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實話告訴你,那兩條蟲子並不叫什麼聚靈子,它的真名叫 ‘還魂屍蟲’,是東條英機和裕仁死後從自己的屍體上提煉出來的.如果你不能把它拿出來,那麼東條英機和裕仁將會利用你高深的修爲而從新復活,而你最後會成爲一個蛹殼,被活活的消耗致死”

“師父……”楊浩聽了凱瑞的話,嚇的起了一身冷汗,看來這個凱瑞說的沒錯,自己身邊的人真的有危難了….可是,有危難的只是師父嗎???

鮮花,收藏,貴賓,點擊,統統向我開炮。。敬請關注下一章節 還魂屍蟲,是一種形體細長,頭帶多個吸盤,以人體精血爲食的動物, 大家都知道,人的記憶並不是單單儲存在大腦之中,血液裏也包含這人生前的記憶在其中.人死後,利用靈魂的念力,使這種細細的蟲子前來吸食屍身上的精血,從而帶上死者生前的記憶.但是這些記憶是隱藏的,並沒有被激發.所以需要另一個人來操控,把蟲子放到一個修爲高深的人體中,利用此人強大的靈氣來激發記憶.被蟲依附上的人,不但靈力會大量流失, 而且會與宿主的血肉相融互連,無法清除,就連氣血也會被慢慢抽乾直到死亡..人體一死,神識便離開**成爲單一能量體,飄離而去.也就成爲了鬼.而此時體內的蟲子便開始佔據這幅肉身,來繼續完成生前沒有完成的意願.此法至陰至邪,比殭屍還要邪惡.

“難道就沒有辦法了嗎?這幫該死的日本人,竟然這麼卑鄙,把他們千刀萬剮了都不解恨”楊浩見此恨恨的說到.

“什麼辦法??快說快說..無論上刀山下油鍋我義不容辭.”楊浩斬釘截鐵的問到,可是事情並沒有他想的那麼簡單.

“我們血族,有一種能夠使人全身換血,並能在無血狀態下,維持生命的法器.如果可以就用它來抽乾一陽身上的所有血氣,把這2條蟲餓死,之後,在把氣血灌回到肉身,一切問題都能解決了.”

“那還等什麼,趕緊去你們那吧…”

“可是…”

“可是什麼??”楊浩有些不耐煩的吼到

“可是那法器是血族皇家的長老纔有權使用,其他人別說用,見都很難見到.”

“我考,那不等於白說嗎???”

“也不是絕對,我這次來就是找你們談一下合作的事情,如果你們能答應,我想還是有機會的…..”

“什麼事情??”一陽叔眼露冷光的說到.

“你不要那麼兇嘛…聽我說..”凱瑞不緊不慢的說起了此行的目的.

隨着凱瑞的話語瞭解到,原來德古拉家族在美國的勢力受到了衝擊.今年年初,德古拉在美國的地下窩點連續被挑翻了N家.據目擊者稱,是一羣不知道疼痛的不死人乾的,這些人並非精神體,也並非是無意識的行屍走肉.他們沒有人的生氣,卻能像人一般組織進攻,所有的人都無謂槍炮.除非子彈貫穿頭部纔會死亡之外,任何辦法都不能組織他們前進的腳步,他們如同野獸一樣,見人變咬.吃食人肉,臟器.我們血族的戰士也爲此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更加驚歎的是,這些不死人竟然有我們血族一樣的能力,就是感染力,不僅是人,還是吸血鬼,只要被他們咬到,或者被感染之後也會成爲那羣不死人中的一員.爲此我們傷透了腦筋,所以德古拉大人讓我向你們求助.只要能幫血族奪回失地,血族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任何代價???”楊浩心想幾個據點就讓血族作出如此承諾,是不是有點瘋狂?不過美國何等的發達,血族裏的開銷用度,有一半是來自美國.如果據點全部失守,血族的未來不堪設想.

“你說的那羣怪人,到底是怎麼出現的??源頭在哪??”一陽叔聽過了事情大概後一語中的的說到.

“我們也不清除,只是今年年初突然發現的..根據我們血族的情報員報告,那些怪人好像是高科技的產物”凱瑞努力的回想這當時的一切.

