 一想到這門的“險惡”用心,我後脊背就不禁嗖嗖的直冒冷氣,別說不知道鬼冢存在的人了,就是自己知曉鬼冢陷阱存在也差點上了當。若是我一個人來這裏,保不齊就愣頭愣腦的闖進去了。

只是問題是如果那個門不是第二層的入口,那入口會在哪?我又朝四周打量了一下,就問苗苗他們。

苗苗、皮衣客、瓜哥、黃大仙皆相視一笑,而後齊齊看

向水下。

我一愣,驚道:“難道入口隱在水底?”

“看看不就知道了。”瓜哥微微一笑,說着話就把上衣脫了,然後一個猛子扎進了水裏。

我看的一陣無語,這些人做起事來一點都不拖泥帶水,特別幹練。

等待的時間不長,半分鐘他又從水裏上來了,一把抹掉臉上的水道:“找到了,入口就在下面。”

苗苗打了個響指,道:“準備下去。”

接着皮衣客從攜帶的隨身物品拿出幾個大的透明密封袋,遞給我兩個,說:“把東西都裝進去,別弄溼了。”

我一看,頓時一陣無語,合着他們早就料到入口會在水下了。

我把密封袋接過來,一個裝揹包手機,一個裝七彩鷹,七彩鷹似乎有些懵,人性化的眼神帶着一股詢問的側臉盯着我。

我一樂,心說你忍忍,應該悶不死。

很快所有人就都準備好了,我把夜明珠含在嘴裏,想了想又從水岸邊抱了一塊石頭,然後跟着他們跳入水中,往下面潛去。

其實也用不着潛,懷裏的石頭直接帶着我就往下沉,而且有夜明珠避水的效果一點都不氣悶,胸口甚至連水壓都感受不到,除了感覺水很冷以外,幾乎沒什麼不適。

大約潛下去將近二十米的樣子,貼緊水底的位置出現一個黑黢黢的石門,比水面那一扇還要大。

瓜哥打頭率先潛入進去,然後是皮衣客,苗苗和黃大仙緊隨其後,我抱着重重的石頭,直接在水底走了進去。

石門很大,呈青幽幽的顏色,看起來年代非常非常的久遠,而且上面還有一些很神祕的圖雕,線條比較粗獷,貌似有那麼一點史前時代的風格,當然我也不懂這些,只是猜測。

大門後是一條通道,我們又足足行進了一分鐘才發現了一條往上走的階梯,瓜哥他們直接往上游,我不會,只得老老實實的沿着階梯一步步往上走。

很快,我們便紛紛出了水面,這時候我丟到石頭打着強光手電一看,大吃一驚,這又是一個巨大的地宮,頭頂高至少二十多米,有些地方甚至連強光手電都照射不到。整個空間全部由青石大磚鋪就,非常平整。

而最讓我的驚悚的是,這裏密密麻麻全是屍體,高低起伏,甚至有些地方堆疊成小山一樣。

許多屍體上面還殘留有許多刀槍和箭支,很顯然他們都是被殺死的,許多人面容驚恐而扭曲,雖然屍體已經脫了水,但表情依然栩栩如生。

……

(本章完) 我嚇得蹬蹬瞪往後退去,差點沒退回水裏去,一股寒氣從腳底板直衝腦門。

不光我,就連苗苗他們看到也是個個臉色凝重,任是誰看見這麼多屍體,都會忍不住渾身發毛的。

“怎麼會有這麼多屍體?”

