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納潔你別給我扯犢子,我不信什麼命,誰要取我的性命也要掂量自己的的實力,否則寧可自殺也不會被別人殺死!能殺死我的人還沒出生了,我就不信命,天要我的命,我便戰天!無人可以阻擋,因爲我的命掌握在我自己手中!”

“啊啊啊!你這鬼東西給我滾開,休想就這樣把我的命抹殺,”

強大的求生意識在龍淵心中燃起,自己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別人或者一些虛無縹緲的東西無法左右,龍淵瘋狂的掙扎着,隨着龍淵近似瘋狂的掙扎,那寒風像是能感覺到龍淵的傲氣,將束縛像個無形的大網不斷收縮着越勒越緊,隨着束縛的變化,龍淵的身體變得遍體鱗傷血液侵溼了龍淵的視線。

龍淵眉心的位置散發出淡淡的微光,象一層保護罩一樣將龍淵的身體裹住慢慢的修復着…

就這樣龍淵與無形的寒風對峙了近幾個小時,龍淵發現自己還是無法掙脫來自楓林淵寒風的束縛,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大哥放棄掙扎吧!否則我們會死的很快,你沒發現這東西在一點點蠶食着我們體內的生機嗎?這寒風詭異的很,還是靜靜的等待死亡的來臨吧”。

納潔此刻已經絕望了,無論自己怎麼做都無法從楓林淵刺骨的寒風中掙脫出來,怎麼做都無濟於事,心中已經認定自己已經逃不出楓林淵只能安靜的死去…

wωw▲ тTk дn▲ co

“納潔,你要振作點,無論怎麼樣!我們都要活下去,要是這麼死了,豈不是便宜了火狼王怎麼對得起你死去的族人!怎麼能報仇雪恨?”

面對龍淵的咆哮,納潔依然無動於衷靜靜等待死亡的降臨。

“死亡並不可怕,可怕的心中對死亡產生的恐懼,一個要是就這樣放棄了求生的機會那麼他就是一個懦夫,強者就應該在任何絕境都保持一顆積極樂觀的心態,哪怕只有一點生的希望,也要不惜一切去爭取,即使失敗了也沒有遺憾,納潔振作起來,我們一起度過眼前的難關,我就不信這鬼東西能將我們困死蠶食在這裏!”

“納潔你可以的!我們一定會活着離開這裏,前提是戰勝自我克服心理對這裏的恐懼,才能將眼前的逆境克服戰勝它,”

耳邊傳來龍淵一句句鼓勵的話,原本緊閉雙眼等待死亡的納潔心中燃起了一絲希望,自己現在還沒有死,必須爲活下去克服眼前的困境戰勝它!

“納潔好樣的,只要你對自己有信心,再大的坎也能邁過去!”

龍淵望着納潔的變化,心中鬆了一口氣,納潔終於戰勝了心魔,現在要做的就是將從令自己無法活動的寒風束縛掙脫出來。

“啊啊啊,鬼東西給我離開我的身體”!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整龍淵再次同寒風的束縛中掙扎起來,發現還是沒有一絲進展,這讓龍淵有點不知道如何去對付。

看來還是自己實力被火狼王廢除的原因,無法運轉靈力與寒風抗衡,感受到自己體內的生機一點點被這刺骨的寒風所蠶食了,自己卻只能坐以待斃沒有辦發抵抗。

望着自己體內的經脈具斷無法將靈力運轉,這可怎麼辦?自己難道真的要死在這鬼地方了嗎?

看來只有試試靈力光源果了希望它能帶給我一線生機吧。

隨後將納潔給他的一顆靈力光源果吞入腹中,一股溫暖的感覺從心間盪漾開來,無數暖流溫暖着自己的身體,體表外與刺骨的寒風對抗起來,身體中無法消耗的靈力都轉化爲一股股暖流與體外的寒風對抗起來,寒風的束縛也在一點點縮小,龍淵的整個身體充斥着通紅的顏色,巨大的熱量將圍繞在身體周圍的寒風束縛一點點消散着,化爲水汽蒸騰不見。

“呼,真想不到靈力光源果還有如此特效,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啊!這種大難不死的感覺真好,讓我越來越珍惜我這條命了,必須好好活着”。聽着龍淵自言自語的說道。納潔心中一喜,旋即問道“大哥你脫離危險了,怎麼做到的”?

