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聽……我的,時間不多了,我體內已經……完全被燒爛了……對不起,不能陪你們幾個繼續……走下去了!”他的聲音有些嘶啞,說話的瞬間吐出了一口的黑煙,空氣的焦糊味越來越重。

“好好,活着,照顧好……自己!”蒼無惑咬着牙,感覺牙齒也爛掉了,聲音透着風。

“不要啊!我會救你的!冰風暴!”

他用出了符文之力,魅力絢爛的符文在空中凝結,那些冰瞬間把蒼無惑包裹住了。

張牧哭了,他以爲在失去悠兒後再也不會哭泣,可是沒想到蒼無惑也要離開了,他是他目前在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了。

沒想到的是,包裹住蒼無惑的冰也開始燃燒了起來!

“這怎麼可能!”

“那是什麼火,居然具有如此威力!”

“冰怎麼會燃燒?”

衆人再一次本驚呆了。

蒼無惑成了一個完完全全的火人,用出了他最後的力氣,向着那被巨龍撞碎的洞口狂奔了過去。他要跳下去,解救這痛苦。

“好好活着,找到她……”

蒼無惑笑了,這笑容如同天籟,美得讓人窒息,這是張牧第三次看他如此。

“不!”沒想到他會跳下去,張牧跑了過去,想要拉住他。

“哥哥!”香兒已經哭成了一個淚人兒。

“大變態?”biliA妹依舊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事態發生得太快,沒想到眨眼間蒼無惑就死了。

“蒼無惑!”

“蒼無惑……”

陳遠山一行人沉默了,眼看着蒼無惑死去,他們無能爲力,沒有他,這裏的人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是俏的風兒淚落下,滿眼煙雨惚帶沙,散不走我初狂仇舞亂,霜萱燃斷情何念——蒼無惑語。

當悲傷逆流成河,全世界就只剩下你一個人的孤獨,眼所觀,耳所聞一切不過是幻覺,惆的幻念。

“惑哥……不,怎麼會?”張牧紅了眼,生離死別就這樣不經意間的出現,死神的腳步帶着點點的漣漪,悄然無息後是人的眼淚。

落羽搖了搖頭,雖然不明白這兩個人的關係,但他看得出張牧那眼中的深情,只此一情,超越了兄弟,家人,這是生命的寄託。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道:

“不知道他們經歷了什麼……”

“大變態,怎麼會這樣?”biliA妹的眼中失了神,癱軟在地上,眼中隱隱有淚光閃動。

“哥哥……你不會死的!”香兒眼睛已經紅遍了,她站了起來,臉緊緊地貼在蒼無惑給她的衣服上。

香兒的舉動沒有驚動任何人,她似是下定了決心一般,眼中帶着堅毅,一言不發的離開了這個洞穴。

誰也沒有再去說話,都不想打擾這個救了他們天才一般的男子。他失聲痛哭着,雙手抱頭,在地上不停的打着滾,如同一個小孩一般。

世事難料,它就這樣發生了。

“不! 我的餐廳連接著異世界 他怎麼會這麼簡單的就死了!爲什麼他沒有甦醒?一定是那棺材有鬼,一定是!”

張牧站了起來,瘋癲一般,他的身上出現了無數的符文,發出了絢麗的光彩將他包裹着。

“這……這是什麼?”落羽顫抖着看着那奇怪的符文,一股強烈的氣息撲面而來,幾個沒有覺醒的人全都倒在了地上。

氣浪一層接一層,洞穴裏颳起了強力的風,形成了無數的飛沙走石。

“不好,快離開這裏!”不知道有誰喊了一句。

“離開這,危險!”落羽也焦急的說道。

他們不傻,看着這情況明顯的感覺有危險,都爭先恐後的逃了出去,躲在外面遠遠的觀看着。

名門盛愛:冷少的契約情人 “好恐怖的氣息,那到底是什麼?”

“葛如龍死得不冤,這個小子還隱藏着如此強大的實力,這力量,新手區無敵!”

“他要做什麼?”

外面的人驚歎着,恐怖於張牧的實力,又是羨慕又是嫉妒。

強大的氣流吹散了那地上的無數花草,張牧突然就憑空飛到了空中,單手一揮,洞穴裏直接平靜了下來。

“飛起來了!”

“天吶!”

“人怎麼可以做到這樣?”