“難道是生化武器???”楊浩睜大了眼睛驚呼了一聲

“恩 有可能”

“遊戲裏的東西難道的真的??不過那羣笨手笨腳的喪屍怎麼會讓血族受挫呢??”

凱瑞聽了楊浩的話以後,臉色變的很難看.

“血族和人族其實大部分都差不多,只有少部分人異常的厲害.大多數血族人和普通人沒什麼兩樣,再說,我們英國人本就沒有你們中國人那麼好的身手,吃虧也是必然的.”

“不管怎麼說,你的意思是,只要我們去幫你們把失去的據點搶回來,師父就得救了?”

“可以這麼說,不但是這個,無論還有什麼要求,只要血族能做的到,一定滿足”

“你們一共丟失了幾個據點??”

“大概有5個,現在已經不知道有多少了.”

“恩….容我們考慮考慮吧….過幾天我們再聯繫..”一陽叔下了定論.凱瑞似乎還想說什麼,但看到一陽叔轉過去的身影,神色立刻暗淡了下來.

“對了,楊浩…我剛剛來的時候路過你家,聽到你的那個小美人像是害怕極了,正在高聲呼救.後來你的父母出來了,她纔回復正常.我想你還是趕回去看看吧.”凱瑞對這楊浩說了一句話之後,一個閃身消失在了原地.

“雲雪…雲雪怎麼了???”楊浩忽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自言自語的嘟囔着.

“你回去看看吧,爲師暫時沒什麼大礙.”

“可是師父,那凱瑞的事情?????”

“等我先和局領導還有你兩位師兄商量以後,再做決定吧..”一陽叔示意讓楊浩離開,於是,楊浩再和師父道了聲別之後,匆匆忙忙飄回到家中.

“雲雪….雲雪”楊浩飄在空中輕聲喊了她2句.

“啊浩,你回來了~~”雲雪見楊浩此時已經回到家中,立刻起身想撲到楊浩懷裏,結果落了個空,眼眶不自主的紅了起來.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不等雲雪回答,虎頭在一旁把前一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詳細的說了一邊,楊浩聚精會神的聽着.

“看來那個黑影就是凱瑞…”楊浩自顧自的說了一嘴.

“凱瑞是誰??”虎頭瞪着兩隻圓股股的貓眼看這楊浩,雲雪聽到凱瑞的名字以後,也是一臉問號的望了過來.

“沒什麼,是她讓我趕快回來照顧雲雪的…”

“聽你這麼說,我見到的黑影應該不是嚇唬雲雪的那個人.可是奇怪了,昨天晚上我並沒有發現屋裏有異樣啊,如果是鬼的話,我應該能感應到靈異波動纔對啊..”虎頭此時也是長二和尚摸不到頭腦.楊浩自然知道,虎頭的敏感度是很高的,稍微有一點點靈異波動,都會讓它驚醒.那麼,究竟是誰有這麼大本事,竟然能躲過虎頭的警覺來鬧事呢?

“恩??這是什麼???”楊浩忽然間發現了擺在牀頭櫃上的項鍊.

“哦…你昨天走後,我剛進家門,阿姨就把它交給了我,說是有個人讓送來的.”

“是那個姓李的??.

“好像不是,但肯定和他有關係…..”

“這個該死的頑固子弟,看來不教訓教訓他他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楊浩忽然一股醋意涌上心頭,自己也不清楚爲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算了..啊浩,我今天就去把項鍊還給他就行了,別鬧事了….”雲雪見楊浩真的動怒了,心裏暖洋洋的.她終於肯定了自己在楊浩心裏的位置.

楊浩見雲雪這麼說,再加上自己還是個鬼,行事確實有些不方便,只好暫時作罷,對着雲雪和虎頭一頓交代之後,回到了龍珠裏.天已經大亮了,雲雪梳洗過後,把這串詭異又昂貴的項鍊仍到了手提包裏,帶這虎頭走出了門去………

各位親愛的讀者朋友們,本人花費大量的時間保證每日2更,可以說是腰痠腿疼眼發酸,看在我如此努力的份上,多多砸票,多多收藏,您的手指一點,就是我動力的源泉.敬請繼續關注,陽人陰差. 雲雪的牧馬人不多時,停在了上次來過的那家珠寶店前,拎起了挎包徑直的走進了店裏.