“納潔將靈力光源果吞下去,你就能掙脫這寒風的束縛了,”龍淵將一顆拳頭大小的果子扔向納潔。

納潔一口將靈力光源果吞入腹中,頓時感覺自己心間盪漾起一股股暖流,沒有消耗的部分,轉化爲一股股暖流排出體外與將自己身體束縛住的寒風一點點融化着,隨着體內溫度的上升體外寒風的束縛也在一點點減少,最後化爲蒸騰的水汽消失不見…

“怎麼樣納潔?現在沒事了吧,只是虛驚一場以後可要保持積極樂觀的心態遇到困難才能迎刃而解”。

“不過說起來,真夠懸的要不是你給我的兩顆靈力光源果,我們真的要交代在這裏,總算是有驚無險”。

“大哥要是沒有你,我可能已經死了”

“我們是兄弟嘛!納潔你變爲本體讓這片常年被黑暗的地方獲得短暫的光明吧!”

“是大哥”,納潔變爲本體後全身閃爍着耀眼的光芒,使得這片常年處於黑暗中的楓林淵的內部情形呈現在龍淵眼底。

放眼望去,周圍都是崎嶇不平的山路,肆虐的寒風從一個毫不起眼的山洞吹出來,晶瑩的冰柱在楓林淵的懸崖峭壁上凝結,奇異的景象讓龍淵納潔沉醉在這美輪美奐的景色之中,肆虐的寒風拍打着龍淵的臉頰,龍淵望着這裏的一切,實在不明白爲什麼這裏的寒風如此的怪異,能將人的身體束縛不能動彈,越掙扎勒的越緊。

邁着步子小心翼翼的向前方走去,雖然說眼前的奇異景象美輪美奐,但背後隱藏的危險也是不能小覷,一個不小心可能會葬身淵底屍骨無存。

新人不易,求推薦、收藏、初次寫作作品劇情把握不是很好還請見諒、以後會慢慢改正的,你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大哥這楓林淵的底部詭異的寒風,好像是從懸崖峭壁上估摸拳頭大小的山洞吹出來的”。

“納潔此地的氣氛太過詭異,萬事小心以防不測,”

“大哥我知道了,我會小心的”。

一人一獸邁着步子一步步向詭異寒風的山洞靠近,肆虐的寒風吹的睜不開眼,周圍的溫度越來越低,吐口吐沫都能被瞬間凝結成冰。

刺骨的寒風凜冽,剛從寒風束縛中掙脫的龍淵與納潔,依靠着從靈力光源果裏提取的熱量抵抗着刺骨的寒風。

漸漸龍淵的頭髮眉毛都凝結出一個個晶瑩的冰珠,而納潔的翅膀也被影響無法煽動起來。不得不徒步走在崎嶇不平的路上。

當兩個人接近只有泉眼大小的山洞口時,一股股凜冽的寒風撲面襲來,龍淵差點一個趔趄被迎面襲來的寒風撲面吹倒。

“納潔,看來關於楓林淵的詭異絕對不是空穴來風確有其事,你看這周圍殘存的屍骨保存完好,就連毛髮血肉都清晰可辨”

納潔根據龍淵手指的方向看去,一具具靈獸的屍體保存完好,眼裏充滿了恐懼,好像遇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每一具靈獸的眼裏的都朝着一個地方望去,有四腳的蜥蜴,毒蠍族人,和一些講不上來名字的奇特靈獸,它們死後眼裏都睜着大大的,眼神裏流露出驚恐的神色。