多麼絢麗的符文,它們發着光,其中有九個特大的符文散發出一股蒼桑的氣息,它們圍繞着張牧,不停的旋轉,是九種不同的色彩。速度在加快,很快就成了一道五顏六色的光環。

張牧的眼中出現了兩個符號,不過卻是暗淡的,帶着神祕的力量,這是張家傳承幾千年的“符文業眼”,此刻伴隨着張牧的極度傷心的爆發而打開了。

周圍的世界看上去變成了灰色,唯獨那口棺材,它發出詭異的綠光,一個女子睜開了眼,邪邪的笑着,口中冒出了無數的紅霧。

“妖孽!就是你害死了我哥!今天我要爲他報仇!”

嗚嘻嘻嘻~

她詭異的笑着,芊芊玉手拉住了那棺材,她慢慢的爬了出來。

“是個美女!”

“不,是個仙女!”

“好美!”

“不要看,閉上眼!”落羽提醒身後的幾個男人,他們流着口水,色眯眯的看着她。

那女人爬了出來,飛到了空中和張牧對視着,卻又搖了搖頭,轉眼看向了幾個偷看她的男人。

“螻蟻……”

凜冽的眼神似乎穿透了時空,那幾個偷看她的男人頓時七竅流血,倒在了地上,口中吐着血沫,死得不能再死。

“快走,離開這裏!”羅傑提醒道。

那力量太詭異了,否則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爹地5塊錢,放開我媽咪! 不敢逗留在這裏太久,那女人的眼神就算沒有去看也有一股寒氣,直刺人心。

“太恐怖了。”

幾個人直到離開那裏很遠也依舊心有餘悸,不停的拍着胸口,氣也喘不過來。

“是你,是你害死了他!”張牧眼中透着光,殺意在空中瀰漫,他要將眼前的這個女人千刀萬剮。

“呵呵呵呵……”她笑得很是輕吟,對於張牧這副姿態絲毫不在意。

“去死吧!符爆!”張牧手一揮頓時憑空出現了無數的多色符文,帶着滅絕的力量,對着眼前的女人瘋狂的傾瀉而下。

南山傳出一陣轟鳴,這個洞穴直接被掀飛了,一個巨大的凹洞出現在南山上面,觸目驚心。

“天吶,這是什麼樣的力量?”

“這……怎麼可能?”

他們感覺山體都是一震劇烈的搖動,接着就是劇烈的爆炸聲,就看到山脈上出現一個巨大的凹陷。

“呼……”張牧喘着氣,掉落在地上,他已經盡了全力,這個女人給他一種極度危險和恐怖的感覺,甚至身體中有一種本能在瘋狂的告訴他:離開這裏!否則,死!

張牧笑了,要是這麼她都還不死,他也沒辦法了。

可事實怎麼能盡如人意?

不多時煙塵散盡,那女子邪笑着看着張牧,卻是毫髮無傷。她不知從哪裏弄來了一件輕薄的衣衫披在了身上,可依舊難掩那美麗的風景。

“螻蟻……”她輕笑着,人影突然一閃來到了張牧面前。

“螻蟻就該去死,你沒有存在的價值!”在張牧眼中,她緩緩的伸出了那隻曼妙的手,帶着一股勢不可擋的力量,向着他揮了過來,張牧想要阻擋,卻是沒有任何反應,實際是那速度太快了。

砰的一聲,張牧就被打飛了。

“咳……怎麼可能……”

張牧躺在牆壁的凹陷中,嘴裏噴出一大口鮮血,頓時就昏迷了過去。

“不堪一擊!”那女人笑着,手裏浮現出了一個光球,裏面蘊含着巨大的力量,狂暴着已經撕碎了空間,旁邊出現一片虛無。

“死吧!”

滅絕的力量就要爆發,快速的接近了張牧,一但接觸,他的身體就會立刻分崩離析,化作虛無。

就在他也要死去的那一刻,他的身體中卻是突然傳來一個洪亮的聲音。

“給我一個面子如何,此事作罷!” “給我一個面子如何,此事就此作罷!”

洪亮的聲音響起,張牧突然又飛了起來,手中爆出了一個古老的符文,蒼桑的氣息瀰漫在這裏,那光球很快碰觸到那符文,如同沒有存在過一般,直接消失了。

總裁陷阱:甜蜜俘獲 女人瞳孔一縮,眼神第一次露出了神采,她輕輕的拍了拍手道:“有意思,沒想到世界上還有人掌握了這樣的力量。”

張牧眼神暗淡,依舊沒有色彩,閉着眼看着那女人,沒有絲毫的退縮。

女人見此,擺了擺頭,轉身就向着另一片戰鬥的空間飛走了,那裏是一隻長着翅膀的金黃色魚人,還有一隻巨大的龍。魚人吞噬了無數的魚人,變得雙眼殷紅。

“蓋修,沒想到你還有這樣的力量,幾百年不見,看來你強大不少啊。”

“呵呵,彼此彼此。”

“不過,接下來就做個了斷吧,這項鍊不屬於你,它的力量不是你能駕馭住的。”

“正有此意!”