“這條項鍊是誰讓你們送過來的???”雲雪邊說着邊掏出了鑽石項鍊仍在了櫃檯上.

“我問你,這條項鍊是不是你店裏的????” 武逆焚天 服務員聽了雲雪的話之後,仔細的端詳了一會後說道: “恩…是的,是我們店裏的.”

“那就好…現在我把它還給你們.順便帶個話給你們李總.讓他少費心思,我是不會給他任何機會的”雲雪說完之後,轉身就要往外走.

剛回到車上,打開了引擎.雲雪就看見車前站着一個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頭髮長長的蓋住了整個臉,雙手有氣無力的垂放在身體兩側,再往下看,她…她竟然沒有腳~~~整個身體是懸空在半空中的…

“虎…虎頭…你看…快 快看~~~~”雲雪不斷的用手去推身邊的那隻貓…

“看…看什麼呀???怎麼了??”虎頭一頭霧水的順着雲雪的目光向前看去.可是它什麼也沒看到.

“你….你沒看..看到嘛??”雲雪吃驚的望着虎頭,虎頭也是一臉詫異的看這自己,可是再向前看,那個黑衣女鬼明明就在車前啊,沒錯啊~~~難道是幻覺????

“雲雪….呵…呵…呵…來啊~~~哈..哈..哈..哈”低沉陰森的聲音傳到了雲雪耳朵裏的同時,這個女鬼緩緩的擡起了頭…

“啊~~~~~~”雲雪被眼前的情景嚇的大叫了一聲,緊忙閉上了雙眼.渾身不住的顫抖着,因爲她看到,這個女鬼滿臉的灰白,一張嘴猶如墨水一般黑黑的邪邪的笑着,雙眼竟然沒有眼皮,而是兩顆圓圓的眼珠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眼眶裏是紅紅的血肉,黏黏的順着臉頰向下流淌着.她邊嘟囔這邊朝着車身走了過來.最後整張臉死死的貼在雲雪的左側,那駕駛室的玻璃上..

“怎麼了??雲雪,你看到什麼了???” 抱歉BOSS,睡錯了 虎頭意識到,那不是幻覺,可光天白日之下有什麼邪靈有此本事,不畏罡氣行兇作亂呢??況且一點靈異波動也感覺不到啊??難得是自己的本事退化了??虎頭想到着,立刻運氣至雙眼,頓時眼前空曠的停車場裏,就出現了一個個黑色,綠色的影子….可這個些個鬼並沒有怨念,也沒有驚嚇雲雪的意思啊~~~她到底看到什麼了???

虎頭正要發問,確看到雲雪已經走出了車外,神情木吶的朝着停車場外緩緩的移動着.

“雲雪…雲雪??你幹什麼去??”虎頭一下子竄出了車外,擋在了雲雪的面前.可是雲雪像沒聽見一般,繼續像前走.差點踩到虎頭的身上.

“這是怎麼了????難道有人用術迷惑了她??”虎頭見到雲雪的神情,憑着百年的修爲和豐富的經驗判斷,雲雪似乎是被什麼人下了咒,或者是迷惑了心智.

“楊兄弟…楊兄弟….聽到趕快回話…..”楊浩在龍珠里正養神呢,忽然聽到桌子上的通幽令牌傳來了虎頭的聲音.

“怎麼了虎頭???”

“快….快來…雲雪好像中了邪,我怎麼喊都喊不動她,她好像不認識我了一樣,傻傻的不知道要去哪..”楊浩一聽,心裏如同起了火災.

“虎頭…你先跟着她…我馬上過去….”虎頭聽了楊浩的話之後,悄悄的跟在了雲雪的身後來到了一個大廈的電梯前,只見雲雪走進了電梯.指示燈正在不斷的攀升,最後停留在18樓.

“虎頭….雲雪呢????”楊浩沒用多會,一路穿牆越壁的飄了過來,見到虎頭後焦急的問了一句.

“上去了,18樓~~~~~”不等虎頭多說,楊浩直直的向上飛去.