看着雙眼充斥着血色恐懼的眼神,納潔感覺自己好像有一種被盯上的錯覺,隨後納潔扭過頭去不去看這些靈獸的眼神,那種可怕的感覺讓納潔不寒而慄頭皮發麻。

“大哥,我能從這些死去靈獸的眼神中看到十分驚恐的神色,想必它們生前一定經歷了令它們非常可怕的事情,它們很可能是被嚇死了,也可能像我們之前那樣被這寒風束縛住無法動彈,被寒風一點點蠶食了它們體內的生機,最終導致死亡”。

七零炮灰嬌寵記 聽着納潔頭頭是道的分析龍淵點了點頭,隨即道“納潔你看靈獸的所看的地方和我們現在隨處的位置都在寒風出口的周圍,怪不得所有死去的靈獸都對這寒風的洞口流露出驚恐的神色,哪怕是修爲強大的靈獸不小心掉進這伸手不見五指的楓林淵也會被這詭異的寒風束縛致死,無法掙脫留下軀殼雙眼同樣也會向這些死去的靈獸一樣流露出驚恐之色,更何況一些修爲低下的靈獸也逃不出死亡的命運”。

“納潔看來我們還是很幸運的呢!要不是靈力光源果的緣故恐怕你我都會葬身淵底,身上的生機被蠶食殆盡使得寒風飽餐一頓”。

“大哥,我怎麼感覺越來越冷了呢!溫度好像比之前還要冷上許多,在這裏也無法躲過寒風的襲擊,萬一靈力光源果提供的熱量無法抵禦這裏的嚴寒我們必死無疑”。

“納潔沒事不要怕,剛纔我們都挺過來了,就不怕新一輪寒風的襲擊,我們一定能活着出去,相信自己”。

“大哥你快看!那個山洞裏好像有什麼東西被寒風保護着,晶瑩剔透好像從寒風中吸收着什麼”?

順着納潔說的地方龍淵一眼望去,一棵結了三顆白色果實的小草呈現在龍淵眼前,周圍縈繞着咄咄逼人的寒風讓接近它的人無法靠近。

直覺告訴龍淵這棵草不簡單,能在如此殘酷的環境下生存下來本身就是一個奇蹟,終年生長在常年不見天日的淵底,還能結出果實,雖然只有三顆白色的果實但是從果實上散發出如銀蛇在上面遊動的靈力波動,可能比起靈力光源果來只強不弱,是不可多得的天地靈寶啊,價值不菲啊。

自己的實力能不能恢復說不定這東西能有意想不到的功效,能將自己被火狼王震碎的丹田復原,只有將丹田復原靈力才能夠運轉,丹田可是修煉者最爲重要的命門,一般來說修煉者一旦被廢除丹田就無法繼續修煉變爲普通人,最後失去靈力的供養生老病死,不過龍淵擁有木靈珠這等逆天法寶修復丹田也不是不可能,只有丹田復原靈力才能運轉並修復體內被損傷的五臟六腑受損經脈。

看出龍淵眼中渴望得到近在眼前的白色小草結出的三顆白色果實,納潔囑咐道:“大哥不感覺很奇怪嗎?這周圍毫無生機,這棵草是從何吸收養料結出果實的,還有一點就是差點將我們殺死的寒風好像是臣服於眼前不起眼的小草,可見這棵小草不簡單我能感覺到它身上釋放出來的危險氣息,示意我們離它遠一點”。

“大哥我猜測差點將我們至於死地的寒風好像視它爲主人,想必來自寒風的束縛和蠶食我們體內生機的功能都是屬於這棵草的,它纔是這裏的主宰”。

“納潔你見多識廣可認得此物?”

“大哥這東西我也是第一次見到,在我研究靈力光源果的時候,無意中翻閱了始祖關於森林各類天地靈寶的記載,根據上面的介紹我隱約感覺眼前的小草應該是存在傳說中的寒冰雪龍樹,而那三顆白色的果實應該就是寒冰雪龍果了,不過關於它們的功效始祖並沒有記載到,只是提到了它們對生長的環境要求非常苛刻,生性喜陰寒一般生長的地方,都是非常寒冷的極北之地,按理說不應該在這裏啊”。

“什麼就這棵草居然是存在於傳說中的東西”。聽到納潔的回答龍淵一臉的詫異,旋即問道:“難道說這棵草不是寒冰雪龍樹,還是你們始祖的記載不準確”?