巨龍受了上,蓋修也不好過,失去了隻手臂。

這是這片大陸的外面,星空中莫名的開始電閃雷鳴,狂暴的力量撕碎了不遠處巨大的彗星。

巨龍口裏聚集着力量,它要使用出最後的一擊,蓋修也不落後,這局面必定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就在他們要爆發時,空間似乎都靜止了,一個女人憑空出現在了這裏,所有的狂暴的力量都平息了下來。

“主人!”巨龍化作一個男子,跪拜了下來。

“嗯。”女子輕應一聲,示意他起來。

而蓋修一看到這女子降臨,便想要逃跑,卻是沒有想到空間變得如同泥沼一般,不能動彈。

“怎麼可能!爲什麼你復活了?”蓋修的眼中佈滿了震驚。

“說起來還要感謝你,不過這可不是復活。爲了感謝你,你就跟着我吧。”

“我能……我能脫離這片土地嗎?”

“當然!”

蓋修高興了,他千方百計想要的就是如此。

“世界,就要動盪了,他要回來了,這一世必定腥風血雨!”

……

失去了神的張牧飛在空中,他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飛到了陳遠山等人跟前。

“你,你要做什麼?”

他們害怕着,不知道那女人如何了,被他幹掉了嗎?否則他怎麼會飛下來?

此刻的張牧說話了,道:

“照顧好這個人,否則你們一個也逃不掉!”

說完掉落在了地面,一動不動了。

“這……”

落羽走了過來,率先把他背起,雖然不知道這說話的人說照顧好他自己是什麼意思,但只要從命就行了,這個男人的力量顯然不是他們幾個能夠阻擋的。

……

巨大的金色塔上。

唐悠兒,負責管理新手區的各種日常事物,還有商店系統。

此刻蹙着眉頭,一臉的焦急,她在等待一個男子的到來。

“哥哥怎麼還沒來?”

不多時,一個帥氣到極致的男子就飛了過來,落到她的跟前。

“說了多少次了,別打扮像和花姑娘一樣,你看看你那口紅,都塗到鼻子上去了!”他嗔道,不過眼裏卻滿是憐愛。

“哼!最懶的你憑什麼說我!”她不滿道。

“好啦好啦,前幾次真的是我錯了,對不起咯,我的好妹妹。”

“你,你就知道用你帥氣的外貌欺騙我!”唐悠兒有些生氣。

“……帥又不是我的錯,天生的寂寞,我有什麼辦法?”

“……”

看着唐悠兒把頭轉向一邊,他輕摟着她的肩,道:“好啦,哥哥給你帶了最好的化妝品,你看?”

一個水晶瓶裏面盛裝着亮晶晶的液體,看起來很是漂亮。

“哼,原諒你了!”她開心的笑了,不過又是撲到了他的懷抱。

“怎麼啦?”

“哥哥,嗚嗚,哥哥,我們最後會消失是吧?”她的眼淚掉了下來,哭泣着。

他沉默了,眼神看着遠方。最終用手輕輕的撫摸着她的後背,又輕輕的敲了敲她光滑的小額頭,道:“小傻瓜,只要他不來,我們怎麼會消失呢?”

“哥哥,哥哥會一直陪着我嗎?”

“那是當然!一輩子,我只愛我的妹妹!我發誓!”

陰霾的天空不知何時出現了一輪明月,照得是天地悽人。

……

“放開洛爺!你家洛爺怎麼是任你擺佈的?”

孫洛那肥胖的身軀使勁的掙扎着,他聽到了南山上傳來一震巨響,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預感。

“哩?從我們這裏逃出去的全都是亡魂,你肉這麼多,足夠吃兩個星期的了,讓我們好好的享用吧!”

幾個穿着樹葉的野人把孫洛五花大綁在了樹幹上,手裏拿着斧頭,要把他開腸破肚,做食糧。

“啊,放開我!否則我讓你們不得好死!”

“還廢話呢,砍他!”

譁,孫洛的眼睛出出現一個刀痕,鮮血染紅了他的半邊臉。

“你……你傷我?放開我,我要去找我大哥!”

“這繩子是特殊材料做的,別說你,巨龍都不一定掙得開!”

他們猖狂的大笑着,下一刻這最近的一個人腦袋就被一支箭洞穿了,躺在地上死不瞑目。

“誰?出來?”

一個影子在樹林中快速的梭着,快得如同一陣風,每一次出現都帶走一個生命,直到最後一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