到了18樓,他立刻把神識擴散開去,他心通的功能立刻浮現在腦子裏,最後在一個氣息和雲雪非常相似的人身上停了下來,奇怪的是,氣息雖然相同,可是腦和心一片空白,沒有一點點的思緒在裏面.楊浩顧不得多想,朝着那個氣息的方向趕了過去,最後在一個大型的會議室裏面,終於發現了雲雪的身影.

“呵呵~~~小美人.你終於還是跑不出我的手心…處子的體香真迷人那..”一個齷齪的男人正不斷的撫摸這雲雪的身體,鼻子也在她身上嗅來嗅去,看上去十足的一個變態.而云雪此時做在沙發上,任由這個男人擺弄,毫無反應.

“亦邪老師,這個女人怎麼樣???”齷齪男擡起頭向身旁的另一個看似道士的人問了一句.

“恩…這個女人,面色紅潤,精氣十足,骨骼清奇.五臟六腑康健無損.少爺如果以我的方法加以 “享用”,必定修爲大增,於身心皆大有好處.”

“亦邪老師,之前那麼多女人,也沒見得我有什麼大變化啊,反到是那些女人太不中用,沒用幾次就油盡燈枯了.”齷齪男繼續撫摸這眼前的美人,眼神裏露出了貪婪的**.

“人之精血藏於骨,魂魄藏與腑.之前的那些女人,骨骼不良,歪念甚多.而且破身太早,少爺與她們合修只能是尋求一下**的快感而已.並無大的長進.可是眼前這個女人,骨骼算的上是一等一的清奇,心正且純淨.難能可貴的是,仍爲玉女.此等極品,如果能收集10個,想飛昇成仙都不算難事.”

“真有這麼厲害???我有點迫不及待了~~哈哈哈哈…”齷齪男聽了這個名叫亦邪的人對自己講解之後,嘴裏竟然流出了噁心的口水.好像一頭餓狼正盯着一頭捆綁好的綿羊.

這些對話被楊浩全全收入耳中,他們到底要幹什麼?隨着他心通的功能再一次關照這個齷齪男之後,一切有了答案.

原來,這個齷齪男是DL市最著名的房地產大亨李億豪的小兒子李楠.父親年老體衰之後,爲了爭奪李氏集團董事長的位置,耗費了一翻心血,終於找來了這個名叫亦邪的妖道.如今李楠的父親李億豪身體越來越差,李楠的哥哥李廣義身在美國攻讀學位尚且還需要一段時間,於是,李楠和亦邪道人達成了一個協議.亦邪要幫助李楠拿到李氏集團的大權,而李楠則要利用龐大的財力和關係網幫助亦邪湊齊他所需要的那些珍貴的外丹材料.

其中有一項,就是要收集女丹.亦邪本人應該說可以算的上是道家的奇才,可惜心術不正,修煉有所成就之後,動了歪心思.不想在辛辛苦苦的實修,而是想借助外丹的力量,快速提升自己的修爲,這個收集女丹的方法,就是他從中提煉出的一種邪法,雖然於**心經中雙修的內容大致相同,但是此法的區別在於是以男女交合爲契機,從中男子以下身爲器皿,當男歡女愛達到頂點之時,強行吸收女子體內精,氣,神.從而凝結成女丹.這個方法對女子來講損害極大,輕則容顏衰老,臟器大損.重則精氣殆盡,一命嗚呼.可想而知一顆女丹要想練成如何容易???

“亦邪老師,那我就開始 ‘享用’了,嘿嘿嘿….”李楠說完就要去脫雲雪的衣衫,可亦邪此時一下子拽住了他..

“先不着急…我們有朋友來訪了…”亦邪的話音剛落,門口出現了一對身影.

一貓一鬼出現在這個豪華的會議室門口,不用說也知道,是楊浩和虎頭趕了過來.

“呵呵 二位大老遠的跑來想必是有所難事,不妨直說.”亦邪邊說邊走到了李楠的前面,大有狼狗護主之勢.

“少廢話,把雲雪放了,一切好說..如果你在執迷不悟,別怪我到時候蹲你腦袋上拉屎.”楊浩一臉鄙視的看了亦邪一眼,隨後仍下這麼一句話.可他沒發現,亦邪看自己的眼光變了很多,驚訝之餘帶這狡猾.不過只是一閃即逝………….. “開玩笑,你知道這樣的女人意味着什麼??10萬人裏也難出一個骨骼如此清奇的女人,就算有,可能也早就被人開了包.像這位小姐,真可算的上是千金難求啊.讓我放了她??做夢呢你?”李楠說完抱了抱身旁的雲雪.