面對龍淵的疑問納潔束手無策,誰也沒有把握能清楚知道眼前這棵草究竟是何物?是不是傳說中的寒冰雪龍樹還很難說,畢竟那種樹只存在於傳說中,誰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認出這傳說中的天地靈寶-寒冰雪龍果… “大哥,你不感覺怪怪的嗎?我怎麼感覺我們被盯上了”。

納潔警惕性的看了看周圍,除了自己身上發出的微弱的光芒,其餘地方還是一片黑暗看不見一絲景物,能見度大概只有十幾米,超出這個範圍的地方景物一點也看不到。

“大哥我試試將光芒最大化,這樣就有利於我們行走,面對如此詭異的氣氛也好有把握抗爭一下”。

“納潔你盡力而爲吧,傷還沒好利索不宜過度使用靈力,”

“大哥我知道了,我會量力而行”!

“納潔你說這東西在我眼前我是摘呢?還是摘呢?不管了這種東西一定是不可多得的天地靈寶,自己能不能將丹田修復從而恢復實力就指望你了”。

說着龍淵快速向寒冰雪龍樹生長的山洞快速走去,當手即將要觸碰到三顆白色的寒冰雪龍果時,身體如遭電擊剎那間感覺渾身都麻木了,身體沒有一點知覺喪失了感知能力。

高傲總裁冷血妻 短短十幾秒後龍淵恢復了正常,望着自己剛纔觸碰寒冰雪龍果的手被電的像煮熟的豬蹄又燙又紅,頭髮如同被雷擊一般全部豎立起來,樣子着實有些狼狽。

“這是什麼情況?怎麼會這樣?”

“大哥你還是小心爲妙,一般這等天地靈寶都會被一些靈獸守護着,一旦有人觸碰到就會反擊染指天地靈寶的人,大哥你看這果子上面好像有東西在遊動,非常不起眼不仔細看以爲是寒冰雪龍果散發的靈力波動,這遊動的東西好像是三條雷電蛇,這估計就是襲擊你的靈獸了”。

“什麼雷電蛇?怪不得我全身都有種被電擊的感覺,這種靈獸怎麼這麼迷你啊小巧的很?真想不通這靈獸竟然有這麼小的”。

可能是聽見龍淵對它們的評價,三條如同狗的鬍鬚一樣粗大的雷電蛇很不滿,呲牙咧嘴發出“次次”的聲音示意龍淵不要小瞧它們。

“大哥這種靈獸應該處於幼生狀態現在依靠寒冰雪龍果提供它們所需的養料處於發育狀態,一旦它們成熟起來估計它們的實力應該在乾坤境中期左右,不能小覷它們”。

“我管不了這麼多,這小東西竟然霸佔這寒冰雪龍果,那它們的雷電之力從何而來?我要將它們扼殺在幼生狀態萬一它們成長起來又是我的強勁敵人,對我來說可是一個不好的消息”。

“根據我的瞭解,它們的雷電之力恐怕來自母體,說不定這裏隱藏着更加強大的雷電蛇,大哥萬一你要是真的將它們扼殺了,萬一真的有隱藏在這裏的成熟期的雷電蛇,我們恐怕吃不了兜着走”。

“怕什麼?我們都與死亡擦肩而過多少次了還不是活蹦亂跳活得好好的,萬一真的有大不了與它死磕到底,死沒什麼可怕”。

看着龍淵堅定的眼神納潔不好說什麼?只能由着龍淵的性子來,感覺龍淵說的也在理,留下這麼強悍的對手活下來,你放過了它一條生路,等它擁有比你強大的實力後不一定留你一條生路,也可能恩將仇報將你斬殺,東郭先生於狼的故事龍淵打小就聽過,放過了敵人,敵人不一定會放過你,這樣做不是等同於自掘墳墓嗎?無疑於自殺。

龍淵拔起背後的劍向寒冰雪龍樹砍去,因爲無法運轉靈力當劍斬到寒冰雪龍樹的時候被圍繞在周圍的寒風所擋住,寒風強大的束縛能力再一次顯露無疑,於戰天劍死死的對抗在一起難捨難分。

“嘭”!