我拿掉夜明珠艱難的嚥下一口唾沫,這些人的衣着服飾明顯都是古代人,但不知道爲何屍體依然栩栩如生,雖然脫了水,卻不腐。

有些人明顯是被刀劍穿膛而過的,更多的人則是被箭支射死,甚至還有些被砍斷了脖子,屍首分家。

密密麻麻布滿了整個青石板面,到處都是,有些地方甚至還堆疊起來,看起來就像是小山一半。

“這些人是被圍殺的。”苗苗皺眉道。

皮衣客聽了也點點頭,從身後的包裏摸出幾根瑩白色的東西一折就扔向遠處,是熒光棒,一落地之後便照亮了一大片層層疊疊的屍體。

掃了幾眼之後,他便道:“看起來是有組織的屠殺,一部分人被弓箭射死,一部分人被刀劍殺死,估計是軍隊乾的。”

我頭皮發麻,一陣奇怪,軍隊怎麼會在這裏搞屠殺,又不是戰場!

這時苗苗走向最近的一具屍體,打量了幾下,便道:“這些都是百姓,服飾是典型漢服,年代應該在清朝之前。”

我也仔細看了一下,發現這些屍體也正如苗苗所說的,都是身着長衫,是典型的衣褲一體的漢服,而漢服在清朝入關以後就被禁止了,改成了上衣是上衣,褲子是褲子分兩截的那種。

換句說話就是,這些人活着的時候確實是在清朝以前。

這更讓我無語了,清朝往前都三百多年了,這些屍體竟然不腐,不過轉念一想外面冷水洞的停棺地,似乎也能理解一點。這地宮確實有古怪,似乎能保存屍體。

瓜哥往四下看了一下便建議道:“我們把溼衣服都換了吧,這地方可真夠大的,恐怕要費不少時間探查。”

苗苗和皮衣客都點頭,於是我們繞過滿地的屍體找到一處隱蔽的位置,依次進去換上乾爽的衣服。再之後瓜哥便拿着兩柄降魔杵打頭,帶着我們一步步朝着這層地宮深處走去。

我把七彩鷹放了出來,讓它跟在身邊。

越往裏面走,我神經就越是緊繃,這裏的屍體實在是太多了,除了屍體還是屍體,就像是一場大戰後的戰場。

“至少被殺了上萬人!”苗苗的臉色愈加凝重。

“前面好像有死去的兵士。”走了一會兒,帶頭的瓜哥突然指着前面一片區域說道。

我們急忙看過去,發現那片地方死的人全部都身穿

着甲衣,手上還握着刀劍長矛一類的武器,也是死成一堆一堆的,確實像士兵,只不過甲衣和刀劍長矛之類的兵器所有鐵製部分都爛了,幾乎化成了鐵屑泥,只是依稀可辨。

我們一溜小跑跑過去,到了之後苗苗就蹲下來打量其中一具屍體,又摸出一根木釺將屍體的嘴巴撬開,露出裏面一口黑漆漆的牙。

“是被毒死的。”苗苗道。

我頭皮發炸,那種漆黑得像炭一樣的牙讓我本能就想到的某種毒蛇的毒牙,得多狠的毒,才能將人的牙齒都毒黑掉?

“情形很明朗了。”

皮衣客打量了一下,說:“這些兵士殺死了那些民夫,然後他們也被集體毒死了。”

“爲什麼要毒死這些兵士?”我問,心裏莫名其妙,古代軍隊紀律性很差,禍害老百姓的事比比皆是,雖然有組織的屠殺比較少見,但也不是沒有。

可從來沒有聽說兵士也被有組織的毒死的;眼前這這些兵士都着甲,肯定是精銳,目測至少上千人,放在哪個朝代都是一股可觀的力量。

苗苗看出我的疑惑,便說:“他們是被滅口的。”

“滅口?”

我一愣,突然想到了之前在電腦上查到有關於大西寶藏的信息,心說這些人該不會就是埋藏大西寶藏後爲了消息不會外傳,所以才被滅了口吧?

越想,我就越覺的越有可能,也只有這個才能解釋得通,於是就問:“難道他們就是大西寶藏的埋藏人?”

絕愛天王迷糊妻 “還真有那麼點苗頭。”

瓜哥點點頭道,說完將手電照向遠處的,那裏一面軍旗雖然已經破破爛爛,但上面一個大大的古體“西”字,卻依然清晰可辨。

“艹!”