“二位不要心急,凡事都有商量…這樣吧…讓我放人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把你身上的神龍精血拿出來做交換,我保證把雲雪毫髮無傷的還給你,以後我也不會再打她的主意…怎麼樣???”亦邪自打楊浩一出現,就看出了門道.通常的鬼魂虛弱的很,如果一個陽氣旺盛的壯青年,用身體碰它一下,都有可能讓這個鬼魂魂飛魄散.就算有些修爲的鬼,也不敢在豔陽當空的大白天公然行走在街上.而楊浩不但能在大白天出來四處遊蕩,甚至在強光下,中了一計破邪符都安然無恙.這裏面一定是有原因.至於亦邪是怎麼看出楊浩身上有神龍血的,咱們稍後再說.

“砰~~”一生,虎頭被踹到了牆角處.

“小老兒還有點本事…”虎頭話音一落,戰力提升到極致,亦邪只看到一道黑影來回一竄,根本沒來得及什麼反應,就覺得臉上生疼.用手一摸,3道血痕滲出的鮮血粘到了手上.

虎頭得勢不饒人,準備第二次前衝的時候,亦邪已經有所防備,只見他雙眼微閉,兩手內撐.頓時一股勁風繞體盤旋而上.

“當~~~”一聲響,虎頭的腦袋上腫起了一個包.

“金鐘罩???”虎頭一下子就認出了這個耳熟能詳的武林絕學.

“看來這老小子偷學了不少東西啊,少林金鐘罩他都會??”楊浩一臉的憤怒,但拿眼前的人卻無可奈何.如果楊浩還有肉身,不用說一個亦邪,就是10個亦邪也得羅拜而逃,不用說別的,一道五味真火就這老小子受的了.可惜,睚眥的手被邪龍斬斷掉進了海里,自己還被生生的打死了.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了.

怎麼辦??怎麼辦??虎頭仍舊是一便又一便的撞在了金鐘罩的氣勁上,渾身的骨頭都快散了.

“小兄弟,我在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換還是不換??給你10秒鐘考慮的時間”亦邪說完開始了倒數.

楊浩的心裏也在不斷的嘀咕着,換還是不換??換了,自己也許就魂飛魄散,再也沒有能力還陽爲人了.不換的話, 打又打不過,難道眼看這雲雪就這麼讓他糟蹋了???如何是好啊…..

亦邪見楊浩還在猶豫,於是卑鄙之神色流露出來.

“三..二..一..看來你是不打算換了,少爺,你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吧~~沒人會打擾你”

“哈哈,我早就等不及拉~~~我來了,美人兒”李楠說着按到了毫無表情的雲雪,楊浩和虎頭眼睜睜的看着雲雪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被脫了下去,最後只剩下兩件內衣遮擋這最私密的部位.

楊浩和虎頭再也按耐不住了,也不管前面有什麼,發瘋似的往前衝.可是結果卻是如同方纔一樣,虎頭真的動怒了,化出了真身,但似乎也破不了眼前的這個金鐘罩.

“真是奇怪,爲什麼會這樣??一個金鐘罩我都破不了了??”虎頭不相信的一遍又一遍的重複着失敗..

楊浩雙眼通紅的看着眼前的這一切,憤怒的虎頭,牢固的金鐘罩,齷齪的李楠,邪惡的亦邪,還有快被脫光的雲雪.他的腦子裏亂極了.

“小子,別說是你們,就算你師父一陽現在趕來了,也奈何不了我.哈哈…少爺你還在想什麼????”亦邪催促着身旁的李楠.

“嘿嘿….我要上了…美人,你太漂亮了….”李楠伸手拉向了雲雪最後的遮蓋….

“等等….我同意交換…你先把人放了….”楊浩說出了一個震驚全場的話.

其實亦邪本身的目的就是楊浩身上的神龍血,雲雪只是一個誘餌.此時一陽叔身中還魂屍蟲,功力大減,楊浩又肉身壞死,成了鬼魂..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他怎麼會錯過?於是他和李楠一早就想出了這個計劃.一切都是他們事先安排好的.