一聲脆響將雙方暫時分開,龍淵手握戰天劍被剛纔強大的反彈力彈飛十幾米遠重重的倒在地上昏了過去。

寒風守護的寒冰雪龍樹卻沒有絲毫損傷,只不過寄生在寒冰雪龍果上三條遊動雷電蛇被剛纔龍淵的舉動嚇住了,口中不停發出聲音警告。

納潔跑到龍淵摔倒的地方將龍淵扶起來,“大哥你沒事吧,振作點”。

感覺龍淵並沒有大礙才鬆了一口氣,它們佔據楓林淵的地利操控此地的寒風才能將龍淵一舉擊敗,但是因爲龍淵服用了靈力光源果體內對這裏的寒冷產生的抗體,無法操控寒風將它們殺死浮屍當場。

過了幾分鐘後,龍淵睜開悻悻的眼睛茫然的看着周圍被納潔發出光芒的楓林淵,沒有一點生機完全是寸草不生的地方,說這裏寸草不生吧,可這裏偏偏生長着一株寒冰雪龍樹,獨自屹立在絕地之中與此地的氛圍有些不合羣,像是一棵獨自生存在這裏的王者,主宰着進來這裏人的生殺大權。

龍淵虛弱的說道:“納潔我昏迷了有多長時間?我現在感覺身體快要散架了,肚子又餓又渴,必須想辦法解決才行” “納潔你去看看周圍有沒有吃的東西,我肚子好餓啊,體內沒有靈力無法抵抗肚子的飢餓感”。

“大哥你先忍一忍,我去找找看看周圍有沒有可以食用的東西,有的話我會帶來暫時緩解一下肚子的飢餓感”。

“嗯,你去吧,記住一定要小心點不要離我很遠”。

看着納潔離去的背影,周圍情況再次被黑暗籠罩,伸手不見五指一片漆黑,只能依稀看到遠處納潔身上散發出來的微弱光芒。

這寒風詭異至極不能以常理理解,必須從源頭上切斷它與雷電蛇的交集,否則在這樣下去寒冰雪龍果是不可能拿到手的,必須想個對策才行!

龍淵正苦思那雷電蛇操控的寒風束手無策時候,處於眉心位置的木靈珠閃了閃,一縷精神意識輸送進龍淵腦海之中。

“主人,我貯存的血氣靈力已經全部轉化爲靈力,隨時可以輸送進主人體內,不過關於主人實力如何恢復,我一時半會想不出辦法來,只有等待我的記憶進一步解封了,希望有關於這類的記載”。

“木兒,你是不是能將所有一些裏面蘊含靈力的物質都能從中提取出來靈力,經過簡單的過濾在輸送給我”!

木靈珠聽到龍淵的問題不鹹不淡道:“對呀主人,我記得我說過好多次了你究竟有沒有認真聽我說啊”?

“木兒!你真的能做到嗎?那你看看周圍的寒風符不符合你所提取的條件,如果可以那我的實力就很有可能恢復,離開這個鳥不拉屎的鬼地方”。

“主人你說的是真的嗎?要怎麼做?”

“木兒你仔細感受一下週圍的寒風,能不能感受到裏面蘊含有靈力的波動,要是有的話嘗試將它吸收煉化轉化爲靈力輸送給我,我就有機會摘取寒冰雪龍果,從而將我損傷的丹田修復,使靈力在我體內能夠運轉修復具斷的經脈”。

聽完龍淵說的情況,木靈珠嗲聲嗲氣道:“主人,我也不清楚我能不能將所有蘊含靈力的物質提取出靈力來,不過我會盡力試試的,隱約感覺我以前好像是有這個功能的哦,不過你也知道我的記憶是殘缺的嗎,一些記憶被封印了只有講封印解開才能知道我的過去哦”。