我一陣目瞪口呆,心中翻起驚濤駭浪,大西寶藏竟然真的倍埋在洪村的地下?!

這也太令人難以置信了,就像是頭天隨隨便便買了張彩票,第二天便被別人告之你的彩票中獎了一樣。

“現在說恐怕還言之過早。”可苗苗卻搖了搖頭,道:“雖然大西寶藏很珍貴,但對於魔王來說那只是身外之物,這事恐怕沒那麼簡單,魔王所圖橫跨陰陽,那些黃白之物對他來說可有可無。”

她話說完,瓜哥和皮衣客都陷入了沉思,一時間沉默了下去。

“大西皇子出現在青龍鎮肯定和這批軍士有關聯,而現在他的棺材又重新回到了鬼冢,事情定然不簡單。”黃大仙說了一句,明顯贊同苗苗所說。

我沉吟了一下,就問:“難道不是張獻忠建造了這個地宮嗎?”

“明顯不是,地宮的建造年代要久遠得多

。”苗苗搖頭,道:“魔王的這批軍士來到這裏,要麼是鳩佔鵲巢,要麼就是別有所圖。”

我想想,也是,張獻忠建立的大西政權存在時間太短,而且一直處在戰爭狀態,根本不可能有環境給他建造這麼大一個地宮。

“繼續找吧,線索可能在前面。”瓜哥道。

接着我們繼續深入,沒多時前面出現了一扇緊封的石門,終於到達了這層地宮的盡頭。

走近一看,這是一散從上往下關閉的石門,因爲只看到一面,也不知道有多厚,而且上面有許多古怪的紋理。

“也許大西軍來此的祕密就在門後。”瓜哥上前用降魔杵敲了敲石門道。

苗苗點頭,也道:“石門沒有被破壞,說明他們找到了開門的方法,找找看,應該不難找。”

於是,我們便在周邊仔細的找起來,不放過任何一個可疑的地方。

我找了一陣,發現整個牆面都很平整,沒有任何凹凸的東西。 豪門貴婦 倒是瓜哥用降魔杵敲敲打打,似乎在門邊發現了什麼,然後就見他用手將牆面上的一塊青磚重重的往下一按。

“嘭!”

石門發出一聲悶響,然後就聽“咔咔咔”機簧轉動是聲音,沉重的石門一點點的往上提起。

最詭異的是,門縫的下面透出了光!

我心提到了嗓子眼,一個封塵數百年的地宮怎麼會有光?不光我,苗苗皮衣客他們也不自覺的朝後面退出去好幾步,臉色驚疑不定。

石門厚達數米,無比沉重,甚至可以聽到了機簧不堪重負的聲音。

等到石門打開一半我朝裏面看去,頓時驚呆了,裏面竟然還是一個空間,和外面的空曠不同,裏面出現了許多石雕,最當中是一個巨大的石人頭顱,臉上覆蓋着金黃色的面具,只露出眼睛、鼻子和嘴巴。

面容看起來有些弔詭,高鼻深目、顴面突出、闊嘴大耳,耳朵上還有穿孔,不像中國人,倒像是“老外”。

等石門完全打開後,裏面發光的東西更讓我震撼,那是密密麻麻的發光石,全部呈彎月狀鑲嵌在頂部,將裏面照得如同白晝。

我長大了嘴巴,心裏不禁升起一個疑問,這裏既然用如此厚重的石門保護,那爲什麼開啓的開關會那麼簡單?

要是來了盜墓賊豈不是三兩下就能打開這裏?

那石門厚重的意義何在?有這麼白癡的墓嗎?

於是,我便小聲詢問身邊的苗苗。

苗苗目不轉睛的看向那巨大的石人頭顱,異彩漣漣道:“你錯了,這不是死人墓,而是活人居住的地宮!”