“你確定了??”亦邪一臉壞笑的問到

“恩…我決定了,不過你要先放人….”

“好…沒問題…..”亦邪遞給李楠一個眼色,李楠頓時停止了手中的動作,放開了雲雪.之後就見雲雪慢慢的走到了虎頭的身邊….

“人我已經放了,你進到我這個葫蘆裏面來吧~~~哈哈~~~”亦邪仰天大笑着.

神龍血唾手可得,一旦被自己服下,羽化飛昇近在咫尺.

“虎頭,以後幫我照顧好雲雪~~~還有,提我和師父師兄還有國智他們道聲別…”

“啊浩,你考慮清楚了???你父母怎麼辦???”

“先別告訴他們了,免得傷心……我管不了那麼多了 ..我走了..”

“楊兄弟~~~~~”虎頭試圖上前抓住他,可徒勞無功,楊浩化成了縷白煙鑽進了葫蘆裏.

“哈哈哈哈~~~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李楠,這個小美人放了是不是有點可惜了?”

“對啊 老師,我也這麼認爲…”李楠冷不防的衝了過來,一把把雲雪拽回到了沙發上.

“你…你們….卑鄙~~~~~~”虎頭的怒火如同將要噴發的火山,已經按耐不住,渾身沸騰了.

“嘿嘿~~~這小貓抓回去做個大補丸也不錯…今天真可謂是收穫良多啊~~哈哈哈”亦邪剛說完,虎頭就衝了過去..不過和方纔一樣,那如同鐵壁的金鐘罩如何也不肯退讓分毫的把它撞了回來,就在萬分緊急的關頭,一股紅色的風瞬間躥了進來.在亦邪的金鐘罩之外快速的旋轉着..沒過多一會,一個黑紅相加的小型龍捲風把亦邪包圍在了中間.虎頭定睛看過去,只見亦邪的金鐘罩越來越弱,甚至連臉色也越來越難看.

虎頭忽然明白了,那是因爲這股龍捲風起作用,它把亦邪與外界完全的隔離了,導致狹小的空間內,靈氣和空氣越來越稀薄.自然金鐘罩就漸漸的失去了威力,而亦邪因爲缺氧,臉色也越來越難看.就在這個時候,亦邪用盡餘力,奮起一擊,衝出了龍捲風,大口的喘這氣說到.

“你…你是誰????”隨着亦邪的聲音,這股龍捲風漸漸停止了轉動,幻化成了人型.

“我是女人…..”一個嬌美的聲音響了起來,李楠頓時被眼前的這個身穿黑色斗篷的女人迷住了.那絕美的面容好像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讓人眼熱的身材比任何一個名模都要火辣.虎頭也被眼前的女人驚呆了,腦中出現了一個念頭,天使般的面容,魔鬼般的身材.這種比喻在這個時候想起來,在確切不過了.

“你…你是血族?????”亦邪畢竟是有着不低的修爲,一眼便看出了她的門道.

“算你有點眼力..本小姐是德古拉皇尊的後代..我叫凱瑞韋盧拉….”凱瑞說完淡淡的一笑,就這一笑,讓李楠渾身打了個冷顫.這麼美的女人竟然是吸血鬼???李楠的大腦開始錯亂了.

“你…你忘了 契約嘛??你敢..敢打破千年的和平????”

“呸…你早就被你師父逐出師門了,根本算不上道家中人,何來的什麼契約之說?再說了,我是個女人,你們這種卑劣的做法實在讓我看不過去,今天不教訓教訓你,你還真以爲你是神機妙算的諸葛孔明呢.”凱瑞說完,忽然消失不見了.亦邪頓生一股涼意在身後,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只覺得眼睛一黑,身後一陣火辣的疼,隨後倒飛了出去…

“咳..咳..你..你是怎麼做..做到的??”亦邪吐了2口鮮血,心有不甘的問到

“很簡單啊~~就是簡簡單單的走到你身後,只是你反應遲鈍而已..”

“別…別殺我…我可以和你談條件…..”

“什麼條件??”凱瑞還是一臉微笑的看着他

“我..我這 有..有神龍精血,只要你不..不 殺我..我願意奉獻給你”

“哦??在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