聽着木靈珠自己吹噓着,龍淵腦門頓時滿是黑線,旋即道:“木兒你先別臭屁啦,先試試吧能不能行啊,萬一不行了,還是仔細感受一下吧”。

龍淵此刻心中盤算着事情的結果,有兩種答案在龍淵心中已經認定,成功或失敗,失敗的機率慢慢佔據了心裏的主導位置,將成功的想法穩穩的壓下去,逐漸佔據上鋒。

木靈珠此刻已經從龍淵眉心處出來,微弱的光芒與周圍的黑暗格格不入,行成了鮮明的對比。

木靈珠仔細感覺着楓林淵寒風的一舉一動,可是感覺了老大一會都沒有感受到寒風裏面傳來一絲的靈力波動,只是普通的寒風,聽到木靈珠傳來的分析,龍淵知道這次木靈珠無功而返,拿詭異的寒風束手無策沒有絲毫頭緒,這下可急壞了龍淵。

“怎麼辦?怎麼會這樣,難道這東西真的是刀槍不入水火不侵,沒有一點點弱點嗎”?急得龍淵來回邁着步子走來走去。

遠處一團微弱的光芒正在快速的接近龍淵,“大哥我盡力了,沒有找到半點可以食用的東西,也就是說我們要繼續捱餓,靈力光源果提供的熱量無法抵抗這裏極寒的溫度,要是在外面我們所吸收的靈力光源果的靈力恐怕要比現在強得多”。

接近零下十七度的嚴寒地帶,讓飢餓交加龍淵體力漸漸支持不住,身體已經到達極限,在不補充人體所需的營養估計就殞落此地。

“納潔,我可不想在這裏葬送我年輕的生命,我們必須活着離開這裏,還要將寒冰雪龍果摘走,我大仇未報不能就這樣死去,維持我活下來的信念只有兩個,我不是爲我自己而活,我身上揹負着許多人的期望,還有對韻兒的承諾我必須活下來…”

“木兒,我一會用戰天劍將向寒冰雪龍樹攻擊,你在試着感受一下寒風裏是否蘊含靈力,成敗在此一舉看你的了,拜託了好好感受一下”。

“納潔你記得仔細觀察寒冰雪龍果上游動的三條雷電蛇,如有異常情況不必管我出手將三條雷電蛇鎮壓,”

“哈哈,我到要看看你這棵草有多大能耐,我要將你連根拔出讓你無處遁行,看你能將我怎樣?”

龍淵此刻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只有拼一把了,希望一舉成功奪取寒冰雪龍果,藉助它蘊含的物質特性將自己破碎的丹田修復,完成了第一步自己就夠再次成爲修煉者,擁有靈力報仇雪恨。

藉着納潔發出的微弱的光芒,龍淵手持戰天劍猛的向寒冰雪龍樹斬去,圍繞在寒冰雪龍樹的寒風感覺危險降臨,將戰天劍盡數擋下。

“鐺”一聲金屬的聲音響徹淵底,戰天劍與寒風對抗產生的氣流呈波浪狀向四周擴散開來。

“咚”!龍淵再一次被產生的氣流彈飛十幾米後倒在地上,手握戰天劍劍柄半蹲着大口大口喘息着。

“噗”!龍淵沒有忍住一口逆血從喉嚨涌出從口中噴出。

“好霸道的寒風之力啊?要是能爲我所有豈不美哉?”

彪悍寶寶無良媽 “大哥你沒事吧,剛纔寒風所散發出的靈力波動大致等同於武道境後期的樣子,”

腦海裏傳來木靈珠嗲氣嗲氣的聲音道“根據剛纔與你對抗的寒風散發的靈力來看,寒風並不蘊含靈力好像被什麼東西操控着與你抗衡,不讓你奪取寒冰雪龍果”。

“大哥我發現,在你手持戰天劍與寒風相持不下時,三條雷電蛇好像非常吃力,好像它們被什麼東西壓住一般,而且還拼命允吸着寒冰雪龍果內存在的靈力,看來它們能夠操控寒風讓這種大自然的產物與你抗衡”。