……

(本章完) “有點意思。”

皮衣客僵硬的臉上,露出一抹笑意。就連瓜哥和黃大仙都露出了欣喜之色,他們的表情的讓我莫名其妙。

眼前這些東西看起來很有史前文明特有的那種粗獷感,肯定非常值錢,弄出去搞不好會轟動全國。

可問題是他們不是貪財之人,皮衣客巨有錢,天天開一輛爛皮卡,身上的衣着打扮也看不出有什麼富貴的氣息;苗苗上學的時候也沒少見富二代糾纏她,每次都被她趕走,弄煩了動粗都有可能。

我百思不得其解。

想不通,我又將注意力回到眼前,苗苗說的那句“活人居住的宮殿”讓我覺的很震撼,洪村的地下居然是一座巨大的地下宮殿,而不是之前以爲的墓。

只是,什麼樣的人會居住在地下?

不需要陽光的麼?

“進去看看。”

苗苗招呼一聲,便帶着我們走進石門,來到裏面的神祕地宮。

“咔咔咔……”

剛一進去,沉重的石門就一點點落下,眼看着就要關閉了。

我頓時急了,萬一這裏想鬼冢一樣好進不好出那就玩大發了,於是連忙道:“這門等下還能打開嗎?”

“放心吧,這裏不是墓,能進就能出。”苗苗很自信的說道。

我鬆了一口氣,總算放下心來,把目光就投向正中間那顆巨大的石人頭顱,不知道爲什麼這東西讓我有些眼熟,好像在歷史課本上見到過。

頭顱臉上覆蓋着的,分明是一層金箔,眼睛鼻子嘴巴耳朵都比較誇張,眼珠突出,眼眶微斜,鼻子很高很大,耳朵穿孔,近乎成一種方形,最有特點的是嘴巴,就是一條很長的縫,從左耳一直延伸到右耳,顯的很闊卻又很窄。

很簡單的線條就勾勒出奇怪的微笑,讓原本感覺有些猙獰的面目一下變得柔和起來。

我腦袋裏面靈光一閃,這種風格的頭顱我一定見過,確定是在歷史課本上,只是驚鴻一瞥卻又記不起來是什麼了。

而且自己曾經有一次去宜昌那邊旅行的時候,見過類似的這種東西,叫什麼……東巴文化!

於是我就問:“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苗苗微微一笑,道:“這是典型的古蜀文明特徵。”

這一說我終於想起來了,一拍大腿震驚道:“三星堆文明?!”

這在歷史課本上可是有濃墨重彩的一筆,難怪總覺的熟悉。

皮衣客道:“三星堆文明其實就是古蜀文明的一支,距今五千多年,神祕的興起又神祕的消失,沒想到居然在這裏有發現。”

我嚥下一口唾沫,五千年!!

老天爺,這分明就是史前文明啊,時間的跨度令人震驚。

稍微想了一下,我心中就升起一個濃濃的疑惑,張獻忠的大西軍闖進這時間長達五千年跨度的地宮,幹什麼來了?

難道真如苗苗所說的,不只是來埋大西寶藏的,或者乾脆就別有目的?

我再度放眼望去,發現石人頭顱下,是兩排一人多粗的圖騰柱,每排四根,一共八根,上面雕刻了各式各樣的圖案。

苗苗帶我們走了過去,我細細看了一下,發現上面的圖案都是古人生活的場景,他們身穿很簡陋的獸皮,男人非常強壯,怒目圓睜,有狩獵的,有捕魚的,女人也一樣健壯,有采集的,有縫製獸皮的,線條很粗獷簡單,但卻栩栩如生。

尤其是那種認真的眼神,很有感染力。

此外,還有孩童玩耍、飛鳥走獸、祭拜儀式等圖刻。

可唯一讓我疑惑的是沒有發現任何有關於文字的東西,連疑似的都沒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