“估計這三條雷電蛇盤聚在這寒冰雪龍樹有一段年頭了,否則不可能將寒冰雪龍果的特性融合進自己身體,更不可能操控寒風,要取得寒冰雪龍果,必須要解決非常棘手的迷你型靈獸,只有這樣大哥才能奪取寒冰雪龍果,進一步將損傷的丹田修復”。

“納潔,你觀察的很仔細,先將三條雷電蛇解決掉,就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

經過短暫的休息後,龍淵手持戰天劍再次向寒冰雪龍樹砍去,龍淵期待的反彈並沒有出現,詭異的一幕出現了,悄無聲息的一股強大刺骨的極寒之意將龍淵手持的戰天劍給冰封,化爲冰雕一般,嚇得龍淵急忙捨棄戰天劍逃離寒冰雪龍樹周圍。

“怎麼回事,爲什麼能將戰天劍給冰封住,”龍淵望着戰天劍此刻變成了冰封的樣子,剛纔一瞬間發生的事情仍然心有餘悸。

“大哥,你沒事吧,剛纔三條雷電蛇好像遊動進一個寒冰雪龍果裏面去,導致寒氣增加,想將你冰封起來,達到保護寒冰雪龍果的目的”。

“嗨!我這暴脾氣就不信治不了雷電蛇,”

赤手空拳龍淵在一次與寒風搏鬥起來,三條雷電蛇見龍淵還是不死心,吐着信子發出“次次”的警告,示意龍淵不要靠近寒冰雪龍樹否則後果自負。

龍淵不理睬雷電蛇發出的警告,依然我行我素,用拳頭與寒風硬撼在一起,寒風集合了三條雷電蛇的力量化爲實質性的,組合成爲一條長約四五十釐米的冰刃,將龍淵的拳頭割除一道道深淺不一的口子。

聚精會神有寒風爭鬥的龍淵沒有感覺自己拳頭上傳來的疼痛感,因爲他的全身都極寒的原因已經麻木對感知方面毫無知覺,鮮血滴落在被冰封的戰天劍上面,冰凍着戰天劍的冰在血的作用下一點點融化着。

“嘭嘭嘭”幾聲身體上傳來的聲響龍淵再一次被雷電蛇操控的寒風轟飛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方。

“嗡嗡嗡”戰天劍從冰封中藉助龍淵的鮮血掙脫出來,感覺龍淵受到的傷害開啓護主模式,與寒風硬撼在一起。

“鐺”一聲金鐵之聲響徹開來,硬撼產生的強大氣流像波浪一樣席捲整個楓林淵底,周圍的山崖峭壁滾落下來無數被震落的石塊,向山洪爆發一樣將一些地方掩埋。

經過幾輪的持久戰,雷電蛇的靈力消耗非常巨大,依靠它們三個的力量才勉強將龍淵擊敗,面對龍淵不要命的攻擊,雷電蛇與他抗衡也有些吃力。

正當雷電蛇以爲危險已經離開,稍稍放鬆了警惕各自回到各自的寒冰雪龍果上面休養生息,在一旁觀察的納潔抓住機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快速將寒冰雪龍樹連根拔起。

“嗖嗖”的寒氣從寒冰雪龍樹紮根出噴涌而出,一剎那的時間原本就是零下十幾度的低溫,在一次驟降到零下一百多度,整個淵底瀰漫着白茫茫的寒氣將原本充滿黑暗的楓林淵的黑暗驅散。

整個淵底的輪廓景物出現在納潔眼前,寒冰雪龍樹紮根的山洞口在以瘋狂的速度擴大,隨着寒氣的外泄山洞口已經擴張了近百倍,散發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氣。

納潔看着眼前的變化,直接傻在哪裏,呆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切。 寒冷的空氣向風暴一樣將原本就嚴寒的淵底變得更加極寒,冰冷的寒氣凍得龍淵瑟瑟發抖,臉龐凍得通紅,上下的牙齒不停在打顫以自己的方式抵禦寒冷的空氣,頭髮眉毛都變成了白色,一顆顆冰珠凝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